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你不让我贪污腐化,我就叫你民不聊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7月17日 转载)
    ——中国体制性报复反叛分析
    
     一、中国民不安生的现实

    
    说中国“官不聊生”那是欺世盗名,说中国“民不安生”那倒是现实写真,反映在社会的各个方面。
    
    首先,民众的生命安全遭到极大威胁。5月2日,黑龙江省绥化市庆安县农民、曾多次上访的徐纯合带着母亲和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出行,在庆安火车站购买车票后,遭到铁路工作人员阻止进站,随后引起冲突,被铁路警先用警棒追打,后被开枪击毙。在网络愤怒声讨、律师与维权人士前往调查下,有关部门才公布了部分录像,最后竟作出该铁路警所行“符合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及公安部相关规定”的结论,让民众从中看到自身生命的卑微与危险。此后有访民跟我说,庆安事件后警察暴力对待上访情况比以前更甚,访民中恐惧气氛更浓,访民们感到生命安全更无保障。
    
    其次,民众的思想言论更受限制。今年以来,中国当局在思想、言论上更加大了控制,不仅关闭了大量网站,封杀了大量微博,出台了多项控制网络政策法规,还拘押了不少在网络上敢言之士,并且重判了新闻记者高瑜,使得中国言论空间呈现一片肃杀之气,出现万马齐喑局面,许多知名学者受到莫名干扰,甚至被官媒公开点名,直接面临被砸饭碗的危险。
    
    再次,民众的社会参与更受压制。近两年来,中国当局抓捕判刑了一批要求官员公示财产与敦促人大审议通过《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者,抓捕了一批纪念“六四”25周年者,抓捕了一批声援香港占中活动、争取普选的人士。与此同时,禁止了公民聚餐和举行讲座、研讨活动,取缔了大批包括公盟、益仁平、传知行、立人乡村图书馆等公益NGO,使社会活动空间日益狭小,公民社会发育成长备受压制,社会陷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惶恐之中。
    
    其四,民众的经济发展日益艰难。当下中国股市的狂泻不仅使数千万中国股民蒙受损失,搅得人心惶惶,而且直接冲击着中国的整个经济,带来社会全局性震荡。同时,中国实体经济近年来也日益艰难,从官方不断调低的GDP预期上也可看出。最近我跟一些人聊天,他们说现在前往沿海打工日益不易,许多十几年在沿海发达地区打工者,都因找不到合适工作而被迫返乡;社会上中小企业主也普遍感觉现在生意难做。
    
    其五,公权加倍严酷,民众生活处处梗阻。近年来民众前往政府部门办事不是更容易了,而是更艰难了。虽然公开索贿情况有所收敛,但“我不收你钱,也不办你事”的怠工拖延情况极为普遍,公职人员变着花样使各种事情梗阻。同时,类似城管驱赶抢劫殴打民众情况更加普遍,各种强征强拆变本加厉,警察在执法名义下施暴现象成为常态。如此种种情况,致使民众日常生活举步维艰。
    
    中国社会种种迹象,揭示着民不安生的严酷现实。
    
    二、体制性反叛
    
    中国今天何以陷入如此民不安生的困境?原因固然有经济与社会自身运转规律的作用,但是中国官僚贪腐集团体制性报复社会的反叛现实,是导致时下中国困境不可忽视的根由。
    
    1989年随着中国当局对反腐爱国民主运动的镇压,中国开启了离弃政治改革的畸形经济发展之路,也就是世界经济发展史上最邪恶的权贵资本主义之路。随着权力与资本的通奸,繁衍出大批腐化堕落的孽子——权贵集团。中国政治、经济、文化与社会各方面遭到权贵集团的强力掌控,由此导致的环境毁弃、资源枯竭、道德沦丧、是非颠倒、善恶混淆,形成“低人权、低工资、低地价”与“高污染、高能耗、高压榨”的权贵抢劫的中国模式,以表面的高增长、虚假繁荣,来掩盖社会深层矛盾,致使中国在亡国灭族的绝路上狂奔。
    
    如果不及时扼阻中国以权力与资本勾结为形式,以侵吞民脂国财贪腐为内核的权贵发展之路,中国毁灭就指日可待。中共十八大后,新的权力执掌者看到了国势的危殆,在理想主义鼓动下,举起了反腐除贪的大旗,以此割断权力与资本勾兑的纽带,开启向现代文明转型的航程。随着反腐的展开,控制中国经济、政治、文化与社会的权贵贪腐集团受到了威胁,过往贪污腐化模式眼看难以为继,于是权贵集团在人性之恶与制度之罪的双重互推下,形成了体制性对反腐的报复反叛,以期扼阻反腐延续,维护过往权贵发展之路。
    
    中国自中共十八大以来社会出现的公权肆虐、民不安生情况,正是这种以权贵贪腐集团为代表的体制性叛乱,其直接表现就是“你不让我贪污腐化,我就叫你民不聊生”。由此,他们假借各种口实,甚至祭出意识形态阶级专政大旗,从思想、言论上对人封口,从社会活动空间上对人压制,从经济上抽逃非法所得、搅乱经济秩序,从民众日常生活上处处干扰侵害。通过这些做法,权贵贪腐集团一则指望激化社会矛盾、制造社会动乱以阻止反腐延续;再则抹黑新权力执掌者,为政变寻找机会;三则乘乱转移抽逃多年非法所得。本着这些目的,权贵集团疯狂报复社会就成为近年来的现实,同时也是时下股市狂泻的症结。
    
    可以想见,只要中国权贵贪腐集团没有被彻底击溃,中国反腐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中国这种民不安生的状况就难以扭转,并且柔性的反腐延续时间越长,贪腐权贵集团侵害民众、制造矛盾、激化动荡的机会就越大,中国民众遭受的残害就越深重,社会不可控性就越强,权贵颠覆社会的可能性就越大。
    
    三、反腐雷霆手段,中止权贵祸乱
    
    面对中国权贵贪腐集团发起的体制性报复反叛,中国广大民众日益艰困难熬,中国如何尽快结束这种权贵祸乱给民众带来的剧痛?这显然是当下中国无法回避的问题。
    
    权贵贪腐包括权力与资本相互勾结利用的两方面,有官僚与奸商两群体。从人类历史来看,无论是专制社会还是民主社会,权贵贪腐从来没有给社会带来过什么进步的意义,都是为祸社会、侵害民众、摧毁价值、颠覆是非、损坏国体,在道义上无法立足,在法理上无法容身,即于情于义于理于法都是不可饶恕。所以,无论民主还是专制社会,反腐都是共同的课题。而在社会转型中,从世界发展经验来看,从来没有贪腐集团会有满足之日,会容忍或促进社会转型,而是强力阻止社会向法治民主之路转型,因此中国今日社会转型的最大阻力毋庸置疑是权贵贪腐集团。
    
    中国面对今日权贵贪腐集团的为祸,面对民不安生的困局,必须采取雷霆手段,严惩那些权贵贪腐集团的首恶,击溃权贵结伙抱团的防线,尽快从人心上扭转,从制度上设限,从风气上转化,使权贵贪腐集团无容身之地。
    
    如果中国反腐出现迟疑拖延,不仅给民众带来更大侵害,也可能错失历史契机,使贪腐权贵势力报复社会,制造矛盾,引发冲突与动荡,达致其阻止反腐、颠覆国家之目的得逞。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410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德邦:公民权利是反腐不可逆转的最终保障 (图)
·王德邦:伤残维权人士周维林的“中国梦”
·王德邦:绝地反击的通钢工人
·王德邦:话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就陈永苗先生发言的发言
·王德邦:反思十八年——与一些民主追求人士商讨
·秋雨之福教会多人六四被传唤 王德邦遭骚扰 (图)
·自由亚洲电台访89学运领袖,时评家王德邦 (图)
·王德邦痛悼陈子明先生
·紧急关注:八九学生领袖王德邦被警方带走
·王德邦:北师大八九民主运动部分学生骨干25年来之简况——纪念“六四”25周年
·桂林当局强拆王德邦亲属房屋后还抓人打人 (图)
·紧急关注:维权人士王德邦妻子因强拆受伤,侄儿被抓入派出所
·“八九”维权人士王德邦家属受株连,妻子被绑架,房屋被摧毁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王德邦:谁在颠覆国家政权?——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说起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王德邦:从将“骂娘”当作“强奸”的荒谬来看刑法第105条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的新解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王德邦:民间求变与官府应变选项下的中国转型路径
·王德邦:恢复教育传承文明的本质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王德邦:平反“六四”是扼阻社会颓废实现民族自救重生之路
·王德邦:温家宝“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