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文化双轨制祸害中国文化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0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文化双轨制祸害中国文化


    内地书画市场已被扭曲。
    
    我向艺术圈内朋友打听,最近画价的变化,得到的回答是:变化很大,自从中共中央八项规定之后,书画市场就降温了,这让我想起范曾说过的话,是贪官们把他的画价给抬到一个奇高的地步,一位并不知名的画家也告诉我,主要是官员们受贿的需要,才让书画古玩市场如此变态,为什么说是变态呢?当代书协美协稍有点名气的画家或副主席的书画作品,价格远高于明清名家作品,中国画家的作品,也高于美国同等水平艺术家作品价格,显然中国这些作品不是供应正常的市场,而是供应特殊的市场。
    
    艺术家黄晓芬一篇《是美协荒诞,还是书协官僚? 》,揭出了许多艺术圈内情:
    
    有人说,中国的书协主席的官位超过中国的文化部长。这是不是谬论,但中国书协主席的知名度和财产确实远远超过文化部长。协会主席竞选令美国大选失色,年度入围大展活似选超女,潜规则不断随著书画市场走向大众,主席的作品贵过黄金,中国美协和书协的历届换届可谓是血雨腥风。拉帮结派,金钱大战,其规模绝对不亚于美国大选。当任主席者,多方受益。自己花的宣传费和好处费也加倍回收,画商押在他身上的赌,也大赢了一把。
    
    黄晓芬还特别举例说,2007年,河南省书协例行换届,选出一位主席,17位副主席,共18位主席。制造了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个闹剧。
    
    其实,多几个少几个书画协会副主席,算不得大闹剧,我们看各个中国艺术协会为部分文化权贵提供大量国家荣誉身份,已是普遍现象了。现在的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达14名,理事200多名,中国书法家协会现任主席一名,还有一名驻会副主席,加外14名副主席(包括财政部王家新局长),中国书法家网站上介绍四位驻会领导,均是分党组成员,什么是分党组成员呢?就是中国文联有党组,像文化部或其它部委一样,党组是这些社团的最高权力组成,中国文联及各协会,都在党组的领导下开展工作。想想都觉得可笑,一边写传统书法,一边想着党的教导,一边却想着写一尺能赚多少钱,怎样的心态,才能超然这样的人格精神分裂?
    
    当代文化的乱象纷呈,表面上看是文化腐败,是文化产品被用于腐败交易链中,但深层次的问题,则是文化双轨制或多轨制,文化双轨制,既表现为国家文化与社会文化的分裂,也表现为党文化与民众文化的分裂,还表现为市场文化与政府文化之间的纠结。
    
    文化腐败问题首先是党文化与民众文化之间的分裂,各艺术家协会以及文化集团,都设有党组或分党组、党支部,现在已经延伸到宋庄这样的民间艺术家聚居地,也发展了众多的党员,并开始设立党支部了,党不仅要监管文化、领导文化,党同时引导与创造文化,国家五个一文化工程奖,就是党文化的经典作品,每年向党献礼,向共和国献礼,以及通过绘画与表演艺术来歌颂党,使中国党文化异常发达与繁荣,参与党文化建设与创作的人们,也因此得到了相应的政治地位,经济地位也随之提升(一些单位个人获得五个一工程奖,立即可以获得提升职称,或奖励住房)。
    
    党文化与市场文化交融得最「成功」的地方,是军队,习李新政之后,部队有所收敛,像宋祖英等这些歌唱家们,享受着部队军级、师级待遇,却利用市场经济赚钱,而且可以在金色大厅、悉尼歌剧院演出,天下与党天下的风光都占尽了。如果军队需要艺术家,也应该主要在部队内部为军人演出,不应该涉足市场,军人艺术家们涉足艺术,与开着军舰走私有什么区别?
    
    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作协等机构的下属企业,是所谓的国家出资的文化企业,这些企业以前都享受着行政级别待遇,官商合一,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已开始独立法人化,非官化,但却并不是完全的市场企业,财政部成立国家文化企业资产管理办公室,既是监管,也是扶持,总理要求微刺激企业,国家要发展文化企业,近水楼台,这些企业将得到数以亿计的资金扶持,他们与完全市场化的文化企业不同在于,他们内部也有党组织,他们会得到各种政府的订单或任务,而正是国家的资金注入、国家在过去不计成本的投资,使这些企业没有真正的市场竞争力,但却极易滋生腐败,并成为文化市场不公正、不公平之源。
    
    广电出版传媒部部所属的中央电视台、广播电台、新华社、各级政府报纸,出版社,等等,它们都归属中宣部管辖,属于党产或政府产业,这在全世界文明国家都是绝无仅有的意识形态产业,他们替党和政府形象宣传、管制文化,却又在文化市场中参与竞争,现在这些媒体与影视公司受到来自网络信息产业的竞争,这是他们天然的克星。所以,党国政府看不见的手,又伸向信息网络产业,各种通知与删帖要求直接发到网站,将网站与微信等纳入到宣传系管治与严控。
    
    中国作协、中国文联、中国艺术研究院这样的事业单位,是在文化双轨制夹缝中生存着,表面看起来非常艰难,但一些艺术家或单位负责人都享有别人看不见的巨大好处,国家政策性的利益,会由一些人得到,大多数人只能充当拱月的众星,譬如作协、美协与书协主席之类、研究机构领导可能富甲天下,但一般会员、研究人员甚至理事,却要为艺术生计而奔波。
    
    说是文化双轨制,其实中国文化界在多轨道上运行,最困难的是市场化的文化企业,他们既无国家政策扶持,又要受意识形态控制,譬如寄生在出版社身上的图书公司(书商),他们要向出版社购买书号费,不仅要承担市场风险,还要承担政治风险,有关部门想封杀就封杀,没有任何条件可讲,没有任何对话的可能。
    
    像中国作协、文联,应该完全民间组织化,中国艺术研究院这类文化艺术研究机构,应该纳入中国艺术基金管理(文化艺术研究要么在高校内,要么通过基金课题经费予以解决),而演艺公司与歌舞团之类,则可以完全市场化,即便国家要进行文化补贴,也应该通过基金会,组织真正的专家与人大代表来听证,使相关经费转化为国民公共文化福利。
    
    文化要真正的发展与繁荣,第一步就要做到废除双轨制,同时要废除意识形态管制,让法律来制约文化市场,而不是政府看不见的那两只手,一只手与文化企业做交易,另一只手,扼杀文化创造与自由于无形。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602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王家新手握巨额拨款──中国文化界最有权势的人物 (图)
·吴祚来:也说中纪委委员李洪峰的文化腐败 (图)
·吴祚来:民主可以是政治精英的政治游戏
·吴祚来:马克思为什么讨厌苏长和教授 (图)
·吴祚来:习近平如何让「人民的权利」实起来? (图)
·吴祚来:“依宪治国”被删,谁敢动习近平的重要讲话内容? (图)
·吴祚来:共同富裕为什么是一个政治谎言? (图)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井(下) (图)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阱(上) (图)
·吴祚来:王伟光为什么那么左?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下)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上) (图)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的人民主权问题 (图)
·吴祚来: 习组长已基本完成「集权」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 强化党权问题 (图)
·吴祚来:别把中共党史当麻花捏 (图)
·吴祚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超级烂尾工程 (图)
·吴祚来:免于恐惧的自由是双向的 (图)
·吴祚来:说不尽做不完的启蒙与抗争 (图)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