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占中危机”: 流血还是僵局? /晨曦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自9月28日香港“占中危机”开始已有月余,期间政府代表同学联代表也在21日进行了两个小时的公开对话。我在上一篇文章中也谈到,对话可能是解决问题的开始,也可能是双方为下一轮新的对抗作的准备。现实的发展不幸指向了最坏的可能性:角力重新由会议室转到街头,而且目前看再次对话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双方立场的差距甚远。
    

    在21日对话开始前,外界都以为双方对话是有一定的共同基础的,即《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决定。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看到在第一次对话的磋商中双方就是因为在人大常委会决定和“公民提名”的问题上有严重分歧而被叫停。而在后来的磋商中,学生代表没再坚持这样的先决条件而成就了21日的公开对话。可是在对话过程中,学生代表不但坚决要求特区政府向人大常委会提交补充报告反映香港民意,撤销先前的“8.13决定”,还要求修改《基本法》,为“公民提名”铺路。而政府代表林郑月娥则表明四点立场作为回应:1可在人大常委会决定的基础上就提名程序、选举方法等问题进行协商; 2 2017年普选办法并非最后的解决办法,可根据民意作进一步完善;3 可成立多方协商平台,讨论2017年以后的政制发展;4 港府同意向中央港澳办提交一份反映人大常委会8.13决定出炉后香港各界的意见的报告。
    
    显然这是一场聋子和哑巴的对话。香港和国际舆论都纷纷指出,双方立场南辕北辙,毫无交集点。《人民日报》批评学生代表“出尔反尔”,学生代表则指政府毫无让步并决定继续“占中”。回过头来看,双方实际上都把第一次对话当作了争取民意支持和掌握占中角力主动权的一场“公关秀”,谁都没有指望通过这次对话能解决任何问题。因此都“高举高打”,把自己的“要价”抬到最高,同时探听对方的“底线”。然而,不管如何做秀,“占中危机”损害到香港的正常地经济社会生活,给民生和社会带来越来越大的负面影响,这是包括学生在内的社会各界都承认的。现在的关键还是看双方还有没有各退一步寻求妥协的空间机会。如果还有,协商解决的希望就还在。否则,占中僵局将旷日持久,并有可能以流血结束。
    
    首先,关于人大常委会“8.13”决定的问题。学生代表仍然坚持港府提交补充报告,让人大常委会撤销这个决定。应该说,这个要求确实不太现实。客观地说,“8.13决定”是有瑕疵甚至有缺点,其中有的说法不符合程序正义的原则,也没有体谅到香港很多人的不同意见。这是个事实,也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港府也同意要向中央反映“8.13”决定后香港社会的不同意见,也同意特首具体选举办法有很大的讨论空间,也同意2017年的选举办法并不是终局等等。这实际上承认了决定本身的问题,希望采取措施弥补其缺陷。但要求立即撤销这个决定就是另外的一个问题了,在中央和特区政府看来,这不是个“面子”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中央对特区政制发展握有“最终决定权”的原则问题。根据《基本法》确定的“一国两制”的精神,中央实际上享有对香港特首任命、立法和司法终审权等三个方面的重大问题以某种方式享有“最终决定权”,这都是国家主权的象征,和管治权没有关系。如果连这个最终决定权都可以被街头抗议推翻,那一国两制也就成了摆设。当然中央也不会轻易行使这个“最终决定权”。即使有的时候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在行使这个“最终决定权”的时候出现错误,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在执行这个“最终决定权”的过程中或以后用某种方法予以调整,而不能用立即推翻的办法来纠正。香港毕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区,而不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
    
    其次,关于“公民提名”问题。中央和特区政府多次重申“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精神,故不能采纳。这次学生说《基本法 》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应根据具体情况可以修改。这话本身没错。《基本法》诞生于17年前,而今天无论是香港和内地的关系框架,还是香港内部的社会经济情况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基本法》的某些条文确显陈旧,有必要进行一定的修正和补充。但修改和补充《基本法》是一项重大法律行动,需经复杂和完整的法律程序,肯定也是耗时耗力的,不能因为特首选举的一两个具体问题来了就马上启动修改《基本法》程序。如果各方都认为修改《基本法》确有必要,可在2017年普选以后,在各界充分协商的基础上,由中央启动修改程序。应该看到,即使没有“公民提名”,如果把1200人的提名委的组成和选举程序改革好了,它也能够反映香港多数的民意,特首选举一样是真普选。待2017年普选后进一步完善选举办法时再讨论“公民提名”问题也不迟。
    
    第三, 关于向中央提交8.13 决定后香港社情民意补充报告的问题。学生提出让港府提交具有制宪效力的法律补充文件,而港府则坚持只能提交反映新民情补充报告。在这个问题上形式不重要,叫补充文件也好,叫补充报告也好,都可以商量,重要的是这份东西有没有修改人大决定的制宪能力?学生坚持要有,特区政府的意思当然是否定的了。这和我们刚才谈的第一个问题密切相关。如果无法接受立即撤销8.13 决定的诉求,学生一味坚持补充文件要有修改决定的制宪能力是没有意义的。当然如果学生的出发点是必须要港府显示出在中央那里为港人争权利的话,港府应该可以同意向中央陈情,但不能保证中央能采取做出修改的决定,毕竟那是中央的权限,不是港府说了算的。这点学生应该体谅。
    
    第四,关于多方平台讨论政改发展问题。学生代表认为这个多方平台应该也讨论2017年前的选举方案问题,而不能仅仅是讨论2017年以后的问题.这个要求应该是合理的,政府应该让步。香港民众对2017年特首选举有不同意见,而人大常委会8.13决定又没有充分吸纳这些不同的意见,故引起像占中这样大规模的抗争活动,这个平台就应该首先聚焦这些不同意见,把这个平台和下一阶段政改咨询结合起来,讨论出一个符合多数香港民众意愿的更加民主的特首选举办法和2017年普选后政制发展的完善时间表。
    
    第五,关于1200人的提名委员会问题。这才是需要认真讨论研究的问题,政府给予的的空间也最大。但在第一次对话中反而是学生代表谈及的不多,只是强调要废除界别功能的要求。人大常委会8.13决议的主要缺点也出在提名委员会组成和选举程序的规定上。在当前的情况下,虽然说中央和港府在这个问题上也有自己的底线,但应该会同意进行开放和充分的讨论和协商,包括界别功能、候选人门槛和候选人数量等问题,以便调整提名委员会组成和选举程序上的缺陷和不当,充分体现民主精神,确定符合多数港人意志的特首侯选人。
    
    综上所述,目前的僵局主要是学生代表坚持要撤销8.13 人大常委会决议和“公民提名”这两项要求,而中央和港府无法在这两项条件上让步而形成的.如果要打破目前的僵局,学生和反对派必须要在这两个条件上退一步,而中央和港府则可以在其它几项条件上退一步。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选择一定的妥协,是对中国和香港大局的最大承担和负责,妥协一下,香港的民主政制照样也会到来,只不过是要分阶段走而已。
    
    如果都不妥协,那双方的角力只好又回到了街头。在金钟,旺角和铜锣湾三个占领区域里,应该说大体上维持了现状,港府和学生及示威者都没有使事态进一步扩大,既没有出现扩大占领区的活动,也没有再出现清场的行动。这应该是在当前的条件下双方最理性的选择。当然小规模的冲突时有发生,也有打伤记者的事件,但总体上说局势没有失控。不过,占中的拖延毕竟为香港社会所不能接受,中央和港府也在尝试着除了用武力清场以外的其它选择来尽快结束“占中”局面,比如让香港富商出面谴责违法占中者。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也出面劝谕占中者,可谓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最重要的是香港高等法院应一些巴士司机团体和占中区附近的业主诉讼请求,做出了开通某些道路的临时禁制令,这些法令也被学生们拒绝了。香港的很多人都批评学生不执行法庭禁制令是破坏香港法制的基础,有“藐视法庭罪”。应该说在正常情况下,不执行法庭判决,是有罪的,但如果是一种非正常的社会状态,有些法律的失范和失效的现象则难以避免。有时,有的违法行为可能是为了实现更大的社会公正和司法正义而不得不付出的代价,不能被正常的社会状态下人们行为所援引。因此不能笼统地说在非正常社会运动状态下某些法律失范就是破坏了法制基础。当然这不是说占中行为合法,占中行为确实非法,有占中发起人也表示,一旦占中结束就会到警方那里去自首,承担起应负的法律责任。
    
    另一个比较重要的事态发展是反占中团体再次发起了签名运动,要求占中者撤出占领区。据说到10月28日一共从网上和现场募集了约80万的签名。港府的一些重要官员也公开表态力挺反占中签名。历史上像占中这样大规模群众运动,诉诸民意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有效办法,这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你说你代表了多数人的意志,对方也说他也代表了多数人的意志,谁能说服得了谁呢?从现有的多种信息来看,占中者所反映的民主诉求代表了多数香港人的意愿,而对用占中来表达民主诉求这种行为方式,则反对者数量超过支持者的数量。在这种情况下,签名活动是很难影响占中者的行为的,最多有一点宣传的效应。当然也可以视为双方围绕占中的一种斗法的招数。
    
    在僵局持续的情况下,占中还能不能用武力清场? 在香港武力清场有两种方式:一是靠港府的警察力量,二是靠内地的武警或解放军实行戒严。由于占中运动的性质和规模,靠香港本身的警察力量是可能的,但可能要引起流血,这会使什么后果,应该审慎考量,否则可能会激起更多的港人上街,再度使局势不可收拾。前一段试图用武力清场的教训应该记取。如果香港警察无法做到清场,解放军和武警可不可以做? 解放军和武警肯定是有这个能力的,这一点不用怀疑。但问题是这个选项在香港可不可以用?答案是否定的。香港不是北京,虽然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但两个城市的历史,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传统都是截然不同的。就是在北京,用这种办法也是下下策。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在香港,除非发生大规模社会和港独暴乱,是不会轻易用解放军来解决诸如占中这样的由政治分歧导致的街头抗争运动的。这是所有具有正常的思维的人的自然选择。
    
    那占中的僵局怎么打破?不妥协,也不流血,在目前的情况下,就可能意味着长期的僵局。占中的僵局有可能持续到11月中旬北京Apec会议结束,也有可能持续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有很多官员和舆论批评说由于有外部势力的插手,所以占中者才这样顽固和不妥协,目的就是要给中国制造混乱。外部势力用各种办法插手占中,应该是事实,但这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在西方政治体制下,各国理念相同的政治力量互相支持和帮助是常见的现象,纵使又外国情报势力搅局,也没什么可怕的。关键的问题是自己确实有问题,要先聚精会神地解决好自身的问题。自己身体健康了,外部病菌再厉害也掀不起什么大浪。
    
    有迹象显示,北京已作好了僵局长期持续的准备。我们是不是可以想象一下,以后三个占领区甚至能成为世界各国的观光客到香港旅游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呢?答案是也未尝不可。这道风景线表现了东方式政治较量的特殊范式,也是港式“一国两制”的活的样本。如果不幸是这样,那它对香港社会经济影响到底有多大? 首先,这样的局面对内地的经济和政治局势的影响可以小到忽略不计的程度。第二,对香港的经济社会影响也不是大到不能承受。前些时候,有个估计说占中要使香港损失3500亿港币。当然这是危言耸听。但以亿计大体是靠谱的。占中长期持续受损失较大的还是占领区附近的中小商户,金融商业网点,旅游和交通行业等。港府应该制定计划对这部分受损失较大的行业予以帮助。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认为,占中持续对香港经济金融影响有限,但对法治和政府运作可能造成很大的破坏,也造成政局不稳。这样的估计还是实事求是的。所以,各方还是要努力用政治手段来尽早打破僵局。
    
    打破占中僵局说到底还是要靠中央的政治决断,更要靠港府自身的努力。说到港府就不能不说到特首梁振英。最近有建制派人士公开要求梁下台以解决占中僵局。这个要求是不合理的。虽然当初学生要求中有梁振英下台这一条,但占中的僵局显然不是梁振英造成的,因此即便他下台也解决不了占中危机。香港经济社会所面临的种种问题,梁也不是主因,尽管我们可以说他解决不力。纵观梁振英在整个占中期间的表现,客观地说其处理手法好坏参半,既不能一概肯定,也不能一概否定。先说他在处理占中问题上犯的错误:1 第一天占中爆发时他下令施放了87颗催泪瓦斯,这是错误的。结果适得其反。如果那天不在慌乱中放催泪瓦斯,后来的事态也许就不那么失控了。 2 他搞了一下一边对话一边清场的策略。这也是个错误。最后的结果是不但未能达到清场的目的,反而造成了局部十分混乱的局面,授人以柄。3 他公开对外表示不能搞“公民提名”的原因是那会导致香港民粹政治主导的局面,“你要竭尽所能地打理好香港所有的行业。如果完全是一个数字游戏、一个数字性的代表,那么你显然就会和那些月工资少于1800美元的人对话,那么你就处于那种政治和那种政策之中”。梁振英的这个说法激起香港社会基层民众和行业界的广泛批评,学生代表也在对话中点名批判了他的说法。应该说,作为一个政府领导人,梁的这个说法在政治上是不成熟和不明智的。大选不是在内地搞政协代表的那套平衡的办法,各行业撒胡椒面,且都是头面人物当代表,似乎这样就有了广泛的代表性。这是香港的普选,按通常的标准,合资格的选民都有一票,人人平等,不会因为其出身、性别、宗教和贫富而不同,这是民主的基本精神。梁应该深刻反省。当然后来他也为此道了歉。说完梁的错误,也要说说他表现好的地方,比如知错就改;始终以理性对待学生和反对派,耐心和理性顽强地处理着占中带来的各种矛盾。另外他身处第一线,必须能在中央和学生之间上下兼顾,很好地斡旋平衡处理,他做到了,而且做得不错。这确实不容易,有时会两边不讨好,中央有人会说他太软弱,学生有时会说他是傀儡。客观地说,对占中这类非常态事件中,很多事情并非他能主导,理应得到更多的谅解。所以,现在任何让梁下台的诉求都是不可能的。
    
    其实在看似最没有希望的时候,恰恰就可能出现了希望的拐点。长期僵持下去,大家都是输家。不如想办法妥协一下,相信双方都在底下紧张地研究出路,体面地退出这场越拖越糟的僵局。很可能我们就要看到希望的曙光了。
    
    作者: 晨曦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104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美香:从占中看沟通失效 (图)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一平:香港“占中”运动的策略考量
·金漆:从「建制工会」骑劫看占中后的社会工作
·井悠:『占中』凝聚同舟之情
·千代雨山:占中与品牌发展机会
·陈立诺:和平占中陷两难局面
·“占中”是“沙田惨案”的轮回吗?/玮玮
·博讯大陆读者:致香港占中者的—封信
·不要用民主社会的情形来讨论占中/王有才
·伊利夏提:香港“占中”与维吾尔人
·徐少华:呼应香港大学生的占中运动
·吴祚来:占中是89民运的继续,“广场”迁移到了香港 (图)
·政治妥协是占中善终的必由之路/丁咚
·曾建元 彭卫民:抗争抑或妥协:以法治思维看香港占中运动
·李元霸:后占中的撕裂
·梁启智:你真的知道香港人为什么占中吗?
·文毅:一大陆90后看“占中”之感慨 (图)
·“占中”是港人反抗民族压迫的必然!
·网上转发占中消息 苏昌兰证实被刑拘 (图)
·马云谨慎表示同情香港学生占中行动 (图)
·支持香港占中运动大陆人士续受打压
·张德江想让占中闹大 习近平拒绝上当 (图)
·新华社早上批香港富豪反占中不力 晚上发稿认错 (图)
·深圳指挥反占中 王光亚缺席四中 (图)
·中共给支持“占中”的香港艺人贴上“无良艺人”标签 (图)
·中国警告支持香港占中外籍人士“言行审慎”
·台湾央广:香港占中运动各方如何应对?
·习近平打伞照片获中国新闻奖一等奖,支持占中? (图)
·中国黑客袭iCloud 监视占中运动讯息
·驻豫武警128师已经屯兵深圳,随时开赴香港处理占中
·支持藏人权利组织:香港占中与西藏问题有关联 (图)
·中央不急于平息占中 也不会让步 (图)
·因香港占中被抓的陈堃和女友凌丽莎被关在海淀区看守所 (图)
·声援占中 再有5维权人士被拘捕
·黑龙江籍的天津受害访民王金玲因声援占中被刑拘
·海峡论谈:决不退让--从香港占中运动看习近平路线
·传四中全会及APEC会议期间北京也不急于解决占中 (图)
·黑龙江籍的天津受害访民王金玲因声援香港占中被刑拘
·【中国控诉】坚持下去——香港占中图片展侧记 (图)
·请联署:穿越風雨 望見自由——抗议中国当局大肆抓捕声援香港“占中运动”民众
·声援占中沈良庆被刑事立案 尹春遭传唤抄家 (图)
·熊焱支持香港市民全民抗票和占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