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志森:爱国爱港者的哽咽和眼泪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6日 转载)
    
    2007年,时任发展局长的林郑月娥,到皇后码头出席论坛,与保育天星皇后的本土80后唇枪舌剑,谁也不能说服谁,但林郑肯摆出如此这般倾听民意的姿态,成为一时佳话。时间再回拨至2003年,时任保安局长的叶刘淑仪,在中文大学烽火台,与同学辩论23条,被视为深入虎穴。叶局长受不了同学的诘问,反唇相稽,一片喝倒彩之声,不论结果,也算尽到局长推销政策的责任。
    

    政改咨询接近尾声,以林郑月娥为首的政改三人组,早已事先张扬,第二阶段咨询,不会搞公听会,也不会有什么大型论坛,原因路人皆见,是担心出现强烈不同意见,更对可能出现的冲击怕得要死,只敢出席一些自己人团体举办的座谈。希望听到的,都是拥护8‧31决定,要求「袋住先」的鹦鹉学舌。今天的政改三人组,龜缩胆小,拒绝辩论,害怕挑战,与8年前的发展局长、12年前的保安局长比较,倒退何止十万八千里。
    
    教育工作者联会,是根正苗红的左派教师组织,忠贞老实爱国爱党,指到哪里打到哪里,经得起历史考验。三人组出席这种政改座谈,安全系数超标,肯定不会出乱子,在一片和谐之声走过场,应该在预期之中。
    
    机关算尽,总会人算不如天算。谁会料到,一对爱国教育工作夫妇,一位是前中学校长,一位是小学老师,含着眼泪,激动说出一番真心话,论坛主持人企图阻止没有得逞,把林郑等人杀个措手不及。
    
    前校长黄伟贤带头提问:「局长、司长你哋要考虑,如果你畀唔到一个真普选香港人,香港教育系唔使做,因为(哽咽)因为政府带头讲大话(激动流泪),你叫我哋点去教育下一代?」
    
    肺腑之言 闻之令人心酸动容
    
    教数学的黄校长更说:「8‧31决定明显系维持筛选,筛选同普选根本系两个相反嘅意念,我作为数学老师,唔会教同学有啲圆形系四方、有啲四方系圆形,我作为老师,系要教学生真嘢。」
    
    六四后,学生担心回归,黄校长举出《基本法》说服他们,说香港将会有一个经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用普选产生特首。黄校长说:「当时我啲学生接受,我都接受,因为我哋心目中嘅普选,系普及而平等嘅选举,如果当中话畀我哋听系有筛选嘅,我谂当时有好多人已经鸡飞狗走,我觉得我呃咗我啲学生。」
    
    黄校长这番肺腑之言,闻之令人心酸动容,也说出了多少过来人的心声。1980年代,中英就香港前途问题展开谈判,人心惶惶,绝大部分香港人,包括根正苗红的本地左派和红色资本家,都对香港「回归祖国」缺乏信心,走资移民的大不乏人。后来大局既定,基本法对经济、法治、权利和民主的保证,尽管港人仍将信将疑,但总算是白纸黑字的承诺,中共也在国际社会和几百万香港人面前,信誓旦旦说会遵守。
    
    回归未到18年,翻脸如翻书。当年的所谓庄严承诺,用人大释法,用常委决议,用语言伪术,一次又一次的延迟,推翻,扭曲,更谎话连篇,把普及而平等选举,变成有政治筛选所谓一人一票。一度真心相信基本法,一度用基本法条文说服学生的黄校长,身处今天的局面,怎能不心生内疚,怎不会气愤落泪。
    
    黄校长和太太都是明言不会移民的爱国者,情操经得起考验。人大8‧31决定,伤害了多少独立思考爱国者的感情。政府威逼利诱,催使泛民4票转軚来挽救政改,即使得逞,但能够骗得过追求真普选,经历过雨伞运动的香港市民吗?
    
    来源:明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103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志森:曾俊华黑马之路止步 (图)
·吴志森:退出学联,然后呢? (图)
·吴志森:对高等教育意识形态的全面控制
·吴志森:大学教育 危在旦夕
·吴志森:梁粉主导大学 (图)
·吴志森:中共式三权合作进占香港 (图)
·吴志森:香港人受到什么诅咒?
·吴志森:没错,我们的制度值得傲慢 (图)
·吴志森:引入《国安法》是彻头彻尾的假议题
·吴志森:职业学生遍地开花 (图)
·吴志森:批陈文敏为染红港大 (图)
·吴志森:香港青少年军是群众斗群众的排头兵
·吴志森:青少年军是意识形态斗争武器 (图)
·吴志森:何俊仁的奇怪逻辑
·吴志森:陈佐洱的香港教育极左蓝图 (图)
·吴志森:入闸出闸大龙凤 (图)
·吴志森:枉作小人的「白票守尾门」
·吴志森:当谭惠珠取代施祖祥 (图)
·吴志森:「3个有利」 天方夜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