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俊鞍:大数据时代与「被遗忘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08日 转载)
    网络上的数据到底算公用还是私人的?删除与不删除之间又会否侵犯个人私隐或获取信息自由?没错,说的就是这几个月来讨论得沸沸扬扬的「被遗忘权」(Right to be forgotten)。
    
     自今年五月欧盟判Google败诉,欧洲民众可要求搜寻器删除不相干与过时的数据网页链结后,申请便排山倒海般涌来,欲将网络上尴尬、甚至对自己的不利的搜寻器链结屏蔽。先前独立媒体便制作了一段短片,深入浅出的介绍了被遗忘权的争端始末。当中的观点是不容置疑的:如果申请被遗忘的是大企业、国家高官,要求Google将网络上的丑闻链结删除,是否可视作侵犯了公众知情权呢?

    
    或许「被遗忘权」的一切都要回溯到大数据时代的构成。早在2011年Viktor Mayer-Schönberger就出了一本着作Delete: The Virtue of Forgetting in the Digital Age (中译《删除:大数据取舍之道》),讲述互联网时代记忆常态化的因素,及常态化后会带来的影响。
    
    遗忘一直被奉为常态。无数事物小至约会时间地点,大至社会时事,如果没有媒介记录的话几乎成了必然淡出之事。但身处一切记忆数字化的大数据时代,譬如说,你在某某论坛发过一个贴子、为某网站写过一篇文章,你可以想象键入的这一堆数据,假如没有删除的话,会比你的生命更长,而你的子孙、甚至其他人的子孙,都能「了解」你的数据生命。高登起底组就是数据流通后所带来的较知名影响。只要你在互联网发表过任何个人信息,哪怕只得一个email,起底组都不遗余力地将你上载过的数据公诸于世。其实只要有心,目标又上载得够多信息,在这大数据时代,人人都可以是起底组。发出去的帖就像拨出去的水,有时想删除却删除不了。就像《删除》一书所述:记忆成了常态,遗忘成了例外。你在网络上所作的一切都有了痕迹,若果在极权政府监管信息底下(中国出品的河蟹尤甚),更成为了秋后算账的根据。
    
    在如此一个语境,整个网络世界某程度就成了边沁 (Jeremy Bentham) 和傅柯 (Michel Foucault) 所说「全景敞视监狱」的一个隐喻;此种监狱比一般的监狱明亮、开放,所有的囚室成一环形,对着中央监视塔,使得塔内的人能更清楚的监视罪犯的行为。而这种设计的的精髓在于,众人知道自己正在被监视,所以会自我审查自己的行为,服从权力的机制。套用在现今的网络世界,即表示网民开始留意自己的措辞,避免「不恰当」的发言加载服务器中;亦因几乎所有信息都必需经过「超国家」的搜索引擎如Google、Yahoo等才能抵达,故此这类机构随时可以藉由屏蔽链结而重塑、或是夺去我们的数据生命,成为新一代的Big Brother。我们除了行使「被遗忘权」,就无法对这种无了期的记忆作出任何想要的删除。
    
    这种针对个人网络发言的推论倒也合理,但退一万步来说,在互联网语境下,又如何界定公私?信息流通/新闻自由和个人私隐之间的争辩其实一直存在,譬如早年杂志狗仔队拍摄艺人私生活就被多番声讨;但在无形且无边的网络世界,又如何定义这是你的数据、抑或我的数据?上载到互联网上的其实是否成了大众的共同记忆?
    
    撇开网络内容谁属的问题,如「被遗忘权」一旦立例,在与公众利益有关的高官、富人身上就成了一把双面刃:他们又会否无耻如梁特首,以「个人身份」申请「被遗忘」呢?作为大阿哥的搜索引擎企业,又有何种守则应对这种权力的突袭?一切是如此不堪一击:只要作为坐拥全球隐私企业的Google丧失道德,全世界随即陷入无可挽回的恐慌。
    
    “Who controls the past controls the future. Who controls the present controls the past.” 这是奥维尔《1984》中著名的一句。在大数据时代我们生产信息,但身为一普通人,我们却不能控制它被获取的途径或恰当性。在香港如此的不公制度下引入「被遗忘权」,无疑会增加大众搜寻权力机构恶行的成本;反之这些机构拥有人力物力,要获得「被遗忘」的信息并非难事。当企业甚至政府能掌握控制信息的方法,就不需如陈冠中《盛世》中将药物加进水中对人民洗脑;只需「被遗忘」网络上的延伸记忆,便是另一种形式的独裁。
    
    来源:刺青杂志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10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 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 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 《霸权论》连载之4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 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学习就像雕刻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奎德新“焚书坑儒”与“胡锡进现象”
  • 谢选骏时代革命的动力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胡志伟唐蟒在日本搞第三勢力
  • 谢选骏俄国煽动中美开战阻止中国复兴
  • 李芳敏14400024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按著你的公義判斷我,不容他們向
  • 张杰博闻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川普与习近平踢的一场假球
  • 谢选骏“中国”与“共产党”无法兼容——论党员就是旗人
  • 胡志伟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全文)
  • 胡志伟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 孟泳新陈奎德先生必须给个说法
  • 胡志伟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 谢选骏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 胡志伟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 谢选骏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自由理念/经纬草
    论坛最新文章:
  • “撩”蔡英文后 台网红遭陆平台解约 韩出面打不平
  • 莱特希泽:协议总体完成 未来两年美对华货品出口增倍
  • 英国大选为脱欧清路 英国财政大臣预言投资热
  • 泰:透过协商解决罗兴亚人生存危机
  • 日本软实力新跑道 东京奥运与诺贝尔奖秘密
  • 法国负责退休改革的特任专员漏报利益关联
  • 东京奥运主会场国立竞技场举行竣工仪式
  • 菲律宾棉兰老岛强震 墙裂屋塌 已知1死数十伤
  • 中国中车公司在葡萄牙波尔图地铁项目中中标
  • 玻利维亚将向莫拉莱斯发出逮捕令
  • 黎巴嫩:警察与示威民众冲突造成数十人受伤
  • 屯门有人试爆自制炸弹 港警拘三人 月内第四宗
  • 3.3万受难者经历重见天日 武宜三为右派鸣冤叫屈
  • 足球球星厄齐尔挺维族 中国粉丝怒喊封杀
  • 为争取年轻选民 蔡英文频频与网红上镜自甘被“撩妹”
  • 苏丹前总统巴希尔贪污罪名成立 被判关押两年
  • 海龟背感测器 大幅提升海水温度长期预测精确度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