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志森:退出学联,然后呢?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25日 转载)
    
    
    (资深传媒工作者 吴志森)
    
    吴志森:退出学联,然后呢?


    
    ■港大学生会日前以公投决定退出学联。数据图片
    
    香港大学公投通过退出学联,各大学纷纷成立退联关注组,大专院校退联潮,烈火燎原。退联的论述,离不开学联体制不够民主、领导层不是公民提名、未经一人一票普选产生、代表性认受性不足;学联的院校共识制,令决策缓慢,在雨伞运动期间,错失了不少关键时机;要求学联改革的呼声,几年前已开始提出,即使不是毫无反应,也是敷衍了事,别无他法,惟有退出;更有论者指出,退联潮,对所有民主派政团发出警号,代议制度已经失效,只有直接民主,才是出路。
    
    我不知道这些深层次的论述,是退联同学的真正想法,还是只是理论家们的一厢情愿,把高深理论加诸同学口中,令退联论述,听起来更为完美。我在电台访问了主张退联的同学,似乎并没有想得这么深入,他们不满学联产生的制度、推行的路线而选择提倡退出。他们也没想过通过赢得学生会选举进入学联夺权,退出学联后更没计划成立新的学生组织,取学联而代之。简而言之,现在只一心一意「拆散学联」,其他的以后再算,没有任何后续的设想。
    
    这种情景,似曾相识,在雨伞运动各占领区都曾经出现。有人在占领区到处张贴「提防左胶散水」的海报,将不同意见者一律打为「左胶」。有占领者大声指斥学联学民占中三子都不代表我。「没有大会只有群众」叫得震天价响。他们更进一步在占领区围学联学民,声嘶力竭,要除之而后快。有人要拆大台,指大台不民主,窒碍言论。更有人要解散纠察,指维持秩序的纠察,影响集会人士的自由。
    
    问他们拆了大台,解散纠察,然后如何?没有「然后」,也没有「如何」,总之是「没有大会,只有群众」,谁也不代表谁,否则就是亵渎了群众运动的神圣。这种思路,与退联的想法如出一辙。退出学联,然后如何?没有「然后」,也没有「如何」,今天就是要退出,不打算进入学联夺权,也没计划成立新组织另起炉灶,以后怎么办,交由同学讨论,这就是直接民主。
    
    今天发生的退联潮,是雨伞运动后期一连串事件的延续。「没有大会,只有群众」的说法,令整个运动缺乏方向,退场给人骂左胶,升级给人骂激进,退不得进亦难,长期胶着,民意逐渐流失,烂尾收场。今天退联,至少在客观效果上,造成学联代表性成疑,非但没有因雨伞运动凝聚力量,反而令人觉得学生组织溃不成军,学生运动败象纷呈。
    
    有人说,出现退联潮,中共最高兴。网上一片指摘之声:退出就退出,中共高兴不高兴与我无关,敌人赞成你就反对,难道敌人吃饭,你就不吃饭?很够霸气,没有人敢反驳,但逻辑上说得通吗?中共最忌惮是学生运动的力量,最害怕是同学的团结,搞散学联,又没有成立新的学生组织发挥作用,在大形势上,不是对中共,对土共,对特区政府最有利吗?除非搞散学联的目的就是要让中共高兴,那就另当别论。
    
    有人说,学联存在,中共更容易对付,只要打击一个学联就够了。如果八大院校相继退出,要逐个击破,难度更大。这只是键盘战士一厢情愿的幻想,没有多少事实根据。
    
    搞散学联,谁会笑到最后?这是不能回避的问题,需要缜密思考,不是网上的霸气论述就可敷衍响应。
    
    来源: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209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志森:对高等教育意识形态的全面控制
·吴志森:大学教育 危在旦夕
·吴志森:梁粉主导大学 (图)
·吴志森:中共式三权合作进占香港 (图)
·吴志森:香港人受到什么诅咒?
·吴志森:没错,我们的制度值得傲慢 (图)
·吴志森:引入《国安法》是彻头彻尾的假议题
·吴志森:职业学生遍地开花 (图)
·吴志森:批陈文敏为染红港大 (图)
·吴志森:香港青少年军是群众斗群众的排头兵
·吴志森:青少年军是意识形态斗争武器 (图)
·吴志森:何俊仁的奇怪逻辑
·吴志森:陈佐洱的香港教育极左蓝图 (图)
·吴志森:入闸出闸大龙凤 (图)
·吴志森:枉作小人的「白票守尾门」
·吴志森:当谭惠珠取代施祖祥 (图)
·吴志森:「3个有利」 天方夜谭
·吴志森:警察只有一个曾伟雄就够了 (图)
·吴志森:香港警察还没开枪杀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