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保平:出租车司机的斯德哥尔摩症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8日 转载)
     廖保平 独立作家
    
    廖保平:出租车司机的斯德哥尔摩症


    出租车经营管理是一种垄断模式,出租车司机却是「被剥削与被压迫者」。
    
    中国大陆多个城市出租车司机罢工,原因是份子钱过高和「滴滴专车」等专车软件抢蛋糕,他们要求降低份子钱,要求禁止专车服务平台。
    
    对于前一个要求,我同情并理解,对于后一个要求,我不同情也不理解。在目前的体制下,出租车经营管理是一种垄断模式,出租车司机却是「被剥削与被压迫者」,正如大陆某党媒所说:「公司长期靠高额的『份子钱』坐收渔利、一本万利,而出租车司机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盈利大部分缴了份子钱,权益缺乏保障。即便一些车辆放给个人,也因为号码奇缺,被炒至天价,比如沈阳,炒到六七十万元一台车。出租车供求关系紧张,市场被严重扭曲。」
    
    「这种利益模式早已板结,针扎不进,水泼不入,成为百姓出行改革路上的『坚冰』。」由垄断而造成的畸形发展,是出租车数量长期不增加,形成、加剧打车难;而被盘剥的出租车司机则如同「骆驼祥子」。可以说,出租车司机是这个体制的受害者,而且他们根本无法凭借自身的力量打破加在他们身上的枷锁,无奈地忍受了很多年。
    
    试想,如果没有出租车经营权的垄断,出租车司机就不用交高额的份子钱,受到出租车公司的盘剥,让一个「空手套白狼」的公司坐享其成,他们在市场里赚的钱,除了必要的税费,都可以进入自己的腰包。在一个竞争的市场里,只要他们吃苦肯干,服务优质,就不相信比被出租车公司盘剥还要差。
    
    现在滴滴、快的等借助互联网,跨界杀进出租车领域,将市场上的用车需求与供应充分对接,将乘客与司机直接连接,出奇不意地逆袭,开始撬动这个垄断行业,试着摧毁这个体制,带来市场化的竞争。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互联网就是他们的「解放军」,出租车司机应该张开双臂欢迎「解放军」,拥抱利伯维尔场的春天,他们失去是枷锁,得到的是自由。
    
    然而事情的可笑之处,在于出租车司机不但不欢迎「解放军」,还向「解放军」发起了攻击,要求相关部门出面整治。这貌似维护自身利益,客观上是在捍卫这个压榨他们的垄断体制,就像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症」——被害者对于劫持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劫持者的一种情结。由于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于是,对劫持者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劫持者,把解救者当成了敌人。
    
    现在的情形就是这个样子,出租车司机也反抗出租车公司的盘剥,但是,这种垄断毕竟对他们是一种保护,因为有了这个垄断,他们拿到了牌照,装上一个车标,就可以接客了;没有牌照就是黑车,不能上路,不能涉足这个市场。所以,他们虽然被盘剥,有怨气,但垄断让他们排除了外来的竞争者,使他们变得「安全」起来,对内虽有百般不爽,一旦出现外来竞争者,他们就「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把解救者当成了敌人」。
    
    其实,出租车司机未必不知道,打破目前的体制,对他们是有利的,凭借他们对路况,对城市交通环境的熟悉,只要肯提高服务质量,加入专车阵营,完全可以在市场中赢得自己的位置。而坏处是要承受市场的热烈竞争,要承担不可预期的风险,这对于做稳了奴隶,习惯了苦逼的压榨生活的人来说,他们的小心脏是经受不起的,他们干起了攻击「解放军」的事儿来。
    
    对于出租车公司或管理部门来说,巴不得司机站出来攻击「解放军」,因为在原有的垄断体制里,他们是最大的获利者,他们当然愿意维护原有的游戏规则,保持原有的利益格局。这个时候,作为斯德哥尔摩症患者的出租车司机成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帮凶,成了出租车垄断市场的合谋者,他们抱怨被盘剥虽然真实,但相比起他们的帮凶行为,显得多么矫情。
    
    这种看似矫情的事,在一个长期体制化的社会里俯拾皆是,虽然我们不是体制、垄断的最大受益者,生活有百般不是,却总能找出一二点好处来,而在改革到来之时,我们正是因为舍不得那一二点好处,而成为改革的反对者、阻碍者。因为,我们已经是体制、垄断的一部分,被体制和垄断所塑造,改革,甚至反腐败,也动了我们的奶酪,遭到我们的反对。这正如杨恒均先生在《习总反腐动了谁的奶酪》一文中所说:
    
    反腐之前,权力、财富和知识精英与其说是腐败的受害者,不如说是共谋者。上亿的精英群体过去几十年里,有几个真心诚意拥护更大的变革并愿意做出一点点牺牲的?大多不过是在腐败的游戏规则下,争取多一点奶酪而已。一些民众也不是没有问题:那么多连骨头和汤都得不到的人,却与食肉者翩翩共舞,对掌握权利的人百依百顺、甚至怀念独裁者,反而对那些试图为他们争取权利的人和思想保持距离。这样的国家、这样的社会、这样的人,别说很难完成民主转型,即便勉强转型了,腐败势力绝对会改头换面继续残害民众,国家经历的混乱与停止时期恐怕不会比俄罗斯与亚洲一些新型民主国家短。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011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保平:李嘉诚用脚投了什么票? (图)
·廖保平:年轻人该不该炒股 (图)
·廖保平:社保缴费基数「逆势上涨」应该缓行 (图)
·廖保平:清退社会团体兼职官员释放甚么信号 (图)
·廖保平:没必要在赵本山面前装清纯 (图)
·廖保平:文化自信靠开门竞争不是靠关门抵制 (图)
·廖保平:计划有变 反腐不变 (图)
·廖保平:免于恐惧 才能获得自由 (图)
·廖保平:人心坏了 社会溃烂 (图)
·廖保平:军队反腐渐入佳境 (图)
·廖保平:国家公祭 一笔欠得太久的帐 (图)
·廖保平:公务员涨工资如何让人心服口服
·廖保平:大陆人歧视黑人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图)
·廖保平:日本的「路不拾遗」值得向往 (图)
·廖保平:「虎蝇」玩艺不新鲜 (图)
·廖保平:毛时代的「路不拾遗」不值得怀念 (图)
·廖保平:大学应该是思想市场的桥头堡 (图)
·廖保平:大陆经济的第二次机会在哪里? (图)
·廖保平:安倍为何自食其言会晤习近平?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