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保平:「红卫兵思维」是什么思维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08日 转载)
     廖保平 独立作家
    
    廖保平:「红卫兵思维」是什么思维


    
    红卫兵思维是一种革命思维或造反思维。
    
    有一次跟一个朋友聊天,聊到广场舞,他认为,今天的广场舞与当年的红卫兵舞存在着深刻的精神联系,因为跳广场舞的多为60岁以上的人,他们貌似以跳舞来锻炼身体,其实是「红卫兵思维」的表现,迷恋高音喇叭、迷恋广场、迷恋整齐划一,她们是用这种方式来怀念他们的青春时光。
    
    我不太赞同他将广场舞进行上纲上线的论调,但现实中,我们很多人都对那一代人有一种怀疑,一旦他们有某些不合适宜的举动,就会冠上「红卫兵思维」的标签。我觉得这是一种懒惰的简单归类的做法,又或者说,我们对于什么是「红卫兵思维」并没有进行过深入的梳理和探究。
    
    什么是「红卫兵思维」呢?有人说是青春期的叛逆思维;是无知识、无文化的无知无畏思维;是群氓从众思维,是借机发泄报复思维,等等。这些都有一定道理,但我觉得说到底是一种革命思维或造反思维。
    
    红卫兵出现在文革时期,毛泽东发动文革是志在打倒对手,并将对手进行政治对立化、阶级化,他在亲自主持制定的中共中央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通知》里,系统地提出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他指出:「文化大革命是干什么的?是阶级斗争嘛。」斗争的目的,是对一大批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批判。毛泽东在《通知》中明确的指出:「那些支持资产阶级学阀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那些钻进党内保护资产阶级学阀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才是不读书、不看报、不接触群众、什么学问也没有、专靠『武断和以势压人』、窃取党的名义的大党阀。」对于这些阶级敌人,要通过发起文化大革命来进行一场尖锐的阶级斗争。
    
    什么是阶级斗争?就是对抗阶级之间的对立和斗争,是根本利益对立的阶级之间相互冲突的表现,是解决对立阶级之间矛盾的基本手段。阶级斗争存在于阶级社会的各个领域,斗争可区分为经济斗争、政治斗争、思想斗争等基本形式。说白了,所谓阶段斗争就是阶级革命,由无产阶级发起对资产阶级的革命,或者说对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进行造反。
    
    既然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敌我斗争的革命,那必然是残酷而激烈的,正如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所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那样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
    
    换言之,文革是革命,是造反,「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那么,每一个处在革命中的人,最主要的思维就是革命思维。而革命的思维只能是敌对思维,是你死我活的思维,是暴力思维,是非白即黑的思维,是仇恨思维,是立场先行的思维,是信仰、支持一种力量,然后反对打倒一种力量的思维。不可能是友好思维、和平思维、多元思维、彼此共存的思维。
    
    在革命思维控制下的人,一定会认为,对敌人好,就是对自己和同志不义,对敌人的残酷打击镇压,才是对自己和同志的爱护;你不打倒镇压敌人,敌人就会打倒镇压自己和同志。在革命的氛围里,人们眼里只有敌我,对待人的态度也只有两种态度,正如雷锋在日记中所写的:「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假如这个敌人是自己的父母兄弟,那也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地对待,这是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这种思维不是在正常社会环境下的正常人的思维,而是革命造反、你死我活的暴烈行动下的思维,是非正常社会环境下的非正常人的思维,我们不能用正常社会环境和正常人的思维观之。
    
    在这种你死我活的斗争环境下,人会退行进入本能的生存和自我保护状态,一个温文尔雅的人为了生存,会成为了杀人如麻的禽兽,一个知书达理的人为了自我保护,会不惜出卖攻击至亲的人。
    
    文革是通过催眠与暗示的力量,让人们意识到革命形势严峻,敌人随时都可能来夺取自己的利益和性命,人们求生存和自我保护的潜力被激发起来,就会利用有利条件对所谓的「敌人」发起攻击,并且认为是天然合理的。若不是在这种革命、造反的状态下,一个人是不敢轻易把刀刺向一个活生生的同类的,哪怕这样做了,也会有罪疚感。但是,赤裸裸的革命或造反宣传,让他们的野蛮凶残被合理化地解释,他们本来的罪疚感也随之消失无形,他们完全变成了战场上的战士,战场上的战士杀敌人打敌人骂敌人,乃天经地义。
    
    红卫兵是毛泽东的忠诚战士,他们戴袖标,喊口号,打砸抢烧,骂人打人甚至杀人,都是革命行为,他们认为他们所做一切是为了革命,为了造反,他们不这样对待敌人,敌人就会有这种方式来对待他们,这有什么不对呢。当他们在战场上「作战」时,他们是不会有任何负罪感的。只是,当他们远离了「战场」,回到正常社会形态,他们才会为自己的狂热行为感到愧疚,正如经历过战争的战斗英雄,在战争结束之后变得沉默寡言,他们潜意识地为自己曾经的残忍感到愧疚,默默地自我惩罚。
    
    很多红卫兵,开始反省当年的行为,有一些人开始站出来道歉,那是因为,他们终于从非正常社会环境下的非正常人的思维,回到了正常社会环境和正常人的思维。当年的红卫兵并非人们常说的没知识、没文化,相反,他们是当时受教育的人,这些教育让他们更加坚信革命,也在革命之后也更容易反思革命的荒唐,反省自己的荒唐。
    
    这种荒唐的革命或造反思维对今天的社会影响深刻,它一直阻碍着友好思维、和平思维、多元思维、宽容思维的建立,当然也阻碍着一个友好、和平、多元、宽容社会的形成,人与人稍有纷争、稍有不平,就上纲上线地攻伐,让社会充满了戾气和火药味,仿佛他人即地狱。从这个意识上说,文革对中国社会破坏十分深重,要修复也十分艰难,单是思维上的改变,就是一项任重道远的工程。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05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保平:我们为什么喜欢揣摩上意 (图)
·廖保平:大陆应公开拍卖政府闲置的楼堂馆所 (图)
·廖保平:大陆离发达国还有多远? (图)
·廖保平:「印度象」能赶超「中国龙」吗 (图)
·廖保平:司马南反美是为返美 (图)
·廖保平:出租车司机的斯德哥尔摩症 (图)
·廖保平:李嘉诚用脚投了什么票? (图)
·廖保平:年轻人该不该炒股 (图)
·廖保平:社保缴费基数「逆势上涨」应该缓行 (图)
·廖保平:清退社会团体兼职官员释放甚么信号 (图)
·廖保平:没必要在赵本山面前装清纯 (图)
·廖保平:文化自信靠开门竞争不是靠关门抵制 (图)
·廖保平:计划有变 反腐不变 (图)
·廖保平:免于恐惧 才能获得自由 (图)
·廖保平:人心坏了 社会溃烂 (图)
·廖保平:军队反腐渐入佳境 (图)
·廖保平:国家公祭 一笔欠得太久的帐 (图)
·廖保平:公务员涨工资如何让人心服口服
·廖保平:大陆人歧视黑人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