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谢选骏: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04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
    
    一般人认为,美洲印第安人是“没有青铜时代”的。
    
    这是因为:在“地理大发现”之前,美洲印第安人的各个文明,大都缺乏铜铁冶炼工业,无法构成物质意义的“青铜时代文明”。
    
    但是,任何的理论总结都是有其片面性和歪曲性的。
    
    例如,美洲印第安人的各个文明虽然大都缺乏铜铁冶炼工业,无法构成物质意义的“青铜时代文明”;但是,美洲印第安人的各个文明,却在不同的领域,实现了旧大陆上的各个“青铜时代文明”才具备的那些精神要素甚至物质要素,例如城市文明、书写文字。
    
    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美洲印第安人虽然没有‘青铜时代’,却有‘青铜文明’。”因为青铜文明例如城市国家和文字系统不一定要建立在青铜器物发展的基础上。
    
    青铜文明完全可以是一种缺乏青铜器物的精神文明。
    
    与此相反,只有马克思主义的偏见才会定义说,“像是城市国家和文字系统这些典型的青铜文明只能产生在青铜冶炼的基础上,因为上层建筑必须符合经济基础。”
    
    就我的研究而言,上层建筑其实不须符合经济基础。
    
    例如,美洲大陆由于和旧大陆的相对隔绝,其内部的发展也就受到无形的限制。尽管玛雅人和印加人、阿兹特克人分别发展了文字系统和城市国家这类高度的青铜文明,但他们本身却并不需要青铜器物(这些“经济基础”)作为青铜文明(例如“城市国家和文字系统”这些“上层建筑”)的物质基础。甚至,美洲印第安人的各个文明彼此之间,在欧洲人来到之前,也从未打过交道,甚至互不相知。
    
    (二)
    
    由于印第安人没有青铜器物却有类似于青铜文明的文明,有人甚至可以用印第安人的这一事例来证明:“中国古代青铜器技术是西方传过来的!”其逻辑是认为:既然印第安人没有青铜器物却可以有青铜文明,那么中国当然也可以如此,因此,创造了早期城市国家和文字系统的中国,也并不需要有了青铜器物才可以做到这一点,而是完全可以像印第安人一样,在没有青铜器物的时代,就创造出自己的“青铜时代才有的文明”。显然,这个“青铜时代才有的文明”,是按照欧洲中心论的观点勉强做出来的理论总结,相当地片面。
    
    “中国古代青铜器技术是西方传过来的”的观点这样认为:
    
    中国青铜文明源于西方,由古印欧人传播 。
    
    东西方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前早已存在一条由西向东的“青铜之路”。
    
    关于“中国青铜文明西来说”,已经有很多著作和论文论证了这一点。本文从另一个角度——美洲印第安人文明发展的角度,从侧面证明“中国青铜文明西来说”的正确性和合理性。
    
    有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中国的青铜文明是西方传过来的,而不是独立起源的,那就是:和中国人同一个祖先的美洲印第安人,没有青铜器!
    
    中国人和美洲的印第安人,都属于蒙古利亚人种,属于同一个祖先。祖先都居住在从西伯利亚到东南亚的广阔地域。
    
    在一两万年前北极白令桥消失之前,一部分亚洲大陆的蒙古人种来到了美洲,成为了印第安人。
    
    其后,海平面上升,白令海峡的通道被淹没,美洲的印第安人从此与欧亚大陆隔绝!只能独立发展文明。也发展出了玛雅等众多印第安文明。
    
    但美洲的印第安人,从来没有进入过青铜器时代!
    
    印第安人在6000多年前开始铸造并使用铜器,但不属于青铜器,而是红铜器!
    
    世界上最早掌握青铜器技术的是欧洲人。
    
    大约11000年前,欧洲就有了金属铸造;世界上最早的铜器是在土耳其发现的,距今已有9000年的历史;世界上最早的青铜冶炼遗址在欧洲巴尔干,大约公元前6000年前,也就是距今8000年前欧洲巴尔干就已经掌握了青铜冶炼技术。
    
    欧洲真正进入青铜时代是在公元前4000-前3000年,也就是在基克拉泽斯文化时进入青铜时代,这也就是距今6000多年前。
    
    伊朗南部、土耳其和美索不达米亚一带在公元前4000-前3000年已使用青铜器,印度和埃及在公元前3000-前2000年,也进入了青铜器时代。
    
    中国最早发现的铜器,是公元前4000年的仰韶红铜器;中国最早的青铜器,是公元前2700年的一把青铜小刀;然后到公元前1500年的商朝,中国进入了青铜时代。
    
    另外,东南亚地区和中国差不多的时候也有了青铜器!东南亚发现的最早青铜冶铸中心是泰国乌隆府的班清墓地,时代在公元前3600-前1000年!
    
    也就是说,亚洲中国和东南亚的青铜器技术,比西方要晚了一两千年以上!
    
    西方文明比中国早了几千年时间,这个时间,足够文明和技术的流动了。
    
    我们也很难想象,长达几千年的时间里,西方的文明和技术完全没有传到东方来,东西方人种会完全没有交流!这不符合科学规律。
    
    在中国商朝出现以前的几百年,西方雅利安人就已经驾着世界上最早的战车进入并逐步征服印度,那么,雅利安人,甚至更早的苏美尔等西方民族带着先进技术来到中国,并和中国本土部落民族融合,也不奇怪。至少,会影响和带动中国的文明!
    
    在中国的考古史上,商朝以前的本土青铜冶炼遗址极少,所以我认为青铜技术西来说很有道理。
    
    科学史上有个说法,叫“青铜之路”,和“丝绸之路”齐名。只不过,“青铜之路”是在更古老的时代,青铜器技术由西方传到东方的中国。
    
    印第安人和中国人同属于蒙古人种,但被海洋和中国隔开的印第安人,只能独立发展,因此一直到近代,都还是没有掌握青铜器技术!中国人有幸,得到了西方先进文明的技术传递,在商朝开始进入了青铜时代,并在晚商时期达到了中国青铜文明的高峰。
    
    人类的文明发展,是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孤立、隔绝的文明,很难取得进步。被大海隔开的印第安人,孤独的在美洲独自发展文明,结果到16世纪,依然处于类似中国商周时期的文明水平!以至于几百名欧洲殖民者,就可以轻松地征服几千万人的美洲大陆!
    
    排外者、意淫者,可以休矣!
    
    (当然,上述作者说的不对,因为16世纪的美洲,其文明发展水平,其实低于中国商周时期的文明水平。因为没有马车、没有铜铁。)
    
    (三)
    
    网文《东西方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前早已存在一条“青铜之路”?》认为:
    
    在人类历史上,几个主要的文明古国都先后经过了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西亚早在5000年前已进入青铜时代。东亚大约4000年前才进入青铜时代。商周之际东亚青铜文化达到鼎盛时期,而此时的西亚赫梯王国已进入铁器时代。两者之间有一二千年的时间差。那么,西亚和东亚在上古时期是否存在青铜技术传播的可能?
    
    可以认为,东西方在丝绸之路开通之前早已存在一条“青铜之路”。这条通道不但为东亚引入了游牧文化,而且也为东亚引入羊、黄牛、马和青铜技术。
    
    东亚考古发现的青铜器明显晚于西亚,青铜技术是否是由西传入东方?
    
    中国最早的铜制品,是陕西临潼县姜寨遗址出土的1件黄铜片和一个由黄铜片卷成的管状物,年代为公元前4700年左右。在甘肃东乡的林家村,出土了1件属于马家窑文化的青铜刀,保存完整,这是迄今中国发现的最早的青铜器,时代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
    
    而巴尔干到安纳托利亚一带早在7000年前已开始冶金实践,5000年前已发明范铸法和失蜡法,不同比例的砷青铜、锡青铜、铅青铜或铅锡青铜也相继发明。也就是说,4000年前西亚已进入青铜时代的鼎盛时期,主要的青铜冶铸技术均已发明,并对周围世界产生了重大影响。
    
    从技术史的角度考察,无论红铜冶炼、范铸法、失蜡法还是砷青铜、锡青铜、铅青铜、锡铅青铜都是西亚早于东亚。而且铜以外的其他金属如金、银、铁等冶炼东亚亦不早于西亚。
    
    青铜冶炼和铸造是高度复杂的技术活动,不可能一人一时一地完成,其中必然有一个不断完善和改进的过程。在旧大陆不大可能存在两个独立的起源。也就是说,中原地区的青铜器是从西向东传入东亚的。在西北,特别是新疆地区青铜时代遗址的发掘和研究,填补了青铜冶铸技术由西向东传播的空白。古墓沟文化遗址的发掘和研究表明大约四千年前新疆部分地区已进入青铜时代,且与中亚、西亚、中原均有联系。
    
    除了青铜技术,中国从西亚引入的家畜还有羊、黄牛和马。
    
    驯化地理学研究表明,绵羊、山羊和犬一样(尽管狗的最早驯化地还不清楚)不仅是最早的驯化动物,而且是分布最广的动物。有学者对西亚家养动物的起源作了总结,指出绵羊和山羊是当地最早的驯养动物,牛、猪、狗次之。
    
    东亚养羊与西亚相比大约晚了五千年。中国青铜时代遗址中出土的山羊和绵羊骨骼才被认为是确凿无疑的家羊。而且,进入青铜时代后,从新疆到中原遗址中羊的数量明显增多。
    
    水牛可能起源于东亚或南亚,而黄牛很可能来自西亚。从河姆渡到兴隆沟,东亚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的牛骨多为水牛骨骼。到了青铜时代,黄牛才在东亚大量出现。黄牛与山羊一样经历了大致相同的驯化和传播过程。
    
    至于马,在东亚数百处经科学发掘的遗址中从未发现马的骨架,只有零星的马齿或马骨出土,不能确定为家马的遗迹,很可能是普氏野马或其它动物的遗物。也就是说,和西亚一样,东亚没有发现四千年前的家马骨骼和其他证据,确凿无疑的家马和马车见于商代。学界认为,家马的野生祖先主要分布于欧亚草原的西端。乌克兰和哈萨克草原新石器和青铜时代文化遗址中大量马骨的出土显示了从野马到家马的驯化过程。而骑马和马车技术可能源于西亚的骑驴和牛车制作技术。
    
    上古时代,东亚、西亚没有不可逾越的壁垒,否认“青铜之路”的存在十分困难。
    
    考古学、语言学、体质人类学和历史记述与传说均表明上古存在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和文化交流,要否认青铜之路的存在已十分困难。这是因为:
    
    第一,没有证据表明东亚的青铜器早于西亚。尽管有人将中国的青铜时代推到了五千年前的“黄帝时代”,亦有人将龙山文化、红山文化看成是铜石并用时代文化。就算五千年前的龙山文化、红山文化已进入了青铜时代,也比西亚晚了近千年,且不算青铜时代之前上千年的红铜时代。举世公认中国不存在红铜时代,《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卷》也没有这一条目;龙山文化、红山文化是典型的东亚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
    
    第二,没有证据表明东亚和西亚的青铜冶炼技术有什么不同。曾经有人认为青铜铸造西亚用的是失蜡法,而中国用的是范铸法,在技术上有本质不同。事实上,西亚几乎同时发明了范铸法和失蜡法,东亚亦同时使用范铸法和失蜡法。考古学界流行一种假定,即自古存在一个以礼器或容器为特色的中原或中国青铜器传统,到了后来才受到北方或外来青铜文化的影响。事实上,东亚早期青铜器均无特色可言,只不过是西亚或中亚青铜器的翻版而已。只有到了商周时代中原青铜器才独具特色。这是技术传播过程中产生的分化现象。
    
    第三,没有证据表明东亚、西亚之间有不可逾越的自然或文化壁垒。人们常有一种错觉,似乎东亚、西亚之间相距万里,会妨碍古人的迁徙和交流。其实东亚和西亚通过中亚紧密相连。古代的草原犹如现代的海洋,千山万水不仅不会阻碍人类的迁徙,而且有利于文化的交流。现代中国与西亚(阿富汗)接壤,可以说是零距离。欧亚大陆通过青铜与丝绸之路形成一体,并不存在明显的自然或文化的分界线。
    
    把青铜文化传播到中国的是些什么人?他们在上古中国有没有留下痕迹?
    
    在西亚和东亚之间传播青铜文化的主要是一些游牧民族。从新疆等地发现的青铜时代文化遗址来看,他们大都属于印欧人。印欧人很早就来到了中国,殷墟遗骨亦有印欧人的成分。山东临淄春秋战国时代墓葬出土的人骨中有些经DNA测验属于(类似于)印欧人。而且,三星堆青铜群像、西周蚌雕人头像、白浮西周墓葬中出土青铜人面像等均有明显的印欧人特征。
    
    现在普遍认为,历史上最初的印欧人是吐火罗人。他们是中国境内最早的游牧民。吐火罗人大约于公元前三千纪末,离开波斯西部来到中国。他们一部分定居下来,其他仍过着游牧生活,即后来中国史书中常见的月支。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余太山认为允姓之戎、大夏、禺氏可以分别溯源于少昊氏、陶唐氏和有虞氏,且与月氏或吐火罗关系密切,不能排除他们属于印欧人的可能。如此看来,上古印欧人即活跃于中国,且不局限于西域。学者蒲立本通过对上古汉语和印欧语的比较研究,亦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西方饮食以烧烤为主,无须大量使用生活器皿,青铜器生产的文化传统和社会需求均不明显。但欧洲进入青铜文明的时间却还是比中国早了几千年!世界上最早的冶炼遗址在巴尔干,大约公元前6000年前,也就是8000年前欧洲就已经有了青铜冶炼技术。欧洲真正进入青铜时代是在公元前4000-前3000年,也就是在基克拉泽斯文化时进入青铜时代,这也是6000年前。
    
    希腊克里特岛在米诺斯文明时期进入青铜时代,在公元前2500年左右,比中国早了一千年。公元前1600年后,迈锡尼文明兴起,在这时的贵族宫室和陵墓中发现了大量的装饰豪华的青铜武器和金、银、铜器皿。
    
    中欧和西欧早期的青铜文化是钟杯战斧文化,年代在公元前第3千年中到前第2千年初。
    
    一个残酷的真相:早期青铜器由西及东渐次推迟的现象,说明中国青铜器的起源可能受到了西方文明的影响。但由于东西方发展阶段不连贯,加上青铜器的传播路线缺失,中国学者对此持谨慎态度。西方学者则支持上述观点,认为冶金术这样重大而复杂的发明在人类发展史上不可能是多元起源。
    
    也就是说:中国的青铜器技术是从西方传过来的!
    
    (上述资料来源于《东亚古物》的《青铜之路:上古西东文化交流概说》一文,上述论说就是典型的欧洲中心论观点:因为它用“在人类历史上,几个主要的文明古国都先后经过了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的说法,一笔抹杀了美洲印第安文明古国的存在。)
    
    (四)
    
    “在人类历史上,几个主要的文明古国都先后经过了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的说法,一笔抹杀了美洲印第安文明古国的存在。为了不让这一以偏概全的“理论概括”成为“西方的真理”,我们不得不强调一下:美洲印第安人也有它的“青铜文明”,尽管美洲印第安人没有它的“青铜器物”。    
  
    www.xiexuanjun.co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505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谢选骏:“莫言”与“吃饭”
·谢选骏:Ian
·谢选骏:“特朗普”与满洲人
·谢选骏:从主权到思想主权
·谢选骏︰孟轲是罪魁祸首——中国人是怎样忘记十伦的?
·谢选骏:肉刑、基因工程、耶稣的外科手术
·谢选骏:永恒轮回与末日审判
·谢选骏:尼采没有提供任何新的思想
·谢选骏:一神论何以优越于多神教
·谢选骏:任志强毕竟火候不足 还有更可怕的
·谢选骏:《九十五条论纲》是罪人的作品
·谢选骏:陶渊明的双重性格
·谢选骏:《韦斯敏斯德信条》的中庸
·谢选骏:日本“伪中国语”比广东的“粤语中文”更像中文
·谢选骏:佛教总统与盗墓专家
·谢选骏:草菅人命的哲学意义
·谢选骏:《琅琊榜》的“六四”情结——纪念“六四屠杀”27周年
·谢选骏:戈培尔夫妇为什么屠杀自己的孩子们
·谢选骏:方舟子和韩寒一样的无知(《三重门》入错门)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