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怡:世界上没有任何社会运动不扰民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15日 转载)
    
    占领运动持续。梁振英在电视专访中,回应《时代杂志》称这场运动为「雨伞革命」,他说他从没定性为革命,但认为是一场「失控的群众运动」。群众运动是中共的传统说法,现代文明国家多称为社会运动。按大陆百度的解释,「在革命时期,通常利用群众运动作为颠覆旧政权、支持新政权的工具。在新政权建立之后,群众运动将转变职能,变为保护新政权不被颠覆的工具或者作为政府决策和执行的方式。」因此,按照中共的思维,群众运动是由政党(中共)所领导和「利用」的,无论「新政权建立」前或后,群众运动都应该是受控制的棋子。雨伞革命不受控制,故称之为「失控的群众运动」。
    

    许多文明国家的社会运动,则是指体制外的群体抗争行为,是由扭曲的社会情境、断裂的社会关系所激发的集体抗争。参与社会运动的人群或团体,通常不具有深厚的政治实力,也没有政治参选的能力与机会,才会选择体制外发声。社会运动通常以和平与非暴力的方式进行,上世纪末在一些国家由于参与者采用一种特别的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反对独裁政府、思想控制和争取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的标志,故这种社运也有了「颜色革命」的名称。
    
    社会运动的走向,取决于参与者的互动,往往非发起运动的人所能控制。比如这次的雨伞革命,虽最早源于占中,但9.28突然在金铜旺三区有几十万人走上街头形成遍地开花的局面,则绝非占中发起人及最先表态占中的民主派头面人物所能预料。 26日晚黄之锋呼吁重夺公民广场,导致他和其他学生被羁留,市民开始激起义愤。到9.28警方出动催泪弹,占中三子呼吁示威者撤离,群众反而大量涌现,并开始了三区占领的局面。现在占领运动已非政治明星所能号令。无论是号召撤离铜旺,或相劝群众为「留得青山在」而暂时休兵,都没有多少人理会。尤其在市民自发参与的旺角区,即使受黑势力攻击,许多参与者仍准备长期留守抗争。连日来,记者在旺角区的采访,见证了香港市民公民意识的成熟。
    
    占领运动给市民正常生活带来许多不便,也影响了一些店铺的营业。有人认为拖下去会引起市民对占领运动越来越反感。学联也一再为占领运动向市民道歉。但全世界的社会运动,从来都不可能得到全社会支持的,甚至支持者未必占社会的多数。社运对不少市民造成滋扰,许多市民对社运不满,是全世界所有社会运动的常态。 1963年美国总统甘迺迪把民权法案送交国会时,他说这么做会让他输掉连任机会,因此他相信美国人一半以上是不赞成给黑人平等权利的。反越战期间,在加州柏克莱大学区,因学生的反建制抗争,以致没有哪一家商铺的玻璃橱窗不被打破,商店老板以至伙计,怎么会支持这种破坏性的学运?然而,社运参与者争的不是个人利益,而是社会正义与所有人的平等权利,只要相信目标符合公义,那么即使社会有一半以上的人反对,参与者也会不顾成败坚持到底。以香港争取真普选来说,显然有相当多着重近利而不及长远的市民会反对占领运动,但占领者所争取的是所有香港人的政治权利,是香港免于沉沦的未来。故即使不为许多人所认同,也不应放弃。而且,9.28香港市民的奋起,显示反对中共从政经社三方面蚕食香港,不顾力量悬殊而坚持本土抗争,已是香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因此,笔者认为,占领者甚至毋须向受影响的市民致歉,因为你们已作出并仍在作出牺牲,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市民的权利和香港的根本利益。我们实在应该对掀起雨伞革命的学生和民众表示感谢。
    
    会不会导致港共政权进一步野蛮镇压?甚至会不会使中共政权不顾国际观感出动军队?笔者记得鲁迅说过:「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尤其是发展到今天的极权政府,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但香港市民所表现的,是有史以来最文明最善良最温和的抗争,对这样的市民下毒手,将使绝大部份香港人和所有正直的人类,永远鄙夷这个残暴政权。
    
    香港人的长期抗争会有结果吗?绝对不乐观。但人类学家、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发起人David Graeber教授在他的新书《为什么上街头》说:「人类的想像力顽固地拒绝死去。当强加在我们集体想像力的镣铐被越来越多人挣脱时,那一刻,即便是最深刻灌输在我们脑海中的那些关于什么在政治上是可能的、什么是不可能的预设,也会在一夜之间粉碎脱落。」
    
    来源: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110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怡:原来这么爱属于自己的地方
·李怡:大陆民意观香港
·李怡:抗争前景在于深沉的韧性战斗
·李怡:香港来到最重要的历史时刻
·李怡:抗争的时代也是觉醒的时代,有抗争就有未来 (图)
·李怡:民主意识从不需要发展到急需要
·李怡:年轻人的梦想总有一天会成真
·人大常委決定違反人大常委決定/李怡
·李怡:人大常委决定违反人大常委决定
·李怡:这次第,怎一个权字了得?
·李怡:一步分作六步的政改奇谭
·李怡:权力公有与权力私有的对决
·李怡:这是一场自由与反自由的斗争
·李怡: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历史启示
·李怡:人人争着变犀牛的香港社会
·清华大学的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丢弃殆尽/李怡
·法律是守护神而不是遮羞布/李怡
·中国孕妇潮是内地恶质社会对香港的又一践踏/李怡
·中共扭扭捏捏撑老朋友卡扎菲/李怡
·周永康案不在薄熙来案之下 /李怡
·劉曉波沒有敵人,中國沒有朋友/李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