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雷鸣声:令计划倒台,最蒙羞的不仅仅是胡锦涛
请看博讯热点:令计划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8日 转载)
    12月22日晚间,新华社公布了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长令计划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的消息。此前,海外媒体上少关于令计划岌岌可危,包括其妻子谷丽萍被调查的消息,但是,令计划依然经常在央视等中国官方媒体上亮相,给人一种前程无忧的印象。就在他被宣布倒台的前一周,他还在《求是》杂志上撰文,文章16次引述习近平的讲话。
    
     然而,只要熟悉中共权力斗争潜规则的人都清楚,当令计划的外围已经被基本清理完毕之后,高层就会向他动手。令计划的哥哥令政策早已落马,而和他妻子关系密切的第一富婆丁书苗以及央视主持人芮成钢也早已经被拿下。所有这些,其实已经清晰地昭示着令计划离政治上的大去之期不远矣。

    
    当然,如果是在“十八大”之前,官至令计划这个级别,被立案调查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因为当时的中共高层根本就不是真心实意地反腐,而是点到即止,拿一些权力斗争中失势的官员装点门面。令计划涉嫌违纪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由来已久。众所周知的是,他的儿子令谷在两年前死于车祸,结果消息被令计划下令封锁,相关传播消息者甚至被以“造谣”为名拘留。
    
    令计划倒台,让此前一直让中国媒体讳莫如深的“法拉利车祸事件”重新进入了公众视野,即使是官方媒体,也对此津津乐道,有人不禁感叹:“谣言还真是遥遥领先的预言”。令计划的儿子在火化的时候化名姓“贾”,最开始,海外和坊间舆论还误以为令谷是贾庆林的私生子,但是,最终,在一些知情人士的爆料后,基本事实才得以澄清。
    
    令计划在“十八大”之前可以说是胡锦涛身边最红的人,出镜率相当的高。他不仅担任有着“大内总管”之称的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而且兼任中央书记处书记。虽然只是高层幕僚,但其权力却大得惊人,巴结他的人如过江之鲫。令谷在车祸当中驾驶的法拉利就是山西官员陈川平奉送的,而丁书苗之所以和刘志军打得火热,也是令计划和谷丽萍牵线搭桥的结果,这里面,一定也存在见不得光的钱权交易。
    
    令计划在“十八大”之前,曾经进行过模拟投票,结果显示他在中央委员当中的支持度相当高,他满以为自己能在“十八大”之后更上层楼,不料,养了个“坑爹”的儿子,一场车祸既断送了儿子的性命,还让令计划的政治形象在官场和民间彻底崩塌。江泽民在得知令计划在其子死亡后若无其事的表现后,也鄙视地说了句:“没有人性,何来党性”?
    
    令计划之所以能进入团中央,并且步步高升,和他父亲令狐野与薄一波的私交甚好有直接的关系。令计划读书的时候虽然勤奋好学,但从他辅佐胡锦涛的情况看,其能力实在是平淡无奇,胡锦涛在其任内业绩之所以乏善可陈,既是胡锦涛的无能,也显示出政治高参令计划的低能。
    
    因为“法拉利车祸事件”,令计划在“十八大”之前就被淘汰出局,改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长,这明显属于让他退居二线,从那时起,明眼人就能推断,令计划已经无缘下一届的政治局常委职务。胡锦涛在其后也宣布裸退,从中共历任最高领导人对权力依依不舍的情况看,胡锦涛的裸退是不得已而为之,学江泽民继续担任军委主席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
    
    令计划在认识胡锦涛之前,打通他仕途的主要靠山是薄一波,而在认识胡锦涛之后,令计划则深受胡锦涛的信任和器重。从历史经验看,担任“大内总管”的都是最高领导人的心腹,令计划和胡锦涛的亲密关系无人可以否认。令计划倒台,最不安的人可能就是胡锦涛。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令计划的幡然落马无异于往胡锦涛的脸上涂墨。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有宪法无宪政,有法律却无法治,权力高于一切,权力主导一切。以令计划的能力,能当一个地区级的市委书记就已经不错了,没想到却步步高升,官至“大内总管”。令计划落马后的一系列报道,让人更加清楚地窥见了中国官场上升官的潜规则。没有薄一波的力挺,没有胡锦涛的眼拙和器重,凭能力,令计划绝不可能登上高位。
    
    令计划虽然平素笑容满面,但其眼神当中却透着一种孤傲。从他昔日的同学、同乡反馈的情况看,令计划在官升到团中央之后就开始翻脸不认人了,同学夜晚打电话到他家,竟然称其打错了。倘若他为人厚道,不可能以这种方式去对待别人,即使真的不愿意徇私枉法地帮助别人,也可以客客气气地婉言谢绝。
    
    令谷之所以和薄瓜瓜一样声色犬马、穷奢极欲,显然跟家教不严有直接的关系。同是高官,朱镕基的儿子就不像他们这样飞扬跋扈、胡作非为,而是循规蹈矩、和蔼可亲。令谷之死,或许给令计划带来了无尽的伤痛,但在公众眼中,这是最好的归宿,这样的人渣一旦在今后进入权力高层,对中国,对民众而言一定是灾难。
    
    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被海外舆论称之为“新四人帮”。令计划倒台,印证了此前资深媒体人高瑜所撰写的文章内容,那就是习近平在上台之初,就已经下定决心要除掉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这几个薄熙来的同党。“新四人帮”均是以反腐的名义打倒的,然而在中共在职的高官以及卸任的高官当中,具有类似腐败行为者为数众多,可见,打倒他们,既和反腐树威有关,同时也难以摆脱权斗色彩。令计划倒台,让人看到了中共权力产生、运行、监督机制本身极其腐败。倘若在一个有宪政民主的国度,资质平庸的令计划不可能登上权力金字塔的巅峰,更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权力寻租机会,即使他非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违法乱纪,那么,他的倒台也不可能姗姗来迟。令计划倒台的确让胡锦涛蒙羞,但最蒙羞的显然还不是他的前主子胡锦涛,而是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
    
    张雪忠教授说得好:目前最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尽早结束中国当前这种蒙昧主义和反人类的一党专政制度”,这些曾经大权在握、长期统治着中国的高官,连杀人越货的勾当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但是,“他们连自己的孩子都教育不好,却整天以十三亿中国人的道德导师自居”,“今天已在反腐的那些人手中的权力,和那些被反的人曾经拥有的权力,性质是完全一样的,一样没有约束,一样专横暴虐,一样容易腐败。如果未来掌权的人,对今天在位的人不满,后者同样可能会被整得身败名裂。而要走出这种野蛮、残酷和黑暗的恶性循环,必须以宪政民主体制,取代当前的一党专政体制,使政治权力受到可靠的政治约束。唯有如此,中国的政治才能步入现代的、文明的轨道”。
    
    王岐山曾经说过,要让治标的反腐为治本的制度建设赢得时间和空间。可是,在中国官方依然视宪政民主为洪水猛兽的情况下,中国能否在制度上与西方接轨还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当然,宪政民主是世界潮流,随着公民群体的崛起,即使中共当局有一万个不愿意,也无力阻挡这种潮流的冲刷。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507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雷鸣声:香港的公民抗争与中国大陆的民主化息息相关
·雷鸣声:“反共祸害中国”论颠倒黑白
·雷鸣声:风声鹤唳的“六四”二十四周年
·雷鸣声:要求官员财产公开与“非法集会”何干?
·雷鸣声:朱虞夫会无罪释放吗?
·雷鸣声:没有自由的高智晟依然是一面光辉的旗帜
·雷鸣声:王胜俊生命终结能换来中国的司法独立吗?
·雷鸣声:记者李翔遇刺身亡再现舆论监督之艰险
·雷鸣声:用爱心和勇气点亮陈光诚的双眼
·雷鸣声: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盛典鼓舞人心(图)
·雷鸣声:在《零八宪章》的指引下克服“千年极寒”
·雷鸣声:刘晓波获诺奖后的敏感期还会持续多久?
·雷鸣声:中共当局面对刘晓波荣获诺奖恼羞成怒
·雷鸣声:习近平与“六四”二十五周年
·雷鸣声:刘萍被刑拘与习近平的“中国梦”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博客最新文章: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 胡志伟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谢选骏学习就像雕刻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生命禅院我与魔王的又一次对话/雪峰
  •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潘一丁香港法治已大乱高院勿做保护伞
  • 谢选骏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谢选骏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陈泱潮11.12.有望確保中國國運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要訣
  • 谢选骏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胡志伟《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生命禅院爱含量与生命的层次\沁心草
  • 陈泱潮11.11.國運逆轉的教訓必須牢牢記取!否則,中共國滅亡在即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取消了今年的德中人权对话
  • 曾赴港记录反修例示威运动 大陆律师陈秋实被限制出境
  • 709律师王全璋之妻李文足获2019法德人权奖
  • 中国大使施压要求丹麦自治群岛使用华为5G设备
  • 诺奖得主昂山素季在海牙为缅军种族灭绝罪行辩护
  • 罗兴亚危机:昂山素季将在国际法院为缅甸军方辩护
  • 香港年轻女子怎样炼成了勇武派
  • 任正非为何觉得孟晚舟写那封信不合适
  • 私隐先行 香港放弃以人脸识别发展智慧灯柱
  • 国际警务专家集体请辞 对港府检视警方工作报告投不信任票
  • 加国会设小组检视 中加关系势雪上加霜
  • 台外长诺如解放军干预将助港人 料引北京震怒
  • 港府惊曝乱象 律政司长摔倒滞英请辞遭京下令回国
  • 陆再警告 美航母到台湾恰好送解放军机会武攻
  • 栽赃黄之锋持美国绿卡 编造笨技术露馅沦笑柄
  • 独立中文笔会等组织籍“国际人权日”发起示威抗议
  • 莫斯科被惩罚出局 奥运谁渔翁得利?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