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宇晖:我为什么支持美国的非法移民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8日 转载)
     李宇晖 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李宇晖:我为什么支持美国的非法移民改革


    奥巴马的移民政策改革不仅受到国内保守派攻击,也令中国留学生有很大不满。
    
    经常看我微博的人都知道,我对奥巴马的外交政策向来不满。我每次指责他还要抄送美国大使馆的微博ID,以期引起美国人的重视。他那种以为只要美国不干涉就可以万事大吉的明哲保身心理实在让人无法忍受,我只能庆幸他没有在二战时期或冷战时期当选。但是对于奥巴马那些在很多人看来激进的国内政策,我倒是颇为欣赏。不管是增大医保的覆盖范围,还是这次饱受争议的非法移民特赦,我都觉得是很有魄力的政策创新。你也可以说我「左」吧,我不介意这个头衔。
    
    我这样的当然属于异类,我所认识的和在网上看到的大部分中国留学生都对移民改革,尤其是对非法移民的大赦极为不满。甚至国内的一些精英主义者也跟着表达不满。为什么一项主要针对墨西哥人的政策会引发华人的不满?我和几位朋友聊了聊,试图理出点头绪。
    
    反大赦者最常用的一个论据是,持学生和工作签证的人试图合法移民都困难重重,等绿卡等得心焦,还要担心在等的过程中失业被赶回国,多年努力被报销。而非法移民反而能心安理得地滞留,不必担心被遣返。作为持学生签证的在美外国人,我当然希望合法居留者能像美国人一样有更多的就业上的灵活性。但问题是,打击非法移民真的可以帮到合法居留者?「如果我不好受,也不能让你好受」,这显然不是一个理性的生活策略和政治策略。恰恰相反,别人都好受,你好受的机率才会增加——这个社会福利的最根本原理我就不用再重复论证了。非法移民门坎的降低,迟早有一天会转化成合法移民门坎的降低。别忘了,合法拘留者只要把签证一撕,随时都可以变成非法移民(反过来就没那么容易),如果美国政府不想让所有合法拘留者干出集体撕签证这么荒唐的事,当然要同时给合法拘留者更便利的移民条件。事实上,奥巴马在移民政策演讲中已经提到了对于留学生规则的进一步放宽(只是没有公布细则),之所以和非法移民大赦一起公布,正是因为这二者之间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前一段时间对中国旅行签证和留学签证有效期的大幅延长,显然也与整体上日渐宽松的移民政策有关。这些难道不是留学生们希望看到的?
    
    那么,非法移民和普通良民之间到底有没有零和游戏呢?这个当然不能排除,比如福利、就业机会、和升学机会,在短时间内确实可能出现你多一个,我就少一个的竞争性局面。这种零和游戏的观念,在长期被灌输计划生育政策的中国人脑子里是再普遍不过了。其实当代的各种人口学说早就证伪了这种庸俗的竞争观念。从长期看,人口增加所创造的就业机会,社会财富,和教育水平,远远超过了它所消耗的部分,非法移民作为青壮年尤其如此。有人会问,人口就真的没有爆炸的问题么?也许有吧,但当今世界还没有一个国家的人口密度到了不能承受的程度。像日本、韩国、台湾这些人口密度超高的国家,每天还在发愁怎么让人口继续增长。
    
    有人会说:非法移民增长和生育造成的人口增长是一回事吗?那些可是刀口舔血的家伙,沙漠都敢徒步穿越,要是人多了不干死你?这其实是一种想当然的说法。非法移民的犯罪率和其他人口相比并没有统计上的显著差异(可以参考这篇综述http://cis.org/ImmigrantCrime);虽然有的监狱数据显示非法移民的囚犯比例略微高出其人口比例,但也有研究显示完全相反的结论。此外,很多拉丁裔囚犯其实仅仅是因为与移民本身有关的罪名而坐牢,如果去掉这些所谓immigrationoffenders,拉丁裔的犯罪率其实一点不比平均犯罪率更高。如果仅仅因为一个人敢于穿越边境,就说它敢于犯罪,这绝对是太武断了。那些众多从事餐饮服务、修车、保洁、运输等工作的非法移民,难道都是隐藏的毒贩子?如果为了吸毒、贩毒,为什么不留在墨西哥大展拳脚?
    
    另一种观点是强调非法移民本身的「非法」性,基于一种非法即恶的价值观对其进行否定。但是法律向来是偏向于权力的Statusquo(现有状态),对于起点不平等的权力分配却无能为力。国界的限制本身就是一种起点不平等,从传统经济学的意义上看是反市场的。人口的自由流动就像商品、投资的自由流动一样,本身就是资源合理配置的一种方式,从长远看是对输出国和输入国都有好处的。正因为如此,欧盟内部,美国和加拿大之间,迁徙限制已经很少。而穷国和富国之间之所以无法实现人口自由流动,归根结底还是一种财富分配的惯性。现有的「既得利益者」,也就是发达国家公民和永久居民中竞争力较弱的群体,确实会出现短期的阵痛。阵痛当然要避免,就像自由贸易中的个别产业保护条款一样,因为生活水平突然下降的人往往比一直生活水平低的人在心理上更痛苦、更难承受。但是避免阵痛并不需要以停滞不前为代价,只要控制好节奏,让自由流动造成的影响在不知不觉中完成,自然就可以竞争、平稳两不误。而美国在控制边境的同时善待移民,正是这样一种有节奏的人口自由流动的政策杰作。
    
    当然,从美墨人员交流的增加中,墨西哥受益程度远远大于美国。有人会说,既然生活在美国,为什么要管墨西哥的经济发展水平?凭什么为了同情心损失自己的利益?正如我前面所说,同情心和利益从来不是矛盾的。周围的人都过得好,你才能水涨船高过得更好;周围的人都饥肠辘辘,自然你也不会有安全感。国与国之间是同样道理。为什么二战后美国要搞马歇尔计划?为什么美国大部分大学都有一个专门的学科叫「internationaldevelopment」?因为美国需要一个繁荣的世界,尤其需要一个繁荣的墨西哥。这一点很多被零和观念的狼奶喂养长大的中国人至今没有想明白(奥巴马自己当然也未必明白,否则不会这么晚才出兵叙利亚了)。
    
    其实上面引用的这些反对理由可能都是借口。我的一个在美国工作多年的老友在这个问题上比较坦率,他坦陈对于拉丁裔这个族群的不信任。在他看来,墨西哥人不思进取,并不会像普通美国人或者华裔移民那样创造财富,倒是会成为社会的负担;一旦他们变成多数族群,甚至有可能利用权力对包括华人在内的少数实施「多数人的暴政」这种想法其实非常普遍。我从来美国的第一天就深刻感受到华人群体对其他族群的不信任。对白人还好一点,对其他所有族群,非裔、拉丁裔、印度裔、越南裔、菲律宾裔,简直没有一个他们看得上的。说实话,我不明白这种自信是从哪里来的。如果仅仅通过在美国的收入就能得出哪个人种优越的结论,那犹太人岂不是神仙了?如果从全球范围看,拉丁裔的人均收入可一点不低于华人。无论是墨西哥还是整个拉丁美洲的人均收入都已近万美元,远高于中国的6560美元(2013年),难道你能因此而证明华人是劣等种族?
    
    在美国的中国人(尤其是第一代移民)归根结底还是没有习惯和其他种族的人相处,无形之间只好用社会地位来进行简单的卷标。其实所谓的族群优劣,不仅仅是政治不正确,也更是事实不正确。只要稍微多接触一些不同种族的人,你就会发现「种内差异」远远高于「种间差异」。一个人怎么定义自己才是最主要的,属于哪个族群根本不是问题。如果真要比种间差异,墨西哥人除了不会挣钱,恶习恐怕比华人少太多了。为续签证曾在墨西哥待过短短几天,至今还有非常美好的记忆:脏兮兮的早点摊子,吃了却不拉肚子,味道想起都流口水;碰到的人英文都很烂,但都要挤出几句话来帮助你;一个博物馆甚至专门派了个懂英文的人跟着我们一家讲解,让我体会了一回「外宾」的感觉。
    
    关于移民问题,身在华盛顿的微博网友Araby(@Araby阿拉比)有这么一条微博:
    
    「我在想,为什么要对那些穷人如此苛刻呢,他们如果在本国能过得不错的话,也不会卷了铺盖偷偷进入美国了。你考上了清华、来美国拿了博士,很大程度是因为你幸运,因为智商高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作为一个智商普通、长相普通、什么都普通的普通人,我希望创造一个社会让我这样的普通人活得自由和快乐。」
    
    最后一句当然是过度谦虚,但是道理讲得再清楚不过了。不仅仅是智商,一个人生在哪个国家,如果在中国生下来是什么户口,有没有受教育的机会,父母是否在身边这些对人的命运举足轻重的因素哪个归根结底不是运气?精英主义者的问题,就是给自己的运气加上了神圣的光环。你也许确实创造了更多的社会财富,但你有这个机会,本身不是一件值得心存庆幸的事么?本身不是给了你对那些不幸的人更多的责任么?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812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宇晖:可再生能源将敲响独裁者的丧钟 (图)
·李宇晖:对经济预期的争夺战 (图)
·李宇晖:政治大环境下畸形的两性关系 (图)
·李宇晖:空气污染是不折不扣的政治现象 (图)
·李宇晖:普选等于穷鬼分财产吗? (图)
·李宇晖:对绝望者使用恐吓毫无意义 (图)
·李宇晖:为什么不能放弃与蠢人辩论
·李宇晖:金正恩的末日也是朝鲜政权的末日 (图)
·李宇晖:专制国家并无左右之分 (图)
·李宇晖:政治自由、爱情与小概率事件 (图)
·李宇晖:女权首先是女性的政治权利 (图)
·李宇晖:中国人的性道德对女性依然残酷 (图)
·李宇晖:用道德解释政客的策略乃一厢情愿
·李宇晖:政治反对中的道德洁癖 (图)
·李宇晖:「孝」是一种政治意识形态 (图)
·李宇晖:真的启蒙无非是关于希望 (图)
·李宇晖:用道德解释政客的策略乃一厢情愿 (图)
·李宇晖:野蛮国度里的脆弱心灵 (图)
·李宇晖:改良派何以黔驴技穷至此?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