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支柱:儿童救助要谨防以小善而掩大恶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2日 转载)
    云南一个因手机爆炸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幼儿的妈妈放弃治疗,遭到“小希望之家儿童权益保护中心”的强力干预和不少网友的唾骂。“小希望之家儿童权益保护中心”的发起人陈岚女士还特意艾特我,请我帮她转发。
    
     我本来想说,这就是计划生育优生优育观念培养出来的父母。但是细看陈岚的长微博后,我扪心自问,觉得即使没有计划生育,这个孩子的母亲也可能做出“没人性”的选择。毕竟长期目睹孩子痛苦并导致自己痛苦的是她,她自己百年之后照顾这个残疾孩子的很可能是她的另一个孩子,而不是高谈阔论的网友。如果我落到这孩子的境地,我愿意安乐死。

    
    “小希望之家儿童权益保护中心”的创建源于一件类似的濒危儿童救助事件:“天津,一个患有先天无肛、心脏卵形圆孔未闭合、三尖瓣返流、肾盂肾小管畸形等疾病的女婴,刚刚出生13天,就被亲生父亲弃置在一家临终关怀医院,不再给采取任何治疗、、、、、、”这个被陈岚称为“小希望”的女婴因为得到陈岚等人的大力帮助多活了两个月,还是死了,志愿者认为是其父延误和放弃治疗所致,把他一家搞得臭名远扬。(转引自陈岚《小希望》第2页,新世界出版社2013。)
    
    我非常佩服陈岚女士的善良和顽强。我知道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陈岚女士还在义卖她的翡翠手镯,说要把卖得的价款捐给云南那个因手机爆炸受到严重伤害的孩子治病。但是对于她的见解和做法,我并不完全赞同。
    
    对于病情危重的儿童是不是父母就应该不惜一切代价予以救治,而不该考虑治疗能延长的寿命有多长、留下的后遗症会给孩子带来多大的痛苦、生活不能自理给家人带来的痛苦、救助带来的债务给家人特别是另一个或几个孩子的正常成长带来何等不利影响?一个自己不可能明白、更不可能正常表达愿望的幼儿是不是值得忍受终身痛苦活下去,决定权应该给父母、给医师、给政府还是给愿意掏钱医治的大善人?人有没有权利拒绝他人的捐助,哪怕这捐助是为了延长自己病危的孩子的生命?所有这些恐怕都是需要认真讨论的问题,也是见仁见智的问题,并不像陈岚所说的那么不容置疑。我个人倾向于确立一种医学标准,在父母意见与医师会诊共同认为不值得救治时,可以放弃救治。
    
    单纯做好事任何时代都应该支持。但是跟人家父母争夺监护权,特别是呼吁以减少人口为己任的政府干预家庭事务,还是要谨慎些。儿童不能独立生存,必须有人监护,父母的权利和国家权力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在计生中国过度指责父母不尽责任、要求国家干预,有可能导致进一步强化深入妇女子宫的国家权力。
    
    陈岚说,“你是个好爸爸。不过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做几个救助,见见那些奇葩的父母。或来‘小希望之家’看看那些被亲生父母遗弃的孩子,就不会这么说了。你见过向我们勒索2000元现金才肯把孩子送出来救治、不然就任其饿死的父亲吗?”
    
    我相信有她说的这种情况,但是谁叫这些孩子不幸生在中国呢?南京那对姐妹因为妈妈乐燕不负责而被饿死在家里,但四川李思怡恰恰因为警察带走了她吸毒的妈妈并且没有认真对待这位妈妈的嘱托才被饿死在家里。对孩子的权力只会在不肖父母和不肖政府之间此消彼长,反正他人孩子的监护权不会落到“小希望之家”。而政府权力的扩大还进一步威胁正常家庭。
    
    “我们的努力不是在扩大政府权力,而且迫使他们建立完善的儿童福利保障,包括以后NGO的第三方监督和媒体能够监控到福利院里的伤害虐待。”陈岚说。
    但是现在这个政府,它只会利用一切机会扩权,而不可能如她所愿的那样承担责任。
    
    更糟糕的是,陈岚强烈地控诉了父母遗弃、虐待孩子和带(让)孩子乞讨等行为,却不但基本上回避了这一切罪行背后最大的罪魁祸首——计划生育对收养的限制和“社会抚养费”对多子女家庭的敲骨吸髓;甚至把这一切归咎于“非理性的生育观”、“廉价的生育成本” (《小希望》第240页)和 “毫无计划地生育”(《小希望》第241页)。虽然陈岚这篇文章的题目叫《抓计生不如建儿童保护》,但是陈岚女士并不真正反对计划生育,相反她主张强化计划生育,除了出于基督教信仰例外地反对强制堕胎。陈岚说:
    
    “鉴于人口的非理性生育冲动,多生多育发放生育津贴毫无可能。但是可以换个方式来 人口生育观念,独生子女提高奖金,二胎子女保证其正常的营养津贴,而对于二胎以上坚决拒绝避孕、节育,生育后又不能给孩子提供健康、安全的生存生长环境,危及儿童安全的——依照法律考量,剥夺其抚育子女的权利。当然,生得起也养得起的,交社会资源占用费也可以,但所有的资金不是莫名其妙黑箱消失,而是用于津贴独生家庭。” (《小希望》第241-242页)
    
    剥夺不富裕的国民对第三个孩子的监护权让父母拿巨款来赎(这意味着1970年以前农民的孩子有三分之二左右将被政府夺走),让一个严格限制国内收养、曾经把10多万孩子出口创汇的国家剥夺大量无力缴纳巨额赎金的生父母的监护权,就那么“理直气壮”?谁给了她这份底气?是长期的计划生育宣传还是基督教信仰?
    
    陈岚多次与受救助儿童的父母发生激烈的冲突,互相视为仇敌,而从不自省:何以帮助了孩子,却跟孩子的父母势同水火?她总是一副掌握了宇宙真理的救世主姿态,开口闭口畜牲父母,俨然爹亲娘亲不如政府亲、天大地大不如她大善人的恩情大。其实她尚未完全在这些孩子的父母面前展示其真实面目。如果这些病残孩子的父母知道按照陈岚的想法他们都应该被立即剥夺监护权甚至要判处无期徒刑(《小希望》第241页),她根本就不可能有帮助任何一个病残孩子的机会。
    
    由于我已经写过许许多多这方面的文章,对于陈岚的上述来自计生宣传的陈词滥调,包括孩子占用社会资源论(仿佛第三个孩子都终身残疾不能创造财富)、区分孩次的负规模效益(违反常识)收费论、独生奖励论(这是奖励人类慢性灭绝)、“社会抚养费”应该用于补贴独生家庭论(这是赤裸裸地鼓吹抢劫),我就不详加驳斥了。但是她既然自称基督徒,我还是要建议她认真读读《圣经》。
    
    杨支柱网易博客 2014年11月2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802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支柱:在救助儿童的名义下 (图)
·杨支柱:社会男女平等 家庭角色互补 (图)
·杨支柱:带领我们进入中国梦的「文艺新星」 (图)
·杨支柱:教孤儿唱「感恩的心」是无耻的 (图)
·杨支柱:「流氓的最后庇护所」不是爱国主义 (图)
·沈灏认罪意味着媒体的严冬来临/杨支柱
·计划献血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杨支柱
·杨支柱:王伟光为何鼓吹以阶级斗争为纲? (图)
·杨支柱:城市的出生缺陷率为什么高于农村? (图)
·杨支柱:废除计划生育缺乏民意基础吗? (图)
·计划生育把国家变成了老鸨/杨支柱
·杨支柱:究竟谁是「婊子养的」? (图)
·杨支柱:武侠小说主角的独生子女化 (图)
·杨支柱:我还是低估了「二丑艺术」的发展 (图)
·杨支柱:「二丑艺术」的升级版 (图)
·杨支柱:有自信为何怕公民说话?——评《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
·有自信为何怕公民说话?/杨支柱
·杨支柱:深化户籍制度改革须破除人口均衡分布论
·杨支柱:纪委系统正通过妥协扩权
·21天的孩子被妈妈遗弃和医院不给看病的原因/杨支柱
·疯狂的计划外孕、育告密奖励/杨支柱
·戴环怀孕被强制堕胎,受害人要给我封口费/杨支柱
·杨支柱:我在新浪微博转世为“地下室磨牙”再次被封号
·杨支柱就“六普”数据等事项致李克强先生公开信
·杨支柱:律师在法庭外只准谈风月吗?
·举报马建堂等涉嫌玩忽职守罪/杨支柱
·杨支柱诉北京海淀计生委行政起诉状(已立案)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