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练乙铮:占中不收科·守土出艺术·党爷斗田少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31日 转载)
    弹压失败,梁特又出「新」招,指运动受外国势力操控,但指来指去,却只是指出一个NED,这个机构给香港的资助,人家早在网页上交代得一清二楚。看来,特府要找罩门钉死社运,还得加倍努力;不然,不仅运动可以持续,占中新世代的守土意识,更会开出灿烂花朵,「狮山挂幡」行为艺术,就是一个好例子。
     
     一、占中具备可持续的外在条件

     
    占中月余,笔者估计整个运动基本上进入一个动态稳定平衡,与大环境里的其他因素和各方力量不断互动,成为一个有其自身生命力的复杂大系统,能反应、可伸缩、有回馈、懂纠正,而且不断从外部的正因素得到正能量(鼓舞人心的「狮山直幡」、国际音乐大师献上的《芬兰颂》等,都提供正能量),足以抵消各种外来打击、自然损耗和善意劝退,让占领能够以相当的规模持续。这是一个正面的看法,不同于坊间所说的「胶着状态」、「不知如何收科」等。
     
    负因素当然不少,例如即将来临的秋末初冬;一孩家庭长大的温室花朵,能顶得住深宵里的冷硬柏油路面么?然而大系统也能够前瞻。上周笔者到诊所覆诊,大夫一见,满脸不悦:伤患未愈就去瞓街?然后又自言自语:「天气转凉,系时候买啲棉被送去畀啲细路。」
     
    肃杀的不只是秋风。大家还有更担心更戒惧的,那就是占领区周边出现的各种「帮港施暴」行为,以及数以千计随时可以发作、瞬间能够武装到牙齿的清场员警。如何看待这两方面的因素会怎样影响大系统?笔者现阶段的分析结果依然审慎乐观,原因有两个,其一是在特府高层的两条路线斗争中,代表「资本理性」的一方会压倒持极端党国意识形态的梁营;其二是,由于占中者与「帮港派」的「怒」有不同性质,「资本理性」最终会要求港警更多注意抑制后者的行为。下面作详细分析。
     
    一、占中是特区成立以来的政治运动巅峰。由于9月底「梁弹压」失败,之后民众强力反弹动员,估计已导致北京强行插手管控港警「光明顶行动」由上到下的指挥链。此举固然有损特区自治,中长期影响坏透,但短期效果却非完全不利。这个得从本地当权派内部存在着「两条路线斗争」的现象谈起。
     
    特府顶层两派正在上演一出宫廷斗争戏。表面上,一边是梁特和他的几个智囊,即众所周知的「极端派」;另一边则是以林郑为首加若干高官组成的「保守派」。在这个层次,这两派的斗争恍如大陆文革时期党内务虚派与务实派的斗争,即所谓的「五人帮」(毛加「四人帮」)对弈以周恩来为首的一众技术官僚。深一层看,以「应该多读书」的梁氏为首的一派,无疑确是一小撮以党国主义意识形态挂帅的务虚派(几个智囊最崇拜的思想家,无非就是「大V」司马南,以及前几天一拍脑袋石破天惊提出「党章就是宪法」的北大教授强世功之流)。然而,林郑一派就不那么简单,背后代表的是「资本理性」。
     
    具体而言,构成香港资本环节最重要的,首先是金融然后就是地产资本;这两种资本最不能经受环境大动荡。大家留意美国2007╱08年的「大衰退」,金融、地产及有关行业崩溃了,其他如高科技、能源、农牧、饮食等行业,所受影响却有限。香港的情况也一样,一旦社会出乱子,金融和地产市场受的冲击最大。这两个行业里的大小财团金主当然不喜欢占中,但是,如果只是阻阻街道占占广场,他们并不怕;这些资本真正害怕的,是像八九六四那样流血清场必然引致的信心崩溃、资金外流以及在香港特别容易发生的精英外移潮。
     
    此前已经提过,香港的金融市场,资本过半已是红色,除了在交易所里运作的红筹国企等,还有大量温李江贾谷等姓的太子党驸马党开设的私募基金,所管理的钱,大多也是小圈子自己人北水南调的灰色钱。大量北方富户更以私人身份投资香港高端房地产。故香港金融地产一旦崩溃,本地中小户遭劫事小,大陆企业和权贵家族的损失才事大。
     
    所以,董伯传话:「不出动解放军」。
     
    但那当然不是因为中共党政军领导厚爱占中人,而是资本包括红色资本理性使然。当年八九六四解放军大屠杀,就是因为少了资本理性的约束。林郑、财爷不一定对占中人无恻忍之心,但如果没有资本理性,有心也无力,在防暴队与解放军之间,给套上「受外国势力操控」罪名的占中运动,遍地开花早变了遍地脑浆鲜血。
     
    大家记得,梁特上台之前的「唐梁决」,笔者指是背后的板块利益之争。然而今天我们谈的资本理性,却是跨板块的,不仅没有「唐营」、「梁营」之别,连是不是红色资本也不是问题;是资本,就想安安稳稳地赚钱。如此连成一气,所以才能够挡得住宫廷里的极端意识形态务虚派的镇压欲。
     
    二、为免占领区周边零星事故酿成大祸,笔者估计警方在对付占中运动的同时,将逐步加强阻吓和禁制「帮港挑衅」者的暴行,并逐渐转化到以后者为主。这也是资本理性的一个要求。何也?
     
    毫无疑问,占中者和「帮港派」都感性、都愤怒,但大家如果到过占领区及其周边,或者只是经常留意占中新闻,就能够轻易分辨出,那是感觉很不一样的两种怒火中烧。占中者的怒,清楚指向现存体制,包括党、人大常委、特区政府、提委会、四大界别、一些决议条文等等;当然,怒火也指向梁振英,但那是民众把诸恶体制拟人化,集中到一个人形物体上面的结果;「狼鹰」、「689」等名称,都不过是政治符号。这种怒,怒而不恶,写一些标语,划一些牌像,就基本上宣泄,抗争意念保持针对体制。
     
    「帮港派」的怒,则不是针对什么体制,因为他们所反对的、占中者要建立的体制尚未存在,还不过是抽象的;大家甚至可以估计,如果北京忽然开恩,同意削除提委会的实​​质权力,这些人也会很容易转过来接受泛民的各种提名方案。因此,「帮港派」的怒,源于他们憎恨占中者「不听党的话」,亦即痛恨占中者的叛逆态度和不忠行为。 「不听话」在传统国人心目中引起的即时意念就是「该打」。这种怒,写写标语不能平息,而是要惩戒对方,要拳头到肉,像老头子要打死他认为忤逆的崽子才解恨一样。这种怒,正中当权极端派下怀,与9月底「梁弹压」同胚。
     
    无论什么人,只要不是给意识形态迷惑了,都会感觉到明白到这两种「怒」的分别,这包括以林郑为首的当权保守派后面的资本理性在内。此派开始懂得,占中持续,本身问题不大,经济影响轻微;倒是「帮港派」的那种怒更麻烦,轻则替占领现场带来混乱、伤及人身,导致市民对政府更反感,重则会令政府最终无法控制局面。那么,下一步的「光明顶」工作重点在哪里,不是很清楚么?
     
    运动有此两个有利因素,进入中期动态平衡,可以给参与者休养生息,给运动领导者多点时间联系群众、思考策略,是好的发展。
     
    二、守土意识开出社运艺术
     
    狮山挂幡,不是插支banner咁简单,而是十四位属于占中新世代的年轻人如歌似泣创作出的一件行为艺术。不是画在画布上,不是写在宣纸上,而是斧凿在香港最雄伟的地标狮子山的峰面峭壁上。这件艺术品的庞大感染力,大家不仅看到,还亲身感受到。如此震撼,因为此品把新世代人心中如天高的政治民主理想,植入了香港这一小片卑微的、正在不断遭受黑恶势力蹂躏的土地上面。细想,那是天、地、人的一次微妙的自然组合,瞬间消失然而我们都还看得见听得到。大音无声、大象无形。
     
    自从占中,香港的社运有了活的艺术维度。之前,这方面十分匮乏。那是有好几个原因的。前三十年,香港社运有两大元素:民主、六四。民主这一件,是「香港核心价值」里最抽象的一件。自由、法治、廉政,都是港人日常生活里的实物,惟独民主仍然是在争取过程里,可望不可即。六四虽曰家国事,对港人来说始终隔一层,痛不及切肤。所以,这两个社运元素都未曾在社运里孕育出艺术。每年的七一大游行,完全欠缺艺术表达能力;每次六四维园汇,能唱的歌曲,说得不客气一点,不过是一首大陆一出三流社会主义爱国战争片的插曲(《血染的风采》)。
     
    本土主义和守土意识的兴起,改变了这个状况。因为,本土是实物的不是抽象的;要守护的价值都是紧紧依附在实际存在的事物里头而可触摸可经验的,这无论是体制里的自由、法治与廉政,还是大路小巷里的茶餐厅、港式粤语和一切街坊小众集体记忆。是实物就能凝固感性,因为人的感性归根到底是及物的、拜物的。运动既饱含实物与感性,艺术创作的冲动,便是一步之遥。于是,本地艺人参加到运动里去了,实物和虚拟空间出现大量包含本土元素的画作、乐曲、小说、诗词、视频等的一、二次创作,本来干瘪无味的社运,变得充满生活气息;每件事都有相应的艺术表达手法,每个参与者都是或多或少的社运艺术消费者和创造者。三十年之后的今天,社运终于接地生根,不是那么容易铲除。
     
    艺术对运动很重要,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艺术品包含的传递的讯息量大得惊人。就以狮山挂幡为例:狮山的传统历史涵义,港人耳熟能详,但在世代交替之际,上一代的图腾和神话,不说是过时,却已然不足,需要补白、刷新,加进这一代更为珍视、更愿为之奉献争取的精神价值。用文字表达这一切,可以写一本书,但行为艺术人只用了一个标识(伞)五个字(我要真普选)一个地标(狮子山),就把人脑里的所有​​相关资料串合,呼出完整讯息。书读了可以忘记,一幅图像,你看了却会带着一辈子,每日每夜提醒你,与你的心灵一道呼喊。
     
    三、党爷要面子 田少付代价
     
    田北俊给全国政协扫地出门,终止了他的「涉北」政治生命。在香港的那部分,为了把事件对自由党的影响减至最低,辞掉党魁之职,作相当大的公开切割,也是意料中事;至于他在立法会的新界东直选议席,则无必要放弃,除非他心灰意冷,从此退出江湖,但那似乎不是他的性格。事实上,经过今次事件,2016年他若再参选,得票率肯定更高,原因之一是,大家知道他没有了政协身份,评论一些北人会很敏感的香港政事,能够更坦白由衷(政协与立委的角色有冲突,田在昨天的记者会上已经点出了。这个问题港人应该深思)。
     
    但到底田犯了什么错?田犯天条,不在于反对梁振英,而是在中共三番四次说了「坚定支持梁振英依法施政」之后,公开唱反调,不给中共面子。面子对中共来说,太重要了。
     
    大家想想,倘若中共按《基本法》办事,把第15、​​45条里的「任命行政长官」的权力认真看待,面对香港人选出的准特首光明正大,喜欢的任命,不喜欢的擦下来,那就根本不必挖空心思搞那么多的小动作推销假民主,激怒全港泛民,难为所有当权派,最终把香港推到今天那种全民亲共反共大决斗的局面。之所以如此,毋乃因为此党无法忍受要面对港人把一个众人皆知自己不喜欢的特首人选摆到自己的面前;那种情况,有人称之为「宪政危机」,那是天大的笑话。每一步都按《基本法》行事,有什么宪政危机的呢?有危机的话,是党的「面子危机」而已。
     
    仅仅是因为要照顾这党的面子,香港社会便得付出沉重代价。如此照顾,「爱国爱党」而已,绝不是什么爱港。
     
    对一个没有其他认受性的专制政权而言,面子的确重要,因为那是政权能否压服所有有效反对势力的标志。能够压服(像昨天田少还要低调补镬),就有面子,因为被压服的一方不能不给;反之,假如没有了面子,就表示压而不服,那就可能面临倒台危机。我们常说,「面子是人家给的」,但专制政权的面子并非如此,而是把别人压服了蛮要回来的。
     
    面子的时义,大矣哉!
    
    —— 原载: 香港《信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209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可:点解要追杀占中三子?
·徐琳:内地反占中者多出于仇富心态
·占中坚持会引发建制派更大分裂/郭宝胜
·吕洪来:香港占中运动前瞻
·给香港占中学生们的公开信/郭丽珠
·雷火丰:香港“占中”与北京宋庄艺术家的义举
·“占中危机”: 流血还是僵局? /晨曦
·廖美香:从占中看沟通失效 (图)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一平:香港“占中”运动的策略考量
·金漆:从「建制工会」骑劫看占中后的社会工作
·井悠:『占中』凝聚同舟之情
·千代雨山:占中与品牌发展机会
·陈立诺:和平占中陷两难局面
·“占中”是“沙田惨案”的轮回吗?/玮玮
·博讯大陆读者:致香港占中者的—封信
·不要用民主社会的情形来讨论占中/王有才
·伊利夏提:香港“占中”与维吾尔人
·徐少华:呼应香港大学生的占中运动
·中联部罕见邀境外记者吹风 指责外国势力偏袒纵容占中
·维权人士周莉因占中被拘留 西城看守所关押七名"占中人士"
·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因为发布声援香港占中帖子被刑拘 (图)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占中头目是乱港小丑和罪人” (图)
·马云谈香港占中:年轻人看不到希望
·马云谨慎表示 同情香港学生占中
·网上转发占中消息 苏昌兰证实被刑拘 (图)
·马云谨慎表示同情香港学生占中行动 (图)
·支持香港占中运动大陆人士续受打压
·张德江想让占中闹大 习近平拒绝上当 (图)
·新华社早上批香港富豪反占中不力 晚上发稿认错 (图)
·深圳指挥反占中 王光亚缺席四中 (图)
·中共给支持“占中”的香港艺人贴上“无良艺人”标签 (图)
·中国警告支持香港占中外籍人士“言行审慎”
·台湾央广:香港占中运动各方如何应对?
·习近平打伞照片获中国新闻奖一等奖,支持占中? (图)
·中国黑客袭iCloud 监视占中运动讯息
·驻豫武警128师已经屯兵深圳,随时开赴香港处理占中
·支持藏人权利组织:香港占中与西藏问题有关联 (图)
·黑龙江籍的天津受害访民王金玲因声援香港占中被刑拘
·【中国控诉】坚持下去——香港占中图片展侧记 (图)
·请联署:穿越風雨 望見自由——抗议中国当局大肆抓捕声援香港“占中运动”民众
·声援占中沈良庆被刑事立案 尹春遭传唤抄家 (图)
·熊焱支持香港市民全民抗票和占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