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谢选骏:永恒轮回与末日审判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09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在《权力意志与原罪观念》一文中,谢选骏曾经指出:尼采权力意志哲学和叔本华生存意志哲学的区别,不仅来自一般的“个性区别”或“继承发展关系”,而且是由于尼采“有意识地反对基督教道德”所致。尼采自己所以有意识地反对基督教道德,可能是由于他出身牧师的遗族,自小受到基督教道德的束缚却又无法得到相应的荫庇,因而产生的无法言说的怨毒所致。教会的阴暗面他知道的比一般信徒知道的更为深入,但却无法享受神职人员的种种福利,这一“只有义务没有权利”的尴尬处境,迫使他生发了极端的“追求权力的意志”。

《百度百科》如此介绍:

在尼采哲学中,权力意志是一切事物的本质,一切事物无不是权力意志的表现。人的一切行为、活动都是权力意志的表现。人们追求食物、追求财产、追求工具、追求奴仆和主子,根源都在于权力意志。在社会生活中,压迫、剥削、奴役、战争、人们之间的争斗等等,都是不同的权力意志相互作用的表现。生物机体吸取营养,就是它们作为权力意志去占有、吞噬、征服环境。生命就是有机体发挥权力意志去剥削外界环境,驱使环境为自己服役的过程。化学中的分解和化合,无非是一种权力意志侵占、征服另一种权力意志。物理学中的引力和斥力的对立,其实就是不同的权力意志的争夺。在一切事物中,权力意志的发挥都表现为抗强欺弱。事物间形形色色的争斗现象,其根源在于“一种永不厌足的表现权力的意图,或权力的运用,作为创造本能的权力的应用。”《尼采全集》第9卷,俄文版,第304页)

······

但其实,“权力意志”的翻译并不贴切,应该翻译为“强权意志”才比较符合其达尔文主义的思想。

《百度百科》又介绍说:

万事万物在权力意志的支配下生生灭灭,变化发展。尼采发现了其间的“规律”,这就是“永恒轮回”。他说世界是一个“循环的力”,这个力创造出一些事物,然后将它们消灭,接着又分毫不差地按照原来的样子再把它们创造出来,再把它们消灭······如此循环往复。这样,世界就永远是同一些事物的反复重演。尼采告诉我们:“人生便是你目前所过、或往昔所过的生活,将来仍将不断重演,绝无任何新鲜之处。然而,每一样痛苦、欢乐、念头、叹息,以及生活中许多大大小小无法言传的事情皆会再度重现,而所有的结局也都一样——同样的月夜、枯树和蜘蛛,同样的这个时刻以及我。”太阳、大地、鹰、蛇、人类,总之一切一切,都将在世界上无数次地反复重演。尼采认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世界的时间上是无限的,而世界上的事物——作为权力意志的表现形式却是有限的。这种认为一切事物绝对而永远循环的理论,就是所谓“永恒轮回”说。尼采的“永恒轮回”说并不是他的创造。他承认这一思想来自于古希腊哲学中的斯多葛派。该派认为:世界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为神秘的“世界大火”所焚毁,一切再从头开始,如此循环不已。

······

但其实,尼采和叔本华一样都和十九世纪的德国学术界一起,受到了印度哲学和宗教的影响。

(二)

《百度文库》说“永恒轮回”是尼采提出的与基督教相对立的世界观:基督教认为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有始有终的,神创造世界,并最终在末日审判中终结世界。“永恒轮回”则是尼采为了和基督教思想对抗而提出的口号,他吸取东方哲学,特别是印度教所提出的世界观,认为这个世界是无始无终的,是一个不断循环的世界。

美国的尼采学者贝恩·迈哥琉斯谈及永恒轮回学说时说:“在对一位哲学家自认为是主要的概念的理解上,存在着如此之多的混乱,这在哲学史上几乎是独一无二的。”这是因为,尼采的头脑已经陷入基本的混乱。

尼采对永恒轮回学说有过多种解释,较有代表性的定义有两个。

一是:“永恒轮回的学说——就是万物绝对而永远循环的思想。”

二是:“永恒的循环——即同种事物连结的同种逻辑和非逻辑的永恒循环。”

世界的永恒轮回实质上就是强权意志在世界的无限的时间长河中的循环往复。世界既然是“力”的世界,那么力的本质特性便与永恒轮回这一过程休戚相关。尼采正是从这里开始他的思考的。他的永恒轮回学说就是以力的以下三个本质特性为前提:

(1)力的守恒性

尼采说:“这个世界是:一个力的怪物,无始无终,一个坚实固定的力,它不变大,也不变小······不是无限扩张的东西,而是置入有限空间的力。”由此可见,尼采认为时间是无限的, 而空间是有限的;力的总量是不变的,由此决定世界的总体在量上是守恒的。

即使尼采所谓的“力”指强权意志,我们也不难发现,他的力的守恒定律只不过是物理学能量守恒定律的代名词而已。他曾经直言不讳地宣称:“能量守恒的原则要求永恒轮回。”但是必须强调指出,在尼采看来,机械力仅仅是强权意志之“力”的表现形态之一;对于尼采的哲学思维来说,科学定律不过是其哲学原理在某一特殊领域的确证。因此,不能将永恒轮回学说简单地等同于宇宙周期性寂灭和大爆炸理论。尼采自己的也曾经指出过“力”与机械力的意义的异同:“我们的物理学家用以创造了上帝和世界的那个无往不胜的‘力’的概念,仍须加以充实。因为,必须把一种内在的意义赋予这个概念,我称之为‘强权意志’。”

力的守恒定律排除了世界无限进化和彻底寂灭两种可能,为永恒轮回学说立下了第一块基石。

(2)力的流动性

尼采认为,“力的数量(即大小)是固定不变的,但力的本领是有流动性的。”这种流动性指一种永不停驻地变化着的能量和趋势。一方面,它与时间的无限性相统一,所以是永不停滞的;另一方面,它没有均衡状态即力和力之间的持平态势。尼采要人们把世界的状态设想为无限的非平衡状态。

尼采力的流动说很明显地受到赫拉克利特的“万物皆流”思想的影响,他自己也说过:“永恒轮回的学说······也就是赫拉克利特宣扬过的。”力的流动说肯定了守恒世界内部的运动变化, 肯定了世界的无限性和非均衡性,为永恒轮回学说立下了第二块基石。

(3)力的双向性

力的非均衡性是就力与力之间的关系而言的,而同一个力在其流动中也具有两种完全相反的作用方向,这种双向式作用我们姑且称之为力的双向性。首先,力的流动有一种无限增长的趋势:“‘强权意志’,从力的消耗方式来说,表现为扩张。”同时, 世界还存在着退化的趋势,因为“世界同样缺乏创造永恒新事物的能力”。这两种趋势规定了世界的生成过程存在着由发展的过程重回到原出发点的可能,即循环的可能。

力的双向性思想是尼采在反达尔主义的过程中形成的。尼采认为:一,达尔文主义肯定物种的进化在于自然选择,这是以世界的力的缺乏为前提的,是与“世界充溢着力”的原则相矛盾的。二,达尔文主义肯定物种的基本本能是自我保存,这是与力的自我扩张本质相矛盾的。三,达尔文主义认为物种具有向着完美性的无限增长趋势,但由于守恒律制约,“任何种类都有其限度,超过了限度便没有了进化”,达尔文主义忽视了世界的退化趋势,是一种盲目的乐观主义。

将强权意志的守恒、流动及双向作用结合起来,在尼采的思维框架内,除了得出世界的永恒轮回的结论之外,确实很难再得出第二种结论。尼采曾将永恒轮回的过程比喻成掷骰子的赌博游戏,这个比喻是比较形象的。在掷骰子的游戏中,骰子的点数是既定的。当游戏者随意投掷,骰子的每一种点数的出现以及每几种不同点数的组合方式都是任意的。但是,如果投掷足够多次,这几个恒定点数,无论其组合方式如何繁多,其总量总是可穷尽的。因此,假定投掷的次数是无限的,我们完全可以得出结论说:每一种组合方式都有可能也必然要重现。在尼采看来,世界也是这样:“世界乃是一个循环,它周而复始无限地重复自身,而且无限重复自己的赌博游戏。”这就是世界的永恒轮回。

(三)

由于尼采“有意识地反对基督教道德”,所以其永恒轮回的说法,其实质是为了反对基督教的末日审判:

基督宗教认为,在世界终结前,上帝将要对世人进行审判,这就是末日审判。凡信仰上帝和耶稣基督并行善者可升入天堂,不得救赎者被丢入硫磺火湖中永远灭亡。启示录中对末日审判进行了描述。

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中说过圣徒要参与审判世界,还要审判那些堕落的天使。

末日审判一共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对义人的审查(现在已经开始),义人在得到救恩之前会有一场针对义人的评估。

第二阶段是对没有得到救恩的失丧者的审查,这个阶段会在千禧年的时候进行,神会邀请所有得到救恩的圣徒参加,圣徒会对每一个失丧者的生平记录进行仔细审查,失丧者生前所说的每一句话和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将暴露无遗,圣徒们还会审查那些堕落天使的犯罪动机,因此也会明白为什么有些他们认为可以进天国的人最终没能进入天国,这也就是使徒保罗所说的圣徒要参与审判世界,还要审判那些堕落的天使。

第三阶段是终审判决并立即执行,这个阶段是在千禧年结束之后进行的,基督和所有圣徒重返地球,基督命令那些失丧者从死里复活接受审判,审判结束后就有火从天降下将那些失丧者烧灭,每个人的量刑程度根据生前所犯的罪的轻重而定,罪较轻的人很快就会被火烧灭,犯下可怕罪行的人则要多受煎熬,而撒旦一切罪恶的魁首自然要承受最大的痛苦。

末日审判的观念来自于《启示录》(Revelation) 。

启示录是一部预言书,也是新约圣经中唯一一篇讲述未来的文字,来源于基督现给使徒约翰的异象,所以结构跳跃,但主线清晰不乱;其次,大量使用象征手法,文意飘忽,场面和气势惊心动魄,其中大量对后世预言式的“启示”和神秘的表述常常被运用到各类作品中。

《启示录》又名《默示录》,是《新约圣经》的最后一书,据说是耶稣的门徒约翰所写的,主要是对世界未来的预警,包括对世界末日的预言。是传道士传教的重要依据。其中许多神话和比喻,成为基督教世界艺术的经久不衰的源泉。

启示录是《耶稣基督的启示》(启一1)。当罗马皇帝多米田(Domitian)迫害教会期间,使徒约翰被放逐到拔摩海岛上,主在那里向他显现,把“现在的事和将来必成的事”指示他(一19);约翰即把所看见、所听见的真道和见证一一记录下来(启一3,十4),成为启示录一书。时间约在主后94~96年之间。

其中启示录有灵意解释法(Spiritual Interpretation):此说认为本书的一切表征是指示真神支配人类历史的原理与原则,不是预言特定的事实。所以当以原理或灵意解释之。

约翰所见的异象

上帝赐启示给耶稣基督,叫他将必将实现的事指示给他的众仆人。于是耶稣遣使者晓逾约翰,将他所见的记载下来告知大众,作这些预言的见证人。那些听见这些预言并遵守的信众,主将赐福与他们。

约翰这时正被流放在拔摩的海岛上,当主日来临,约翰被圣灵感动,听见一个声音对他说:“你所见的,当写在书上,达与以弗所、士每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老底嘉这七个教会。”约翰闻声,欲看清是谁在说话,遂见七个金灯台,灯台中一人身着长衣直垂到脚,好像人子。他胸问束金色的带,须发洁白如雪、如羊毛,两目放光如火焰,两脚闪闪发光如赤铜,说话声如洪水轰呜。他右手执七星,口吐一把双刃利剑,面如烈日放出金光万道。约翰见这样子大惊失色,即扑倒在地,伏在他脚前,动弹不得。这时闪光的人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未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所以你要把所看见的,和现在的事,并将必成的事,都写出来。说到你所看见的,在我右手中的七星和七个金灯台的奥秘:那七星就是七个教会的使者;七灯台就是七个教会。”

约翰知道是救主显圣,于是尊圣旨写信给七个教会的使者,传达主的意思。

给以弗所教会使者的信中,主这样说:“我知道你的行为、劳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恶人。你曾为我的名劳苦,并不觉乏倦。然而有一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起初的爱心离弃了。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那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主还要约翰告诉他:要听主的教诲,持定爱心,恨主所恨恶的恶人,主会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与他。

给士每拿教会使者的信中,主让约翰告诉他:他的患难、贫穷、以及那冒充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主都知晓。魔鬼要把他们中的几人下在监里被试炼,受患难十日,但对于这苦不必惧怕,一定要对主至死忠心,主将赐给他生命的冠冕。

给别迦摩教会使者的信中,主说:“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旦座位之处;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中间,在撒旦所住的地方被杀时,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道。”但他应受到责备的是,在他那里有人服从巴兰的教训和尼哥拉一党人的教训;而巴兰曾教导巴勒将绊脚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们吃祭偶像之物,行奸淫之事;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则是主所恨恶的。

主说:“所以你当悔改;若不悔改,我就快临到你那里,用我口中的剑攻击他们。”那听取圣谕的教会的信众,将会获得主赐与的真传。

给推雅推喇教会使者的信里,主让约翰告诉他,主知道他的行为、爱心、信心、勤劳、忍耐,以及所行的更多的善事。但对于他容忍那自称为先知的妇人耶洗别引诱主的仆人们行奸淫、吃祭物的行为,定要指责不肯悔改的妇人耶洗别以及与她行淫的人,都要受到惩罚,受大患难;众教会的人,要按照各人的行为受到报应,淫妇的党类,要被杀戮;而那不从淫妇教训、不晓撒但邪理的人,须持守善行直到主的到来;那始终遵循主的命令的,会得到主赐与的铁的权柄制伏列国,并得主赐与的晨星。

给撒狄教会的信中,约翰告诉使者,他的行为在神面前,没有一样是完全的,因此他必须回想他曾怎样领受、听见神的教诲,警醒并悔改过失。而撒狄中尚有未曾污秽自己衣服的,凡遵主教诲,行为完好的,都要身着白衣与主同行,主必不会从生命册上抹去他的姓名,并要在神和神的众使者面前认他的名。

给非拉铁菲教会的信中,主告使者:因他持守主的道,从不弃绝主的名,主将在他面前敞开大门,无人能将其关上;那冒充犹太人的撒但一族的说谎者,将跪拜在他脚下;当普天下人受试炼时。他必免被试炼,他应继续持守他的义行,保住他的冠冕。那始终行义事的成功者,将得进于主的神殿不再出去,并可作神殿中的柱子,主会将神的名、神城的名--降临于神的新耶路撒冷,并以主的新名写在柱子上。

给老底嘉教会的信中,主告诉使者,不应在信仰上不冷不热,不要满足于眼前的富足,更不能忘记他曾是那样地困苦、可怜、贫穷,是主让他富足,使他能穿上白衣遮住赤裸的身体,用药擦亮他那瞎了的双目。主疼爱他,于是责备他管教他,他须要发热心,悔改一切过失。那听主的教悔做成功的,主将赐他与主同坐主的宝座。

之后,约翰看见天上有门开了,并听见一个声音洪亮如吹号,说:“你上到这里来,我要将以后必成的事指示你。”约翰便看见天上有一个宝座,宝座中端座一人,似碧玉,似红宝石;绿宝石似的虹围绕在宝座周围,二十四位长老坐在宝座周围的二十四个座位中,他们身穿白衣,头戴黄金冠冕。宝座中闪电雷鸣,宝座前燃着七盏火灯--神的七灵,照得宝座前波光粼粼,晶莹无比。

又见四个奇异的生灵分置于宝座中和宝座周围,这些生物周身布满眼睛,各有六个翅膀。第一个像狮,第二个像牛犊,第三个有着人的脸面,第四个似飞鹰;他们不停地在说:“圣哉!圣哉!圣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而那二十四位长者,俯伏在宝座前,并把他们的冠冕放在宝座前说:“我们的主,我们的神,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

接着,约翰见宝座上的主神有手拿着写满了字的书卷,用七印封严了,一位大力天使宣称无人能打开并阅读这书卷,因为没有人配得上这样做。这时见三似乎是被宰杀过的羔羊立于宝座、四个生灵及二十四长老中,这羔羊长着七角七眼一这就是神的七灵--从宝座上的主神手里拿过书卷,只有他才能揭开七印,展开并阅读这书卷。

随即,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长老各拿着琴和盛满了香的金香炉,俯伏在羔羊面前,那香炉中的香,即是众圣徒的靳祷。约翰听见四活物、二十四长老,及周围的许多天使并天地间一切被造之物都说着同样的话:曾被杀的羔羊是那配拿书卷、掏开七印、得到权柄、富足、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愿这一切归于宝座上的我主神和羔羊,直到永远。

羔羊揭开七印中的第一印,随着四活物中的一个说了声“你来!”一个手持弓箭、头戴冠冕的常胜者骑着一匹白马出现了;羔羊揭开第二印,随着另一声“你来!”一骑红马者出现了,并被赐与权柄和一把大刀,示意他可以从地上夺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杀;这时第三印揭开了,一人手拿天秤,骑一匹黑马出现在约翰眼前,还可听见四活物中好像有声音说:“一钱银子买一升麦子,一钱银子买三升大麦;油和酒不可糟蹋。”

第四印揭开了,第四个生灵又说了声“你来!”一个骑着灰马者显现了,这骑者名叫“死”,随着他一起的是阴曹地府,他们所得赐的权柄,是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毁灭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揭开第五印,一些灵魂在祭与底下大声呼叫:--他们是因拥护神的道、为神作见证而被杀害的--“圣洁真实的主啊,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几时呢?”于是他们每人被赐与白衣,并被嘱安息片时,便会得到满足。

第六印一揭开,天地震动,日月无光,满天的星辰如同一阵大风吹落树上未成熟的果实落满遍地。天移位了,山岭、岛屿也在漂移······这是羔羊在忿怒!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壮士、富户、一切为奴的,自主的,纷纷躲进山洞岩穴,以避开宝座上上帝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

而后,四位执掌地上风的天使各立于地的四角,息住了风,又一位天使从日出之地走上来,拿着永生神的印,给上帝的众仆人额上授印。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数目有十四万四千;犹大支派、流便支派、迦得支派、亚没支派、拿弗他利支派、玛拿西支派、西缅支派、利未支派、以萨迦支派、西布伦支派、约瑟支派、便雅悯支派都各有一万二千受了印。

此后,从各方来了许许多多不同国度不同民族的人,都身穿白衣,手执棕树枝,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向宝座上的上帝和羔羊敬拜、赞颂,众天使也面伏于地,敬拜上帝和羔羊。

长老中有一位过来问约翰这些穿白衣者是谁,来自何处,约翰说:“我主,你知道。”于是长老告诉约翰,他们才脱离了大患难,他们的白衣是曾用羔羊的血洗净,他们昼夜在神殿中事奉神,不再受饥渴日晒之苦,羔羊牧养他们,领他们到达生命泉水之源,上帝给他们擦去忧伤的眼泪。

羔羊最后揭开了第七印,天上立即寂静下来,约二刻时分后,立于上帝面前的七位天使被赐与七支号,一位持金香炉的天使来在祭坛旁,香炉内的香烟并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缓缓升到上帝的面前;天使将坛上的火盛满香炉遂倾倒于地上,顿时电闪雷鸣,大地震颤。

这时拿号的七天使分别吹起了号。第一位天使吹号时,雹混着火与血自天而降,树木青草等均被烧去三分之一。

第二位天使吹号时,燃烧着的大山滚滚落入海中,海水即成血水,三分之一的海中生灵、船只死的死、坏的坏。

第三位天使吹号,就有那名唤作茵陈的大星,燃烧着自天降人江河中及其水源上,随之江河中水味变苦味如茵陈,又有许多人死去。

第四位天使吹响了号,日、月、星辰即有三分之一被击打暗淡,白昼不再明亮,黑夜无星放光。一只鹰在空中飞翔叫喊:“三们天使要吹那其余的号;你们住在地上的民,祸哉!祸哉!祸哉!”

第五位天使吹号了,一颗星从天降下,并用无底坑的钥匙开了无底坑,一阵阵浓烟从坑中冒出,遮天蔽日;一群群蝗虫随着浓烟涌出,这些蝗虫形同准备出征的战马,头戴金冠,面如男子,发似妇人,长着狮子般的利齿,胸前佩有铁甲,拖着蝎子的尾巴,它们扇动翅膀,尤如万马奔腾,它们的使使是伤害那些额上没有神印记的人们,要用它们蝎子尾巴上的毒钩伤这些人们五个月,让这些人在此期间忍受如蝎螫的痛苦,但却求死不得。无底坑的使者,是蝗虫的王,他的希伯来名,叫亚巴顿。这就是地上的民的第一样灾祸。

第六位天使开始吹号,上帝前的金坛四角传出声音命令吹号的天使:“把那捆绑在伯拉大河的四个使者放了。”这四使者早已立愿要杀掉三分之一的人众。此时被释放,便立即从愿。只见他们兵马众多,骑兵胸前佩甲如火,相伴着紫玛和硫磺,象在熊熊燃烧;马匹个个雄壮无比,头如狮,尾如蛇并带有蛇的头,马口中不断喷出火与烟,还带着一股股的硫磺,于是三分之一的人众死在他们的脚下。剩下的三分之二,见状却仍不思悔改,仍旧拜鬼魔、拜偶像,且继续行凶杀、邪术、奸淫、偷窃之事。

灾祸过去,另一位天使从天降下,他身披彩云,头绕彩虹,面如红日,脚似火柱,手拿展开的小书卷,并右脚踏海,左脚踏地,大声呼喊如狮子吼,随着这呼声,七声雷鸣震耳欲聋。约翰正待写下他所见,天上传来话语:“七雷所说的,你要封上,不可写出来。”随后又吩咐他取过那天使手上的小书卷吃掉,并说吃时口中会感觉甜如蜜,进到肚里却腹中发苦。约翰照办,果然如此。

天使又让他接着说预言作见证。这时他被赐给一根苇子,一个声音嘱他丈量上帝的殿和祭坛以及在殿中作礼拜的人。殿外的院子不用量,因那要留给外邦人,他们要践踏圣城四十二个月。约翰又听见说:“我要使我那两个见证人,穿着毛衣,传道一千二百六十天。”这两个人会口吐火焰烧灭想害他们的仇敌;他们传道之日,天不降滴雨,水要变为血,他们可以随时随意用各种灾祸攻击世界。当他们作完见证,无底坑里要有兽上来和他们交战杀死他们,尸体在叫埃及或所多玛的大城的街上停三天半,人们为此欢喜快乐。三天半后,上帝的生气进入他们体内,他们就复活并听从上帝的召唤上天去,看见他们的人都非常害怕,这时地动城摇,城倒塌十分之一,七千人死于地震。

第七位天使吹号,约翰听见从天上传来声音宣布:“世上的国成为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于是二十四位长老伏于地面,敬拜全能的上帝,感谢他掌权为王。这时天上的殿开了,殿中出现约柜,随后有电闪雷轰,地震大雹。

天上现出种种异象

一妇人披日踏月,头戴十二星冠,正在分娩的痛苦中呼喊;一头红色巨龙,七头戴七冠长十角,尾拖三分之一星辰,在妇人前欲吞吃那将娩出的婴孩。妇人生下一男婴,立即被提到上帝宝座那里,将来他用铁杖辖管万国。妇人按上帝指引逃到旷野,她可以在那儿生存1260天。

天使长米迦勒及使者与巨龙及使者交战了,巨龙战败,被摔在地上,于是又去追那妇人,妇人得一大鹰双翅,飞往旷野,巨龙紧追,喷水欲冲走妇人,这时大地开裂吞下洪水,妇人得救,巨龙只好站在海边沙滩上发怒。这龙就是那古那迷惑人的蛇、魔鬼撒但变的。

这时海中出现一奇异的兽,十只角戴十冠,七个头上都标有亵渎的名号,身体象豹,四脚象熊,口大如狮,七头中一个似受过伤又治好了。巨龙将自己的权柄和座位交给怪兽,任它行权四十二个月,这兽亵渎上帝,战胜圣徒,制服各族各民各方各国。接着另一怪兽从地中上来,它两角如羊羔,发声如巨尤,它施权柄让天降火,叫众人不分大小贫富,无论为主为奴都在右手或额上受一印记,得到兽名或兽名数目,这数目是666。

与此同时,羔羊站在锡安山,并十四万四千人众,他们额上均写着羔羊的名和他父的名,他们从未沾染妇女,不说谎话,没有瑕疵,他们与羔羊同在,随着琴声,唱起新歌。天空中飞过三位天使,要有永远的福音传给地上的人们,并告诉人们:上帝施审判的日期到了;邪淫的巴比伦大城倾倒了;受了兽的印记井拜兽的人们,必受痛苦,昼夜不得安宁。

一片白云漂来,上坐一人好像人子,头戴金冠,用一把锋利的镰刀收割了地上已成熟的庄稼;又一位天使出来,用镰刀收了地上熟透的葡萄,然后把葡萄倒人上帝的大酒醉中,血便立即从中涌出。那些战胜了兽的人们,都站在玻璃海上,弹着上帝的琴,唱着摩西和羔羊的歌。然后存法柜的殿开了,掌管七灾的七位天使身穿细麻衣,腰问束金带从殿中走出,四活物中一个把盛满上帝大怒的七只金碗给七位天使,让他们倒在地上。

第一个天使把碗倒在地上,那些有兽印记且拜兽像的人身上生满毒疮。

第二个天使把碗倒在海里,海水立即变成血,海中一切生灵尽皆死尽。

第三位天使把碗倒于江河及众水之源,众水亦变成血水。

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日头上,顿时烈日的烤,热浪袭人。

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兽的王位上,兽国一片黑暗,国中的人众身上生满毒疮,疼痛无比,因而口吐秽语,啮咬自己的舌。

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干枯,现出道路;三个污秽的灵--鬼魔的灵,从青蛙、龙、兽和假先知的口中吐出,这三个鬼魔招普天下众王聚在哈米吉多顿进行争战。

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殿中宝座传出声音说“成了”,接着电闪雷呜,地震城塌,海岛山峦都无踪影,特大冰雹降落下来,砸在人身上。

拿七碗中的一位天使召唤约翰,带他到旷野去看大淫妇受刑罚。约翰就见一女人着紫和朱红色衣,骑一匹七头十角的朱红色兽,穿金戴银,珠光宝气,手拿一盛满她污秽淫乱的脏物的金杯,额上写着:“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那淫妇以圣徒和为耶稣作见证人的血为酒,喝得大醉。约翰觉得迷惑不解,天使将淫妇和她所乘七头十角兽的奥秘解释给他听:那兽先前有,如今没有,将从无底坑中爬上来,又要归于沉沦。它的七头是女人所座的七座山,就是七王,五位已倾倒,一位尚在,另一位还未来到;兽的十角是十王,他们尚未得国,但他们一旦得权,将同心合意将权柄让与那兽,并与羔羊争战,但万主之主、万王之王的羔羊必战胜那兽。淫妇坐下的众水,暗示多民、多人、多国、多方,那淫妇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

这时,另一位有大权柄的天使从天上来,大声宣布:巴比伦城倾倒了!成了魔鬼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可憎之雀鸟的巢穴。“

另一声音在天上说,让百姓从城里撤出,免同淫妇一同遭罪罚。因她的奢华、她的罪恶、她的不义,上帝要加倍惩罚她,她要痛苦悲哀,被火烧尽。那地上和她行淫的君主、藉她发财的客商都为她悲哀哭泣。而受其压迫的众圣徒、众使徒、众先知却因她受罚而欢喜,因为上帝为他们伸了冤。

一位大力天使举起一块巨石猛力投入海中,并说巴比伦城就如这石一般沉沦消失,永不再现。众人在天上大声唱起了“哈利路亚(要赞美耶和华)”,那二十四位长老和四活物俯伏敬拜上帝,说阿们哈利路亚。众人欢喜快乐,庆贺全能的上帝作王,准备赴羔羊的婚筵。

约翰这时见天开了,一骑白马者出现,他眼如火焰,头戴许多冠冕,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就是诚信真实,因喽按公义行事,他名叫上帝之道。天上众军也骑白马,穿细白麻衣尾随着他,他的衣服和大腿上写着:”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他们与与那聚集起来的兽和地上的君王并众军士展开争战,将兽和拜兽像的假先知擒拿住,扔进燃着硫磺的火湖,众军士及有兽印记的民众皆被骑白马的众军口吐利剑杀灭干净。又一天使站在日头中唤来飞鸟饱餐他们的肉。又一位天使拿着无底坑的钥匙和锁链,去捉那蛇愉但变的巨龙,将它捆绑一千年,封人无底坑。

那些因为给耶稣作见证、为上帝之道被斩者的灵魂,那未拜过兽与兽像未受兽印记之人的灵魂,都复活了,要与基督同为飞一千年。一千年过后,撒但要被释放,迷惑地上四方各国聚集争战,于是天要降火,烧灭他们,魔鬼要被扔入兽和假先知所在的硫磺火湖。

此刻,出现一白色大宝座及坐宝座者,凡死去的人,都站在宝座前。案卷和生命册都展开了,每人凭这些案卷所记载的,依其所行受审判,那生命册上无名的,便被扔进火湖。

最后,约翰看见新天新地,圣城新耶路撒冷自上帝那里从天而降。宝座中传出洪亮的声音:上帝要与人同住,作他们的上帝,他们作他的子民。上帝要擦去他们的眼泪,人间不再有死亡、悲哀、哭号、疼痛,以前的已经过去,上帝已将一切更新。上帝要将生命之水白白赐给口渴的人喝,而那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的,都将被扔入硫磺火湖。

之后,拿着七个金碗、盛满未后七灾的天使中一位,带约翰到一座大山那儿,将由上帝那里降下的圣城新耶路撒冷指给他看,并告诉他这城就是新妇,是羔羊的妻。约翰见城中充满上帝的荣耀,光辉明亮如宝石、如碧玉、如水晶。圣城那高大的墙完全是碧玉造的,城和城内的街道是精金的;十二颗珍珠分别在东、北、南、西四方作为圣城的门,十二门有十二位天使把守,十二门上写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城墙有十二根基,每一根基装饰着不同的名贵宝石,并写有羔羊十二使徒的名。

圣城内没有殿,因为上帝和羔羊就是城的殿;城内不需日月光照,因有上帝的荣耀照亮全城;羔羊便是那城内的明灯。城内没有黑夜,城门昼夜敞开,列国都在城的光里行走,而那不洁净的,行恶说谎的,以及羔羊生命册上无名的,都不得进入圣城。

圣城内街道中有一道晶莹透亮的河,那河水是从上帝和羔羊宝座中流淌出来的生命之水,河的两岸长着生命之树,树上结十二样果,树的叶可为万民治病。上帝和羔羊的宝座立于城中,他的仆人将他的名写在他们额上,并事奉他直到永远。上帝的光照耀他们,使他们永远为王。

天使再一次对约翰说,他所听见、所看见的,就是上帝差遣他的使者,将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给他的仆人,凡遵守预言的便有福。约翰听见说:“看那!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未后的;我是初,我是终。······“我主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我是大卫的根,又是他的后裔;我是明亮的晨星。”

最后,约翰遵照神启告诉大家说:“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上帝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上帝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份。”
······

但是,尼采为对抗“末日审判”而提出的“永恒轮回”并无新意。正如卡尔·洛维特(Karl Lowith,1897—1973年)在《尼采对永恒轮回说的恢复》中指出的:

尼采并不知道,他自己的反基督徒(contra Christianos)完全是以相反的征兆来恢复教父的反异教徒(contra gentiles)。不仅游斯丁(Justinus)、俄里根和奥古斯丁以论战的方式讨论过的永恒轮回说,而且基督教护教士反对异教哲学家所示用的全部主要论据,也都从相反的立场出发,出现在尼采那里。只要把他的论据与克尔苏斯、波尔费流(Porphyrius)的论据进行比较,就不难发现,除了使尼采不是作为一个哲学家,而是作为一个“反基督者”说话的基督教激情之外,他为古代反基督教的论据所附加的东西是多么少。无论是对于克尔苏斯来说,还是对于尼采来说,基督教的信仰都是粗俗的和背谬的。它通过一种任意的干预,破坏了宇宙的合理性。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基督教的宗教都是对贵族德行、市民义务和历代的传统没有感觉的无教养民族的颠覆性反叛。他们的上帝是寡廉鲜耻地好奇的和太人性的,是“一个所有黑暗角落的上帝”,对困倦者来说是棍棒。既然唯一的问题就是每一个个人的灵魂得救,那么,无论是克尔苏斯和尼采都问道:为什么还要有对公共事务的责任心和对高贵出身的感激之情呢?这些“神圣的无政府主义者”——说的是基督徒——把削弱罗马帝国,直到日尔曼人和其他蛮族能够征服它当作是虔诚。尼采的《敌基督徒》是对古代的那种责难的恢复,即基督徒是人类的敌人(hostes humani generis),是教育低劣和鉴赏力低劣的粗俗民众。古代和现代对基督教的攻击的历史一致性,证明了古代攻击的持久意义和现代攻击的历史意义,尽管在尼采重新复活古代的攻击之前,古代的攻击早已被人遗忘了。

······

尼采为对抗“末日审判”而提出的“永恒轮回”并无新意,在这种意义上,尼采为对抗“末日审判”而提出的“永恒轮回”是没有力量的,是一千多年前就被扬弃了的糠皮。这也许被现代人视为营养食品,那只是因为现代人营养过剩,需要减肥罢了。

http://www.xiexuanjun.co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403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智晟:当局末日临到,写在赵威等良心犯被捕之际
·巩胜利:来自2015末日的人民币最新报告
·唯色:像末日,更似地狱打开,雾霾中,饿鬼纷呈······
·范克:大佬们的末日 (图)
·陈光诚:末日疯狂,中共不断利用喉舌诋毁人权律师
·龙戈铤:大抓捕维权律师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徐瑾:强力救市?还是末日清算?
·余未:中共人造英雄的末日
·袁红冰:强权鹰视狼顾下的国民党末日败乱之相
·中国人来了 “世界末日”到了/北美崔哥 (图)
·貌强:由缅甸王朝末日说起
·原人:力场之死:港资地产霸权的末日?
·言士:政治短评:何俊仁的末日公投
·刘东:中国传统文化的末日象征
·李宇晖:金正恩的末日也是朝鲜政权的末日 (图)
·伊利夏提:有险无惊的末日审判
·梁文道:帝国末日的回忆 (图)
·末日博士:中国崛起乃世界最大挑战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杜阳明
·底层民众已沦为末日楼市最大的殉葬品/胡赛萌
·北京空气末日十面霾伏 中国进入高危险期
·英国《独立报》:北京的空气末日吓倒欧洲人
·国企改革文件爆光 逼入市场竞争 末日将临
·李源潮亲信“团派四大金刚”之一末日将临 (图)
·精品销售中国末日? 路易威登不卖皮包改卖中餐
·美国《国家利益》:世界末日,为中国的崩溃做好准备 (图)
·上海取消豫园灯会 韩正的末日到了 (图)
·北京雾霾严重如同世界末日 (图)
·哈尔滨严寒冰封大火现场 恍如世界末日 (图)
·邪教宣称"世界末日"将至 储粮50万斤应对 (图)
·云南大地震:山摇地动房塌如世界末日 (图)
·学者评郭美美现象:无耻开启癫狂 必有可耻末日
·传媒被禁炒作“香港末日”短片及米歇尔游览“无人”长城
·高中生教室内无征兆突跳楼 当天曾称末日来临
·民众草木皆兵 广州一天两次“末日狂奔” (图)
·张圣雨: 整个北京充满王朝末日的肃杀气氛 (图)
·末日降临般的大雾 中国的环境污染还有治吗
·陈光标“收购纽时”的行为艺术引爆眼球,末日也快了
·湘西农村越战老兵被政府推进末日:看不到希望
·东3省遭遇异常雾霾,孩子问妈妈"是世界末日吗?"
·冷战绝密档案:世界末日前的七分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