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拘留执行期满之后的十小时/丁德元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02日 来稿)
    至2月29日早上九点,老丁的拘留执行期届满;警察014733就在这天来到位于南汇的浦东拘留所带着老丁办了出所手续,将出所门时老丁感觉到气势有点不对,三个年轻保安紧贴二侧及身后,就加快脚步出门,三保安及014733就当即赶上一步一左一右一前一后将其挟持将他往停在所门外警车上拉,这其间老丁作出了极力的反抗但终因寡不敌众被绑架上车,这期间老丁看到了来接他出狱的朋友们站在近处;在警车上老丁问014733:“七天拘留期已满,凭什么还要将我绑架到这部车上?你要将我送到那里去?!”014733控着脸不啃声,一保安回答说:“我们送你回家。”老丁说:“我能拒绝你们送吗?你们这是在送我回家吗?这气势分明是在抓逃犯送监狱!难道我现在没自己回家的权利吗?”恶棍们不作回答。警车在合庆派出所拘押室门前停下,四人强行将老丁车上拉下,老丁又作出了极力的反抗,高声向014733责问:“我七天拘留期已满,你为啥还要将我送到这里来关押?”脚向他踢去,014733理亏词穷转而恼羞成怒的威胁说:“你迪只老B秧子不要不识相,不要当伲没办法亨侬,伲终归有办法亨你服贴革!你等好啦!”老丁被劫持进审讯室又被控制在审讯椅上,014733拿来一仪器在老丁身上扫了一遍,可能是检查其身上是否藏有金属物品,然后拿来纸笔进行询问,老丁说:“我问你:我七天的执行期已经完毕,你为啥还关着我不放?你从拘留所绑架我到这里再对我询问,这是再一个案子的开始吗?在你没讲明这些之前,我拒绝回答你的任何问题!我希望得到一个为啥仍被关押原因的说法!”014733站起来边走边说:“会给你一个说法的!”走了。这014733就是22日那天对老丁询问并枉定其‘扰乱’的操作手;22日早上老丁到派出所后问所内警察:“你们找我来有什么事?说是‘谈谈’究竟谈什么?”一警察说:“你的事不属于我们管,是新来的警察要同你谈谈。”
    
     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二点,保安换了班,现在对老丁看押的保安是以前曾到其家值勤的那几位,老丁对一保安说:“你替我去问问014733:他中午饭吃了吗?”保安说:“你中午饭还没吃吗?我去买来。”老丁说:“用不着你去买,这不是你考虑的事,而是014733考虑的事!”进来一位保安小头脑‘胖子’:“噢,老丁,你来了,今天我请你吃饭!”老丁说:“免了,你的饭我不敢吃。”胖子说:“这有什么不敢的?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朋友嘛,好像已经有二年了吧?”老丁说:“我们本来是可以成为朋友的,但共产党偏要将我们置于二个对立面:你是监押者,我是被监押者;我是行路人,你是拦截者;我是这罪恶制度的受害者,你们却为这制度助纣为虐。”胖子笑了:“这没办法,我们也要吃口饭啊,吃人家饭终要替人家办事吧?”老丁说:“这倒也是,但希望你们不要昧着做人的良心作恶”;胖子说:“噫,我们能作什么恶?”老丁问:“你做这生活有没有打过人?”胖子说:“没有,我从来没打过人。”老丁笑了:“我看你这腔势不像是不打人的料!”胖子说:“嗨,老丁,这个你不要瞎讲;我没打过你吧?去年有一次你将污泥抹了我们一身,我也没有还手;今天我请你吃饭怎么样?我们之间如果有误会就消除掉。”老丁说:“算了吧,在这制度结束之前我不会与你同桌吃饭”;胖子说:“噢,对、对;或者哪天我不干保安这生活了我们就一起吃顿饭。”老丁说:“好的,到时候我们握手言和。嗨,胖子,你老实讲:你又没有打过人?”胖子说:“没有,我打过你吗?”老丁说:“你没打过我不一定没打过别人,老实说:有没有打过人?!”胖子笑了:“这要看人了,我可能打过别人,但你这个年令好当我爷爷了,我怎么会打呢?”老丁也笑了:“那倒不一定,万一共产党哪一天指挥你‘将那老头肋骨打断’!你会不打吗?”胖子尴尬的笑了;老丁说:“胖子,我也知道,你们吃这口饭也是身不由己,但你心里应该明白,你们将我看押、拦截是违法的,是共产党在迫使你们犯法,如果打人造成别人伤害那是在犯罪;人的心有善、恶之分,有些警察、保安接到上头罪恶的指令,心中的恶性顿时暴发,残暴的执行了上头的指令,上海200号的‘017299’、‘017296’就是这类恶棍,我看着他们瞪着眼对着我脸一拳一拳的打下来,脚一下一下恨恨的向我脸上踩下来;但一些良善的人接到上头罪恶的指令,面对无辜那握紧的拳头会发抖打不下去的,他们会尽可能的减轻对无辜的伤害,这类人200号保安中也有;胖子啊,以我看来:你们当警察、做保安的应该服从上头的指示,但在现今的世道下服从良心比服从上头指示更重要!不要埋没做人的良心。”胖子说:“是的,我们下次还会相处呢,你一定会知道我胖子这个人做人怎么样”;老丁说:“胖子,以后你们来看押我,我不希望你请我吃饭我也不会请你吃饭,但我们可以遵守各自的原则,你守住良心的底线不恶意伤害人,我遵循法律为自己的权利作出抗争,会对你们的看押作出适度的对抗。”胖子说:“对、对,你说得对,做事终要有个底线,没有底线怎么行?不过,老丁,我问你,像你这么折腾还能折腾几年?”老丁说:“还能折腾十年,我今年六十五折腾到七十五。”胖子问:“你认为像你们这么折腾会有什么效果吗?会有什么收获吗?”老丁说:“我村以前的丁主任也曾这么问过我,我回答说:一块放在砧板上的猪肉,无论你将它怎样横切竖割,它都不会有所动弹,因为它不存在生命;但当一只兔子在被宰杀时它必然会作出剧烈的挣扎,尽管它的挣扎挽救不了它的生命,但却能证明此时此刻生命还在它的身上;我遭遇欺凌作出相应抗争,对于我个人来说证明我还没成为行尸走肉;对于社会来讲却是推动社会前进的一股动力,虽然其非常非常的微弱。”

    
    约三点三十分,片警冯警官走进审讯室:“老丁啊,你饭吃了吗?”老丁说:“冯警官,我知道你又要来做好人好事了!他们在做坏事体时你躲在外面不出面,人家坏事体做结束了就出来做好人了。”冯警官尴尬的笑了:“嗨,老丁啊,你终归不相信我老冯,今朝我真的有事体,赵家有人打相打,我终归要去处理吧?”老丁说:“好,这个不说了,你叫他们把这把(审讯椅上)锁开了。”冯警官问:“你饭吃了吗?如果没吃我去买来。”老丁说:“不用,我身上有钞票,我自己去买。”冯警官问:“那我现在送你回家?”老丁说:“不必,我的钥匙放在家中,我要等我女儿下班回来后向她要钥匙后才能回去,你现在叫他们把这锁开了,我要到外地去吃饭。”冯警官说:“哪你再坐一会,我去帮你拿钥匙。”走了出去。
    
    四点过后冯警官拿着几个馒头进来:“老丁,你肚皮饿了,先吃几个馒头。”老丁说:“不必!你先叫人把这锁开了;我不吃不明不白的东西。”冯警官说:“这有啥不明不白?是我请你吃的。”老丁说:“22号那天早上六点半,你通知我到此地来‘谈谈’,我配合你们警察的传唤马上随同着你们来到这里,那次早饭理应由你们派出所供给;但在今天,我七天拘留期已满理应恢复自由,但被014733强行绑架到这里到现今还没释放,我希望你们讲清楚这是什么原因,你们警察捉人、关人终归要有一个摊得开的理由吧?!”冯警察说:“老丁,你不要急,我有话要给你讲:你这次出去后北京还去吗?”老丁说:“怎么可能不去?”冯警官说:“老丁,我再一次告知你:假如你在二会期间再到北京去,将会加重处罚,不是拘留七天的事了。”老丁说:“冯警官,我也再一次的告知你:你对我的告知是违法的,警察不应当干涉老百姓不违法的行为,我到北京上访并不犯法!”冯警官说:“到北京上访不犯法,但你为什么偏要在这段时期去呢?”老丁问:“这你管得着吗?这段时期去就犯法了?”冯警官说:“这是我们市局让我告知你的。”老丁说:“你们的这个告知我实在难以接受;冯警官,假如你告知我说:‘嫖娼、赌博这类事你不要去做,做了要被拘留、坐牢的’;这我完全能够接受,但对于不犯法的事告知我不要去做,这我实在是难以接受!假如你们警察某一天突发奇想的告知我:‘老丁,你饭不要去吃,吃了要被拘留、坐牢的’;哪我是不是也听从你们的告知而不吃饭?!”冯警官尴尬的笑了笑:“我们也没办法;老丁,有一件事要同你打声招呼,这段时期这几位小弟兄再要到你家附加值班。”老丁说:“这我管不着!只是不许进入我家院内,不能阻拦我外出!”冯警官走了出去。
    
    一女人拿来一个钥匙,保安拿来打开了审讯椅上的锁,老丁站起来想走,保安说:“再坐一会,冯警官会送你回去的。”十几分钟后冯警官拿着钥匙进来:“老丁,这是你家的钥匙,走,送你回去,门开好之后我把钥匙再带过来还到她家。”老丁在保安的押解下上了警车回到家中,看时间五点,忙打开手机发微信向朋友们报了平安。
    
    六点三十分,老丁接到女儿的电话,音调充满着焦虑:“爸爸,你回家了?”老丁说:“嗳,回家了,晚饭刚吃好。”女儿说:“刚才警察要我把钥匙拿出来,我以为又出什么事了。”老丁说:“我的钥匙、手机都在家中,我本来想自己来问你拿,但冯警官却要由他来拿。”女儿说:“上次我知道你在派出所内,就到派出所来寻你,但他们不让我见你,真的急煞人。”老丁说:“有什么好急的?今后再发生这种事你没必要来寻,你放心吧,我自会有朋友照应的,他们寻人的方法比你有用,比如今天,他们寻到拘留所来接我;你把小宝带好、把家整理好就好了,我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女儿说:“这怎么可能呢?上次警察告诉我你被拘留了,再加上小宝在发盲肠炎每天要挂盐水,这星期我觉都睡不着。”老丁说:“你把精力放在小宝身上就可以了,我的事你真的不要去多想;有一次派出所内警察问我:‘假如因涉嫌扰乱被拘留是否要通知你女儿’?我回答说‘不需要’;我还签了字。”女儿说:“哪你今后还会出去吗?”老丁说:“怎么可能不出去?”女儿说:“能不出去么就不要出去了。”老丁说:“我刚才给你讲过‘我的事你不要管’。”女儿说:“你不晓得人家讲得你多少难听?真得难听煞了。”老丁说:“我一不嫖娼二不偷盗有什么难听的?你在相信别人之前先要相信我,你放心吧,我决不会做出让女儿、外孙塌台的事。”女儿说:“你一定要出去的?那你在外面不要冲在前头。”老丁说:“这倒也是,我外出从来是一直跟在别人后头的。”女儿说:“你明天在家吗?如果明天小宝盐水不挂的话我就过来。”老丁说:“不要过来!你把小宝照顾好就好了;我知道你挺忙的,我也挺忙的,你没事就不要过来了。”女儿坚决的说:“我明天要过来的!” 2016-3-2
    
    (第二天下午四点老丁接到女儿电话:“小宝又要去挂盐水,不来了;嗨,这医院不知为点啥,叫他们把盲肠开掉他们就是拖着不肯开,嗨,不知医生为点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214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适应社会/丁德元
·丁德元:轧什么样的朋友圈
·中国的民主已经到位了?[一]/丁德元
·丁德元:社会应允许存在矛盾与磨擦
·不要自寻烦恼?/丁德元
·由谁来接盘?/丁德元
·丁德元:不能把政权当成‘稀罕物’
·丁德元:谁的心理被扭曲了?/
·丁德元:这只是个谁有权出售这顶官帽的问题
·莫非是中国整个公安糸统都黑社会化了?/丁德元
·乌镇一桐乡、日游/丁德元
·丁德元:谈论“百姓父母官毕可旦的自杀”
·学习‘吴邦国报告’的讨论发言/丁德元
·维权人士丁德元今凌晨被抓,警方称已送拘留所
·人权日上海维权者丁德元遭警察绑架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卓别林就是希特勒
  • 「黑社會中也有愛國者」之考證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谢选骏伪中文媒体的崛起
  • 胡志伟生為大明人死為大明鬼
  • 谢选骏独裁者们都不喜欢带口罩
  • 滕彪靜靜燃燒的地火(六)
  • 胡志伟反清義士視死如歸
  • 生命禅院【百草话雪峰】跟随雪峰导游人生更出彩(善义草)
  • 胡志伟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 胡志伟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 谢选骏洗碗可以揩油
  • 吴倩你们的耶稣:不要使你们自己与我隔绝。
    论坛最新文章:
  • 美警暴引发示威再延扩 又有2人遭枪击死亡
  • 中国突派临时航班6.4“载回留美学生”
  • 港人耗54亿延海洋公园寿命一年
  • 日媒曾曝解放军演习模拟夺东沙岛 台派新舰增防
  • 美国国务院公告办网上六四烛光晚会
  • 疫情重击 意大利陷经济衰退企业信心崩塌
  • 中国新报确诊4例 均为境外输入
  • 美议员提案李文亮命名广场 遭遗孀反对
  • 法国十字架报:怎样重启全球治理
  • 后新冠疫情时代第一批欧洲人飞往中国
  • 李克强指中国6亿人月入只千元
  • 中国工业5月报告继续回暖
  • 德国主张香港问题与中国对话 避提制裁与否
  • 俄罗斯一调查称世界最幸福国家中国排名第五
  • 孟晚舟案北京定调升级:严重政治事件 斥加拿大是帮凶
  • 美国封堵中国半导体 日本犹豫是否帮跨难题?
  • 孟晚舟案 中国或进一步报复加拿大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