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莫之许:公共问题不需要鸡汤话语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05日 来稿)
     莫之许 独立评论人
    
     本周,重度雾霾再度袭击北京,多处地区录得超过1000以上的pm2.5指数。

    
    2015年12月2日,柴静入选了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评选的「全球100大思想家」,而就在本周,重度雾霾再度袭击北京,多处地区录得超过1000以上的pm2. 5指数,更有人用专业粉尘计数设备,录得2000多,甚至6000多的指数,雾霾如此糟糕,让人不禁想起了一年前轰动一时,也是此次柴静因此入选百大思想家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如网友「破破的桥」就感叹道:「回顾柴静纪录片引发热议之后大家在争吵中又呼吸了一年雾霾。我们失去了改变现状的意愿和能力。」不过,这样的感叹多少显得有点矫情,毕竟,禁止柴静纪录片继续传播的,并不是网友的争吵,而是官方的禁令,让改变现状的意愿和能力消失的,也更多是现行体制的高压,而不是争吵带来的厌倦。
    
    针对「破破的桥」这样同情式的理解,也有对《穹顶之下》直言不讳的批评,张雪忠先生贴出旧文「防止雾霾不能『从我作起』」,批评这种「将公共问题私人化、抒情化和泛道德化的恶劣习气」。在张雪忠先生看来,雾霾是一种公共危机,解决公共危机,是专属于政府的责任,从而,重要的是民众要能控制政府,并通过政府去解决公共危机,「一个真正有公民意识的人,并不会动辄进行自虐式的自我归责,并试图避开政府去尝试各种于事无补的私人化努力,而是要对政府进行严正的质询和问责。」
    
    我大体同意张雪忠先生的上诉观点,但也略有不同。在我看来,公共问题私人化、抒情化和泛道德化的流行,还有其独有的形成机制。公共问题私人化,是公共参与堵塞的后果。在极权体制下,民众被剥夺了几乎所有的公共权利,缺乏有效的公共参与渠道,甚至,只要尝试介入公共事务,还会遭遇到维稳,甚至是专政打击,然而,民众又不可能脱离公共事务而独活,公共问题的出现,个体依旧需要作出应对,长期处于这种参与不能,而认知上和心理上又需要处理应对的困境之下,造就了一种回避实质参与的替代方法。
    
    公共表达渠道被阻塞,并不能消灭或压抑公共诉求,因此就必然发展出间接的、替代的、扭曲的方式来转折表达。长期以往,人们会适应替代表达而不适应直接表达,并可能产生至少两种心理效应:一是买椟还珠效应,以替代途径为正朔,而抵制直接途径;二是习得性无助效应,丧失直接表达能力。因此曲笔、伪托、嘲讽为风尚,而排斥、抵制什么诋毁直言批评或抨击。因此,将集体行动替换为个人选择(私人化)、将实质参与替换为情感带入(抒情化)、将公共制度问题替换为个人伦理问题(道德化),都是为着缓解个体认知上和心理上的焦虑,而被创造出来的替代方法,这才是公共问题私人化、抒情化和泛道德化流行的大众心理基础。
    
    张雪忠先生的批评并非无的放矢,近些年来,在公共问题上采用这种私人化、抒情化、泛道德化的方式,大有泛滥之势,除了上述属于极权体制下的一般大众心理基础之外,在我看来,也与大陆特有的市场化进程,或者说市场新极权现实有关。
    
    首先,市场化产生了庞大的新兴社会阶层,以及更为强大的参与需求。作为市场化进程的相对获益者,该阶层已经基本满足了自身的生理、安全、归属等私性需求,而越来越在意尊重和自我实现等社会性需求,而要实现此等需求,就不可能离开社会化、公共化的参与和贡献,于是,可以很容易地就观察到,新兴社会阶层有着对公共参与的普遍需求,甚至是焦虑,2008年汶川大地震期间,涌现出来的上百万志愿者,微博时代诸多公益和公共事件的关注热潮,都说明了这一点。
    
    其次,市场化提供了新的话语平台。市场化也意味着消费主义的兴起,包括文化消费,也因此催生了所谓的市场化媒体,以及随后的网络表达空间的出现。这一新出现的文化消费空间和表达空间,与新兴社会阶层的兴起同步:新兴社会阶层旺盛的参与需求,大多经由这一空间或平台而得到表达,这一空间或平台,又因为获得了新兴社会阶层的接受而具有更多影响力,更多商业上的价值。
    
    最后,巨大的需求、新兴的平台,共同造成了特定话语的兴旺。在新兴的话语平台上,一种以新兴社会阶层为主要对像的话语逐渐形成,这一话语主要由以下几个内容构成,一是整体上亲自由化的观念表达,一是变革路径上,普遍的求变怕乱心态,一是针对旺盛的参与需求的各种替代方案。这一话语形式的出现并非偶然,大陆市场化进程是在极权体制的大框架下展开,公共参与渠道并未同步开放,而是大体维持着权利限制格局,更为吊诡的是,大陆的市场化进程开始于1989年悲剧以后不久,从一开始就与公共参与的冻结状态相伴随,因此,不仅巨大的公共参与需求并不能得到真正的释放,连公共参与这一诉求本身也不能过多地表达,于是,巨大的参与需求只能以一种隐晦、间接、扭曲的方式来表达:
    
    具体而言,主要是两种方式,其一,是以所谓去政治化的方式,将相对不那么敏感的公益事务,作为公共事务的替代品,以此缓解新兴社会阶层的参与焦虑,比如免费午餐等公益行动,固然有其自身价值,但却被放大为「柔软改变中国」的公共解决方案;其二,则是张雪忠先生所谓私人化、抒情化、泛道德化的方式,将本应是公共参与、集体行动,制度取向的问题,转换为情感带入、个人选择和伦理指向。以情感带入为例,微博上点蜡烛之类,就是对真正的公共参与的替代,「围观改变中国」、」一人一票、改变中国「之类的表达,就是将必不可少的集体行动,替换为一种个人选择,而「你光明,中国便不黑暗」之类表达,就是用一种伦理担当,替代了必要的制度变革,简言之,这其实是以一种迂回的方式,回避掉了公共参与堵塞这一根本问题,而推出的鸡汤话语,除了缓解新兴社会阶层的参与焦虑之外,几无意义。
    
    柴静的《穹顶之下》虽然揭示了一些现象,但在根本上,依旧属于鸡汤话语之列,强调「从我做起」,看上去挺美,可是,没有集体行动,就无法实现努力与回报的对应,绝大多数个体都会选择不作为的搭便车态度,以致企业,政府都不会感受到任何直接的压力,雾霾当然只会越来越严重。正如张雪忠先生质问的,那些曾经骂过他的人,「在过去半年里,你们是否真的曾为防止雾霾,自觉作出一些个人化的努力,比如少开车、少开空调等」?
    
    不仅如此,「从我做起」不仅不可能在现实中发挥作用,还通过提供「从我做起」这样的虚假选项,掩盖了权利剥夺才是雾霾危机根本原因、掩盖了缺乏结社自由从而无法集体行动这样的真问题,事实上,上面所提到的鸡汤话语,也大多是是这样的同构产物,作为公共参与不可、集体行动不能,制度改变不得之下,诉诸于情感带入、个人选择、道德诉求的替代产物,这种鸡汤话语因为切中了巨大需求的痛点,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且尚能通过体制的审查,因而获得广泛的传播,但是,除了一点心理安慰作用之外,这样的广泛传播,也带来了更多的副作用,通过传递某种虚假希望,这些鸡汤话语在很大程度上遮蔽掉了本应获得正视,也远为严峻的现实和问题,在这一点上,我完全同意张雪忠先生,这确实是一种「恶劣习气」。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609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莫之许:南周案曲终人散
·守鱼:莫之许被招安背后的谣言三要素
·莫之许:大陆互联网开始「部落化」时代
·莫之许:赞美压迫者?来自缅甸的虚假希望
·莫之许:面对中共新极权现实:冷眼相看习马会
·莫之许:「报书名」与找信号
·莫之许:延续专政战略意图:文化产业的垄断时代
·莫之许:拦截习近平,访民是中共专政的不治之症 (图)
·莫之许:国内新极权国际新冷战 TPP近乎幻想
·莫之许:中国为何要推网络安全法
·魏强:莫之许关于新极权的断言与其背后的逻辑
·批莫之许的简化黑白思维 /胡龙生
·莫之许:去政治化与伪公共化 (图)
·莫之许:对邓小平不同评价的背后 (图)
·莫之许:演艺明星们为新意识形态买单 (图)
·莫之许:唯有抗争能带来法治 (图)
·莫之许:大陆银行业或将盛极而衰 (图)
·莫之许:大陆互联网进入体制化时代 (图)
·莫之许:中国经济的下行螺旋 直到出现灾难性崩溃为止 (图)
·莫之许:新极权体制下不存在改革的可能 (图)
·余世存、莫之许等学者悼念陈子明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