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宇晖:谁对经济危机负有道义责任?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28日 转载)
     李宇晖 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李宇晖:谁对经济危机负有道义责任?


    外汇管制下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外流,只有权贵阶层才能做到。
    
    经济危机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了。火车货运量下滑,外汇储备下滑,进口贸易下滑,出口贸易的预测指数下滑,人民币兑美元不再坚挺对经济问题的严重性尚有不同见解,但是没有人能否认过去十几年的疯狂增长即将告一段落了。
    
    这种时候,我们这些长期唱衰宏观经济的异议人士,当然会忍不住发布一些幸灾乐祸的言论,于是引来了一些读者的不满。经常有人质问我:「经济危机来了倒霉的还不是老百姓?为了跟政府过不去拿我们当炮灰,你们不等于是凶手么?」这样的指责非常流行,因而有必要加以批驳。
    
    我不想过多讨论经济危机可能带来的人道主义后果。也许老百姓确实会倒霉,但也许社会疼痛的平均化,可以有助于中产阶级和底层的连手,共同推动对双方都有利的政治变革。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话题,无法展开。问题是,即使经济危机真的弊大于利,你能否怪到异议人士头上呢?
    
    一场经济危机的形成必然包含了两个阶段:泡沫的形成和泡沫的破裂。前者是起着决定性意义的,因为泡沫一旦形成总有破裂的一天。泡沫的破裂本身不是经济危机的原因,最多只是个导火索。如果有人能让经济泡沫破裂,你不仅不应该指责他,反而应该感谢他阻止了泡沫的进一步膨胀。打个譬方,如果一个人不停地往一个巨型气球里打气,你不想听气球爆炸的噪音,又没有办法阻止此人。那么你是趁着气球松弛的时候戳破它,还是等着它被活活涨爆呢?
    
    无论异议人士对于泡沫的破裂是否有影响,他们对于泡沫的形成毫无疑问是无辜的─吹气球的人不是我们,而恰恰是我们的对手。中国泡沫经济的形式是多方面的,但是最主要的来源无非两个。第一是银行问责机制的缺乏,导致大量贷款发放给无盈利前景的烂尾项目。这一点以前还不是大问题,但是2009年胡温政府主导的天量经济刺激,把难以明确估算的贷款(一般估计不会小于十万亿的规模)注入到地方政府的各种基建项目。你可以想象这些贷款如果无法收回会是什么后果。而这种无节制的刺激政策实际上到今天还在继续。第二个来源就是房价泡沫。在权贵政府主导资源分配和贷款发放的条件下,社会财富源源不断地流向少数富人。虽然他们的相当一部分财富转移到了国外,但是毕竟也有很大一部分由于外汇管制和公务员、军人的旅行限制而积压在了国内。这些钱拿来干什么呢?这些富人不会去购买普通的消费品,因为他们用不了那么多。一个很自然的选择当然就是买房。买房对他们来说,显然不是为了住─谁能一人住几十套房?但是严格地说,也不能算是投资,因为他们根本不屑于花时间和精力把房子租出去(从天量的空置房即可看出)。房子对他们来说,无非是一种存放财富的方式。世界上有哪个发展中国家的房价能涨到中国这个水平?就其根源,无非是这个国家很多并不需要房子的人在买房,从而让房价超出了一般供求关系所定义的范围,就这么简单。
    
    那么请问,上述这两种泡沫的形成——投资泡沫和房价泡沫,哪一种是异议人士造成的?我们这些屌丝一没有骗贷款的渠道,二没有炒房子的资金,拿什么来制造泡沫经济?恰恰相反,很多异议人士很早就在批评当局的信贷政策和房地产政策,试图制止泡沫的形成。我个人倒是没有批评过这些,因为我乐意看到当局干蠢事,但你怎么也不能把责任算到我头上。其实只要记住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泡沫经济需要大量资金的注入,因此只有掌握资金的人才可能对泡沫经济的形成负责。
    
    我知道有人会说,即使泡沫经济形成以后,「软着陆」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放气的时候不能操之过急。这种观点包含了两个错误判断。首先,「软着陆」的神话到底有没有可能?且不说中共这种粗放型的政策水平,就是美、日这样的国家在面对泡沫经济时又有几次是能做到软着陆的?你试试让一个气球缓慢放气?一个经济体的去泡沫化过程向来是少有风平浪静的,这是因为资产价格和社会预期之间互相强化的正反馈关系。一种长期升值的泡沫资产一旦开始贬值(无论是房产、股票、本币汇率),立刻就会引发社会预期的改变,进而导致更多人抛售这些资产,让它们进一步贬值。这是一个任何小心翼翼的政策工具都无法阻止的过程。所谓软着陆只是一种美好的梦想,并不符合普遍的经济规律。
    
    退一万步,即使软着陆这种东西真的有可能存在,难道你能把它的实现不了怪到唱衰的知识分子头上么?当然不能。左右中国资产价格的人归根结底是那些拥有资产的人。如果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计价的资产出现大规模贬值,那么第一推动力当然是资金的外逃。据高盛发布的一份报告,仅仅最近一个季度中国隐性资金外流的规模就在数百亿左右。我想全中国所有异议人士的资产加起来也没有这个数字的零头的零头那么多吧?这些外逃者是谁,不正是中共权贵阶层的一部分么?当年吹起泡沫的是他们,今天刺破泡沫的仍然是他们,怪到别人头上就未免矫情了。这些人为什么决定外逃?当然不是因为看多了异议人士的文章,从而对当局丧失了希望。这些人和异议圈的人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他们根本不会知道我们这些人在说什么。即使掌握境外热钱的老外们,所接触的宏观经济信息也绝大多数来源于主流媒体和政府内幕消息,而这些信息渠道中,异议人士的声音是被完全排除在外的。我们也许有心要影响他们的投资决定,有心让他们早点撤资,但我们真的没有这个能力,尤其是没有一个不被打压的舆论平台可供发挥。很多在夹缝中生存的异议者,连自身都生存难保,连个人的工作、生意都会被执法部门不断骚扰,又有什么力量去左右别人的千亿级的资金流向?
    
    所以,如果经济危机真的如期而至,如果你发现手里的货币成了废纸,工厂商店大量倒闭,发现俄罗斯的一幕在中国上演,千万别来找我们这些老实人算账。如果你不会傻到把俄罗斯的经济崩溃归咎于俄罗斯的反对党,那就更不应该把中国的经济问题怪到我们这些连反对党都没有小角色头上。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708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宇晖:恐怖袭击真的是玩笑造成的? (图)
·李宇晖:评价邓要看他在毛时代做了什么 (图)
·李宇晖:拔毛仍然任重道远 (图)
·李宇晖:无政府主义何以成为维稳工具 (图)
·李宇晖:异议人士的爱情 (图)
·李宇晖:司法独立是指独立于谁? (图)
·李宇晖:贸易与大国战争的终结 (图)
·李宇晖:我为什么支持美国的非法移民改革 (图)
·李宇晖:可再生能源将敲响独裁者的丧钟 (图)
·李宇晖:对经济预期的争夺战 (图)
·李宇晖:政治大环境下畸形的两性关系 (图)
·李宇晖:空气污染是不折不扣的政治现象 (图)
·李宇晖:普选等于穷鬼分财产吗? (图)
·李宇晖:对绝望者使用恐吓毫无意义 (图)
·李宇晖:为什么不能放弃与蠢人辩论
·李宇晖:金正恩的末日也是朝鲜政权的末日 (图)
·李宇晖:专制国家并无左右之分 (图)
·李宇晖:政治自由、爱情与小概率事件 (图)
·李宇晖:女权首先是女性的政治权利 (图)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 陈泱潮11.4.進化論不是真理。科學巨人牛頓篤信造物主上帝的神聖
  • 胡志伟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2第一章《自主行为系统》
  • 胡志伟《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生命观/雪峰
  • 胡志伟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 陈泱潮11.3.如今的中共國正扮演敵基督角色,瘋狂打壓宗教信仰
  • 谢选骏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 廖祖笙廖祖笙:共匪是个蛇鼠一窝的“执政党”
  • 谢选骏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又一个窝囊的党魁
  • 谢选骏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 胡志伟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 谢选骏阴柔的邪恶
  • 张杰博闻薄熙来并非败于王立军谁的结局比他更惨?
  • 谢选骏国家主权的逻辑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