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智晟:倘使习近平说的是〞媒体必须姓人民〞怎样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30日 转载)
     任志强先生因一句真话为屑小党内群起叫骂当时,我于朋友微信圈加赞栏内留言:〞既是这般不见容,何如大家分开了的好〞。
    
     更多的话彼时我正不便说。虽则蹙伏僻壤,还总有〞不许说〞,〞不许写〞的意思径自大哥四弟达于我,这种途径的威力远在别的谈话以上。

    
    当然,我那意思于任先生无益。
    
    我是哈耶克主义者。他认为极权体制是一群流氓和杀人犯组成的。
    
    人类历史格外清晰地表明,建立极权体制的那群流氓和杀人犯们大多还是有着些理想的,他们借极权体制以推行他们祸国虐民的乌托邦理想。而至它的末代时,极权体制便只成了流氓和杀人犯们满足变态贪婪私欲的工具。若说他们是为了什么理想咧,什么主义咧而留在党内,那是明明白白的鬼话,任先生并不例外的。他留在这个恶名著于天下的党内,自有使他乐意留下来的意思,是人都懂得。
    
    缘起于任先生的媒体的党性和人民性的争论还在进行着,朋友们中亦屡有于我扯及这话题者,便又有说几句的冲动。好在大哥和四弟一时还没有学着上网看文字的想法,我便再大胆一回。
    
    使我不甚解的是,习近平及其一群天天鬼话连片,而人民大家总若死尸般的镇定,便有声响,也必是失态的攘臂欢呼。诸如,〞要依法治国〞咧,〞要依宪治国〞咧,〞人民利益高于一切〞咧······。刺激得一干有人面无人脑〞专家〞〞学者〞兴奋以至摇头晃肚而相率赞美,终于的局面大家已看的格外清楚了。而习先生罕有的一句人话〞媒体必须姓党〞,便有人惶惶然犹丧考妣。
    
    事实一一常识格外清楚的是,中国,从1949年亡国迄今的67年时间里,媒体可曾有过不姓党的时候?
    
    一些于党性与人民性一致性的论证可谓殚智竭力,广引旁证可谓绵密而滂沛,其实还都当是归于谎言扯淡一丘的。
    
    于文字技术方向论,便是论证狼性与羊性的联系,亦颇不用费去许多力气的。尤在狼撕吃羊之际,那种联系是竟至血和肉的。沾在狼牙上的羊血,咀嚼在狼嘴里的羊肉即悉表现着纯粹的羊性,可这究竟于羊无益,得益的只是狼。
    
    此间的问题不在于习近平及其一群胡诌些什么,要紧的是那一片被凶残暴虐了67年而终于不肯醒过来的人们昏昧思想。
    
    看事物当看其本质,对看清了的本质当有着不可撼动的信心。如是,则使自己的认识在任何眼花缭乱的骗局里岿然不移。
    
    2009年,在一个我迄今说不上来的秘密囚禁地,一位已〞相处〞了几个月的老国保笑眯眯地问我说:〞你看问题思路总和我们不一样,你认为在这里的我们这群人中间,谁会最先得到上级提拔?〞我接口便答〞是张雪〞。他说你说说理由。我对曰:〞他是在囚室上完厕所后唯一的决不冲水者,你们中间倘能有一人被组织拔擢者,那便一定是他(-间全密封的六平米左右的囚室里,上完厕所不冲水,其苦楚使人绝望,而我是不允许乱动的一一也不能去冲)。他说我的认识太极端,结果却被我完全说中。一年以后,我从榆林部队秘密囚禁地转押至北京再见面时,这位老国保对我一年前的结论惊叹不已,张雪此时已提成副处级了(事实上,张雪身上有两点绝对会为上司激赏的品行,一是他绝不把被看管者当人;二是他在上司面前绝不把自己当人。懂得并能全无心理负担地实行这两点,在中共官道上便大得前途矣)。
    
    而死不肯直面现实是这古国古老人民另一样集体的老脾气。〞媒体必须姓党〞,在1949年起从来就不是个当存凝的所在。倘使习先生彼时仍依袭他们从来的骗子老例,扯上一句〞媒体必须姓人民〞的鬼话,人民大家便欣欣然于心知肚明的虚假里,欣欣然于风平浪息矣!
    
    媒体何时不姓党。媒体姓党是这个恐怖组织的实在的鬼相,是它的本来面目。而它的所谓人民性则是这无赖挂了几十年的人相。今天,还有谁还真的不明白这点。
    
    但在这件事情上,习先生使人刮目另看了一回。他以这个群体罕有的诚实,一把掀去了这碍手碍脚的假面相后,虽则狰狞毕见,却究竟真实。而人民大家便恼怒不堪起来。于是便有了任先生煞有介事的质疑。
    
    当然,习先生悍然掀掉假人相而使真鬼相毕现之举恐怕也并非出于他的诚实。这多半是他那已为世人了然的,世间独一无二的奴隶总管的霸气和彼个性中的痞气合力的结果。当然也有别的因素,诸如谎言和暴力已明显在失灵的现实下生成的心理条件等。
    
    习先生掀去人相之举使许多人一时觉得不方便起来,有在朝的,更多的是在野者。在朝如中共祸首之一俞正声近日便絮叨起〞愿听不同的意见,愿意听批评的声音〞这种连他本人也不能信的鬼话(倘使俞先生还是正常人的话)。彼使得还是〞好话说尽,坏事作绝〞的老手法。一边在人前一脸诚实地絮叨着人话,一边在背后干着人以下的勾当。这边说着愿意听批评,那边却手不离刃地冷酷绞杀着。
    
    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只要手头有部手机者,有谁不清楚有一群听不得人话的东西全天候在微信上删除文字,有谁不明白是谁在干着这鬼一般的丑行。67年来,所有媒体悉控捏在党的手里,剥夺了人民一切的言说条件,再腆脸挺肚扯那些老掉牙的鬼话,那真是不知羞耻的可以。
    
    今天的中国大陆,无数仅仅因为言说,因为表达了不同见解而被失踪,被囚禁,被酷刑,甚至被杀害的种种血腥冷酷暴行又是谁干下的。又是谁还正在干着这些反人类文明的暴行,不正是俞正声们吗?
    
    此间最诡谲的是,于三年多来,习先生蛮横抓捕真言的记者,大规模地绑架囚禁良心律师,黑帮式的残酷打压党内不驯服者,明火执杖钳制言论,,凶残镇压一切维权者而竟至屡施跨境绑架暴行,疯狂对外撒钱,以三年时间,干干脆脆地使恶魔毛泽东借彼体还魂这些实实在在的,心安理得的倒行逆施,直若野马脱羁,使全人类目瞪口呆。一个干干脆脆的,神似毛魔的冷酷流氓相,便于人民大家的忍气吞声中,被无知的他自画了个格外清楚,终于至于今天这人神共愤的结局。
    
    据悉,因着无界网上新近一篇让他辞职的公开信,便又有几人因此被失踪。另有消息称还组成了个百人的专案组,他们的鲁莽及愚蠢总是超出人理。但得有一星半点现代人常识,倘使能有一星半点的自己是个公职人员意识和关于公权力及公民权利常识,这种要求公职人员辞职的和平表达,是何其的天经地义一一无论从伦理还是你们自己的宪法法律论。何至于施以赤裸裸的黑帮手法,这种惯使的令人鄙视的流氓行径,只会带来更多的敌人和不安而不是相反。
    
    习先生这次一举掀去了〞媒体人民性〞这累赘的假皮,这使一些糊涂蛋及怀揣各种意思的人们格外的不舒服开来。但彼于无意间厘清了人鬼界限,于人民的认识及选择方便了许多,竟还有着些积极意义的一一虽则是有违他的本来意思的。
    
    2016年3月21日于陕北村里。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623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智晟就黎小龙一家罹祸于国际社会的紧急呼吁
·高智晟:万喙息响不意味着天下太平
·高智晟:极权政治盛产人格变异种一读龙应台文有感
·高智晟:新年献词——兼作拜年致词
·高智晟:消灭普世价值于疯犬吠日无异
·高智晟:谈点关涉钓鱼岛的技术问题
·高智晟:对于中共“2017年崩亡论”的简单释惑
·高智晟:再声援郭飞雄
·高智晟:人脸背后的鬼相——习共反腐漫谈
·高智晟:当局末日临到,写在赵威等良心犯被捕之际
·黄燕:写给高智晟律师的求援信
·高智晟:在这民族历史空前巨变中证明自己的价值
·高智晟妻耿和:再艰辛的逃亡路,也比回去好得多 (图)
·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九期:高智晟有我没共(产党)有共(产党)没我精神万岁 /杜阳明
·春秋戈:高智晟是检验习近平英雄还是流氓的试金石!
·巴克:希望高智晟能摆脱控制 为刘晓波祈祷
·还民主斗士高智晟人权自由/杜阳明
·阿行:高智晟是人民的功臣却是中共的罪犯
·三妹:拥抱高智晟律师回家
·高智晟可能已经遇害/陈破空
·得悉郭飞雄再移囚黑帮监狱 高智晟律师致信郭姐姐
·2016春节前访耿和:高智晟近况 (图)
·高智晟律师疑因再度撰文无法在弟弟家过年 (图)
·高智晟:公布三个月前被逼离开榆林时的一段文字
·高智晟不准到弟弟家中过年
·高智晟在榆林行动受限 屡遭骚扰 (图)
·高智晟律师再遭中共当局昼夜骚扰 ,一日数次遭到暴力推操辱骂 (图)
·与高智晟律师同天宣判:律师浦志强该当何罪? (图)
·饱受酷刑折磨愈加坚强,耿和说高智晟用生命做事情 (图)
·高智晟手机解禁 写网帖解释帮大哥卖红枣
·高智晟律师:感谢大家在大哥卖红枣事上予力助
·郭飞雄要求改判无罪 高智晟软禁中发声再遭屏蔽 (图)
·高智晟为郭飞雄发声后失联
·高智晟因撰文声援郭飞雄遭打压 通信受阻目前失联 (图)
·高智晟发表声援郭飞雄文章后失联 手机被关机 (图)
·高智晟最新谈话视频:对酷刑毫无畏惧
·视频:维权律师高智晟继续遭受迫害
·国保闯高智晟家 阻到西安医牙 (图)
·高智晟欲赴西安看牙被公安阻挠 基督教人权机构提出谴责
·高智晟看牙医屡受阻 近况堪忧 其妻耿和呼吁关注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