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怡:抗争前景在于深沉的韧性战斗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4日 转载)
    梁振英于前晚宣布林郑月娥带领相关官员短期内与学联会面讨论政改。梁振英说,会面必须要以和平非暴力及人大常委对政改作出的决定为大前提。又说自己不会辞职。
    
     过去一周,香港和全世界传媒都看到,学生和示威市民展现的「和平非暴力」,实在已达致破了全球示威活动纪录的程度,相反,在和平示威面前使用暴力的正是梁振英指使下的警方;而对香港市民连年来的民主诉求施加最大暴力的,也正正是人大常委的决定。这种混淆是非的「大前提」说辞,加上《人民日报》连续三天发文,指中央决不会改变人大决定,表示「中央充份信任梁振英」,实际上已足以显示林郑与学联的讨论,不可能有成效。

    
    在梁政权以催泪弹镇压和平示威后,有泛民和舆论认为,梁振英下台是平息事件的最低消费。根据这种主观愿望,传出流言说中央不主张镇压,习近平对强硬的江派张德江不满,有可能撤换张,连带把梁振英也拖下台。这同25年前六四镇压后传出李鹏中枪等消息一样,一方面出自美好意愿,二方面也是对绝对权力存有幻想,以为依靠最高权力层的明智,可以带来改变。
    
    了解专制政权的本质,就知道这一切是不可能发生的,而即使发生,也只是权力斗争的产物,跟实现人民自主抗争的要求无关。一个人下台而权力结构没有改变,根本不值得高兴。
    
    另一个说法,指2003年由于50万人上街,促使中央撤换董建华,因而相信民意也可使梁下台。这是香港人自信示威力量的一大误会。 50万人是2003年7月上街的,一年半后,董在2004年12月被胡锦涛训示「查找不足」,2005年3月才以脚痛为由下台。这一年多发生了什么事?就是董原来想在2004年初提出的施政报告中回应03示威的诉求「还政于民」,而启动政改咨询。这犯了中共大忌,被中共喊停。但董更犯忌的是在04年施政报告中,把中央喊停这件事抖了出来,陷中央于不义。但中共更担心他会傻乎乎地又再推动政改,因而必须及早把他撤换。这是董下台的真正原因,岂是中共顺应香港示威民意?
    
    一个绝对权力结构,决不会受民意支配,除非死到临头,不见棺材不流泪。再说,如果中共让梁振英下台就平息了香港人争取真普选的汹涌民意,也不是一桩好事,因为在绝对权力之下换一个特首,新特首也仍然是在专政掌控下的儿皇帝,与我们争取的民主背道而驰。
    
    既如此,是不是意味着香港人无论怎么抗争,都无法改变命运呢?也不是。我们面对的不是梁政权,而是一党专政的庞然大物。要它屈从香港几百万人的意志,是很难。但一周来香港人的自觉抗争,其实已充份体现出「强权永远无法代替真理」。一边是温和到被西方世界认为过份容忍的抗议的市民,一边是滥用暴力的特府,善恶之分太明显。全世界的传媒都对香港市民的抗争予以正面评价,都支持香港人争取最基本的政治权利,唯独中共和港共政权、中国官方垄断的传媒予以否定,中共港共与世界价值的对立也太明显。许多在大陆有利益关联的香港著名艺人,站出来支持学生和市民的和平抗争,显示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们也放弃了利害取舍。梁班子的执政团队或不作声,或语带保留,深恐自己不仅赔上民望还会赔上一辈子名声,梁政权已开始溃不成军。
    
    宣布由林郑领头与学联会面,梁振英的大前提与学联主张南辕北辙,双方都知道会谈不会有成效。而梁特提出会谈的原因,其实就是想拖,拖到令占领行动引起一些受影响的市民不满,当反抗争的民情上升,社会就会出现梁振英期待的形势逆转,终于「真理敌不过强权」啦。
    
    在这种情势下,有心争取香港人基本政治权利的市民,必须作长期的、韧性的公民抗命。鲁迅说过:「震骇一时的牺牲,不如深沉的韧性的战斗。」
    
    韧性的公民抗命,不须政客领导,不须听学者发号施令,相信年轻人的自发自觉,通过手机、facebook的无领袖的呼唤,集中在金钟、铜锣湾、旺角几个点,时而聚集,时而散去。立法会尽可能瘫痪政府运作,社会上掀起不合作运动。有心抗争的市民,有责任与持反对意见者讨论,向所有不明底里的、生意或生活受影响的市民解释。这是漫长的、持久的、韧性的活动,成与败不在于力量的强弱,而在于我们对真理的信念,和有多大韧性把抗争持续。
    
    十多万人抗争后,街道被示威者清理得一干二净,香港人的公民质素举世瞩目;与天安门升旗礼后满地垃圾堆积成强烈对比。我们实在无法不支持年轻人的身份认同,以及由他们带领抗争。
    
    来源: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011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怡:香港来到最重要的历史时刻
·李怡:抗争的时代也是觉醒的时代,有抗争就有未来 (图)
·李怡:民主意识从不需要发展到急需要
·李怡:年轻人的梦想总有一天会成真
·人大常委決定違反人大常委決定/李怡
·李怡:人大常委决定违反人大常委决定
·李怡:这次第,怎一个权字了得?
·李怡:一步分作六步的政改奇谭
·李怡:权力公有与权力私有的对决
·李怡:这是一场自由与反自由的斗争
·李怡: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历史启示
·李怡:人人争着变犀牛的香港社会
·清华大学的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丢弃殆尽/李怡
·法律是守护神而不是遮羞布/李怡
·中国孕妇潮是内地恶质社会对香港的又一践踏/李怡
·中共扭扭捏捏撑老朋友卡扎菲/李怡
·李怡:信任很簡單,不信任就複雜
·亲爱的老朋友司徒华,一路走好啊/李怡 (图)
·关于司徒华评价的奇异现象/李怡
·周永康案不在薄熙来案之下 /李怡
·劉曉波沒有敵人,中國沒有朋友/李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