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信访局里的销号生意,谁在套现“账面稳定”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07日 转载)
    
    来源:微信 作者:平说
    
    法网观察员 东亞书
    
    
    七年来,于建嵘耿耿于怀的一件旧事,却在第二个国家宪法日有了戏剧性实证。
    
    2008年12月27日,这位社科院研究员应邀参加国家信访局和中央党校联合召开的论坛,并作了“信访责任追究制——绩效和悖论”的演讲。话音刚落,国家信访局研究室主任张严提出严厉批评,而主持人也未给于答辩机会。
    
    张严的批评涉及多个方面,第一条是质问于建嵘,“关于基层政府被逼到上级信访部门来行贿进行销号,有什么证据?”
    
    为此,于建嵘公布了一位县政法委书记“在信访稳定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责任单位负责上访发生当时的销号,要尽最到的努力减少进入登记量。信访局负责每月通报前的沟通,压缩每月通报量。“销号只是经济上的付出,不销号就是政治前途上的损失。”
    
    这显然不足以回应张严的质疑和批评,直至张的上司、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许杰现身说法。
    
    2015年12月4日上午,国家宪法日这一天,许杰因受贿罪领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3万元。这个在公众视线消失近两年的京官,被法院认定受贿610余万,“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修改信访数据、处理信访事项等提供帮助”。
    
    许杰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1955年出生,履历单调,除了短暂的地方挂职,仕途几乎全部效力于信访体系。1989年,34岁的许杰成为国家信访局前身——中办国办信访局办公主任,50岁的许杰升任国家信访局副局长,七年后落马之时在5位副局长中排名第一。
    
    法院查明,许杰仕途的最后七年,在修改信访数据、处理信访事项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受贿550余万元,占到全部贿赂的九成以上。
    
    中纪委此前的通报称,许杰索取、收受巨额贿赂;对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司发生的系列案件负有主要领导责任;与他人通奸。
    
    所谓领导责任的案件,其中之一是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司孙盈科案,对应许杰的那七年,孙盈科利用担任接待二处、三处、五处副处长或处长期间,先后接受多个地方信访部门的请托,通过登记后选择“口头劝访”处理方式,“改变问题归属地”“集体访改个人访”等手段,减少当地信访数量,先后受贿522.5万元。
    
    检方出具的证据中,就有106名证人提供了证言,承认他们曾经请求孙盈科提供帮助,并塞钱。
    
    除此,孙盈科还伙同在国家信访局挂职锻炼的李斌,为邯郸销号100多次,李斌三年间收受邯郸各级信访部门好处226.8万元,孙分得30万元。
    
    许杰系列案引起了国家信访局地震,另一名副局长徐业安继他落马之后,在办公室吊颈自杀身亡,终年59岁。这位湖北武汉人,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3月17日。
    
    
    
    与计划生育国策相似,信访制度作为鼎器运行的组件系统,因与法治相悖,广受诟病,废黜之声不绝。
    
    对民众而言,既有体制提供了三种救济渠道,一是司法,二是信访,三是新闻。当新闻与司法的独立性丧失,信访很大程序上削弱并替代了司法的职能,而这个本就是寄生的行政权仅是没有希望的死循环。
    
    “搞定就是稳定,摆平就是水平,没事就是本事。”这个在官场流传甚广的段子,其实已经展示信访销号的内在逻辑。
    
    现有行政体系中,存在着自上而下的增压机制,销号之所以能成为买卖,并形成一定规模的市场,自然是既有需求也有供给,而基层领导成了销号市场最大的买方。这和网络删帖市场没有本质区别。
    
    为了“没事”,所以要“搞定”信访官员,“摆平”上访民众。搞定了,摆平了,看似“稳定”了——尽管那只是“账面稳定”,只存在于信访登记册上,而不稳定因素从未因销号而消失,一直在积聚力量。
    
    于建嵘曾给中央提交一份信访调查,他认为:“目前信访制度存在着重大的制度性缺陷,并产生了十分严重的政治后果,因此必须进行彻底而系统的改革。”
    
    这份报告主张,从行政、法律、政治三个层面考虑,对信访制度进行稳妥而有步骤的改革。其中尤其提出,“在强化和程序化信访制度作为公民政治参与渠道的同时,要把公民权利救济方面功能从信访制度分离出去,以确定司法救济的权威性。”
    
    其实,话不必绕得太远,就像对待计生一样,废黜信访,重振司法,是唯一正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818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打的信访站,流水的上访潮/杜阳明
·杨学林:律师代理信访案件之我见
·马亚莲:国家信访局,一座空城蓄血泪!
·段万金律师:替人申冤信访即使过激也不构成犯罪
·刘红霞:从信访条例到信访法的肮脏
·谢晖教授:信访和维稳经费使用的“新秘密” (图)
·湖北襄阳访民卢淑秀去公安部信访口登记被强行绑架走 (图)
·王德邦:如何解开信访不信法的中国困局?
·闫曼:“信访学习班”是加剧矛盾“利器”
·于新永:维权不能靠信访,信访维稳不维权
·丛晓波:访民变身“信访主任”就能维稳吗? (图)
·田青山:信访就是语言说服
·百姓为啥“爱”上访?信访的“问题包袱”应该“压”给谁?
·中国的信访制度是保护贪官欺压访民的罪恶制度
·上海市卫生局信访办王家军可耻!无赖/徐佩玲 (图)
·王德邦:终结信访排名不能遏制地方政府的截访冲动
·康素萍缘何申请国家信访局信息公开 (图)
·宋伟忠:“信访工作制度改革”有用吗? (图)
·刘逸明: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信访制度的存在说明这个国家没有法制/王振华 (图)
·国家信访局副局长许杰修改信访数据受贿610万判13年 (图)
·南京纪委组织信访双公开 让被举报人“红脸出汗” (图)
·国家信访局:各省市不如实上传信访信息将追责
·当局逐步推律师中介取代信访 律师指是打压
·年底实施律师代理制冀取代信访制 学者指需时磨合
·四川成都数百业主信访局维权遭镇压一度被全部抓捕 (图)
·中共政法委发文帮信访人维权 或与依法治国相悖 (图)
·中央政法委:建立律师参与涉法涉诉信访案制度
·社保医保问题:上千越战老兵北京信访局请愿被带走 (图)
·数十权利受侵害的复转军人军委信访局抗议维权 (图)
·数十权利受侵害的复转军人军委信访局抗议维权 (图)
·阅兵维稳奇葩:逾千截访者围困最高法信访接待室,访民寥寥 (图)
·维权人士刘红霞被郑州公安局信访工作人员指现行反革命
·呼吁立即废除法西斯信访集中营“久敬庄” (图)
·山东千名访民集体进京 投诉各信访部门不作为
·北京公安与上海公安连手在国家信访局门口肆意抓上海人
·访民揭国家信访局干部勾结地方收钱消号 (图)
·控诉上海虹口区信访办副主任雇佣“黑保安”暴力绑架
·全国人大办公厅信访局副局长黄力群改行当律师 (图)
·浙江海宁市纪委派驻信访局纪检组长跳楼身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