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木然:文艺到底为谁服务?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8日 转载)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木然:文艺到底为谁服务?


    如果文艺工作者总是为权力写作,争当权力的奴仆,那么文艺每一天都是冬天。
    
    自从毛泽东发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来,文艺就走上了为政治服务的道路,文艺就成了政治的工具。对文艺政治功能的强调,就是使文艺失去了本性。失去了本性的文艺,也就不可能繁荣起来。在1949年之后,文艺的政治功能强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结果就是文艺之花凋与谢凋零再也没有出现过1949年之前的好作品。
    
    改革开放之后,文艺逐渐脱离了政治,文艺自身的特性得以显现。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为了文艺而文艺终归充满着自由的冒险。如果恰巧与市场契合,文艺就搭上市场的战车繁荣与发展起来。如果文艺与市场不相契合,文艺至少在短时期就难以繁荣。
    
    文艺的主体是艺术家,他们也需要生活,也要活出质量来,艺术家们大分化也是大势所趋。小部分文艺人仍然在艺术界苦守或坚守,一直秉持艺术自由的理念。另一部分人被市场同化,一切随着市场走,市场需要什么样的方艺,艺术家们就搞什么样的文艺,市场不需要什么样的文艺,艺术家们也不会由著自己的性子来。
    
    那些随着市场大潮走的人,就慢慢变成了市场的奴隶。文艺的粗俗化、欲望化、情色化、媚俗化、肉欲化就不可避免。人性与人格尊严,人性自由与平等就显得没有市场。比如,赵本山的小品就是粗俗化的一个典型代表,他的大部分小品都是蔑视人的尊严的小品。
    
    在这样的背景下,习近平2014年10月15日上午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强调,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染铜臭气。
    
    文艺不能成为市场的奴隶,怎么文艺会成为什么样的奴隶呢?回到毛泽东的时代,让文艺成为权力的奴隶,成为政治的奴隶,让文艺政治化是没有出路的。如果走文艺政治化的老路,还不如走向市场化,成为市场的奴隶。市场奴隶是比权力奴隶更进步的奴隶化阶段。市场化至少意味着平等竞争,只有在市场上竞争获胜的作品才能走向大众。市场化、粗俗化也是人们的一种自由,自由就比权力强制好。文艺作品的市场化还具有成为好作品的可能性与现实性。相比较而言,在权力化背景下,不可能出现好作品。
    
    从理想的状态来说,文艺应该成为自身的主人。刚刚上演的《黄金时代》告诉我们一个基本道理,萧红既没成为权力的奴隶,也没成为市场的奴隶,她成为自己的主人,所以,才成就了萧红的作品。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因为忠实于自己的内心感受,成为自己写作的主人,才成就了莫言。刚获得卡夫卡奖的阎连科,因为忠实于自己苦难的感受,忠实于自己的「煎熬」,才成就了阎连科。阎连科的「盲人」情结使他在让自己看不到光明的同时,却握着手电筒照亮了别人行进的路。
    
    一个作家只有为自己写作,为自己的良知写作,不屈从于外在的压力,不甘心于外在的强制,为自己的自由不断地抗争,才成就伟大的作家,才让时代感受作家自由的呼吸。
    
    文艺作品种类繁多,远远不仅是文学作品。如果每一个文艺工作者都能成为自己的主人,为自己的良知与自由写作,那么文学每天都是春天,并不能领导人讲了一个话就是春天。如果文艺工作者总是为权力写作,争当权力的奴仆,那么文艺每一天都是冬天。领导人的讲话就会使冬天进入严冬,无论什么好的文艺作品都会在严冬中活活冻死。赵本山连夜和他的弟子学习总书记的讲话,这种争当权力的宠儿奴隶的作法很显然让文艺的冬天提前来到。
    
    文艺作品在忠实于自己的良知与自由时,自由也就有了文学市场,文学市场也就自然繁荣起来。诚如哈耶克所言,每一个人在追求个人自由的时候,自然也就形成了自生自发的秩序。自由对社会的助益性往往并不是有意为之。文学市场的繁荣,在于文学自由的创造力,文学自由的创造力有助于整个社会心灵的提升,那些低品味、无格调的东西终归会被文学市场的自由所淘汰。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09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木然:反腐败的治本步伐必须加快 (图)
·木然:在微博上污化美国为何意? (图)
·木然:剪不断理还乱的党委与校长的关系 (图)
·木然:既得利益是不搞民主的根本原因 (图)
·木然:中国已经进入敏感词社会 (图)
·木然:可怕的圈子文化 (图)
·木然:教育部红七条框住了谁? (图)
·木然:香港能否承受大陆的政治焦虑 (图)
·木然:为爱放逐──评析《黄金时代》 (图)
·木然:金正恩病了,中国网民为何高兴? (图)
·木然:被不断扭曲的共产主义 (图)
·木然:阶级斗争理论重新燃起 (图)
·木然:举报的群众是什么群众? (图)
·木然:中国为何因苏格兰公投而狂欢? (图)
·木然:微博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 (图)
·木然:教师的节操碎了一地 (图)
·木然:媒体的腐败谁来管? (图)
·木然:学术不是政治的嫁衣裳 (图)
·木然:国企高管的薪酬只能由市场决定 (图)
·好心救火,却连累全家五口入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