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东:普京胯下的俄国,会是中国的明天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普京这个流氓无赖,为了自己连任,竟然不惜把俄国拖入一场战争和全面对抗。
    
     那么,作为普京的忠实粉丝和效颦者,习近平,会模仿这个拙劣的小丑吗?

    
    习近平会不会为了学习毛泽东,就模仿毛泽东做斯大林的走狗一样,做普京的走狗呢?
    
    普京胯下的可怜俄国,会是中国的明天吗?
    
    今年3月,在红场附近举行的一场支持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的集会上,人们抬起了一面巨大的苏联国旗。
    
    莫斯科——周五早上,一个巨大的条幅悬挂在了“书之家”(Dom Knigi)外墙上。这座宏伟的建筑是莫斯科最大的书店之一,位于新阿尔巴特大街(Novii Arbat),街对面是花旗银行(Citibank)、芭斯罗缤冰激凌店(Baskin-Robbins)和唐恩都乐甜甜圈连锁店(Dunkin’ Donuts)。一个街区之遥是一家大型影院,那里正在放映《美国队长:冬日战士》(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
    
    条幅上写道,“第五纵队,我们当中的异类。”条幅上还展示了几幅黑白肖像,包括三名俄罗斯著名的反对派政治人物、两名苏联时代的异见摇滚乐手,还有两个凶神恶煞的外星人形象,其中一个外星人拿着公文包,上面系着一条白丝带。白丝带是反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及其政府的政治抗议活动的象征。
    
    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入侵和吞并,为该国与西方的关系再次注入了一股冷峻的寒意。从那一刻起,这个不安的首都就充斥着一种针对外国的恶毒敌意——这都是由国家控制的电视台和普京本人搅动起的。
    
    “一些西方政客已经在威胁我们了,不仅提到了制裁,还提到了国内出现日益严重的问题的可能性,”普京在发表演讲,宣布吞并克里米亚的计划时说。“我想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什么:是通过第五纵队这种七拼八凑的‘卖国贼’采取行动,还是希望让我们陷入不断恶化的社会和经济环境,从而挑起公众的不满?”
    
    如今的莫斯科是一个多姿多彩的国际大都市。在这里,高尔基公园的滑板玩家戴着度假时从美国买来的纽约扬基队(New York Yankees)的帽子,红场专卖店里出售的来自法国和意大利的设计师手袋,与在巴黎和米兰销售的毫无差别。在地铁里,拿苹果iPhone和iPad的乘客几乎与华盛顿一样常见。
    
    然而,在军队入侵克里米亚后的几周里,全城各处的许多居民楼窗外都悬挂起了俄罗斯国旗,就像“9·11”恐怖袭击后飘扬的美国国旗一样。
    
    如今还出现了这样一个网站,名字翻译过来是“卖国贼.net”,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一些公众人物的照片和语录,他们都曾以某种方式发表过反对俄罗斯对乌政策的言论。网站的下方有一个按钮,鼓励浏览者“举报卖国贼”。
    
    在普京的指示下,由克里姆林宫办公厅主任领导的一个委员会正在制定新的“国家文化政策”。外界普遍认为,该文化政策将被定为法律。俄罗斯新闻媒体援引总统文化顾问弗拉基米尔·托尔斯泰(Vladimir Tolstoy)的话报道说,该政策强调“俄罗斯不是欧洲”,并要求“摒弃多文化主义和包容的原则”,从而强调俄罗斯“独特的国家政府文明”。
    
    俄罗斯新闻网站znak.com上周也报道说,一套非常受欢迎的数学教材将从官方推荐的教材列表中删除,这是因为其插图中使用了太多不属于俄罗斯的童话人物和其他人物。
    
    “我们在前几页看到了什么?小矮人、白雪公主——这些都是外语文化的代表,”俄罗斯教育科学院(Russian Academy of Education)的专家柳博夫·乌尔雅克纳(Lyubov Ulyakhina)在问答采访中告诉这家网站。“这是某个猴子、小红帽,”乌尔雅克纳接着说,“书中展示的119个人物中,只有九个与俄罗斯文化有关。对不起,这可不算是爱国。这是很严肃的事;这关乎我们的思维方式。”
    
    俄罗斯外交部在上周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警告其公民不要到与美国有引渡条约的国家旅游,称奥巴马政府正在“努力经常性地在第三国追捕俄罗斯公民,目的是以站不住脚的罪名将俄罗斯公民引渡至美国并定罪,这种做法已成常规。”
    
    一些例子显示,除了在语言上对外国的恐惧之外,俄罗斯政府还对政治对手以及一些没有对克里姆林宫路线亦步亦趋的媒体进行激烈打压。
    
    俄罗斯军队最初在克里米亚全境部署的当天,政治反对派领导人物、反腐博客作者阿列克谢·A·纳瓦尔尼(Aleksei A. Navalny)在家遭到软禁,这与他面临的若干项指控中的一项有关。外界普遍认为这些指控带有政治动机,而且这些指控在他公开反对普京对乌克兰政策很久之前就已经存在。
    
    除了被限制行动自由,纳瓦尔尼也被禁止公开发表言论、使用互联网和其他电子通讯工具。
    
    纳瓦尔尼的照片出现在那个网站的卖国贼列表中的最上方,他还是书店外条幅上展示的异见人士之一。周五,检方又宣布对他另外提起了新的指控,这一次是因为他和兄弟奥列格(Oleg)被指获得了大约100万美元非法所得。检方称,他们在与父母名下编织篮子的企业相关的快递服务中抬高价格而取得了这笔钱。
    
    之前不为人知的组织Glavplakat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份声明,称为书店外的条幅负责,并宣称将在街头展示更多艺术作品,以支持其反对卖国贼的使命。
    
    “许多电影和书籍讲的都是外星人伪装成地球人,最后偷偷占领地球的事,”该组织写道。“目前,没人怀疑他们是异类,是敌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遇到真正的外星人。然而不幸的是,俄罗斯存在由卖国贼组成的‘第五纵队’,这已经成为无可争辩的事实。”
    
    该组织接着说,“事实上,这些人就是‘异类’。他们假装在为俄罗斯和我们的公民谋利,实际上却在为完全不同的‘文明’服务”。
    
    鲍里斯·N·叶利钦(Boris N. Yeltsin)政府的前副总理、政治反对派长期以来的领导人物鲍里斯·Y·涅姆佐夫(Boris Y. Nemtsov)的肖像也出现在了条幅上。涅姆佐夫在Facebook上写道,目前的形势比冷战时还糟。他说,“在我看来,即使是苏联都没到这种地步。”
    
    、、、、、、
    
    值得警惕的是,习近平正在模仿普京,在国内大肆镇压,这可能不是为了“爱国”,而是为自己的非法连任制造舆论!
    
    普京这个流氓无赖,为了自己连任,竟然不惜把俄国拖入一场战争和全面对抗。
    
    那么,作为普京的忠实粉丝和效颦者,习近平,会模仿这个拙劣的小丑吗?
    
    习近平会不会为了学习毛泽东,就模仿毛泽东做斯大林的走狗一样,做普京的走狗呢?
    
    普京胯下的可怜俄国,会是中国的明天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105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东:习近平为什么自称“习​大大”
·刘东:习近平假装“反腐”,“刑不上太子党”
·刘东:毛泽东与江青真的复活了
·刘东:腐化大王李先念女婿放言徐才厚只是开始
·刘东:网络凶手习近平掐死中華微博
·刘东:现代女权主义起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
·刘东:女星就是娼妓?
·刘东:奥巴马暗讽习近平是腐朽没落的老人
·刘东:美国性学不懂中​国的性
·刘东:习近平是封建资本统治者
·孙春兰挥剑乱舞说明了什么?/刘东
·说绑架,道挣脱/刘东辉
·刘云山遮蔽了思想者/刘东辉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巨人!——记刘大孬/刘东辉
·人民币不会贬值 央行或在试水温 /刘东亮
·建设大国的路线图/刘东
·长沙基督徒慰问因声援香港被刑拘的刘东辉妻小 (图)
·湖南岳阳维权人士刘东辉今被当地警方刑拘 (图)
·刘东华:天变了 社会正回归常识
·湖南异议人士刘东辉的公开声明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