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京:作为文明创新的罗马世界帝国的政治秩序(1)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17日 来稿)
    
    在“在政治秩序的变迁中体现出来的作为精神家园的希腊罗马社会规范”[1]一文,我主要考察了作为古典世界的道德规范的希腊社会秩序的兴起。借用吉本所羡慕的西塞罗[2]的很确切的表达:“希腊哲人们从人而不是神导出道德,但他们以自然的神圣冥想出一种非常奇妙和重要的沉思,通过坚持不懈的询问显示了人类理解的力量和弱点。在四种流行的学派里,节制禁欲学派Stoicism和柏拉图学派力图调和理性与怜悯的冲突观点”[3]。不过,即使像雅典那样的一万左右人口的巨大希腊城邦,也不具备一个我们今天所理解的“国家”[4]的物质基础。例如,它甚至无法为知识分子提供职业薪水[5]。而罗马之所以被称为“永恒的”,就是因为从此以后,人类知道我们可以在获得大规模社会组织分工的优势下同时可以拥有个人的“自然权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政府的目的是为被统治者利益服务等制度性的框架[6],展现了文明的创新。本文作为续篇,主要以吉本的《罗马帝国兴亡史》[7]为线索,从政治/军队、法律/行政、哲学思想和宗教等方面考察第一个作为世界帝国的古代罗马政治秩序的文明创新(和统治瓦解)。
    

    首先,罗马社会从共和向君主/帝国体制过度不可避免,有许多原因,例如行政的腐败、贫富差距的鸿沟、贵族阶级与强人集团之间的政治私利斗争,再加上骑士阶层[8]在行省的经济掠夺[9],等。传统上的罗马共和政治其实主要是指二十来个家族控制制定政策、数百名左右成员享受特权的元老院[10],是贵族或寡头集团的政治统治[11]。狭隘意义的共和政治的瓦解并不简单意味着罗马政治秩序的退化,相反,在整个罗马帝国政治秩序动荡的期间,原来只限于贵族享受的共和理念反而深入人心、挥之不去,只是文明还没有进化到在大规模社会分工中更好地组织自己的程度[12]。从西塞罗诉讼的一个例案看出:“毫无疑问,Catilina第二次竞选失败后确实图谋用暴力推翻共和。当然,他不是唯一的野心家。···象普鲁塔克所说:只要一个火星就可以点燃烈火,因为整个体制已经从内部腐败,任何强人都可以推翻它”[13]。原来适合于小城邦的贵族共和政体无法管理已经统治整个地中海地域的帝国[14]。好在共和政治体制瓦解之际,罗马人还珍惜法律的精神,留念共和的小加图[15]督促庞培和随他逃出罗马的元老院通过法律不能屠杀罗马人的城市、除了战场之外不能杀害罗马公民[16]。散财的恺撒[17]以及后来帝国将领们用金钱许愿士兵们(甚至来自蛮族)而给自己“黄袍加身”,不断摧毁了罗马共和的社会基础。
    
    与孔子歌颂周朝而谴责当时的政治秩序一样,塔西陀、李维、霍拉斯这些怀古的理想主义共和作家特别强调帝国期间道德的衰落,而他们所歌颂的共和精神是“深厚的尊严感觉、对秩序的崇敬、历史感和对使命的信念”,使罗马不同于那些只知道匹夫之勇和残忍野蛮的意大利部落和东方古国[18],但来自传统农业的勤勉、淳朴、勇敢、守纪律、忠诚、节俭、顽强、尊严、坚定的风气[19]在罗马城内荡然无存。旧的共和制度已经无法治理的事态数不胜数[20],与罗马共和早期平民为了争取社会平等权利与贵族的斗争不同,“罗马国家终于分裂成两个派别:在城里的贵族党派加入了庞培阵营,平民从在高卢带兵的恺撒那里寻求帮助”[21]。类似后来在俄罗斯革命和内战中出人头地的托洛茨基[22],西塞罗就是最富于讲演的罗马人中“最擅长弹奏人心的旋律的艺术家”[23],他观察讲演的三要素是:传达、传达、再传达[24]。此刻,西塞罗“通过阻止暴力和贿赂的新法,缩短审判期、使腐败几乎不可能”,为此支持庞培,让“他为了拯救国家得到授权召集军队,并在一个非常保守的提案下成为单独执政官—这是朝着君主专制的一大步” [25]。“派别横行,现在权力和武器是唯一的正义标准。···在法律和神祇那里能找到什么信任?”[26]“最恐怖的是在毫无节制和理性的帝国冲动的军队”[27]。罗马军人的地位从这个例子很典型地表现出来:罗马共和后期Lucullus率兵打到了中亚的亚美尼亚、底格里斯河流和阿拉伯,士兵们不愿再跟随他打下去。Lucullus只能“流着眼泪一个人一个人、一个帐篷一个帐篷地恳求,甚至象一个仆人那样卑贱地上下拉着他们的手。但士兵们不屑于他的敬礼,扔下他们的空包,让他自己去与敌人战斗”。[28]
    
    吉本点明罗马军队的本质:“在单纯的共和时代,只有那些爱国、有财产的公民才能武装起来。他们有兴趣、责任维护和执行法律。但随着征服的扩张,公共自由减少,战争改善成为一种艺术,但也堕落为一种交易。”“除了财产的资格外,罗马皇帝的军队依然主要由出身自由、受过教育的军官们指挥,但普通士兵,就像近代欧洲的商业雇佣军一样,来自最平庸无能、甚至经常是最放荡的人群。” Patriot或patriotism来自patrician贵族,字面的意义是贵族精神,中文译为“爱国者”或“爱国主义”不准确,爱国主义倒是与“大国沙文主义”更接近[29]。“古代最突出的由爱国主义表现出来的公共道德来自于强烈的对于我们作为一员的自由政府的保护和繁荣的愿望和兴趣”[30]。军官与士兵的阶级区分是职业军队的普遍特征,西方的国家军队自此以来严格分别两者[31],后来成为韦伯所定义的“科层官僚制”的典型[32],连以平等为旗帜起家的苏联、中国的革命军队也只能学习西方,采用军衔制。“将军有权处死下属,罗马纪律之严使得士兵比敌人更怕军官”[33]。不过,随着罗马疆土的扩张,Marius早在纪元前107-100年期间就被迫改革军队,“容许无产者编入军队并为他们提供武器。这样,军队就变成了职业组织,他们以此为生,最终效忠于他们的指挥官而不是罗马共和政府”[34]。极端的例子就是凯撒召集了全由高卢士兵组成的“云雀”军团,完全按罗马军团的方式装备、训练,内战胜利后给予他们全员罗马公民权[35]。
    
    奥古斯都时期,罗马帝国膨胀到25个军团,每个军团有6100步兵和720骑兵,加上禁卫军,共有35万左右兵力,统治着大约一亿人口[36]。帝国时期,“每年元旦,军队要向皇帝宣誓效忠”[37]。“蛮族加入军队变得更频繁、普遍、必须和迫切。···蛮族士兵被无一例外地依照军功提升到重要的指挥地位。···他们常常被指派到反对自己的同胞的战争中。···君士坦丁的儿子的军营和宫殿由权力很大的法兰克人支配。···君士坦丁向后继者显示了如何给予那些按照军功和服务值得与第一流罗马人并列的蛮族人相应的荣誉和地位”[38]。经过君士坦丁改组后的禁卫军“在东部,这个荣誉职务完全分给亚美尼亚人”[39]。“把蛮族招收入军队的危险麻烦从蛮族士兵与敌对的同族人的交往中显示出来,罗马帝国的弱点被他们不慎或有意地透露”[40]。日耳曼的第一个民族英雄Hermann(拉丁语Arminius)就是从罗马军队叛逃出来,拉起日耳曼队伍[41],两次击败罗马军队,保住了日耳曼民族的自由,免于高卢或西班牙的命运[42]。终于,在235年,一个来自Thracian部落的目不识丁牧羊出身的、从来不是罗马公民的罗马军队将领Maximinus被推上皇帝宝座,罗马帝国本身也成了最大的战利品[43]。
    
    在政治结构上,屋大维成为元首“奥古斯都”,基本上废除了公民大会[44],但鉴于凯撒的命运的教训,他知道罗马人还保存着深厚的共和怀念,在保持永久军队指挥官Imperator头衔的条件下[45],把任命皇帝的名义上的权力“还给”了经过改造的元老院[46]。此后的元老院基本上成为“橡皮图章”,分享皇帝剩下的权力[47]。据说奥古斯都也两度考虑复活共和,但毕竟害怕失去权力后安全不保[48]。而且,罗马城里有一百万公民人口[49],住房短缺、租金飞涨、交通堵塞、空气污染、犯罪率、生活成本和失业率高居不下[50]。“共和已经破碎:行省管理无章,军队纪律涣散,元老院腐败无能”[51],“罗马只能靠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来管理”[52]。由刻在两根青铜柱上的“神君奥古斯都把世界征服在罗马国民的统治下的业绩和他为国家和罗马国民负担的经费”开头可以读到:“我19岁时靠独自的判断和自己的负担召集军队,把在歹徒的专制压迫下的国家解放出来、获得自由”[53]。当然,他把诸如埃及这样的富裕地盘也算入他的后院收入[54],才可以骄傲地总结自己的一生:“把罗马从石砖之城改成大理石之都”。Diocletian戴克里先将元首的称号改为“主人”,成为罗马第一位名实相符的皇帝[55],又制定出“2皇帝+2副帝”制,完成了由共和制向君主制转变的最后仪式,造成“皇帝由元老院的权威选出,再由士兵们认可”的现实 [56]。随着罗马地位的下降(许多皇帝把司令部作为行宫/首都办公),元老院被剥夺了最后一点实际权力,成为“罗马市政议会”[57]。在305年,戴克里先才五十五岁时,“在他统治的第21年,作出了值得纪念的决定:逊位”,“得到为世界作出辞职的第一次榜样的荣耀”。“在同一天五月一日,按照事先的约定,Maximian也在米兰辞去(分治的)皇帝权力”。“在与朋友的交谈中,他不断承认统治的艺术是所有艺术中最难的”[58]。可惜的是,作为唯一一位自愿放弃帝位与权力的罗马皇帝[59],他不可能免除离开权力之后的帝国的麻烦和自身的危险,因为那些后果与他的一系列的改革密不可分,最后被谋害。
    
    在共和时期,“在任何时代和国家都能找到的贵族与民众的最骄傲和理想的分离恐怕就是自从罗马共和以来贵族Patricians与平民Plebeians的分离。财富、荣誉、政府公职和宗教仪式,几乎被维持血统的前者独占。···不过,这些不适宜一个自由人民的区分,在护民官的不懈努力下,经过长期斗争,终于被移除了”[60]。在帝国时期,公民权被来自小亚细亚的学者称为罗马最伟大的成就[61],也是帝国内部社会斗争的焦点。早在纪元前90-88年,在罗马和它的意大利同盟部落之间爆发的“社会战争”最终迫使罗马授予同盟部落公民权[62]。本来,奥古斯都很不情愿把罗马公民权给予意大利的部落,也不肯解放更多奴隶[63],但Claudius更像凯撒那样自由大方,连高卢的部落首领也在48年后可以进入元老院[64]。靠埃及军团起兵当上皇帝的Vespasian[65]除了把公民权赋予西班牙外,还送给跟随自己的所有行省士兵[66]。Severus的高级官员多数来自东方和非洲,他自然地赋予更多的行省的城镇公民权。Caracalla在212年干脆给帝国境内的所有自由人都得到公民权,这些举动但不是民主的进步,主要是为了增加税收应付越来越沉重的战争等开支[67]。
    ----------
    [1] 赵京,2015年8月10-11日第一稿。
    
    [2] 对于我们今天的公民社会,古代最具有政治天赋的罗马人种族的政治家代表就是西塞罗。他留下的774封信扎、58篇讲演使他成为我们最了解的古代人物(包括他的自我推销)。他的具有浪漫怀旧色彩的共和情绪带有普遍思想家的特征。Selected Political Speeches of Cicero, tran. Michael Grant, Penguin Classics, 1983. Introduction.
    
    [3] Edward Gibbo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Vol. I. New York:The Modern Library, p.27. 下面将从哲学思想角度较详细评介节制禁欲学派。
    
    [4] 除了威斯特伐利亚条约所明文化的“主权民族国家”的观念,人类主要还是从罗马的实际看到了一个公民社会的“国家”、“政府”应该如何运营。
    
    [5]据基佐的考察,直到罗马皇帝Vespasian,才首次为修辞等职业教师提供薪水。Edward Gibbo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Vol. I. New York:The Modern Library. 编者O.S.注,P.51.
    
    [6]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Introduction.
    
    [7]在“罗马帝国的衰落和日本社会党的瓦解”(2014年1月8日初稿)一文,我回顾到:“1986年离开中国之前,我逐字逐句地读过当时被译为中文的关于古罗马的名著:凯撒的《高卢战记》、塔西陀的《编年史》和《历史》、西庇阿的《罗马史》和《圣经》,感受到超越自身生活时空制约的人生价值,那些稀奇古怪的人名、地名不仅没有阻碍阅读,反而引起我更大的好奇、想象和向往,恨不得自己也能亲身经历其中的历史。”“没有超越日常生活制约的召唤和丰富的历史想象力,Gibbon写不出这样的打动人心的巨著。进一步说,中国近代以来经历了历史巨变,但在任何行业却都没有什么可读的作品,原因也很简单:学而优则仕(权)、学而优则贵(钱),没有超越日常生活制约的召唤,更谈不上历史想象力。”吉本以后有许多历史学者对罗马史有更精密的研究,但本文的目的不是历史考证知识而是对宏观的政治秩序经验教训的回顾。这只能从经典巨著中获得。
    
    [8] 骑士阶层的高利贷也是恶名远扬的。スエトニウス<ローマ皇帝伝>、国原吉之助訳、岩波文庫,1987年、135页。
    
    [9] Selected Political Speeches of Cicero, tran. Michael Grant, Penguin Classics, 1983. Introduction, p.24.
    
    [10] Selected Political Speeches of Cicero, tran. Michael Grant, Penguin Classics, 1983. Introduction, p.13. 在西塞罗时,元老院有六百人,包括西塞罗这样的出身骑士的新贵。p.24.
    
    [11] 我们东亚比较熟悉的中国、韩国“红二代”、“官二代”或“太子党”,日本第三代官僚,也类似罗马的贵族或寡头集团,垄断了国家的政治权力,经济上有一定的市场自由。
    
    [12] 不看好代议制的卢梭强调希腊民主/罗马共和的国家只能限于一定的人口规模,如瑞士。但以nation-state民族国家成立的绝大多数近代国家只能采用代议制来间接民主统治,例如,今天在缅甸进行的虽然不充分但足够反映民意的全国大选,表明他们已经知道、接受、运用民主的方式组织新的政治秩序,比超巨大规模的中国的政治制度更文明开化。
    
    [13] Selected Political Speeches of Cicero, tran. Michael Grant, Penguin Classics, 1983. Introduction, p.72-73.
    
    [14] Selected Political Speeches of Cicero, tran. Michael Grant, Penguin Classics, 1983. Introduction, p.8.
    
    [15] Plutarch, The Lives of the Noble Grecians and Romans. Trans. John Dryden, rev. Arthur Hugh Clough, New York: The Modern Library, p.1071.
    
    [16] Plutarch, The Lives of the Noble Grecians and Romans. Trans. John Dryden, rev. Arthur Hugh Clough, New York: The Modern Library, p.949.
    
    [17]实际上,正是恺撒把财富发给下层士兵/平民的遗嘱打动了人心,激起人们的愤怒和暴乱,打乱了布鲁图斯团伙刺杀恺撒以后元老院贵族与安东尼等恺撒部下达成的避免内战的交易。“在他的尸体旁爆发的无法扑灭的反叛成为恺撒的最后、最大的凯旋”。The Story of the Greatest Nations, Vol. III Rome & Germany, Auxiliary Educational League, 1921, p.393. 如果凯撒没有被刺杀,他的一系列改革(包括成功的凯撒年历)计划得以实施的话,罗马共和向帝国的转型会怎么样呢?
    
    [18]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15. 例如,罗马将领Regulus被迦太基俘获,被放回罗马为迦太基讲和,但他呼吁罗马继续战争打败迦太基。他返回迦太基坦然接受死刑。
    
    [19] 著名的例子是Cincinnatus,他被赋予独裁的权力,但在击败外族入侵后,放弃权力回到自己的田园种地。当然,共和政府官员的服务都没有报酬,以及因为没有服从上司命令而被父亲处死的儿子。Edith Hamilton, The Roman Way, Avon Books, 1973, p.25.
    
    [20] “金钱已经成为公共选举中必不可少的成分”。Plutarch, The Lives of the Noble Grecians and Romans. Trans. John Dryden, rev. Arthur Hugh Clough, New York: The Modern Library, p.271. “罗马人把伟大的庞培的营地作为他们的国家、把他的帐篷作为他们的元老院,而不认为那些在罗马执掌政府的consuls, prators以及所有magistrates比叛乱和卖国贼们的头衔更好”。上书p.800.“所有竞选公职的人都毫无廉耻地公开地行贿发钱,而接受钱财的人们不光只用选票表达回馈利益,也用鞠躬、刀剑和投石来决定选举。”上书p.872.
    
    [21] Plutarch, The Lives of the Noble Grecians and Romans. Trans. John Dryden, rev. Arthur Hugh Clough, New York: The Modern Library, p.1108.
    
    [22] 他们的被杀命运也类似:祸从口(和写文章的手)出。
    
    [23] Selected Political Speeches of Cicero, tran. Michael Grant, Penguin Classics, 1983. Introduction, p.18.
    
    [24] Selected Political Speeches of Cicero, tran. Michael Grant, Penguin Classics, 1983. Introduction, p.21.
    
    [25] Selected Political Speeches of Cicero, tran. Michael Grant, Penguin Classics, 1983. Introduction, p.216.写到这里,笔者不由得对比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在法律之上的“反腐”,也令人觉得带有朝向“单独执政官”的趋势。
    
    [26] 护民官Caius Gracchus去元老院(被杀)出门时他妻子的道别之言。Plutarch, The Lives of the Noble Grecians and Romans. Trans. John Dryden, rev. Arthur Hugh Clough, New York: The Modern Library, p.1017.
    
    [27] Plutarch, The Lives of the Noble Grecians and Romans. Trans. John Dryden, rev. Arthur Hugh Clough, New York: The Modern Library, p.1270.
    
    [28] Plutarch, The Lives of the Noble Grecians and Romans. Trans. John Dryden, rev. Arthur Hugh Clough, New York: The Modern Library, p.618-619.
    
    [29] 这从几乎所有帝国子民的大国沙文主义对外言动中感受到。
    
    [30] Edward Gibbo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Vol. I. New York:The Modern Library, p.9.
    
    [31] 美国培养年轻军官的军校新生叫Pleb, 就是来自plebian罗马平民士兵一语。
    
    [32] 韦伯“社会主义”,赵京译,2010年3月8日。ISBN:978-0-557-01998-4
    
    [33] Edward Gibbo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Vol. I. New York:The Modern Library, p.10.
    
    [34]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41.
    
    [35] スエトニウス<ローマ皇帝伝>、国原吉之助訳、岩波文庫,1987年、32页。
    
    [36] Edward Ellis & Charles Horne, The Story of the Greatest Nations, Vol. III Rome & Germany, Auxiliary Educational League, 1921, p.408.
    
    [37] 插入一句奥古斯都的业绩录:“有五十万罗马市民以军人的身份向我宣誓效忠”。スエトニウス<ローマ皇帝伝>、国原吉之助訳、岩波文庫,1987年、210页。
    
    [38] Edward Gibbo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Vol. I. New York:The Modern Library, p.542-543.
    
    [39] Edward Gibbo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Vol. I. New York:The Modern Library, p.548.
    
    [40] Edward Gibbo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Vol. I. New York:The Modern Library, p.933.
    
    [41] Edward Ellis & Charles Horne, The Awaking of Germany. The Story of the Greatest Nations, Vol. III Rome & Germany, Auxiliary Educational League, 1921, Cover illustration.
    
    [42] 残暴的罗马将领Varus被Hermann领导的日耳曼军队完全消灭掉,气得奥古斯都长久不修头发胡子,不断叹气:“Varus,Varus,还我的军团!”罗马从来没有完全击败日耳曼人种,画莱茵、多瑙河为帝国北部边界。Edward Ellis & Charles Horne, The Awaking of Germany. The Story of the Greatest Nations, Vol. III Rome & Germany, Auxiliary Educational League, 1921, illustration III-9.
    
    [43]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143.
    
    [44] 公民大会Assembly原则上讲可以召集百万人开会,虽然从来就没有成为民主联合的力量与元老院抗衡,也是一个发泄不满的公共渠道。Selected Political Speeches of Cicero, tran. Michael Grant, Penguin Classics, 1983. Introduction, p.26-27.
    
    [45] Edward Ellis & Charles Horne, The Story of the Greatest Nations, Vol. III Rome & Germany, Auxiliary Educational League, 1921, p.404.
    
    [46] 元老院早已丧失共和精神,鱼目混珠,在安东尼、屋大维和他们的亲戚Lepidus“后三头”期间就杀害了三百名元老院议员(和两千名骑士和更多的市民),内战后还有上千名议员!Edward Ellis & Charles Horne, The Awaking of Germany. The Story of the Greatest Nations, Vol. III Rome & Germany, Auxiliary Educational League, 1921, p.397. スエトニウス<ローマ皇帝伝>、国原吉之助訳、岩波文庫,1987年、132页。
    
    [47]例如,在三个行省指挥官自立为皇帝、连禁卫军也唾弃尼罗时,元老院才宣布废除他的帝位并判处他死刑。
    
    [48] スエトニウス<ローマ皇帝伝>、国原吉之助訳、岩波文庫,1987年、123页。
    
    [49] 纪元64年护民官Gaius Papius制定法律驱逐(奴隶以外的)所有非公民身份的人出罗马。Selected Political Speeches of Cicero, tran. Michael Grant, Penguin Classics, 1983. Introduction, p.146.
    
    [50]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147.
    
    [51]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57.
    
    [52]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44.
    
    [53] スエトニウス<ローマ皇帝伝>、国原吉之助訳、岩波文庫,1987年、209页。
    
    [54]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91.
    
    [55] 皇帝emperor一词由imperator(军队指挥官)而来。凯撒被称为终身Dictator(独裁者)和Imperator。Edward Ellis & Charles Horne, The Story of the Greatest Nations, Vol. III Rome & Germany, Auxiliary Educational League, 1921, p.385.
    
    [56] Edward Gibbo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Vol. I. The Modern Library, New York. P.65.
    
    [57]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144.
    
    [58] Edward Gibbo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Vol. I. New York:The Modern Library, p.334-337.
    
    [59]他退休后最大的兴趣是种菜。在其后有人曾要求其重登帝位,却被其断然拒绝,并回复道:如果你看到我亲手栽种的蔬菜时,就不会再提出这种要求。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8%B4%E5%85%8B%E9%87%8C%E5%85%88
    
    [60] Edward Gibbon,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Vol. I. New York:The Modern Library, p.525.十二表法禁止贵族与平民之间的通婚。
    
    [61] Aristides为此发表的演说。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68.
    
    [62]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41.
    
    [63] 他极力想保全罗马人的血统。スエトニウス<ローマ皇帝伝>、国原吉之助訳、岩波文庫,1987年、136页。
    
    [64]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60.
    
    [65] 塔西陀:“帝国的秘密暴露了:皇帝可以在罗马以外产生”。引用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62.
    
    [66]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63.
    
    [67] Moses Hadas, et al., Imperial Rome. New York: Times Inc., 1965, p.143.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01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世界最大网络安全公司的股东提案/赵京
·赵京:在政治秩序的变迁中体现出来的作为精神家园的希腊罗马社会规范(上)
·尊师敬友,更爱真理与自由/赵京
·尊师敬友,更爱真理与自由/赵京
·关于政治秩序正当性的断想/赵京
·与高盛集团董事会的首次面对面交锋/赵京
·赵京:IBM股东大会对安倍访美发出警告
·赵京: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的问题再考
·赵京:自由社会秩序中的自然神祇与个人原耻
·自由之道:国际和公社的忠实门徒马拉铁斯塔/赵京
·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治理的原点 /赵京
·以IBM的公司治理推动东亚的正义进程/赵京
·The Copernican Revolution:由地球的旋转引发社会秩序的革命/赵京
·赵京:网络空间的安那祺自由秩序
·赵京:由孔德再出发创新社会(科)学
·莱布尼茨伦理观的自由主义扩展 /赵京
·赵京:巴西安那祺主义的历史功绩
·赵京:在NetApp股东年会宣读亚太和平政策
·赵京:笛卡尔主义的神髓
·赵京:二战期间伤亡最大的爆炸悲剧
·鲜为人知的俄国革命/赵京著
·墨西哥革命的良知和灵魂:马公/赵京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