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节明:列宁,一个疯子的报应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人们孰知的疯子,是神经错乱者,他们属生理不正常类人;疯子因为生理疾患,不能辨认自己的行为,因此往往做出损害自己、他人或社会的举动;但疯子的破坏行为有一个共同特征,就是没有自利性:总是损己不利人、损人不利己、或害人害己,因为疯子已然丧失了损人利己的意识。

     若以非功利性和破坏性为鉴别标准,则还有一种另类的疯子,他们生理上或许没有疾患,但因为信奉了某种歪理邪说,就好象吸食冰毒的人那样眼中产生了空前美艳的幻景,并在幻景的诱惑下,如中了邪一般地创造力大喷发,干出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惊天大业来。


    列宁和希特勒就是这类疯子中的典型。由于1941年六月以后,希特勒已明显不能面对现实,他或许已有生理上的错乱;而始终能够面对现实的大策略家列宁,就是更典型的这类疯子。

    为什么说列宁和希特勒是疯子,而不说斯大林和毛泽东是疯子呢?因为列宁和希特勒之祸国殃民,是为了他们眼中的理想国,非由自利驱动;而斯大林、毛泽东的犯罪,则明显有自利的目的,这两人始终是功利意识清醒的罪犯。

    这类的疯子,往往是绝世天才。列宁比希特勒更有天才:希特勒是绝世演说家和煽动家;列宁不仅是大演说家、大煽动家,还是大理论家、大笔杆子、大组织家、大策略家、大行动家。。。简直是全栖人。列宁亲手组建了布尔什维克党(苏俄共产党)、发明了共产党超黑社会的组织制度——“民主集中制”、发明了罗网式的“委员会”共产社会组织制度、创造出手握无限权力的“契卡”政保组织。。。列宁影响了半个地球;列宁亲自策划和亲临现场指挥了“十月革命”,并在其后三年与白俄军和十二国干涉武装的大对决中,始终总揽全局、运筹帷幄。。。。。。

    可见,如果没有列宁,苏联是不可想象的;恰如没有希特勒,第三帝国不可想象一样。

    这个天才的疯子,居然能够于“十月革命”后,在三天三夜不睡觉的情况下,照样批阅文件、撰写条款、起草文书、开会演讲、滔滔雄辩。。。其思维之敏捷、精力之旺盛,非常人之可比肩。。。这个天才的疯子,居然能在“十月革命”后的两年多内,在压力如山、日理万机的情况下,写出上百万字的理论著述,其创造力如中子星般的大喷发。凭心而论,此种天才和旺盛精力,是任何政治家难望其项背的。

    也因为这样的天才,列宁比希特勒更疯狂,因为同样是害人害己,他的破坏力比希特勒远为巨大。

    列宁之所以破坏力特别巨大,是因为他彻底地反道德。列宁说:“道德问题是无关紧要的问题。”也就说,只要目的“正当”,什么罪恶都是“必要的罪恶”。于是心黑手狠阶级灭绝、巧舌如簧颠倒黑白、出尔反尔、流氓无赖。。。统统不在话下,反而理直气壮了起来。

    然而历史早已证明:罪恶永远是罪恶,而所谓目的“正当”,却是靠不住的。

    列宁暴力颠覆临时政府上台后,自以为布尔什维克党众望所归,立即召开制宪会议,实行政党选举,然而选举的结果,却是俄国社会革命党大胜布尔什维克党,列宁恼羞成怒,拒绝承认选举结果,以军队驱散制宪会议,并且动用马克星机关枪扫射会场外的抗议民众,当场打死一百多人,同时,布尔什维克政权疯狂查禁报纸刊物,以致时人称:布尔什维克三个月里查封的报纸,比沙皇三百年的总合还多——其反宪政民主的态度,比沙皇还要狠恶百倍。

    此时的列宁,一反他在“十月革命”前高唱的“一切权力归制宪会议”,叫嚣:“一切权力归立宪会议”是反革命的口号——奋力地自我掌嘴。

    如此出尔反尔理由何在?列宁咋呼:“倚靠民意,但也不能忘记步枪。”

    也就是说,民意有利的时候,老子就倚靠民意;民意不利的时候,老子就用枪杆子强奸民意、改造民意。这是什么流氓逻辑?

    “十月革命”前,列宁一贯鼓吹“民族自决”,鼓吹高加索各民族国家独立,但“十月革命”后,列宁却命令红军大举进军高加索各国,列宁的理由是“苏维埃政权不能离开巴库的石油而存在。”

    1919年3月,列宁在莫斯科成立了共产国际。1919年7月25日,首次表示要归还中国被占领土,列宁承诺:“苏维埃政府把沙皇政府从中国人民那里掠夺的或与日本人、协约国共同掠夺的一切交还给中国人民以后,立即建议中国政府就废除1896年条约、1901年北京协议及1907年至1916年与日本签订的一切协定进行谈判”,结果却没有下文。原来,对中国归还领土的“承诺”,不过是渗透赤化中国的诱饵。

    总之是是按需掌嘴,巧舌如簧,理直气壮。

    在孤立无援情况下,为保障红军的供应,以战胜拥有外援的优势白军,列宁发明了“战时共产主义”的超级榨取法——其一是“余粮征集制”(比马克尸所揭批的资本家榨取“剩余价值”残酷万倍),1920年内战结束后也不废止,结果导致农业崩溃,饿殍遍地,全俄饿死五百多万人,横竖都是死的农民忍无可忍,在坦波夫掀起了反“余粮征集制”的暴动。

    列宁闻报大怒,斥责:这是富农暴动!他不去废止余粮征集制,理性化解因活不下去而反抗的事件,反而倒打一耙诬蔑受害者,并令图哈切夫斯基率军以毒气进攻不愿饿死的村民,对农民进行大屠杀。

    总之是按需造谣,滥杀无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列宁上台后疯狂镇压东正教,大肆强拆教堂,激起了Shuia镇的教士暴动,列宁动用红军和契卡,对全国教士大屠杀,列宁咆哮:“我们必须要做出让他们几十年不能忘记的残暴事来、、、、、、反动的教士和资产阶级处决得越多越好。”

    诚可谓丧心病狂,这不是疯子的特征是什么?

    当高尔基批评他杀人太多时,列宁说:

    “当两个人进行生死搏斗时,你能分清那一拳是必要、哪一拳是不必要的吗?”

    这简直是颠倒黑白:明明是你要谋杀人家,人家为保命而殊死反抗,这样的“生死搏斗”,明明是你要人家的命而引起的,却歪曲成两个人的对等决斗。

    为了实现他眼中的“正当目的”,1917年12月20日,列宁内卫特务组织——社会主义国家安全机关全俄肃清反革命和怠工特设委员会(简称契卡),任命捷尔任斯基为契卡首任主席,并不顾“社会主义法治”,赋予契卡“先斩后奏”的大权。1918年至1921年,全俄契卡系统屠杀了数百万人。

    列宁空前滥杀无辜的不择手段,甚至引发了高层同志加米涅夫和布哈林的担忧,早在1917年十月年,加米涅夫等人就警告:全党按照列宁构想的权力集中方式,将来恐怖主义统治是不可避免的。1918年,加米涅夫和布哈林试图裁减冗余的契卡人员时,列宁亲自出面阻止了他们,1921年列宁又通过政治局,继续扩大契卡的权力。

    列宁对契卡的超常倚重,直接导致内务部人民委员会暨其头子斯大林的坐大,最终绑架了全党,也绑架了列宁自己和他家人的生命。

    中风后躺在病榻上的列宁,日益感到契卡头子斯大林的难以驾驭和凶险莫测,却有心无力,哀叹:“我还没死,以他(斯大林)为首的那帮人,就把我埋葬了!”到了1922年,斯大林甚至公然在电话里辱骂列宁妻子克鲁斯卡普娅,列宁极度愤怒,但面对他自己一手造就的、已经大权在握的总书记斯大林,已经有志难伸了。1923年年末,正当列宁数番口授斯大林不合适担任总书记,以及在病榻上筹备对斯大林的一系列政治袭击的时候,这个原本极为强健秃子,突然病重身死。

    据说,列宁死前的症状既非中风患者症状、也非梅毒患者症状:他全身痉挛,脑血管硬得象石头,这极像是中毒的症状。最关键的细节是:列宁死后,身为总书记的斯大林下了一道奇怪的命令:

    不得对列宁的身体组织做毒物学研究。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列宁没有任何理由怨恨斯大林,因为斯大林彻底地贯彻他的反道德精神。列宁以反道德崛起,又因反道德身亡,诚可谓“求仁得仁”,又何怨哉?

    列宁堕落为反道德的疯子,当然因为不是他人品坏,而是因为他较为彻底地实践了马克尸反道德的主义——他比同时代的其他马克尸主义者都放得开、更没有底线。但列宁身上仍带有富绅家庭的绅士惯性,因此他对党内同仁依然优容有加,对多次对头托洛茨基甚至委以重任。但是高加索银行抢匪出身的斯大林,身上就没有此种惯性了,斯大林比列宁更列宁。

    列宁走后,他的女儿和妻子分别在1937年和1939年,遭斯大林毒杀。

    列宁的一生,正应了成语四个字:“作法自毙”。列宁空有一个天才的巨大秃头,其人的道德性,就象他那与大秃头极不相称的近侏儒般的身材一样,短小而丑陋。列宁的悲剧,经典地印证了佛教的教诲:

    善恶有头终须报。

    曾节明写于2015年元月十八日下午于冰寒纽约州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905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曾节明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曾节明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曾节明
·曾节明: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图)
·曾节明: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曾节明
·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曾节明
·曾节明: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曾节明
·曾节明:法轮功与义和拳的惊人相似性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曾节明
·习近平在做普京梦,与左右无关/曾节明
·胡锦涛等连古代皇帝都不如/曾节明
·曾节明:中共的确有可能在今年垮台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曾节明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曾节明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曾节明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曾节明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曾节明
·曾节明: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郭国汀介绍博讯专栏作家曾节明政治避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