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木然:县委书记如何才能管得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7日 转载)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木然:县委书记如何才能管得了?


    习近平责成县委书记要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强调「德」对县委书记的约束性。
    
    2015年1月12日,习近平与中央党校第一期县委书记研修班学员座谈并讲话。习近平强调,县级政权所承担的责任越来越大,要始终做到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要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习近平还提醒领导干部坚定人生选择,「当官发财两条道,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很显然,习近平强调德对县委书记的约束性。
    
    强调德对县委书记的约束性,无疑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的要求,也与以德治国相合拍。但是,从古到今,从1949年以来高扬道德主义以来,中国的官德一直没有变好,而且在一直变坏。文化大革命中,不但群众互相斗,不但群众斗官员,就是官员内部也是相互斗,官场内部也处于狼与狼互撕互咬的状态。
    
    在文革中,恰恰是强调狠斗私字一闪念的时候,强调大公无私的时候,德行与德性处在历史以来的最低谷的时候,德成为政治斗争的工具。以德治人,以德杀人,以德谋私,都是那个时候的真实写照。以德治国,国不治,以德治官,官无德。高喊德行的时代,恰恰是最缺德的时代。以德治官,其实就是一条死路,可是这条死路,却一直有人在走,而且走的不亦乐乎。
    
    对县委书记的德行要求,如果不加以制度约束,县委书记就会在高扬道德主义旗帜下,大搞腐败。在县委书记权力不分立、权力不受制约的情况下,县委书记就会成为当地的土皇帝,事实上就是当地的土皇帝,他们在人、财、物、决策等方面都有不受制约的权力,在不受制约的权力面前讲道德,那无异于是与虎谋皮。
    
    因此,管好县委书记,还得从制度上入手,对县委书记进行制度化、法治化、人民化管理。
    
    对县委书记的权力必须进行纵向切割。从政治逻辑来说,谁授权,就向谁负责。县委书记来自于上级的任命,而不是来自于基层党员的选举,县委书记只会向上级负责,而不会向基层党员负责,更不会向人民负责,因为人民根本就没有选举党委书记的权力,让县委书记向人民负责,显然是不符合政治逻辑,也不符合政治常识和政治理性。尤其是上级与人民意见不相一致的时候,县委书记必然听从上级领导的指挥,而不会顺着民意走。县委书记心中有党也是抽象的,心中有上级也是具体的,心中有人民,那也是为了升迁的需要,心中有责,也是为了符合上级的要求。县委书记也是人,也有人的理性。人的理性就得符合政治逻辑,使政治逻辑符合上级领导的意图。不切割与上级的权力依附关系,县委书记不可能向人民负责,不可能向党员负责。
    
    对县委书记的权力必须进行横向切割。从权力分立来说,县委书记的权力只是执行权力,决策权在党的代表大会,监督权在纪委。权力平等分立,才能达到有效制衡的目的。可在县级这样的单位,运行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党的代表大会形同虚设,党的代表大会不能选举县委书记,当然也就不能罢免县委书记。纪委书记又在县委书记的领导之下,受县委书记的领导,纪委书记对县委书记的监督只是一个形式,只是一个摆设。县一级的人大、政协只是官员们的养老机构,成为县委书记随意摆弄的政治花瓶,人民监督、政治监督根本不可能落到实处。
    
    对县委书记的权力必须进行法治化管理。从依法治国的角度来说,依法治县委书记是依法治国的基础性内容。如何依法治县委书记即是理论上的难题也是实践上的难题。从理论上来说,依法治国的核心价值没有确立起来,一方面强调依法治国,一方面强调反对西方的法治普世价值,依法治国理论本身就变成了依法治民。在政治实践中,强调依法治国必须使最高权力受到有效制约,使党的权力得到根本性约束。但实践上对最高权力的约束还是一个禁区,对党的约束还没有实质性的内容。在强调党的领导下,党大法大的问题难以处理好,党的领导在实践中变成了对依法治国的领导,变成了党在法之上。具体在县委书记这个层次上,也变成了县委书记在法之上,在人大之上,在政协之上,县委书记也因此逃脱了法治的约束和制裁。
    
    县委书记必须由直选产生。从公民参与的角度来说,公民没有办法参与到对县委书记的监督中来。邓小平的设想是在县级搞直选,这种直选虽然选的不是县委书记,但对县委书记却有着重大的影响。既然县长搞直选,那么县委书记为什么不能直选?如果县长与县委书记搞双重直选,那么公民对县长县委书记就有直接的约束作用,使县长和县委书记的滥用权力倾向得到有效制约,使县长和县委书记必然为人民办事。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309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木然:新闻工作的难点在哪? (图)
·木然:我为赵本山说句话 (图)
·木然:领导高度重视的是什么? (图)
·木然:是「自白书」还是「投降书」 (图)
·木然:法治水平是个什么东西? (图)
·木然:基层腐败地动山摇 (图)
·木然:制度性通奸 (图)
·木然:用党内民主克服山头主义是否可行 (图)
·木然:个人崇拜为什么沉渣泛起 (图)
·木然:民主可以让官员不能做什么 (图)
·木然:公共知识分子是如何炼成的? (图)
·木然:如何让迟来的正义成为正义 (图)
·木然:是什么颜色在革命? (图)
·木然:刘铁男案为何无人喝采? (图)
·木然:文革冤案何时休? (图)
·木然:邓小平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没成功? (图)
·木然:究竟谁在抹黑中国? (图)
·木然:非大学官员任大学博导是学术腐败 (图)
·木然:国家安全不能成为法外之地 (图)
·好心救火,却连累全家五口入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