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宇晖:无政府主义何以成为维稳工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4日 转载)
     李宇晖 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李宇晖:无政府主义何以成为维稳工具


    
    即使是看似无政府的社会中,也总有依靠暴力能力进行统治的群体。
    
    知识阶层无论意识形态如何,从利益上看,对社会变革多少是有点恐惧的。但是直接反对社会变革毕竟是件很丢人的事。中共一党制早已经失去了一切学理上的支持,和任何有可比性的国家相比,用任何指针比较,都无法论证其继续执政的合理性。就连当局引以为傲的经济增长,目前也在地方债务危机之下面临可预测的泡沫破裂的前景。这个时候发布赤裸裸的维稳言论,几乎无一例外会遭到读者的唾弃,变成微博上嘲笑的对象。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一些维稳派无法否认民主以后国家会变得更好,于是采用了一种新的战略,就是论证「民主虽然有好处,但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只有消除政府才是最好的。」有了无政府这样一个足够「右」,足够有技术含量的概念,他们又可以鄙视搞「多数人暴政」的底层民众和民主活动人士了。这样一个概念,无论学理意义如何,至少在实践上的隐含推论就是:民主专制之争不过是两种坏制度之间打架,没必要凑热闹,争民主的都是low-B云云。这样既不用背上5毛的恶名,又巧妙地打击了民主抗争的价值。
    
    无政府主义其实是一种在当代政治学文献中已经很少见的说法。「无政府状态」这个词有时被用来形容没有统一法理约束的国际社会。但这显然不是自称无政府主义者的人想要的,他们要的是一个没有人收税的状态。虽然国际社会没有中央政府,但是各国政府还是在收税。有没有一国边界之内的无政府状态呢?也许有近似的情况,但是往往被称为「failed state」,几乎在任何语境下都是被当作贬义词来使用的。何况,即使是这些政府崩溃的地区,也并非真正的无政府,我后面会解释。
    
    无政府主义的缺陷是致命的,不仅仅是因为政府有其价值上的必要性,也更因为它有实证上的必然性。我先说说必要性。
    
    人类是种群居动物,这就不可避免的导致人类所使用的很多商品是非排斥性的(non-excludable),也就是说这种东西一旦生产出来,你就没办法防止别人享用。例子很多,比如街道清洁、绿化、环保、国防。既然是非排斥性的,谁愿意花钱去生产他们?每个人扪心自问一下,如果没有人强制性地收你的税,你会不会为环保捐哪怕一分钱?即使你会捐,你估计你周围的人有多大比例会捐?政府这种东西的一个最原始的功用,就是生产这些需要强制税收才能得以实现的非排斥性商品(或者叫公共商品,public goods)。当然,如果有一天每个人都戴个氧气瓶,不呼吸属于别人的空气,也不让别人呼吸属于自己的空气(极端的私有产权),也许政府的价值会降低,但是我不希望看到人与人之间如此隔阂的一天。
    
    当然,并不是每个政府都能起到这个作用。一个不可问责的政府,即使收了税也不会用来生产公共商品。但是这并不代表所有政府都没有这个作用。
    
    除了纯粹的公共商品之外,也有很多东西有私人属性,但是其好处(或坏处)会溢出到其他人,也就是所谓的商品的「外部性」。比如教育,虽然一个人受教育是自己的事,他可以不让没付钱的人来听课,但是他受了教育以后,多少会对整个社会产生正面的影响。他的知识的增长多少会溢出,从而提高别人的知识(好为人师大概是人类的天性,否则不会有BBS,社交媒体这些东西了)。如果政府完全不干预,社会上当然还是会有教育机构,但是供给是严重不足的。因为买卖双方不会考虑到这种商品对第三方的好处。外部性当然也可以是负面的,比如工厂排放的废水废气,并不在买卖双方的利益计算公式里,只会影响第三方。这些除了靠政府用税收和罚款来调节,别无它法。
    
    至于治安,当然也是一种公共商品。无政府主义者有一种有趣的观点:个人安全可以由个人通过购买设备或雇用保安来实现。先说设备:很显然,有钱的人能购买到更好的设备,那岂不是可以轻易抢劫买不起这些设备的人?至于保安就更不用说了。如果没有政府,保安直接从你这里抢你怎么办?当然,他们还有一个杀手锏:「既然横竖是被抢,被政府抢和被个人抢有什么区别?」如果政府不可问责,当然没有区别,问题是,人类不是已经发明了怎么用选票和政客之间的制衡来问责政府吗?装没看见有意思吗?
    
    当然,前面说的这些价值上的论据都不是最重要的。价值判断是永远没办法说清的,你说这个重要,他说那个才重要。无政府主义最致命的弱点不是价值上的,而是实证上的。也就是说,这种状态根本不可能出现,因而谈论它的好坏其实是毫无意义的,就像讨论母猪上树是好事还是坏事一样。
    
    人和人之间总有暴力能力上的区别。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任何一个社会总会出现一个暴力能力最强的组织,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客观事实。一些看似无政府的地区,比如阿富汗、巴基斯坦交界的山区,其实仍然是有诸如基地组织这样的东西来限制当地人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无政府主义者讨厌政府的原因是它征收私人财务,但是如果你把政府定义为「强制性向居民征收财物的组织」,那么世界上没有一个角落能避免这种组织的存在。无论它是依靠意识形态,依靠领袖魅力,还是依靠道义上的合法性,它总会无可避免地出现。而只要它出现,它就无可避免地会使用其暴力能力,或者至少是以其暴力能力作为威胁。也就是说,无政府主义者所幻想的理想状态是一种神话而已。
    
    既然强行征收财务的拥有暴力能力的组织在逻辑上必然存在,那么一个社会共同体只有两种选择:要么俯首称臣,任其发号施令,就像今天的中国;要么推动一种共识政府的新均衡,让掌握暴力能力的人听命于民众用选票来控制和问责的政客,使其税收冲动得到克制。面对这两个选项,一个诚恳的发言者理当有一个明确的取舍,而不是拿出第三种并不存在的选项来避重就轻。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10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宇晖:异议人士的爱情 (图)
·李宇晖:司法独立是指独立于谁? (图)
·李宇晖:贸易与大国战争的终结 (图)
·李宇晖:我为什么支持美国的非法移民改革 (图)
·李宇晖:可再生能源将敲响独裁者的丧钟 (图)
·李宇晖:对经济预期的争夺战 (图)
·李宇晖:政治大环境下畸形的两性关系 (图)
·李宇晖:空气污染是不折不扣的政治现象 (图)
·李宇晖:普选等于穷鬼分财产吗? (图)
·李宇晖:对绝望者使用恐吓毫无意义 (图)
·李宇晖:为什么不能放弃与蠢人辩论
·李宇晖:金正恩的末日也是朝鲜政权的末日 (图)
·李宇晖:专制国家并无左右之分 (图)
·李宇晖:政治自由、爱情与小概率事件 (图)
·李宇晖:女权首先是女性的政治权利 (图)
·李宇晖:中国人的性道德对女性依然残酷 (图)
·李宇晖:用道德解释政客的策略乃一厢情愿
·李宇晖:政治反对中的道德洁癖 (图)
·李宇晖:「孝」是一种政治意识形态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将计就计中国拟将爆买美国石油 原油市场或大洗牌
  • 玛丽莲勒庞打响2022法国总统大选头一枪
  • 网评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达成
  • 假博士? 蔡英文彪悍回应以身为伦敦政经学院博士为荣
  • 英专家推测武汉已有1700宗病例美三机场设检查措施
  • 艾未未批评德国等国家只顾利益而未援手香港抗争
  • 武汉神秘肺炎疑全球危机 中国染病者或至少破千 当局缄默
  • 休班防暴警“心在汉”贴连侬墙讽刺“一哥”被捕
  • 马克龙昨夜被"围城" 多名媒体人剧院泄漏踪迹呼唤抗议
  • 曾报道香港反送中 大陆女权媒体人黄雪琴被拘3月后获释
  • 韩国立场或大转弯 与美国杠上似冷战
  • 法国铁路公司宣布将有一经济计划以弥补罢工损失
  • 台多栖名人刘家昌愤起组“中国台湾反共党”
  • 湖南博导导学生研究自己重要思想 校方称合规
  • 台湾大选 北京或惩罚挺蔡台商
  • 故宫鼠年除夕6688元夜宴或挨轰 被下餐
  • 教皇下令福建让权的主教传流落街头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