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京龙:儒家炮制了一条捆绑窒息中国的绳索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2日 来稿)
     2000多年前的孔子,一个肉身凡胎,据记载还是其父叔梁纥老年眼看无子,与一未成年女子“野合”所生,但长成以后,因学问大,收揽了很多有志青年作为门徒和学生,社会上拥有大量“粉丝”,当时就获得了圣人的桂冠,风头盖过了其他学者。到后世,除了秦始皇,历代“天子”都尊奉他为圣人,因而淹没了诸子百家的所有洞见。越捧越高的孔子,一直到近代,到眼前,只是19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以及20世纪文革运动中,遭到短暂的讨伐,圣人的地位都难以彻底撼动。这是什么原因呢?与他同时代——黄金时代的西方先哲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以及南亚次大陆的佛陀们都没有如此崇高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孔子却能独享呢?
    
     这里只揭发一条秘诀,那就是孔子及其儒家炮制了一条捆缚中国窒息中国的绳索。这条绳索就是儒家伦理政治思想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的“修齐治平”——语出秦汉之际的《礼记·大学》一书:“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专制统治者最担心的是思想异端和文化多元,而儒家的修齐治平是一条最合用的思想绳索。书籍和广泛的知识使人明白事理,使人产生各种念头和遐想,一不小心,就会产生不同于统治者的思路、感悟、合理的社会形态,尤其是每个个体存在的价值。可是,有了“修齐治平”这样一个公认唯一正宗的人生道路安排,那你就没别的路可走了。到隋唐,还进一步完善,那就是科举制给所有读书人不但在思想上而且在行为上这条唯一的通道,打出生下来,你想有出息,有作为,没有别的道路可走,就得顺着修齐治平一条道走到黑。

    
     因此,中国的灿烂文化到秦汉之际就走到了终点,所有自那时在这块土地上出生的人们(主要是男子),毕生的精力和才智几乎全部消耗在了修齐治平的道路上。稍有智力的人们被一网打尽,都被这条看不见的绳索捆绑,整个社会的思想文化被固定在一个模子里。像华佗、李时珍、宋应星等都是因为不幸在正道上赶不上趟,走上旁门左道才有所作为的。再看看流传至今的历代政治、经济宏论、文学名篇,除了几乎很少例外的私下情感性、风物性的小品,都是围绕修齐治平这个主题展开的,都是替君王策划,为大一统、开疆拓土焦虑,或者抒发修齐治平走得顺溜的得意和豪情,或者发泄遇上坎坷和障碍的不满和失意。白居易的《与元九书》就说得再明白不过了:达则兼济天下,不达则独善其身。也就是修齐治平走得顺利就走下去,到达终点;假如走到半道走不下去了,没法“治平”了,只好到“修齐”为止吧。而伴随修齐治平的系统性学问只在一套儒学里,就是五经、六经由孔子及其传人确定的那一套书籍,其他都被斥为邪僻异端。人生的道路只有一条,学问局限在一家,任何创造和创新都停止了。
    
     分开看,修身没有什么不好,齐家也没什么不对。问题是,修身和齐家只是铺垫,人生的唯一最高目标就是治国平天下。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学成文武艺,贷与帝王家,就是修齐治平最激动人心的瑰丽人生。人人都这么想,一姓一家的帝王们真是要偷着乐了。连蒙古人占据中国后也把孔子奉为大成至圣文宣王(大德11年元成宗时,1307年),推翻明帝国的满族人更是忙不迭地连连加封,順治2年(1645年)清世祖加封孔子为大成至圣文宣先师;順治14年又改封他为至圣先师。这绝不是蒙古等异族人被中国“高深”文化同化了,而是异族统治者聪明地借用你自己发明的万用绳索把你捆死,让你再无反抗能力。
    
     你就是再聪慧、再雄心壮志,都决定了你一辈子只有苦读儒家一家之说,长年累月深陷在那些历代歧义丛生的烂文堆里,哪怕头发白了,还要一字一句地抠下去。你全部人生的赌注就压在治国平天下上。代表一个社会智力和创造力的的士人或者叫知识分子被禁锢在这样无聊封闭的故纸堆里,那是多么令人放心的局面!儒家让历代统治者维稳省力省心到这个地步,怎么会被冷落抛弃呢?而所谓修身、齐家不过是门面话。理由很简单,所谓“明明德、新民、止于至善”那一套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孔子自己就做不到。与马教规定的高尚道德一样,都是乌托邦的幻影,对人性的彻底误读。道德标杆越高越容易滋生虚伪、作假、欺骗。因而儒家代表人物不少被证明是伪君子,比如朱熹就是个典型。总以为自己是圣人,而剥开华丽的外衣,其实就是个品行都不如普通人的流氓。这样的流氓如缕不绝,到今天,窃取了社会科学院的院长、副院长的无耻文人正是旧时代顺利走上修齐治平道路伪君子的现代变种,他们把这一套与马教相结合,就更具欺骗性。
    
     儒家炮制的“修齐治平”这一套太管用了。孔子的不同凡响就在这里,他在被打倒后仍然会被迅速竖立起来的秘诀也在这里。而中国自秦汉以后再难有贡献于世界的发明创造,被欧洲远远甩在身后,以致窝窝囊囊地混到21世纪。这也是民主自由普世理念始终在这里油盐不进的根源之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500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京龙:“私有制万岁!”有没有喊错?
·南京龙:为何秦始皇加马克思可以成立?
·南京龙:请问社科院院长,你属于哪个阶级?
·南京龙:与英国相比仍相差十万八千里!
·南京龙:比老虎苍蝇更有害的是这些奸佞!
·南京龙:我们比英国女王更不淡定的原因
·南京龙:《北京晨报》在公然炒作血统论!
·南京龙:胜负难料的特色社会主义在路上
·南京龙:石破天惊一句话道出了国人心声!
·南京龙:21世纪网是官办传媒的一个缩影!
·南京龙:为什么故意看不到真正的敌人?
·南京龙:普京对乌行动将加速俄罗斯崩溃!
·南京龙:能不能超越邓小平成为当下的看点
·南京龙:难道张明敏是占中打入反占中的卧底?
·南京龙:红色帝国首脑七分之三是离经叛道者!
·南京龙:看《邓小平》想起那些勇敢的反叛者
·南京龙:让郭美美示众意在渲染网络的危害
·南京龙:环时已沦为内外黑恶势力代言人
·南京龙:鼓吹告别革命的刘再复的谵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