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宇晖:贸易与大国战争的终结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06日 转载)
    李宇晖 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李宇晖:贸易与大国战争的终结


    贸易战争已取代真枪实弹的战争,成为敌对政治体之间主要博弈手段。
    
    俄罗斯乌克兰冲突刚开始时,很多普京的中国粉丝洋洋得意地说:「美国绝对不敢武力干涉!在伊拉克都死那么多人,引发那么多国内抗议,哪敢跟俄罗斯干架?」结果呢?他们说对了一半:美国当然不会出兵,谁没事惹这个麻烦。但是现在普京头疼的程度已经不亚于和美国打仗。
    
    事实上,不仅是俄美之间,世界上已经多少年没有发生工业化大国之间的大规模战争了?俄罗斯在2008年对格鲁吉亚发动过军事行动,但是只持续了5天,见好就收。对乌克兰出兵则是偷偷摸摸,根本没敢承认。除此之外,近几十年就只有美国、北约、以色列对一些根本没有空中力量的前现代国家的军事行动,以及南亚、非洲的一些低技术含量的族群冲突。那些中国军迷们在论坛上臆想的各种空战、航母对决、导弹互射根本没有发生过,以后也基本不可能发生。
    
    国际关系学中曾经有一个长期占统治地位的学派叫做Realism(国际关系现实主义),其中一个重要的主张就是国际关系的无政府状态决定了冲突是常态,和平只不过是冲突之间短暂休息。这种观念当然是基于对人类以往历史经验的一种总结。别的不说,光老邻居英国和法国之间就打了多少年仗?基本上从两个民族形成开始一直到拿破仑战败为止,一直处在战争状态,其中最长的一场战争竟然生生持续了一百多年。世界上其他邻国之间也一直没有消停过。
    
    但是这个学派的理论已经越来越不能解释今天的世界。到了20世纪后半期,大国之间的战争骤然减少,只剩一些基于冷战的美苏代理人战争。等到冷战结束以后,大国间竟然做到完全杜绝了战争,这大概是古时候的人做梦也想不到的。当然,早在1795年,康德就曾预言民主国家组成的国际社会不会发生战争。但是他给出的理由是民主国家不会主动发动战争,这一点显然不符合后来的实证经验:民主国家只是不入侵其他的民主国家,但并非不入侵任何国家,因此康德的正确预测可能只是种巧合。后来很多学者试图解释民主国家互不入侵这一现象,但直到今天都还没有取得共识。
    
    作为一个民主的脑残粉,我从感情上当然愿意相信民主的扩大是导致今天的世界相对和平的原因,但是两个变量之间确实缺少有说服力的直接逻辑联系。近些年文献中更有说服力的一种说法是,和平的根本原因是贸易依存度。无论民主与否,两个国家之间只要贸易依存度高,都很难发生战争。而民主国家又恰好倾向于自由贸易,因而民主国家间(尤其是邻国间)基本上没有战争。也就是说,贸易依存度是最直接的解释变量。
    
    贸易可以通过两种机制作用于国际关系。首先,双方不希望战争影响贸易。即使垂涎对方的资源,也不愿意因为抢资源而损失贸易带来的巨额收益。但另一点也同样重要,那就是贸易战争可以成为暴力冲突的替代品,既起到了战争的作用,又避免了战争的血腥场面。这一点在今天的俄美关系中表现得再清楚不过了。两国当然不会打仗,但是在分出胜负之前,恐怕经济战争不会停止。
    
    要理解为什么贸易战争可以代替战争,当然首先要理解一开始为什么会有战争。James Fearon 1995年的划时代论文《Rationalist Explanations for War》和我的一位老师Eric Gartzke的进一步解读《War Is in the Error Term》构成了我对这个问题的启蒙(有兴趣的朋友务必要读这两篇短小精悍的论文)。总的来讲,任何战争在结束后,都会在交战双方之间形成一个新利益分配比例(这个「利益」是广义上的,既包括经济利益,也包括宗教、意识形态、人身安全等方面的收益),赢家比例会上升,输家比例会下降。Fearon提出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双方不能在交战之前就直接按照这个比例达成协议?这样双方不是都可以省下打仗的辛苦?Fearon给出了几种可能的解释,根据Gartzke的论述,其实只有一种是真正有说服力的。那就是交战双方至少要有一方高估自己的实力,因而在战前无法准确预测战后的分配比例。也就是说,战争所起到的根本作用是一个信息作用,让交战双方在厮杀的过程中逐渐认识到双方的实力差距,从而为利益分配比例达成共识。很多人简单地认为战争就是为了抢夺利益,其实不然。以街头抢劫为例,大部分抢劫并不一定都伴随暴力冲突,只要亮一下刀子就可以完成。为什么呢?因为刀子已经起到了传递信息,明确实力差距的作用,其后的搏斗变得没有必要。国与国之间很难明确地亮刀子,因为很多军事机密不能随便公布(公布本身会削弱自身的议价能力),即使公布了,对方(甚至己方)也很难判断刀子的使用效率。
    
    既然战争的根本目的是传递信息,就双方的实力差距达成共识,那能否找到一种更低成本的信息传递方式呢?这就是所谓的贸易战争(Trade War)。这个概念把「贸易」和「战争」这两个元素结合起来,本身就说明了发明这个概念的人意识到了它和一般战争的异曲同工之处,也就是通过互相消耗来澄清实力对比。对于贸易依存度高的国家来说,其他大国终止贸易对其政权造成的打击,一点不少于真刀真枪的战争,但是对普通人的误伤更小,不会造成高额的人道主义成本。对普京这样的人来说,也许美国直接派兵反而效果不显著,反而更有利于他煽动民族主义,在国内政治中绝处逢生。贸易战反而让他哑巴吃黄连,因为别人不跟他做生意或者打压油价,那都是别人的自由,没有道义上的可攻击点。
    
    贸易战争当然还不能代替所有战争,因为一些工业化程度低的纯资源型的国家,制裁很难起到真正的效果。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在受制裁期间,仍然可以通过黑市来换取大量的现金和军事装备,因而最终和美国之间的较量还是转到了战场上。但是对于工业化大国来说,经济制裁已经足够。金融业需要资金周转,出口企业需要赚取外汇,科技企业需要进口设备和电子元器件,不一而足。即使俄罗斯有点石油,也不可能靠黑市解决所有问题。更何况,美国还有开采本国石油这一杀手锏。
    
    认识到这一点,中国的民族主义军迷们也该早点停止在军事论坛上的各种「快打仗了」的自我安慰。最近民进党在台湾中期选举中大获全胜,马上就有民族主义者大搞战争叫嚣,扯什么「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台海会爆发战争么?我可以断言,即使台湾真的宣布独立,也不可能爆发战争。如果中共对自己的经济实力有信心,当然会使用经济手段来进行威胁,没必要打仗;如果连这个信心都没有,打仗就更是无从谈起,因为一旦开打,经济上反而会处在被全球制裁的地位。中共的头号担忧,始终是国内的政治稳定,而政治稳定的前提又是它唯一可供炫耀的「绩效合法性」。与一个彼此贸易依存度如此之高,又在全球经济中扮演重要角色(台湾是最大的集成电路生产商和第二大设计商)的经济体诉诸战争?当局还没有那么蠢,时不时放点风出来也只是为了打民族主义这张牌而已。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511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宇晖:我为什么支持美国的非法移民改革 (图)
·李宇晖:可再生能源将敲响独裁者的丧钟 (图)
·李宇晖:对经济预期的争夺战 (图)
·李宇晖:政治大环境下畸形的两性关系 (图)
·李宇晖:空气污染是不折不扣的政治现象 (图)
·李宇晖:普选等于穷鬼分财产吗? (图)
·李宇晖:对绝望者使用恐吓毫无意义 (图)
·李宇晖:为什么不能放弃与蠢人辩论
·李宇晖:金正恩的末日也是朝鲜政权的末日 (图)
·李宇晖:专制国家并无左右之分 (图)
·李宇晖:政治自由、爱情与小概率事件 (图)
·李宇晖:女权首先是女性的政治权利 (图)
·李宇晖:中国人的性道德对女性依然残酷 (图)
·李宇晖:用道德解释政客的策略乃一厢情愿
·李宇晖:政治反对中的道德洁癖 (图)
·李宇晖:「孝」是一种政治意识形态 (图)
·李宇晖:真的启蒙无非是关于希望 (图)
·李宇晖:用道德解释政客的策略乃一厢情愿 (图)
·李宇晖:野蛮国度里的脆弱心灵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