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占领前景,吴志森与陈祖为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31日 转载)
    组破折:一个英国牛津大学的政治学讲师
    
     港大陈祖为教授最近接受访问,忧虑占领运动前景,认为学生应考虑撤离。就此,吴志森在苹果日报发表了《陈祖为教授的苦心》,何秀兰也在Facebook 贴出吴文,并说:「雨伞运动已是有机发展。市民不会呼之来,挥之去,虽然大家都问:下一步该怎样走,但答案只能由占领者集体决定,这正考验我们如何以民主程序精神寻求共识,化解分岐。若占领者能够透过商讨得到共识,期间互相尊重,之后愿意遵从,即显示我们的民主素质又向前跨一大步。」(注一)

    
    但吴志森和何秀兰的观点,有些令我疑惑的地方。这些可议之处,关乎运动的理念与前路,非纯学术之谈:
    
    (1) 不少人指,占领运动要有民主机制去进行。毫无疑问的是,公民抗命或其他抗争运动,参与者彼此(尤其是发起人或领袖)应充分考虑和聆听抗争者的意见(这是民主精神的一个面向)。但这不等于说,运动须靠民主机制去进行或依赖多数人意愿才有道德基础。略作说明:如公民抗命的道德基础必须依靠多数人意愿,则公民抗命往往从开始便理亏——例如占中,根本不靠多数人同意方可发起,正如甘地抗命,不可能先聆听英印两地人民的多数意愿方能发起。占中和其他运动,所仰赖的是道德理由——即是:有没有充分的道德理由去发动,或者延续?若在某阶段没充分道德理由,则不应发起,或不应延续。若如此,就算我们必须虑运动支持者的意愿,多数人的意愿也没有凌驾其他考虑的重要性(no overriding importance)。
    
    (2) 占领运动是否必须要由民主机制去决定路向?如果是,理据是什么?很少人说明。民主是好的——其意思当然指民主对于一个国家或具规模的政治社群往往是极重要的,那对抗争运动呢?这点不妨想清楚。假如运动的方向违反了你个人的意愿,而你明明有极好的理由去坚持自己的看法,你是否真的要遵循多数人的决定? (注二)
    
    (3) 如果雨伞运动的民主程序极之重要,非内部公投不可,显然地,雨伞运动支持者不只包括「正在占领者」——反对留守者(例如陈日君)的意愿亦须考虑、亦可投票。何秀兰似乎完全忽略了这一点。再说,陈教授并未反对由学生或其他运动发起人先提出撤离的意愿和理由,然后再交由某种较民主的程序去做最终决定。
    
    (4) 常见观点及疑问:即使民主程序对于运动有最终和最重要的决定权,参与者亦应清晰探讨及阐述坚守/不坚守的理由以及运动的发展方向。笔者看过不少坚持留守的理由,包括中大学生会的声明,其道德勇气绝对可嘉,但其分析可更深入。在此,我提出几个常见的观点和我的疑问供大家参考,望抛砖引玉。例如:
    
    1) 坚守便有希望! (疑问:为什么?若不只是口号,便须说明。)
    
    2) 不坚守必然无法逼使中央让步! (疑问:坚守就能令中央让步?为什么?能否详细论述?即使不能说明所以然,能否告诉我们何以如此观望?又为什么这观望胜过其他忧虑,例如流失温和运动支持者的支持,又例如社会更严重的两极对立,会令两极此消彼长,减弱民主化?)
    
    3) 什么都没拿到不可能撤走! (疑问:不是说我们运动已经改变了整代人吗?何以说我们什么都没得到?具体政治成果没得到,能否考虑撤离转化运动?转化运动方式不是令我们的抗命方式选择更多元化吗?)
    
    4) 六四和今天不同所以六四过来人别多说了! (疑问:两者不同并不等于没有前车可鋻,从经验学习亦不等于屈服于历史阴影。)
    
    5) 罪魁祸首是梁振英和中央所以请勿批评坚守者! (罪魁祸首当然不是学生和占领者,但批评和劝告可出于顾虑,令大家考虑得更周全。)(注三)
    
    6) 撤退是懦弱! (为什么?这次退了,难道不能在将来发起多种不合作运动?长毛在很早期提议戴耀廷尽早结束运动,难道是懦弱?陈日君年老,但早有坐牢准备,难道是懦弱?)
    
    在笔者个人而言,多希望我们坚守仍有莫大意义。坚守者择善固执,令人动容。我们新开辟的公共空间,划破了政府与财团多年来无理、丑陋、庸俗、霸道、自以为是的各种规限(而他们却称之为社会规划和尊重产权),在香港绝对是一度奇景,空前美妙。
    
    望抛砖引玉。
    
    --
    
    注一:吴志森在该文提到,他「不会怀疑陈祖为教授的动机,他批评学生是出于一片苦心」,但质疑:「陈教授,你会期望学联拿着这两个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的建议,就可劝服占领者退场吗?」吴志森和何秀兰能平实分析,不随意咒骂同路人,笔者认为十分值得欣赏。陈祖为教授的语气(在记者的表述下)可能是重了些。笔者认识他十年多,觉得他的政治立场素来较稳健,我和他的立场有时并不完全相同(他当然知道)。然而,他素来深思熟虑,我亦清楚其为人—— 说其贱格、抽水、无良知,他只会稍为摇头苦笑;说他抽水搵着数,那我会说:「以他一早就有的社会地位和非一般的论辩能力,他要搵着数的话,这二十年来早就搵饱了,他生活却常常很经济。」
    
    注二:匆匆,I will now recap in English (I mean I want to add a few points here): I realise that it may not good for me or anyone to talk too much about this point, because it is paradoxical and maybe undesirable to say publicly that full tr​​ansparency is not as important for decision making as most of us usually think. Here, let me note the fact may be that transparency is of great importance, but it might be unrealistic and morally undesirable to have full tr​​ansparency, even though democracy seems to suggest that full tr​​ansparency is necessary.)
    
    注三:JS Mill has famously argued we should thank those people who disagree with us, as they improve our ideas in the Socratic way. See Mill's On Liberty. 这种精神和智慧,已没有多少人愿意去理会了,十分可悲。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206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可:点解要追杀占中三子?
·徐琳:内地反占中者多出于仇富心态
·占中坚持会引发建制派更大分裂/郭宝胜
·吕洪来:香港占中运动前瞻
·给香港占中学生们的公开信/郭丽珠
·雷火丰:香港“占中”与北京宋庄艺术家的义举
·“占中危机”: 流血还是僵局? /晨曦
·廖美香:从占中看沟通失效 (图)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一平:香港“占中”运动的策略考量
·金漆:从「建制工会」骑劫看占中后的社会工作
·井悠:『占中』凝聚同舟之情
·千代雨山:占中与品牌发展机会
·陈立诺:和平占中陷两难局面
·“占中”是“沙田惨案”的轮回吗?/玮玮
·博讯大陆读者:致香港占中者的—封信
·不要用民主社会的情形来讨论占中/王有才
·伊利夏提:香港“占中”与维吾尔人
·徐少华:呼应香港大学生的占中运动
·中联部罕见邀境外记者吹风 指责外国势力偏袒纵容占中
·维权人士周莉因占中被拘留 西城看守所关押七名"占中人士"
·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因为发布声援香港占中帖子被刑拘 (图)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占中头目是乱港小丑和罪人” (图)
·马云谈香港占中:年轻人看不到希望
·马云谨慎表示 同情香港学生占中
·网上转发占中消息 苏昌兰证实被刑拘 (图)
·马云谨慎表示同情香港学生占中行动 (图)
·支持香港占中运动大陆人士续受打压
·张德江想让占中闹大 习近平拒绝上当 (图)
·新华社早上批香港富豪反占中不力 晚上发稿认错 (图)
·深圳指挥反占中 王光亚缺席四中 (图)
·中共给支持“占中”的香港艺人贴上“无良艺人”标签 (图)
·中国警告支持香港占中外籍人士“言行审慎”
·台湾央广:香港占中运动各方如何应对?
·习近平打伞照片获中国新闻奖一等奖,支持占中? (图)
·中国黑客袭iCloud 监视占中运动讯息
·驻豫武警128师已经屯兵深圳,随时开赴香港处理占中
·支持藏人权利组织:香港占中与西藏问题有关联 (图)
·黑龙江籍的天津受害访民王金玲因声援香港占中被刑拘
·【中国控诉】坚持下去——香港占中图片展侧记 (图)
·请联署:穿越風雨 望見自由——抗议中国当局大肆抓捕声援香港“占中运动”民众
·声援占中沈良庆被刑事立案 尹春遭传唤抄家 (图)
·熊焱支持香港市民全民抗票和占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