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公民运动为什么要和平理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07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公民运动为什么要和平理性?


    左上顺时针方向郭飞雄、吴仁华、丁家喜、赵常青,均获选为「中国杰出民主人士」。
    
    因为和平理性才可以持久,因为和平理性才可以唤醒更多的人参与,因为和平理性才可以不授人以柄,因为公民运动不是一次暴力革命起义,而是要打破暴力与血腥的恶循环,使政治文明之光照耀中国大地。
    
    有人会用极致的杨佳案例来反问,难道杨佳不是公民吗?不理性吗?他的方式不值得尊敬吗?
    
    杨佳的方式不可能获得普遍的推广或倡导,他有理性的因素,譬如他没有伤害女警察,证明他内心是有底线的,而他把警察当成国家机器的一部分,进行报复,这是一种自然血偿原则,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在自然界,这种方式是一种自我保护或生存法则,在法律不张的时代里,它有一定的意义,也会赢得世人尊敬,但无法复制与倡导。还有,杨佳是难以持久、不可持续的抗争与维权,他本人也因此失去了至可宝贵的生命。
    
    我们看新公民运动中出现的这些英雄,他们尽管没有付出生命的代价,但付出的痛苦与折磨是一样沉重与沈痛。
    
    杨佳是一种极致,不可复制,但和平理性的新公民英雄,却是一个群体,这个群体在不断增加新生的力量,这个群体在日益受到打压高压的同时,也日益强大并受世界广泛关注,最近美国旧金山「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评选的第二十八届「中国杰出民主人士」,获奖者为郭飞雄、吴仁华、丁家喜、赵常青等四人。四人中,郭飞雄、丁家喜、赵常青,因参加中国新公民运动,目前正关押在中国监狱中。
    
    评奖方对这些获奖人的介绍如下:
    
    「郭飞雄是中国华南地区民间维权运动的领袖人物。自参与86年上海学潮起,二十八年来郭飞雄以忘我精神积极投身于中国民主事业中,多次被捕入狱,仍不向专制政权屈服,感召并带动了一大批后来者。」
    
    「吴仁华是89民运的积极参与者,亲历了64事件全过程。流亡美国后,花十年时间及心血,出版了三本「六四」史实的专著,把刽子手有名有姓地钉在历史耻辱柱上。吴仁华这种独特的历史考证方式,开创了一个史学典范。 」
    
    「丁家喜是成功的维权律师,新公民运动卓越组织家之一,关注教育平权,推动官员财产公示。他成功地运作中产精英与底层访民的战略联盟,使新公民运动有了长足发展。这也是共产党抓捕他、把他判刑的原因之一。」
    
    「赵常青是新公民运动的杰出组织家之一。他曾积极参与89学运。25年来他以忘我的精神积极参与民主运动的各种活动,参加独立竞选,起草公民运动宣言,带头要求官员财产公示。有三次被捕入狱的经历,累计10年之久。」
    
    古代哲人说过,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生活。
    
    哲人强调的是人类生活的理性,决定生活的意义与价值,而这正是人类与动物的区别,动物生活在天道中,人类应该生活在人道中,既尊重人类的自然属性,又体现人类的社会理性或文明人性。
    
    这些获奖者,都是用整个生命在奉献给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民主化进程,民主化自由化,不可能等待统治者良心发现,或者自天而降,依靠的是民主先知、先行者们投入自己的生命来一步步推动,这个社会才会有一点点进步,也才能促使当局反思,并逐步改良改进,使社会自由度民主化程度得以提升。
    
    这些人是伟大的抗命者,而不是革命者,抗命就是明知自己可能触及现有的某些无良法规,但通过理性地冲突,使统治者知道自己的过错,并警醒世人,共同致力于废除恶法,改良恶政,使社会得到宪政治下的良序。抗命会不会引发真正的革命?当然有可能,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就是一例。
    
    一些政治决绝者致力于推翻或冲击政府,这是一个宏大的政治叙事,是一个人或一个团队无法企及的事情(如果属于理论探讨当然另议),但作为公民行动方案,只能搁置不议,不反对,但也难以参与。许志永等人倡导的新公民运动,要让政府成为一个正常的政府,让自己做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事情,并致力于身体力行,和平理性地、甚至通过抗命的方式推进社会进步,依宪维护公民权益,这是可以立即去做的,即便被打压,即便身陷囹圄,这是新公民自己的理性选择,也是和平的抗争。
    
    和平的抗争造成的冲突与致力于颠覆的暴力冲突不可同日而语,有人认为,在示威游行时,如果警察阻挠,就冲击警察,甚至冲击政府,通过冲突让百姓起来,让世界看到政府的血腥暴力。但我们没有看到,持这种观点的人,自己冲锋在冲击政府的一线,他自己无法践行,而让别人去暴力冲突,这是非常可怕的鼓动,回想八九民运之时,就有不明身份者运载各种暴力器具,甚至放弃军车上的武器,让市民与学生们哄抢,但理性和平的学生们自动维护现场,让政府收回,如果这些器具被哄抢,它能与政府军队抗衡吗?不能,只能授人以武力镇压的借口。
    
    持续的、有韧性的、有组织的、能造成广泛社会影响的公民行动,在当前的中国任何一个区域,是最有价值的,也是最为可行的,它固然充满风险与牺牲,但它是一种和平语境下的政治博弈,谁不会玩这个游戏,谁就败局已定。公民的文明,通过公民运动,训导政客,通过公民训政,达到国家宪政。
    
    文明之世的民主女神不需要牺牲祭品,却需要终生为其执旗、伺奉的仆人。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609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封杀言论 保护腐败 (图)
·吴祚来:剖析文化腐败──文化部原副部长周和平篇 (图)
·吴祚来:为什么要抓曹保印? (图)
·吴祚来:王伟光意在狙击习近平的改良思维 (图)
·吴祚来:中国政协应该有真正的政治协商 (图)
·吴祚来:为体制内学者说几句话 (图)
·吴祚来:文化双轨制祸害中国文化 (图)
·吴祚来:王家新手握巨额拨款──中国文化界最有权势的人物 (图)
·吴祚来:也说中纪委委员李洪峰的文化腐败 (图)
·吴祚来:民主可以是政治精英的政治游戏
·吴祚来:马克思为什么讨厌苏长和教授 (图)
·吴祚来:习近平如何让「人民的权利」实起来? (图)
·吴祚来:“依宪治国”被删,谁敢动习近平的重要讲话内容? (图)
·吴祚来:共同富裕为什么是一个政治谎言? (图)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井(下) (图)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阱(上) (图)
·吴祚来:王伟光为什么那么左?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下)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上) (图)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