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红朝历史的书写有待于历史真相的探寻/李劼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9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劼更多文章请看李劼专栏
     ——推荐独立学者邢达崑的林彪研究
     ·李劼·

    
    自从罗兰·巴特的零度写作理论被介绍到华语世界之后,不仅让作家更让一众学者感觉极其尴尬。因为这类写作和这类研究不仅在极权制度之下难以可能,即便在有幸出离该制度的束缚但依然抱有功名心、尤其依然挂靠某种机构资助诸君,也同样不可能。基于如此背景,邢达崑的林彪研究是难能可贵的,因为他的努力是典型的零度研究。
    
    一个学者的零度研究首先在于其独立性,不依赖任何官方非官方、学府准学府的资助甚至授意。在华语世界里,独立学者或者独立作家的称号,比诺奖的桂冠更加稀罕。因为这意味着艰辛困苦的生存努力,意味着坚忍不拔的潜心钻研。哈佛学者傅高义可以凭借学府乃至官府提供的各种便利,撰写《邓小平传》,但独立学者邢达崑却只能靠着勤劳的双手一面挣钱养活自己,一面苦心孤诣于毫无功利性功名心的林彪其人其事其死之研究。这两种研究,一者荣耀,一者孤寂;一者光鲜,一者沉默;然而荣耀光鲜者却虚假造作,孤寂沉默者却踏实可信。
    
    一部让不知多少形形色色学者趋之若鹜的红朝历史,如今面临的最大难题并非是已有多少著述问世,而在于诸多真相是否已然浮出水面。诸如镇反、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或如高岗事件、彭德怀事件、利用小说反党事件、刘少奇落难、林彪之死、周恩来之死、朱德之死、华国锋主导的历史性政变、胡耀邦下台、赵紫阳遭黜等等中共党内的重大变故是否已经水落石出?所有这些真相之中只要有一个真相尚未大白于天下,那么任何有关著述都不得不打折扣。更不用说,像傅高义那样的邓传,是如何的经不起推敲。
    
    作为一种个人名利或者大众娱乐,像傅高义那样写个邓传,倒也无可非议。但作为一种严肃的历史研究,我个人更倾向于邢达崑式的独立学者立场,以及零度研究方式。邢达崑并非什么资深学者,也没有傅高义那样的哈佛资历,当年的专业是机械,只是一位文史哲的业余爱好者。他的生存方式是自己开面包店,每天以只睡四、五个小时的辛苦经营作谋生。林彪的九一三遇难,在五零后这一代几乎没人不知道。许多人当作一个故事听过也就听过了。惟独邢达崑,非但过耳不忘,而且成了这个历史事件的真相寻找者。邢达崑就像张益唐研究数论一样地寻找着林彪事件的真相,并以此为基点,研究思考四九年以后的红朝历史。
    
    我曾一遍又一遍地倾听达崑之于林彪事件真相的寻找和研究,他也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讲述。因为其中有太多的细节需要厘清。他将每一次取得的进展,如同重大的科学发现一般与朋友们分享,直到如今整理出了一个比较完整的轮廓。
    
    我在拙著《枭雄与士林》以及其它有关文章里将四九年以后的红朝历史概括为毛的家天下与党天下之争,并且指出,这种权斗几乎完全主宰了整个国计民生的跌宕起伏。邢达崑有关这段历史的看法与我大致上不谋而合。他认为,毛泽东先后与刘少奇、周恩来、林彪的权斗较量,是给中国民众带来一次又一次灾难的主要原因所在。同时,达崑还为进一步探寻历史的真相提供了一些新的细节和新的思路。
    
    达崑的研究明确指向一个至关重要的历史细节:林彪在九一三事件中不是自我爆炸,而是被谋杀。他分析了整个事件的诸多环节之后指出,林彪夫妇以及林立果当时不是自己上的飞机,而是被谋杀之后被扔上飞机,然后在蒙古境内引爆,销毁。倘若这一研究结果成立的话,那么世人便可明白,不是林彪或者林立果企图谋刺毛泽东,而是毛泽东先下手为强地派人暗杀了林彪夫妇、林彪父子。这也即是说,毛泽东对付林彪采用了与对付刘少奇截然不同的方式。毛泽东对付刘少奇的手法是群众运动,对付林彪的手法是先四处找人谈心放话,造足舆论,然后再暗中行刺,制造自我爆炸的假象,瞒天过海。达崑还指出,不仅林彪被暗杀,林立果的党羽诸如周宇施、于新野等等也是被暗杀的。
    
    达崑的这一研究不仅回顾了林彪与毛泽东在四九年以后的亲疏变化,还追溯了毛泽东自开国以后与党内同僚的几次权斗以及对毛林关系产生的影响。其中,毛泽东在中共八大中的失败,至为关键。虽然这个历史细节已经被越来越多的研究者注意到,但深入探寻毛这一失败的后续发酵所造成的历史效应,却为数寥寥。而邢达崑的独立思考恰好在于,紧紧抓住这一细节,探寻历史真相。
    
    因为毛在八大上的失败,当时中共党内形成共识,并且写进党章写进会议文件,停止个人崇拜,停止毛的至高无上,所以毛会号召大鸣大放,发动知识分子向党提意见。及至发现事态的发展出乎意料,大有不可收拾之势,才反过来将知识分子以右派的罪名打入地狱。毛的这一手法与当年唆使高岗反刘反周,然后又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高岗打翻在地,如出一辙。
    
    在梳理毛林关系变换过程中,邢达崑的另一个重大突破在于,当毛因为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而在党内威望一落千丈,而刘、邓将工作重心转向恢复国民经济之时,毛极其蛮横地一面提出阶级斗争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一面在边境上寻衅打仗,把国家推入战争状态。随后更以备战的名义,胡乱搞了个所谓三线内迁,破坏国民经济建设。
    
    邢达崑指出,那场中印边境战争,原本根本无法实施。好几个具体指挥的军队将领表示打不了。最后是林彪想出了一个办法,打赢了那场战争。对此,邢达崑有相当详细的述说和分析,令人信服。达崑同时还认为,林彪之所以如此,是为了报答当年高岗倒台时,毛泽东保了林彪。我认为从总体上讲,林彪在四九年以后,一度萌生退意,不仅不愿再领兵打仗,而且还想退出政治舞台。最后是被毛逼进政治绞肉机里的。因为毛需要林彪为他在凌驾于党和国家之上保驾护航。
    
    达崑最具透视力的观察,是毛林分歧的焦点其实并非在于要不要设国家主席,而在于那部七0年毛企图复辟帝制的宪法修改草案。有位网名叫做新义州明太鱼的网友,曾经在网上发表过一篇文章《文革的本质是什么?》,专门讨论了这部宪法修改草案,指出毛在文革中复辟帝制的企图,但该文却不认为林彪是因为看出了毛的这种企图从而坚持要设国家主席加以抵制。然而,达崑从这篇文章中得到启发,认为林彪的要设国家主席,就是为了抵制毛企图将其凌驾于党和国家之上的元首权力写入宪法。我认同达崑的看法,并且补充一句,林彪的抵制是以反对张春桥一伙为名的,藉此得到了党内尤其是军内的支持。毛因此被激怒,最后与林彪摊牌。
    
    我期待着邢达崑将他的研究写成文章或者著述,从而可以与更多的有兴趣并且也有志于探寻历史真相的同道们分享。我认为邢达崑之于林彪事件以及红朝历史诸多细节的真相探寻,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倘若达崑的诸多探寻成立,那么整个一部红朝历史将重新书写。事实上,真相探寻乃是历史书写的必要前提,没有真相,无所谓历史。而这样的真相探寻,在学府、无论是大陆学府还是美国诸如哈佛那样的学府里,由于不少学者与学府与官府的诸多利益牵制,恐怕很难付诸实现。真相探寻首先需要的就是学者自身的独立特行,亦即不受任何利益和功名的羁绊。而这正好就是邢达崑作为独立学者的零度研究价值所在。因此,我向诸多朋友以及学术同道郑重推荐邢达崑的独立研究和零度思考。
    
    二0一五年九月六日写于纽约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11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劼:日暮乡关文学诉——《木心开屏,美在洞见》节选
·李劼:现代政治空间的第三维度
·莫言诺奖:吻合西方想像的中国屁股/李劼
·李劼:朝李旺阳鞠躬,向香港人致敬
·革命是权利,民主是协商,自由是审美/李劼
·陈维明,未来的中国版罗丹/李劼
·义工政治和网络文化――埃及巨变的两大历史指向/李劼
·义工:埃及巨变给中国人的最大启示/李劼
·卜雨评李劼先生《二十世纪中国政治演变和文化沧桑》
·李劼: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和平诺奖随想
·李劼:今朝酒醒何处?——《百年风雨》自序
·李劼:悲悯与仇恨:美中人文图景对照
·李劼:更正百度雅虎等网站的李劼条目
·民主政治就是做秀政治/李劼
·李劼:民主政治就是做秀政治
·李劼:反三俗和以俗治国
·历史重演可能:东汉末年或清末民初/李劼
·冷眼向姬:解析文王遗言及姬发姬旦乐诗清华简的另类读解/李劼
·李劼:伯夷叔齐是昨天出走的
·李劼:筱文滨的流逝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