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怡:人大常委决定违反人大常委决定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4日 转载)
    普选特首方案自去年3月乔晓阳宣旨以来,中共港共和建制派都强调政改方案必须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常委决定」。按《基本法》规定,人大常委对《基本法》只有解释权,若要修改须依第159条的程序,并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才有修改权,人大常委没有修改权。 2004年突然冒出个「人大常委决定」,这决定并非对《基本法》解释,而是等同修改。 《基本法》规定修改特首和立法会议员产生办法需要三个步骤,即所谓「三部曲」,但人大常委的决定改为「五部曲」。人大常委等于擅自修改了《基本法》。对此,香港人似乎已经「硬食」了。那么,是不是就应该以人大常委决定而不是以《基本法》作准呢?但8月31日人大常委作出关于香港政改的决定(下称「831决定」),就既不是依照《基本法》,甚至也违反了2004年人大常委的决定(下称「04决定」)。
    
     周一,本报刊登了自由撰稿人施路的文章:〈揭开人大常委会决定的面纱〉。在香港几乎所有政治人物和评论界都认定「831决定」是无法逆转的法律规定的情况下,文章提出清晰的法律观点,挑战「831决定」的合法性。文章很长,论述细致,虽是一篇好文,但社会关注度不高,除了李柱铭有回应之外,社会舆论包括民主派都似乎未见有回响。笔者觉得可惜了,因而在此略述施路文章的某些要点。

    
    所谓普选方案须依从「人大常委决定」,所指的是04年作出的香港政改五部曲的决定。所增加的两步,一是特首向人大常委提出要修改选举办法的报告,二是人大常委对特首提出的报告作出「是否需要修改」的「确定」。人大常委在行使这第二步的权力时,一是只限于特首报告的内容,二是只就「是否修改」作「确定」,并没有可以超越特首报告内容而定出「如何修改」框架的权力;这部份的权力,应属于第三步,即特区政府向立法会提出具体框架的范畴。因此,「831决定」,已违反了「04年决定」所规定的权限。
    
    其次,即使人大常委要定出「如何修改」的框架,立法程序也需要有提案人和法律委员会的审查意见。但「831决定」无提案人也未经法律委员会审查,而只根据一些常委「认为」的意见就作出如何修改,这也违反中国自定的立法原则。
    
    其三,港澳办副主任冯巍表示,「831决定」是「一份法律文件,具有确定的法律效力,对后面要进行的三部曲都有法律约束力」。但这文件的第三条又表明,框架原则要经过香港立法会三分二通过并完成最后两步,才有法律约束力。究竟「831决定」现在已有法律约束力呢,还是要低一层级的香港立法会通过才有约束力?人大常委似乎无人搞清楚,反正大家做投票机器一致通过就是了。
    
    施路的文章还点出中共其他思维的混乱。例如,一方面表示设定框架的目的是要防止与中央对抗的人成为候选人,另方面又说提委会不排除任何不同政见者;多次表明只要与中央对抗的人成为候选人就有可能当选,这说法也否定了他们一向声称大多数港人「爱国爱港」;中共拒绝不同政见者参选的主要理由是危及国家安全,但只有在没有真普选的情况下,才会诱发大型社会运动,并让所谓「反华势力」有介入机会,以致危及国家安全,即使与中央对抗的人被选上,中央还可以不任命,因此根本不存在危及国家安全的基础。
    
    施路的分析很确当。笔者有保留的,是他认为中共违反自定法律和政策,是基于思维混乱,只要揭开面纱,据理力争,真普选之路是敞开的。事实上,中共不依《基本法》并非首次,1999年不依《基本法》所定须由终审法院提出人大常委才会释法,而是特首提出就释法,其后更是无香港机构提出就动辄释法,和径自作出在《基本法》中无地位的「人大常委决定」;《基本法》没有规定治港者须爱国,更无规定法官要爱国,中共都自作规定;《基本法》22条规定中央所属各部门、各省等均不得干预香港特区内部事务,更是早被中共抛到九霄云外了。不过,像这次人大常委决定违反人大常委决定的事,就太荒唐了。这说明,中共毫无「法」的观念,《基本法》可以不算数,04年作出的人大常委决定也不算数,一切按党的权力需要随时任意搬龙门。 「831决定」体现了绝对权力的无法无天,极权者向人民放权的真普选之路是封闭的。其后果是预示这种极权手段将君临香港,也许吴克俭真箇是一语中的,「831决定」诚如祸国害民饿死三千万人的「大跃进」也。立会否决,罢课,抗争,不是因为我们相信有效,而是要表示我们对极权主义的不服从。
    
    —— 原载: 香港《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406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怡:这次第,怎一个权字了得?
·李怡:一步分作六步的政改奇谭
·李怡:权力公有与权力私有的对决
·李怡:这是一场自由与反自由的斗争
·李怡: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历史启示
·李怡:人人争着变犀牛的香港社会
·清华大学的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丢弃殆尽/李怡
·法律是守护神而不是遮羞布/李怡
·中国孕妇潮是内地恶质社会对香港的又一践踏/李怡
·中共扭扭捏捏撑老朋友卡扎菲/李怡
·李怡:信任很簡單,不信任就複雜
·亲爱的老朋友司徒华,一路走好啊/李怡 (图)
·关于司徒华评价的奇异现象/李怡
·真正爱国者必成为质疑专权政治的反对派/李怡
·中国政改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李怡
·内地传媒尚且不怕,我们怕甚么?/李怡
·空凳是人权的缺席,也是对人权的等待/李怡
·挺刘晓波是良知,挺赵连海是天性/李怡
·北京当权者还知道「耻」字怎写吗/李怡
·周永康案不在薄熙来案之下 /李怡
·劉曉波沒有敵人,中國沒有朋友/李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