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九十五条论纲》是罪人的作品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01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九十五条论纲》(正式名称:Disputatio pro declaratione virtutis indulgentiarum,即“关于赎罪券的意义及效果的见解”,或可指“关于赎罪券的意义及效果,马丁·路德的见解”),是马丁·路德于1517年10月31日张贴在德国维滕贝格城堡教堂大门上的辩论提纲,现在普遍被认为是新教的宗教改革运动之始。现在,五百年快过去了,可以对它盖棺论定了。
    
    (一)背景
    
    马丁·路德在大学中学习法律的同时,接受了当时“进步的”人文主义思想。此后又研究神学,1508年起,在维腾贝格大学担任神学教授。曾经周游各地,到过罗马,耳闻目睹罗马教廷和教会的腐败黑暗,产生了改良教会的思想。罗马教会宣扬,人死后灵魂要想升入天堂,必须由教士履行宗教仪式。
    
    1517年,教宗利奥十世以修缮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为借口,谕令出卖“赎罪券”,说是有罪的人,只要花钱买了“赎罪券”,死后灵魂就可以升入天堂。为了增加销售量,赎罪券教士宣传说:“钱币落入钱柜底响叮当,灵魂瞬间脱离炼狱升天堂。”(见论纲第27条),说什么“多买赎罪券不仅可以预先豁免今后犯的罪行,而且可以替已死的人买赎罪券,好让死者的灵魂尽快脱离炼狱、升入天堂。”这样赎罪券无形中就成了犯罪通行证。当维滕堡附近的一些人来找路德行告解时,路德告诫他们需要悔改才能得赦免;当其中一部分人拿出赎罪券炫耀时,路德拒绝为他们做赦罪祷告。同时他接获作为教宗在神圣罗马帝国最高代表即驻美因茨的枢机主教阿尔布雷希特·冯·勃兰登堡用于教唆兜售赎罪券的秘密谕示(Instructio Summarium)。后者因为贿买勃兰登堡选帝侯兼驻马格德堡大主教(辖路德所在的维滕堡)的资格而债台高筑,而急需用搜刮信众得来金钱的一部分中饱私囊。此人的言论以及教唆销售赎罪券的这种卑劣的诈骗行为,引起了他的忧虑和愤怒。他认为,人只要虔诚信仰上帝,因信心而称义,死后灵魂就可得救,“既然已经认识上帝的意思,就不需要问别人”,也不需要由教士举行仪式。他主张“从头到脚”改良教会,取消教阶和教会的烦琐仪式,建立“廉俭教会”。他的这些主张在这《九十五条论纲》中得到初步体现。
    
    民间一般认为,同年10月31日(现代新教国家的改革节)马丁·路德将这拉丁文写就的《关于赎罪券效能的辩论》(Disputatio pro declaratione virtutis indulgentiarum,共九十五条)按神学辩论的惯例公布于维滕堡的大学教堂大门上(见下图,当时也常作为公告牌),要求对有关赎罪券功效问题公开讨论。史料证明论纲其实最先是作为信件的附件递交给阿尔布雷希特·冯·勃兰登堡,愤于对后者刚愎自用和置若罔闻,作为神学教授的路德为推动学术讨论将九十五条散发给予大学同僚(抄本之一今藏于布伦瑞克—吕内堡公爵,即汉诺威选帝侯位于Wolfenbüttel的城堡图书馆里)。虽然始终无人来和他辩论,而这篇短文却在他并不知情的情况下不胫而走,成了宗教改革运动的导火索。 教宗知道此事后,下令切责路德,又派代表到巴伐利亚的奥格斯堡。路德当着教宗的代表面前,否认其统治基督教的权力,又替约翰·胡斯辩护,痛斥那些下令把他烧死的人。
    
    (二)历史意义
    
    1519年,马丁·路德在莱比锡参加神学论战,否认教宗的权力,说是没有教宗,教会也能存在。他点燃的宗教改革之火,在德国有了燎原之势,犹如耶稣所说:“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太10.34)托马斯·闵采尔领导的农民和城市贫民,也参加进来。他们的要求超出了马丁·路德宗教范围内的改革,而逐步发展为德意志农民战争。1521年,在教宗授意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卡尔五世要他在沃尔姆斯(Worms)召开的国会上认罪,并撤回这九十五条论纲,他却说:“除非用《圣经》的文字和明白的理性证明我是错的,否则我决不放弃自己的观点,我的良心是被上帝的道束缚的。”由于他的行为支持了当时德意志各邦民族主义对罗马的反抗,他此后也得到北部各邦诸侯和民众广泛的拥护和保护,在萨克森选帝侯的庇护下隐居于黑森—图林根交界的瓦特堡(Wartburg),从而首先把《圣经》从希腊文译成高地德语印行。其意义在于一般民众也有机会亲身学习,诵读和解释《圣经》,而无须借助教会和教士,这就从内部摧毁了以教宗为首的罗马教会作为精神权威存在的传统根基。这在破除罗马教会对文化垄断权的同时,也奠定了德国语文的基础和规范,是文化上的一大贡献。
    
    罗马教会所谓“反改革”的诸多措施,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罗马教会本身。在1550年代特伦多会议上,天主教会(La Chiesa Cattolica)正式成形后,会议才最终正式废止赎罪券。
    
    (三)基本观点
    
    实际在写就论纲的当时,马丁·路德刚经历完痛苦的信仰挣扎,马丁·路德公布这些陈述的本意如其引言中所述, 仅仅只是作为学术辩论的出发点,正即所谓“论纲”(disputatio pro declaratione),而非政治纲领,为的是改良罗马教会而非进行对抗式的改革。毫无疑问,其对罗马教会权威的公然挑舋的宣言性效果并不合其马丁·路德本人的意愿。他说:“我只点了一把火,但是所用的是真理的语言。” 由于他的主张符合当时对罗马教会普遍不满的市民阶级和新兴贵族的利益,路德派(信义宗)很快由德意志各邦传播到了欧洲各地。
    
    这九十五条中,其大部分用语作为论纲直接引用了阿尔布雷希特·冯·勃兰登堡和赎罪券教士的宣讲。其中第42—52条表达路德主要的观点,最末尾的四条为其抗议的动机。表面看来它反对买卖赎罪券,批判靠善功得救的观念。从积极正面来看,它宣扬悔罪得救,真诚的悔改、撕裂心肠的悔改、悔改相信耶稣在十字架受死、流血,从而使人的罪得赦免、得拯救。(见论纲第1—4条)。这就是施洗约翰所传的福音:“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3.2)也正是耶稣所传的福音:“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4.17)。
    
    Thesentür第三十二条诅咒“那些因购买赎罪券而确信自己得救的人,将同他们的教唆者一起受到永罚。”
    
    第三十六条指出:“真诚悔过的基督徒,就是不购买赎罪券,也能够获得全面免除罪罚的权利 。 ”
    
    第三十九条解释了赎罪券教士宣讲背后的虚假本质:“最博学的神学家也很难自圆其说,如果他同时向信众鼓吹赎罪券的特效,又宣扬真诚悔罪的必要性。”
    
    第八十六条则终于将锋芒直指教宗:“教宗是当今的富中之富,他的钱比古时最大的富豪克拉苏还多,那他为什么要花费可怜的信徒们的钱,而不掏自己的腰包来建造圣彼得大教堂呢?”
    
    第八十九条 而且“既然说教宗发售赎罪券是为了拯救灵魂,而不是为了金钱,那么,他又为何废止了从前允诺的具有同等效力的赦免和宽宥?”
    
    (四)九十五条论纲(中译版)
    
    路德关于赎罪票效能的辩论序言
    
    教皇利欧第十(Leo X)敛财,假借建立新圣彼得堂之名售卖赎罪票。在德意志中部他委买音慈的大主教亚尔伯特(Albrecht)为总裁,而亚氏又以特次勒(Tetzel)为委办,竭尽宣传劝买之能事,妄言购买此票,可以使生者罪得赦免,使死者减除炼狱痛苦。路德认为此举,有损人民属灵生活,乃义不容辞,于一五一七年诸圣日前夕,即十月卅一日,在威登堡诸圣堂门上张贴关于赎罪票效能的辩论一文。他此一举原是按照当日大学研究学术,追求真理,提出辩论的作风,所以是用拉丁文写成的。谁知此文一出,洛阳纸贵,远近传诵,赎罪票的销售大受打击,教皇为之震怒,而改教运动也一发而不可遏,真是登高一呼,万山响应。因此文由九十五条构成,故在历史上素有九十五条之称。
    
    路德写九十五条,系根据于用亚尔伯特之名向诸委办所颁的训令,以及劝售赎罪票者所说的话语而构成的,所以内容很少连贯。一般说来,路德在三十至三十七条,又四十二至五十二条中,表达他最重要的积极观点,在九十二至九十五条中,说明他提出抗议的动机。
    
    路德关于赎罪票效能的辩论(九十五条)
    
    为爱护与阐扬真理起见,下列命题将在文学和神学硕士及常任讲师路德马丁神甫主持之下,在威登堡举行讨论。凡不能到会和我们口头辩论的,请以通讯方式参加。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1)当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说“你们应当悔改”的时候,祂是说信徒一生应当悔改。
    
    (2)这句话不是指着告解礼,即神甫所执行的认罪和补罪说的。
    
    (3)这句话不是仅仅指内心的悔改而言,因为内心的悔改若不产生肉体外表各种的刻苦,便是虚空的。
    
    (4)所以罪恶的惩罚是与自恨同长久,因为这才是真正内心的悔改,而一直继续到我们进入天国。
    
    (5)教皇除凭自己的权柄或凭教条所科的惩罚以外,既无意也无权免除任何惩罚。
    
    (6)教皇不能赦免任何罪债,而只能宣布并肯定罪债已经得了上帝的赦免。那留下归他审判的,他当然可以赦免。他若越过此雷池,罪债便仍然存在。
    
    (7)上帝赦免人的罪债,未有不使那人在祂的代表神甫面前凡事自卑的。
    
    (8)惩罚教条仅是加于活人身上,对临死者不应有所惩罚。
    
    (9)所以圣灵借着教皇用宽仁对待我们,使他在教会中总将死亡和必要定为例外。
    
    (10)神甫将教条,所定补赎给临死者留到炼狱,乃是无知邪恶的。
    
    (11)将教条所定的惩罚变为炼狱中的惩罚,很显然是仇敌在主教们睡觉的时候所撒的一种稗子。
    
    (12)从前实施教条,所定的惩罚,并不是在宣赦之后,而是在宣赦之前,作为真正痛悔的考验。
    
    (13)临死者因死亡就免除了一切惩罚,他们向教条的法规是己经死了,不再受它们的约束。
    
    (14)临死者心灵的健康若不完全,那即是说,他的爱心若不完全,他便必大有恐惧,而且爱心越小,恐惧就越大。
    
    (15)单是这恐惧(且不说其它一切)就足以成为炼狱的惩罚,因其与绝望的恐惧相距不远。
    
    (16)地狱,炼狱,和天堂之间的区别,似乎是与绝望,将绝望,和确信之间的区别相同的。
    
    (17)灵魂在炼狱里恐惧越减少,爱心便越增加,这似乎是确实的。
    
    (18)我们由理智或圣经似乎都无法证明,这种灵魂不能建立功德,或增加他们的爱心。
    
    (19)虽然我们对他们的福祉也许很有把握,但是似乎也无法证明他们自己都有这种把握。
    
    (20)因此教皇所谓全部免除一切惩罚,意思并不是指免除一切惩罚,而只是指免除他自己所科处的惩罚。
    
    (21)所以那些宣讲赎罪票者,说教皇的赎罪票能使人免除各种惩罚,而且得救,乃是犯了错误。
    
    (22)因对他对炼狱里的灵魂,并不能免除那按照教条应当在今生受的惩罚。
    
    (23)如果有甚么人以得免除一切惩罚,那么只有最完全的人,即最少数的人,才能得以免除一切惩罚。
    
    (24)所以大多数的人,难免是被这不分皂白和夸张的、免除惩罚的应许所欺骗。
    
    (25)对于炼狱,教皇在全教会有多少权柄,主教和神甫在他们的主教区和教区也有多少权柄。
    
    (26)若是教皇不用钥匙权(他没有此权)而用代求,来免除炼狱中灵魂的罪,他便行得好。
    
    (27)那些说钱币一叮当落入钱筒,灵魂就超脱炼狱的人,是在传人的捏造。
    
    (28)钱币一叮当落入钱筒,只能使贪婪增多,但不能使教会的代求产生结果,这结果仅操之于上帝。
    
    (29)从圣瑟威立努(St. Severinus)和圣巴斯噶(St. Paschal)的传奇来看,炼狱里的灵魂是否都愿被赎出来,是没有人知道的。
    
    (30)无人能确知自己的痛悔是诚实的;更无人能确知自己得了完全的赦免。
    
    (31)诚实买赎罪票的人,是与诚实忏悔的人一样很希罕。
    
    (32)那些因持有赎罪票而自信得了救的人,将和他们的师傅永远一同被定罪。
    
    (33)那些说教皇的赎罪票,是上帝使人与自己和好的无价恩赐的人,是我们应当特别警防的。
    
    (34)因为赎罪票的恩赐,只及于人在告解圣礼中所加的惩罚。
    
    (35)那些说为求获得救赎或赎罪票并不需要痛悔的人,是在传与基督教不符的道理。
    
    (36)每一个真悔改的基督徒,即令没有赎罪票,也完全脱离了惩罚和罪债。
    
    (37)任何活着或死了的真基督徒,即令没有赎罪票,也都分享基督和教会的一切恩惠,这些恩惠是上帝所赐的。
    
    (38)然而教皇的赦免是不可蔑视的,因为正如我所说的,它宣布上帝的赦免。
    
    (39)最有学问的神学家也很难一面宣讲赎罪票的好处,又一面宣讲真心痛悔的必要。
    
    (40)真实的痛悔寻找并爱慕补赎;滥发赎罪票,却使人疏忽并厌恶补赎,或至少使人有这种倾向。
    
    (41)教皇的赎罪票宜小心加以宣讲,免得人们误解,以为它们比其它爱的行为更为可取。
    
    (42)基督徒须知,教皇并无意将购买赎罪票一事与慈善的行为相比。
    
    (43)基督徒须知,赒济穷人,或贷款给缺乏的人,比购买赎罪票好得多。
    
    (44)因为爱的行为使爱心增长,也使一个人变好些,但赎罪票不能使人变好些,仅能使人避免惩罚。
    
    (45)基督徒须知,人若看见弟兄困苦,不予援助,反用他的钱购买赎罪票,他所得的,并不是教皇的赦免,而是上帝的忿怒。
    
    (46)基督徒须知,他们除非有很多的余款,就应该把钱留作家庭必需的开支,决不可浪费在购赎罪票上。
    
    (47)基督徒须知,他们购买赎罪票,乃是出于自择,而不是出于命令。
    
    (48)基督徒须知,教皇颁发赎罪票,渴望(因他更需要)他们为他的虔诚祈祷,甚于他们所带来的金钱。
    
    (49)基督徒须知,他们若不信靠赎罪票,赎罪票便是有用的,但他们若因赎罪票而丧失了对上帝的敬畏心,赎罪票便是最有害的。
    
    (50)基督徒须知,教皇若知道那些宣讲赎罪票者的榨取,他是宁愿让圣彼得堂化为灰烬,而不愿用他羊群的皮,肉,和骨去从事建筑的。
    
    (51)基督徒须知,教皇宁愿(照他的责任)把他自己的钱赐给许多被骗购买赎罪票的穷人,即令把圣彼得堂拍卖,也在所不惜。
    
    (52)靠赎罪票得救,乃是虚空的,即令教皇的代表,甚或教皇本身,用灵魂来作担保,也是如此。
    
    (53)那些为求宣讲赎罪票而叫其它教堂不得宣讲上帝道之人,乃是基督和教皇的敌人。
    
    (54)在同一次讲道中,若讲赎罪票比讲上帝的道花相等或更长的时间,便是亏负了上帝的道。
    
    (55)教皇的意思必然是:如果为庆祝颁发赎罪票这件最小的事,要鸣一个钟,举行简单的游行和仪式,那么为宣讲福音这件最大的事,就应鸣一百个钟,举行一百个游行和仪式。
    
    (56)教皇颁发赎罪票所凭借的教会宝藏,在基督的子民中间,既未充分加指定,也未被认识。
    
    (57)显然至少它们不是世上的宝藏,因为这许多赎罪票贩子不会散发而只会积攒世上的宝藏。
    
    (58)它们也不是基督和圣徒的功德,因为这种功德,虽没有教皇相助,也使人内心得恩典,并将肉体钉在十字架上,使它死灭。
    
    (59)圣劳伦斯(St. Lawrence)说,教会的穷人便是教会的宝藏,但他如此说,乃是用当时的说法。
    
    (60)我们很可以说,那由基督的功德所赐给教会的钥匙,便是那宝藏。
    
    (61)因为显然要免除惩罚和那留给教皇审问的案件,只要有教皇的权柄便够。
    
    (62)教会真宝藏乃是上帝荣耀和恩典的神圣福音。
    
    (63)但这宝藏自然是最令人恨恶的,因为它使在前的成为在后的。
    
    (64)反之,赎罪票的宝藏自然是最讨人喜欢的,因为它使在后的成为在前的。
    
    (65)所以福音的宝藏是他们从前用以获得富人的网。
    
    (66)赎罪票的宝藏是他们现在用以获得人的财富的网。
    
    (67)赎罪票,照宣讲者所说的,是最大的恩典;其实所谓“最大”,不过是指它们为最大的牟利工具。
    
    (68)实则它们若与上帝的恩典和人对十字架的虔敬相比,就微不足道了。
    
    (69)主教和神甫必须礼恭必敬地接纳教皇赎罪票的代理人。
    
    (70)但是他们更必须运用耳目,好叫代理人不至于宣讲自己的幻梦,而不宣讲教皇的使命。
    
    (71)若有人否认教皇赎罪票的效力,他应该受咒诅。
    
    (72)但那反对赎罪票贩子的胡乱宣讲的人,乃是有福的。
    
    (73)教皇对那些用图谋破坏赎罪票交易的人加以威胁,乃是适当的。
    
    (74)但他对那些藉赎罪票为口实图谋破坏神圣之爱和真理的人,更要加以威胁。
    
    (75)把教皇的赎罪票看得这么有效,甚至认为它们能赦免一个(假定那不可能的事)玷辱了圣母的人,这简直是疯狂的看法。
    
    (76)反之,我们认为教皇的赎罪票,对最小之罪的罪债也不能除去。
    
    (77)若说,纵使圣彼得现在是教皇,他也不能赐人更大的恩惠,这便是诽谤了圣彼得和教皇。
    
    (78)反之,我们说,现在的教皇或任何教皇都有更大的恩惠,即福音,德行,和医病的恩赐等等,如哥林多前书十二章所写的。
    
    (79)说那,饰以教皇徽号的十字架,是与基督的十字架同样有效,这是亵渎。
    
    (80)那容许这种说法在民间传播的主教,神甫,和神学家,是必得向上帝交帐的。
    
    (81)这种对赎罪票放肆的宣传,甚至叫有学问的人也很难使教皇的尊严不受人的诬告,或平信徒机敏的诘问。
    
    (82)他们要问:教皇若为得钱以建立一个教堂的小理由而救赎无数的灵魂,他何不为神圣的爱和灵魂的痛苦的大理由而使炼狱空虚呢?
    
    (83)既然为得赎者祈祷是错误的,那么为甚么还继续给死者举行安灵弥撒呢?教皇又为甚么不退还或准许收回为他们所设立的基金呢?
    
    (84)他们为得钱的缘故,就让一个不虔敬并作他们的仇敌的人,把一个作上帝之友的虔敬灵魂从炼狱里买出来,却不为纯洁之爱的缘故,因鉴于那虔敬和可爱的灵魂本身的所受痛苦而将他赎出来,这是上帝和教皇所定甚么样的虔敬呢?
    
    (85)惩罚教条既因久不用而失效,人为何还要用钱买赎罪票来免除这种教条所定的惩罚,彷佛这种教条还是十足有效呢?
    
    (86)教皇的财富今日远超过最富有者的财富,他为建筑一个圣彼得堂,为何不用自己的钱,而要用贫穷信徒的钱呢?
    
    (87)教皇对那些因完全痛悔而有权得全赦的人,有甚么可赦免的呢?
    
    (88)如果教皇把现在每天只作一次的作一百次,即把这些赦免和特赦颁给每个信徒,那么教会所得的福岂有比这更大的呢?
    
    (89)如果教皇现在颁发赎罪票,是为拯救灵魂,而不是为得钱,那么以前所颁发的赎罪票既是同样有效,他为甚么把它们搁置呢?
    
    (90)对平信徒的这些论点和疑问仅用教皇权来压服,而不用理智来解答,乃是使教会和教皇受敌人耻笑,并使基督徒不愉快。
    
    (91)所以赎罪票若是按照教皇的意旨和精神宣讲的,那么这一切疑问便都要迎刃而解,而且根本就不会发生。
    
    (92)因此那些向基督徒说:“平安,平安”,实则没有平安的先知滚开去罢!
    
    (93)那些向基督徒说:“十字架,十字架”,而自己不背十字架的先知,永别了!
    
    (94)基督徒应当听劝,努力跟从他们的头基督,经历痛苦,死亡,和地狱。
    
    (95)所以他们进入天堂,要靠经历许多艰难,而不靠人平安的保证。
    
    (五)评论
    
    《九十五条论纲》所言不能说全无道理,但是我们不要忘记,这仍然是一个罪人的作品。
    
    正因为如此,《九十五条论纲》的公布激起了普遍的对立,最终分裂了西方教会,其裂痕至今五百年而未能痊愈。现在回过头来观察宗教改革,不难发现在新教内部,世俗化的倾向越演越烈,其程度远远超过了新教所抨击天主教本身。而世俗化倾向,在改教者们那里,原来是被当作腐败的同义语来攻击天主教主流当权派的!
    
    就此而言,可以说:新教比天主教还要天主教!
    
    在新教那里,神职人员不仅可以结婚,还可以同性恋;马丁·路德(Luther, Martin,1483—1546年)反对教会聚敛财富,但是他的门徒却为自己的家庭聚敛财富。这一切坏的榜样,其实都是从马丁·路德他们那伙“改教者”自己身上开始发酵的。马丁·路德奸淫修女,而慈运理(Ulrich Zwingli,又译作茨温利,1484—1531年)则娶了寡妇,加尔文(Jean Chauvin,又译喀尔文、克尔文,1509—1564年)则干脆把持有不同意见的人活活烧死。这些人的失败表明了《圣经》启示的伟大:人是不可救药的败坏和堕落。
    
    这些改教者就像二十世纪的“革命家”一样,都是不能善始善终的。他们对于罗马教廷的攻击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但是他们的所作所为不禁让人想起了那位住在荷兰的犹太哲学家斯宾诺莎(Benedictus Spinoza,1632—1677年)的一段名言:“经验给我们太多的教训,告诉我们人类最难管制的东西,莫过于自己的舌头。”(Experience more than sufficiently teaches that men govern nothing with more difficulty than their tongues. )
    
    至于我本人,我现在还是对东洋文化如佛道庄禅十分着迷,但我知道这些人类智慧的结晶可以让我活得更好却无法救我脱离死亡。同时我也不觉得佛陀和老子会在基督那里,否则,他们在基督那里是作为信徒呢?还是作为分庭抗礼的呢?我因此把佛老基督混合论的观点称为“混合主义”的,还因此得罪了以传道作为职业的人们。
    
    我觉得,主,在东洋文化之上。正如,主,在西洋文化之上。主,不是一种文化,而是神秘的天启——是我们无法用理智打开的奥秘。只有这种看法能让我感到平安。
    
    当我面对死亡的时候,只有我不能明白的天启,才有能力救我。而我能够明白和理解的哲学与文化,一概离我远去。
    
    我之所以可能对新教和天主教的争议作出中立的评价,是因为我信主,不是通过教义和教会,而是通过“克服焦虑”的需要;我说这些是发自真心,不是出于社会归属、职业需要。
    
    从经验角度看,教会活动确实具有一些“心理治疗”的效果。我最近思考“救难组织与中国宗教”的题目,觉得所谓“宗教”多是在“救难”活动中发展起来的,而且是为了满足“救难”的需要而继续发展的。只要人类还会面对死亡,宗教就无法消除。
    
    2010年1月22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907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陶渊明的双重性格
·谢选骏:《韦斯敏斯德信条》的中庸
·谢选骏:日本“伪中国语”比广东的“粤语中文”更像中文
·谢选骏:佛教总统与盗墓专家
·谢选骏:草菅人命的哲学意义
·谢选骏:《琅琊榜》的“六四”情结——纪念“六四屠杀”27周年
·谢选骏:戈培尔夫妇为什么屠杀自己的孩子们
·谢选骏:方舟子和韩寒一样的无知(《三重门》入错门)
·谢选骏:政治正确导致专制主义
·谢选骏:宋儒的双重人格
·谢选骏:希特勒为什么走向失败
·谢选骏:美国霸权的社会基础
·谢选骏:两个中国一起消亡
·谢选骏:“软实力”接近文武周公的“德”
·谢选骏:进化论和创造论之间的辩论
·谢选骏:福山的无知
·谢选骏:叔本华的愚蠢
·谢选骏:应该支持中共“去马克思化”
·谢选骏:炎黄子孙与天子后人
·谢选骏:相对论来源于时间机器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