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怡:香港来到最重要的历史时刻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2日 转载)
    这几天,如李碧华所言,香港人经历了一次「后六四噩梦」,许多一向不问政治的人都说:他们熟悉的香港变陌生了。超级梁粉罗范椒芬也指警方的处理方法激发民愤,行政会议召集人林焕光哽咽说不忍心香港沉沦下去。执政团队中人尚如此,其他有自由心智者可想而知。
    
     香港为什么会变得陌生?港大学生会新一期《学苑》的「苑论」说:「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我们都从焦躁不安的梦中醒来,四周如常,天空阴霾,却发现每个人都变成一只只大得吓人的虫,只能在暗处等待死亡,如卡夫卡《变形记》般的绝望。」文章提醒我们几个值得记忆或警惕的年份:1842,2047,1949,1984 。 「香港历史写到这里看似快将完结,若一八四二年是香港的起点,二零四七年是否就是香港的尽头?一个渔村小港演变成世界大都会,等着香港的是否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普通城市,东方之珠是否来到我们这一代就化为灰烬?」

    
    带来绝望的首先是1949。就在65年前的今天,毛泽东在天安门宣称: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经历抗战和国民党贪腐政权时代的笔者,怀着对新中国的殷切期待,曾经那么「爱国」,曾经相信中共建立的是一个「人民政权」,而其后的现实演变则告诉我们,所有被赋予「人民」称号的事物,其实质含义都是「党」。当一个希望升起又破灭之后来到八九年六四,那是中共建政40周年,民运中一首诗写道:「我刚懂事时就爱上了你/你是世上最好的女人/而昨夜的风/吹掉了你温情的面纱/露出一张四十岁女人/奇形怪状的脸。」
    
    这张奇形怪状的脸,继承了中国二千多年的专制主义政治传统,加上传承苏共的一党专政,使专权政治更趋极端。中国帝皇时代仍有谏官、史官,有知识分子批评时政的谏议道统,而皇帝作为天子也畏天。有熟读二十四史的学者说,中国两千多年的救灾活动中,救水灾旱灾火灾惟独不救地震灾,因为这无法预防的灾害被认为是上天对帝皇的「天谴」,皇帝因此会下「罪己诏」,并减轻赋税,以利民生。但在中共专政之下,1957年反右灭了社会上批评时政的道统,1959年反右倾则灭掉了党内谏议之声,从此权力无边无际,加上无神论哲学的不信神不信天,最高权力不须「罪己」,故权力是全无制约的绝对,不仅「无法」更是「无天」。中共建立的是中国有史以来最绝对的极权政体。
    
    中共建政前各大城市的租界,给中国专权政治留下了言论自由的空间,保护和孕育了报业、作家和知识分子。而最大的租界香港,则发展了西方的文明,既支援中国大陆的民主力量,也庇护了避秦而来的百姓。 1842年开始创设的香港文明社会,到1984年签订《中英联合声明》就开始了厄运。真是那么巧,正正是英国作家奥威尔所预言的《1984》,它描述一个令人窒息和恐怖的、以追逐权力为目标的极权主义社会,而1984遂成为对香港文明的诅咒。
    
    香港人享受英国殖民者带来的自由法治,对1984的警号没有醒觉,以为不必抗争就可以得到的权利,也可以在「五十年不变」的保证下延续。六四是一场噩梦,这噩梦唤醒香港人的,是要支援和争取中国大陆实现民主,而期待可以由此恩赐给香港民主或自由法治的保障。回归十多年的历史,证明这只是一场春梦:中国的政改毫无寸进,走向民主哪怕只是小小一步也遥远无期,而世界上最极端的专权体制则一步步渗透香港,在地下党员掌大权后更全面扩展权力,使香港的文明体制濒于崩溃。 2014年8月31日,宣告中国特色的选举制度以至专权政治将要正式登陆香港。它的象征就是原定在今日的「国庆烟花」中出​​现23次的简体字「中国人」。尊贵的香港人身份将被奴化的「中国人」取代。但香港人终于醒觉了,从年轻一代开始,决心丢掉所有对专制政权的幻想,不再相信一切对未来的承诺和善颂善祷的谎言,为保卫我们原有的自由法治和价值体系,香港人投入自主自立的抗争。
    
    会有出路吗?会有成果吗?这条自主之路崎岖艰难吗?不能考虑也毋须考虑了,因为这是文明对抗野蛮的必由之路,是走向自由而不甘于接受奴役之路。文明未必在2047年终结,它有可能提前到来,也有希望因抗争而得救。不要被强权吓倒,即使你害怕。 1984带给香港最坏的时代。 2014的觉醒抗争带来最好的时代。香港人从认命,走向抗命,因为我们认清公民抗命是人权中的「反对权」。一如《学苑》所说:「香港来到最重要的历史时刻了,香港不可以就此死亡。杀了现在,也便杀了将来—将来是子孙的年代。鲁迅如是说。」
    
    来源:香港《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707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怡:抗争的时代也是觉醒的时代,有抗争就有未来 (图)
·李怡:民主意识从不需要发展到急需要
·李怡:年轻人的梦想总有一天会成真
·人大常委決定違反人大常委決定/李怡
·李怡:人大常委决定违反人大常委决定
·李怡:这次第,怎一个权字了得?
·李怡:一步分作六步的政改奇谭
·李怡:权力公有与权力私有的对决
·李怡:这是一场自由与反自由的斗争
·李怡: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历史启示
·李怡:人人争着变犀牛的香港社会
·清华大学的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丢弃殆尽/李怡
·法律是守护神而不是遮羞布/李怡
·中国孕妇潮是内地恶质社会对香港的又一践踏/李怡
·中共扭扭捏捏撑老朋友卡扎菲/李怡
·李怡:信任很簡單,不信任就複雜
·亲爱的老朋友司徒华,一路走好啊/李怡 (图)
·关于司徒华评价的奇异现象/李怡
·真正爱国者必成为质疑专权政治的反对派/李怡
·周永康案不在薄熙来案之下 /李怡
·劉曉波沒有敵人,中國沒有朋友/李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