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前妻为何说“普京就是个吸血鬼”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7日 转载)
    来源:格奥尔基博客
    
    1983年7月28日,柳德米拉和普京的婚礼,在涅瓦河里的一艘游船上举行。那时,柳德米拉在列宁格勒大学语文系上三年级,普京已是克格勃的一名小军官,不过,虽说7月28日,是他们人生中一个不寻常的日子。可是,后来每年的7月28日,他们从未纪念过他们结婚的周年、、、、、、
    
    那时,31岁的普京踌躇满志,准备干一番大事业,他那时已经是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总局的干部,专事对外侦查。而那时柳德米拉的妈妈,却对普京的一无所知,她说,柳德米拉事前,根本没有向她透露结婚对象的任何消息,她还以为普京是个工人呢。她只记得,女儿对她说,她找到了一个好人,她要嫁给他。
    
    婚礼后,24岁的柳德米拉和丈夫,住在列宁格勒斯塔乔克大街(Стачек)巴斯科夫胡同14号楼(一说12号楼)12室,那是她婆婆家。柳德米拉和普京在那儿一直住到1987年,他们两个人的户口登记也在此,即使1986-1990年普京前往东德公干,他们的户口也没有迁走。
    
    1987年夏,普京夫妇和普京的父母,分得一套三室新居,建筑面积为99平方米,位于圣彼得堡中阿赫金大街(Среднеохтинский проспект)42号楼,他们在那里一直住到1992年年底,就买了一幢新居,其实那是一座近乎于古董的老楼,地点在,在圣彼得堡瓦西里耶夫岛第二道,17号楼24室(2-я Линия Васильевского острова, д.17, кв.24)。
    
    
前妻为何说“普京就是个吸血鬼”

    
    普京夫妇差不多就是在个时候,有了自家的小别墅,就是苏联时代,所有公民都免费得到的一块郊外地皮。普京的别墅,位于列宁格勒州滨湖区的索洛维约夫卡村(поселок Соловьевка Приозерского района Ленинградской области)。1996年,普京家的别墅,成为普京后来注册的“滨湖”别墅经营企业的一部分,普京也成为这个经济实体的股东之一。就在那年,普京家小别墅里的桑拿室,因电路故障发生火灾,部分别墅房屋烧毁,普京承担了火灾责任,自己出资修复了烧毁的房子。
    
    普京和柳德米拉婚后生活很一般,有时甚至比较拮据。柳德米拉妈妈说,普京夫妻婚后的生活不宽裕,柳德米拉白天上学,晚上还要打点零工补贴家用。后来,普京公派到德国3年,柳德米拉随行。1989年,他们回到苏联之后,柳德米拉还在列宁格勒大学外语培训班,教过一段时间的德语。
    
    柳德米拉家里也不富裕。她妈妈是个汽车售票员,爸爸是金属修配厂的工人。他们在女儿嫁给普京后,经常来圣彼得堡串门,而普京的父母竟然一次都没有去过加里宁格勒看望亲家。柳德米拉的父亲,是卫国战争伤残军人,一辈子在工厂做工。柳德米拉说,他的腿上还留着德国人手榴弹的弹片,变天的时候,就疼得厉害。
    
    普京婚后也很少去岳母家。新婚不久,普京家新买了辆天蓝色国产拉达6型轿车,有一次,的普京夫妇自驾车游览波罗的海三国,走到加里宁格勒的时候,车爆胎了,他们被迫停车留宿丈母娘家。顺便说一句,90年代初期,普京家又换了新车,柳德米拉也取得了驾照,一段时间她酷爱驾驶,但后来她出了车祸,她就基本上不摸方向盘了,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柳德米拉就连班都不上了,在家做专职太太。柳德米拉记得,那次在她家,普京看到柳德米拉的父母,把园子里的水果蔬菜照料得井井有条,非常惊讶。没过多久,普京夫妇就去奉命去德国工作,而且一走就是三年,从此他们再没来过远在加里宁格勒乡下的岳母家。
    
    柳德米拉平时也不让妈妈给她往家里打电话,都是她给父母打。柳德米拉基于保密和安全的原因,从不用手机,电话里所谈内容,仅限于生活琐事。女儿和女婿的主要新闻,老人都是从电视和广播上知道的。他们都明白,女儿和女婿已经不可能再管他们的事情了。有人问过柳德米拉的妈妈,想过女婿会当俄罗斯总统没有?老太太老实说:“没有。不过,普京上了台,我也没有觉得多高兴。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啊。”
    
    普京的岳母已经78岁,目前在圣彼得堡给柳德米拉的妹妹带孩子,家中老伴去世,故乡老屋倾颓,她也无心重归故里了。普京曾经住过的乡间小院儿已空无一人,历经飓风侵袭,门窗玻璃也都被打碎,它还屡遭偷盗,门窗被撬,家中的物件也所剩无几了。
    
    柳德米拉有个德国女友,是银行家的太太,叫依莲?碧祺,1995年,她们相识于德国汉堡。那时,普京出任圣彼得堡市副市长,携柳德米拉来到汉堡,参加圣彼得堡和汉堡结成友好城市活动。柳德米拉后来独自在德国住过一段时间,与碧祺过从甚密,情意甚笃,遂成好友。柳德米拉和婆婆的关系怎样呢?碧祺在的回忆中写道,柳德米拉在法国时,她婆婆在圣彼得堡去世了,可是她并不情愿中断地中海的休假,赶回去参加葬礼,哪怕她这么做是为了丈夫普京,因为普京很爱他妈。碧祺说,柳德米拉和婆婆关系不好,她说起婆婆,有时恨得咬牙切齿。
    
    柳德米拉甚至连亲生父亲去世也没回老家参加葬礼。碧祺说,柳德米拉认为,家里需要的就是钱,母亲的生活太艰难了,就是因为缺钱,她让普京的司机把钱汇给了母亲。柳德米拉自小就不喜欢跟父母住在一起,她说,她小的时候,父母强迫她接受集体主义思想,家里经常聚着父亲的酒友,他们没完没了地喝酒,有人还拿母亲寻开心,柳德米拉厌恶那一切。
    
    90年代中期,普京得到前圣彼得堡市市长索布恰克(Анатолий Собчак)的提携,当了圣彼得堡市副市长,柳德米拉家人也悄悄地鸡犬升天,普京在这方面的做法和叶利钦有所不同。叶利钦不避讳将家人推到国家经济生活前台,而普京并不赞成柳德米拉和家人大张旗鼓地捞好处,他做得比较隐晦,比如,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丈母娘的户口,从加里宁格勒迁到了圣彼得堡,安排小舅子做了大生意。
    
    1994-1995年期间,圣彼得堡副市长夫人柳德米拉,因为经商与普京昔日好友产生龃龉,搞得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Газпром)高管的太太、圣彼得堡国有资产委员会主席的太太、圣彼得堡市市长萨博恰克的小女友尤利娅都对她有意见,这些人那时都与普京关系密切,此事发生后,普京在帮助柳德米拉经商方面就慎之又慎了。
    
    90年代,柳德米拉在圣彼得堡一家高档精品店当过总经历,店名叫特鲁萨基(Труссарди),它位于圣彼得堡大海大街(Большая Морская ул.),阿斯托里亚酒店(Астория)旁边。这家精品店是圣彼得堡列宁格勒进出口公司(Ленинград-ИМПЭКС)总经理赫拉梅什金(Николай Храмешкин)投资开办的,是一家很挣钱的公司。首任经理是阿斯托里亚酒店经理的老婆,二任就是圣彼得堡市市长索布恰克的小女友尤利娅,之后,柳德米拉将她取而代之。《苏维埃俄罗斯报》(Советская Россия)记者伊万诺夫(Сергей Иванов)于1996年4月27日证实了这个消息。
    
    1993年(一说1994年)她遭遇车祸,受了重伤,神经外科医生帕尔芬诺夫给她做了两次手术。据《议论报》(Версия)2001年9月20日报导,柳德米拉遭遇了肉体伤痛和精神挫折之后,开始转向东正教,精神上求助上帝,她的宗教导师,是普斯科夫斯涅托格尔修道院(Снетогорский монастыр)的修女,也叫柳德米拉。2001年,柳德米拉想在她命名日那天,为你自己圣名的前辈(东正教徒的名字均来自圣史先辈圣者)燃蜡祈祷,地点选在距离莫斯科724公里的东正教古城圣地普斯科夫。
    
    柳德米拉名命日那天,选乘瑞士航空公司(Jet Аviation)的一家豪华专机前往圣城。飞机的型号是道奇CL-601(Challenger),那是当年美国总统克林度最钟情的机型。因为莫斯科还没有现成的道奇飞机,于是,柳德米拉就从瑞士苏黎世预订了一架专机。原来,瑞士航空公司的服务手续非常简单,只要有钱,谁都可以预定。该机从苏黎世飞莫斯科需要3个半小时,从莫斯科再飞普斯科夫需1小时,最后,飞机再按原航线返航,共需飞行9小时,2001年,每小时租金是6000美元,共计54000美元,这还未将飞机降落在莫斯科和普斯科夫两地机场的费计算在内呢。
    
    当时,俄罗斯记者质问总统,柳德米拉使用瑞士航空公司包机服务费用,谁来买单?总统办公厅无言以对,国家杜马预算委员会副主席德米特烈娃(Оксана Дмитриева)出面辩称,俄罗斯宪法并未规定,总统亲属出行,哪些该总统承担费用,哪些种由国家支付。她还说,柳德米拉的包机费应算作总统出行保证金。此话一出,千夫所指,莫斯科批评政府腐败的文章满天飞。柳德米拉看到记者的报道就不高兴,俄罗斯《议论报》2001年11月20日发消息说,柳德米拉把一些批评她的记者列入了“黑名单”,她说,这些记者今后没资格竞争俄罗斯国家公务员职位。
    
    碧祺后来写了一本畅销书,叫《诱人的友情》(Пикантная дружба),柳德米拉很不喜欢这本书,觉得里面的故事有违事实,碧褀认为,她没有编造故事,是柳德米拉不愿面对事实。两个女人的友谊因此终结。究其原因,是书中披露,90年代中期,普京当选总统之前,柳德米拉曾经跟碧祺诉苦,说普京不给她信用卡,柳德米拉还说:“我一辈子也不会像戈尔巴乔夫老婆那么傻!”(戈尔巴乔夫夫人赖莎素以清廉夫人著称)碧祺认为,普京之所以不给柳德米拉信用卡,是怕她乱花钱。那时,苏联解体不久,物质萧条,商品紧缺,而德国供应充足,商品琳琅满目,普京怕柳德米拉经不住诱惑,搞得财政透支。普京控制柳德米拉花钱,所以她出门时候带的钱都是有数的,那些钱是买菜的,那些是买日用品的,早都算计好了。还有,普京之所以对柳德米拉那么抠门,还因为,柳德米拉是个典型的不会算计的人。有一次在莫斯科,柳德米拉在拉迪森饭店参加慈善活动,她居然当场花钱“瓢了底”,不得不跟身边的工作人员借。柳德米拉既不会计划花钱,物欲又很强,有时候外出购物,她会把口袋里的钱早早花个光了,真有需要的时候,再让工作人员垫付。
    
    普京夫妇在德国汉堡没有汽车,柳德米拉租了一辆很小轿车来开,她有时也开车接碧祺夫妇一同外出,但她的车技实在太烂,碧祺的丈夫原来习惯坐在副驾驶位置,他坐了两回柳德米拉的车以后,他就悄悄地挪到后排座去了。
    
    碧祺之所以知道不少普京的家事,都是柳德米拉亲告诉她的。90年代中期,普京喜欢在家和朋友喝酒,柳德米拉像个服务员似的,不停地给他们端吃端喝。晚茶的时候,柳德米拉还要给他们做夹肉面包。柳德米拉说:“普京就是个吸血鬼!”柳德米拉还说,普京对柳德米拉有语言暴力。碧祺在书中写道:“柳德米拉住在德国期间,曾与普京多次通电话,这些谈话的内容,也是我们之间的谈话内容、、、、、、有时候,柳德米拉撂下普京的电话就嚎啕大哭,说她的心都要碎了,她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碧祺渐渐越来越了解柳德米拉。她说,柳德米拉是个不寻常的俄罗斯女人,尽管她是东正教教徒,却酷爱算命,她还有收藏漂亮圆珠笔和笔记本嗜好。她从前得过肝炎,所以滴酒不沾,却特爱吃奶酪。她喜爱俄罗斯民歌,张口就能来,她成为普京太太之后,与人约会再难守时,与人见面,迟到成了家常便饭,让碧祺十分厌恶。碧祺说,柳德米拉每天要睡到上午11点才起床,雷打不动,谁要是提前把她叫醒,她就会跟谁大发雷霆。
    
    1998年,普京出任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局长,柳德米拉不能再与任何外国人交往,包括碧祺。有一天,柳德米拉来法国南部休假,她从那儿里给碧祺打了一个电话,她对碧祺说:“普京当上国家安全局的头头了!这太可怕!我们不能再交往了!”她还抱怨自己命不好,说:“我刚要开始过正常人的生活,就出了这样的事,这可好,我哪也去不了了,跟谁也不能来往了、、、、、、全完了!”
    
    碧祺在《诱人的友情》一书中写道:“柳德米拉在那个星期天,给我打几次电话,可我恰好无法接听,她每次都给我留言,声儿大得吓人,那既不是对祖国病态的乡愁,也不是寻求某种帮助的恳求、、、、、、我后来把电话打过去,她说,普京被任命为安全局的头头了!我说,是圣彼得堡的?她说,不是,是俄罗斯的!说这话的时候,她简直难以掩饰内心的紧张。后来,柳德米拉便失声痛哭,边哭边说,这太可怕啦!全都毁了。普京跟我保证过,再也不去安全部门了。我也以为他真这么想的。他老是考虑自己啊,根本不为我和孩子们着想!在普京眼中,柳德米拉是那样微不足道,根本不会影响他的任何决定。柳德米拉说,她又要与世隔绝了,不能随便外出,也不能随便交友,更不能随便讲话。柳德米拉说,她刚刚开始过人的生活,普京就把她推入了深渊。我能从她的哭诉中听出真切的痛苦,柳德米拉对我说,你无法理解,我以前的生活多可怕,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透过这段描述可以想象,1998年普京告诉柳德米拉,他两年后将要竞选俄罗斯总统的时候,可怜的柳德米拉该是多么崩溃!那时,她嚎啕大哭,把这个消息,当成了一场即将发生的灾难。后来,她渐渐接受了一个事实,即此后她的生活再也不能回到从前,回到那个虽然平淡,但却真实的列宁格勒时期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911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普京贺电朝鲜放头版 习近平贺电只放3版
·谢选骏:普京可能加速俄罗斯联邦解体
·解龙将军:对付普京的唯一有效战略——前苏联加盟共和国驱逐所有的俄罗斯殖民者
·菩提明镜:普京手握严冬王牌
·南京龙:普京对乌行动将加速俄罗斯崩溃!
·邱林:普京为何紧随习近平之后访蒙
·要致命的普京主义 还是要救命的我近平主义/何岸泉 (图)
·南京龙:普京正演绎新俄罗斯《罪与罚》
·普京的私生活与政治 (图)
·杨恒均:有性格的平普京是如何治国的?
·普京治国——会做伟人还是会成为“强盗”?/杨恒均
·亚库宁:普京最信赖的克格勃战友 (图)
·丁咚:北京在普京眼里究竟算个啥
·万润南:习同学,你其实有机会比普京更伟大
·英媒:普京访华向欧美打出“中国牌” (图)
·普京访华 中国引狼入室/陈破空
·马鼎盛:普京为何没对卫星残骸坠落中国道歉
·普京在乌克兰局势上认怂了吗?
·“惩罚普京不是最重要目标” (图)
·习近平晤普京 尽早启动天然气管道项目 (图)
·中国驻俄大使:习近平与普京将举行年内第四次会晤
·“民汉通婚”和“普京的新朋友”
·乌克兰变天:俄总统普京下令中部军队进入战备状态 (图)
·习并不认可普京想法 俄是中国负资产
·习近平还单薄 拉江出来给普京信心 (图)
·习近平拖到最后才准许江泽民见普京
·很不寻常 江泽民主动与普京神秘会面 (图)
·外媒揭秘:江泽民见普京原来是这么回事 (图)
·江泽民会普京,暗示自己仍有影响力 (图)
·江泽民再度现身,与普京会面 (图)
·习近平与普京在吴淞军港一同检阅海军
·普京习近平 共斥破坏二战后秩序 (图)
·会普京照片疯传 江泽民发言却只字不提 (图)
·习近平晤普京 中俄联合声明很有分量 (图)
·普京历史性访问中国
·亚洲格局已变 习近平普京合力推新规则 (图)
·普京传与江泽民会面 相片离奇现彩虹 (图)
·普京访华柔情一幕 眼都不眨狂盯旗袍女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