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井上启敢:从葛兰西看占中退场的时机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3日 转载)
    
    曾经在网上看到一个右派的历史学家说,雨伞革命不需要取得大多数的同情,只要一小部份人坚持到底,成功之后,大部份的愚昧沉默的大多数就会跟上来,分享进步者的革命成果。而占领区开始蔓延这种想法,以为真的只要坚持不退场,事情就会成功。
    

    在本文,我就会以历史经验来分析,为什么这种想法是昧于现实和太过天真。我认为,现在占领行动已经变成不是「人民Vs.政府」,而是「人民Vs.人民」,民众间正在内耗下去。为今之计,实在应该结束严重影响民生的占领区,集中占领金钟和中环,将运动的焦点集中为「既得利益者Vs.无权无势者」,这样才可以在舆论战占优。
    
    为什么那位右派的历史学家的说话是不明智的?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已经是公民社会,而非政治高度集中于一点的社会。根据意大利共产主义者葛兰西的分析,为什么古代的政变这样成功,而现代社会(指二十世纪初的中欧和西欧)的共产主义革命却失败(除了俄国),这是因为现代社会是一个政治社会和公民社会并存的状况。
    
    法国大革命的成功和俄国革命的成功,在于一个社会的影响力高度集中在政治首都中,而周围地方的公民社会发展不振,对政治的影响力不大。所以,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和1917的十月革命,革命者只要控制了巴黎和莫斯科,就等于控制了全国。这也是那位右派的历史学家立论的依据,只要一小部份人前进,成功后其他人就会跟上。
    
    但是现代的社会却不是这样。根据葛兰西,随着资本主义和经济的发展,一个公民社会开始在各地发展,他们对政治的影响力就会增加,「控制首都=控制全国」这个方程式已经不可行。如果革命者行动时在舆论败给反动派,人民就会支持反动派来扑杀有意义的运动。就像1870-1871的巴黎公社,尽管共产主义者控制了巴黎,但是却得不到全国的谅解,最后被政府军消灭。而随着十月革命后的欧洲各地的共产主义的骚动,都因为得不到大众的谅解(很多大众被资本家洗脑,以为共产主义者会破坏他们生计),最后被扑灭。
    
    这也是葛兰西的文化霸权的要义,随着公民社会的发展,统治阶层不可再以古代那种垄断一切的方式来剥削民众,为了统治的延续,他们必须取得民众的沉默同意,才可以继续他们的统治。在经济上,他们会给些饼碎给民众;在价值观上,他们会勾结有影响的人(精英,知识分子)、教会、传媒、学校等,向民众灌输维稳的价值观,让他们以为自己的权益和统治阶层连结,谁反对统治阶级就是和沉默的大多数作对,最后反对者得不到支持,难以撼动社会盘根交错的陈旧制度。到最后,统治阶层可以大功告成,继续剥削民众。
    
    这也是在六四屠城后,中共紧紧掌握笔杆子和继续进行经济改革的原因,这是用来收买民众(指对政治有影响的人,一些毫无影响力的人,中共管得他们死活。 )的原因,因为经济和传媒是最能建立文化霸权的工具。
    
    现在,虽然很多人因为了解到香港的政经问题而来出抗争,但是也有不少愚钝的人仍受到文化霸权影响,坚信统治阶层和他们的利益是一致,所以不明所以把香港的民主运动拖后腿,他们不了解自己住劏房,挨贵货贵租,生意难以支持,是因为香港的官商勾结所致;反之,在传媒、走狗学者、保皇政棍、政府的宣传下,他们迷信占中就是搞乱香港和破坏经济。正如前段所述,现在是公民社会,他们对政治的也有影响力,所以要让雨伞运动成功,有必要同化相当持这样意见的人(少数死不悔改的顽劣分子可以将其孤立),不能迷信「少数先行,多数跟上」的理论。用葛兰西的理论来说,就是要争取「领导权」,即是指在舆论战取得胜利。
    
    现在,占中运动可谓进入了不讨好的状态。原本,如果可以一鼓作气,瘫痪香港的金融体系一天,以震慑中共的淫威,速战速决之下让中共让步,对民生的影响不大,也不需要取得大多数的支持,就可能取得成果。
    
    但是,当时的实力并未达到这个水平,结果僵持多日之下,运动转营为持久战,就须要取得群众的谅解。运动也转营为「领导权之争」。借着这场运动对民众的影响少,和平非暴力,学生受打压,警方滥权用高武力对付示威者、示威者质素高水平等,逐步让一些观望和保守的民众开始慢慢接受公民抗命,理解民主自由的可贵,让政府丧失文化霸权。简单来说,运动现在的民意支撑点,在于「占领不影响民生」,而进一步的民主自由的重要价值,其实未被观望和保守的群众所接受。
    
    可是,这种得来不易的谅解,很可能会一铺清袋。如果旺角和铜锣湾对商店的影响过大,部份人因而结业、失业、甚至自杀,在示威者前自焚。这样「占领行动不影响民生」这个形象就会崩坏,周融之流一定会大肆宣传占领运动搞乱香港,这样群众在尚未理解民主自由的重要性前,一定会受到洗脑,归边支持反占中。到时政府只要以逸待劳,找各大报纸和CCTVB疯狂宣传,占中的道德声望就会急降,警方也可以振振有词地武力清场。
    
    还有一点,在占领区实质坐下占领其实只是战术,而非战略。现在政府准备在传媒焦点之下,偷偷通过各项剥削香港人权益的议案,如网络廿三条、东北、新移民政策、机场第三跑道等,如果执着于占领,极有可能赢了战术,输了战略,就像二战时日本虽然赢了珍珠港一役,但最后还是败了。
    
    为了防止这个结局,让占领运动得以持续,我们要参照葛兰西的其中一个理论:阵地战和有机知识份子。首先是考虑从会严重影响民生的区域撤走,集中在金钟中环,让政府和保皇政棍不能再宣传占中破坏民生,反而借着加强占领金钟中环一带营造「1% vs. 99% 」的舆情,将统治阶层和民众对立起来。并借着和政府甚至中共谈判,将他们的阶级利益暴露于公众面前,让群众知道他们的利益和统治阶层是对立的。
    
    第二,葛兰西有言,知识份仔如果想改变社会,必须投入群众争取他们支持,逐渐扩大战线,所以占领者每一个人都可以出一点力,向朋友和家人讲解占领的目的,真普选对香港的重要。学生宣传队的成立,应该就是这个目的。
    
    最后,任何民主运动,都不可以一蹴而就,重要的是不要蔓延失败主义、不成功便成功主义和强调立即有成效,这是在分化整个运动,甚至是中共奸细。老一辈的奴隶总会死去,新一代的年轻自由人,时间是在他们的一方。就算这个占领没有果效,我们继续在政府每个恶劣政策作抗争,暴露政府的丑态,这样,我们还有赢取战略的可能。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109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陆公民给香港占中的信:没抗争就有自由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刘红霞:中国冤民档案馆愿接受占中者委托上访
·邝梓轩:大家都系香港人反占中爱字头跟「反对派」实在太似了 (图)
·周咏禧:反占中背后的十大假设及例子
·陈怀人:沪港通未得关占中事? (图)
·潘小涛:部分中老人反占中的两大原因? (图)
·练乙铮:占中不收科·守土出艺术·党爷斗田少
·大可:点解要追杀占中三子?
·徐琳:内地反占中者多出于仇富心态
·占中坚持会引发建制派更大分裂/郭宝胜
·吕洪来:香港占中运动前瞻
·给香港占中学生们的公开信/郭丽珠
·雷火丰:香港“占中”与北京宋庄艺术家的义举
·“占中危机”: 流血还是僵局? /晨曦
·廖美香:从占中看沟通失效 (图)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一平:香港“占中”运动的策略考量
·金漆:从「建制工会」骑劫看占中后的社会工作
·传中共深圳设后方总部派人渗入香港占中活动 (图)
·叶海燕被警察带走 声援香港占中已有百人被捕
·因香港占中被刑拘的南街人士孙涛、谢文飞被戴脚镣 (图)
·中联部罕见邀境外记者吹风 指责外国势力偏袒纵容占中
·维权人士周莉因占中被拘留 西城看守所关押七名"占中人士"
·广东维权人士苏昌兰因为发布声援香港占中帖子被刑拘 (图)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占中头目是乱港小丑和罪人” (图)
·马云谈香港占中:年轻人看不到希望
·马云谨慎表示 同情香港学生占中
·网上转发占中消息 苏昌兰证实被刑拘 (图)
·马云谨慎表示同情香港学生占中行动 (图)
·支持香港占中运动大陆人士续受打压
·张德江想让占中闹大 习近平拒绝上当 (图)
·新华社早上批香港富豪反占中不力 晚上发稿认错 (图)
·深圳指挥反占中 王光亚缺席四中 (图)
·中共给支持“占中”的香港艺人贴上“无良艺人”标签 (图)
·中国警告支持香港占中外籍人士“言行审慎”
·台湾央广:香港占中运动各方如何应对?
·习近平打伞照片获中国新闻奖一等奖,支持占中? (图)
·黑龙江籍的天津受害访民王金玲因声援香港占中被刑拘
·【中国控诉】坚持下去——香港占中图片展侧记 (图)
·请联署:穿越風雨 望見自由——抗议中国当局大肆抓捕声援香港“占中运动”民众
·声援占中沈良庆被刑事立案 尹春遭传唤抄家 (图)
·熊焱支持香港市民全民抗票和占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