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吴思的无思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11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谢选骏:吴思的无思

    
    网络上有篇署名“吴思”的文章:《出售公正的生意》,写的是新近发生的一件事情:
    
    上班的时候,老刘给我讲了一件他昨天经历的事情,说他夫人的一个山东亲戚到北京来告状,告当地公安局,他插手帮忙,结果气得昨天一夜没睡着觉。
    
    事情的起因很寻常,该亲戚家的墙被邻居家的车撞倒了,两家打架,找来了公安局。公安局把两家人都带走,关了一夜,次日该亲戚家的老汉竟被关死了。公安局方面立刻请客,找去了村长,还把该亲戚被抓去关押的孩子的手铐打开,让他也去吃。这么一折腾,才知道老汉不明不白地死了。 过两天,公安方面重新牛气起来,拿出了一份法医鉴定,说老汉是自缢身亡,公安局不负责任。该亲戚不信这份鉴定,开始告状。但是所有方面都不受理,烟台不管,济南也不管,于是就告到了北京。
    
    这时候故事才真正开始。老刘找一个总政治部专管办案子的邻居,请他帮忙。他看了告状信,先问:他有钱没钱?老刘问要多少钱。总政的人说,至少十万。老刘大惊,说他一个农民,哪里有这么多钱。这么硬的事实还不够吗?
    
    总政的人也惊道:老刘,你这么大把年纪了,一直生活在外星吗?我告诉你,这钱根本不是我要。公安司法系统有一张全国性的网,一张网罩住了全国。一帮离退休的老家伙,彼此之间有个分工,你华北,我东南,任何一片都有人管。现任的干部都是他们提拔起来的,只要你掏钱,他们就能让这案子通天,肯定能给你解决问题。我只是这个网的外围,往这网里拉生意的。一手交钱,一手办事。 他说,前些天福建的一个台商也托人来告,他接了案子,说好了价钱。台商回去后,钱迟迟不打过来,事情就停了,他们就撒手了。没钱肯定别想办事。
    老刘叹道,这不是逼人家拼命闹事吗?
    
    听了这个故事,我一下想起了“焦点访谈”节目,想到了我当年在报社群工部接待的数以百计的农民。据说“焦点访谈”门前排着告状的队伍,而且也是拿着重金告状。我能猜测到,接待者一定是不耐烦的,因为新闻单位的能力和容量都太小,所告的问题通常又缺乏新闻价值。我在报社的时候办理过两三件有新闻价值的案子,而我打发走的人不计其数。 现在我忽然明白了,原来这是一项出售公正的生意,由于价格是垄断的,供应者极其稀少,所以那张网能开出十万元的天价。这就是民主制度和独立司法的短缺的证明,也是这种制度的价值的体现。现在政府不提供这东西,就有了黑市,有了一种与官方联手牟利型的黑手党,有了一套固定的规矩。一个潜规则通行的领域就这样出现了,一个事实上的职业和公司就这样出现了。历史上就有这样的潜规则,古人叫做“卖法”和“鬻狱”。卖法者通常出售的是作弊,而我们现在的生意更广,要出售公正。 掏钱买公正的人,即使胜利了,他也失败了。出售公正的潜规则本身就是不公正的,它是高额垄断价格,本身就有敲诈勒索的成分。政府已经违背了征税并向人民提供公正的宪政契约。
    
    如果需求公正的一方掏不起十万,他就得不到公正。我猜哪个台湾商人就是觉得不合算,决定退出交易了。这就意味着制造不公正者的在此得逞,不必担心遭到报应。于是违法者可以肆无忌惮,良民自然也不能继续良了。然后就是黑手党,如果民间的黑手党可以提供稍微便宜一点的公正,他们会生意兴隆,与官商勾结型的黑手党争夺市场份额。 我们这个社会正在、并且还将继续为公正付出极高的代价。公正稀缺的社会算个什么样的社会呢?那就是潜规则支配一切的社会,一个冠冕堂皇的宣言与现实生活越来越远的社会。在两者的差距之间,对公正的追求逐渐积累,又被无情地压缩,积压出价值千万亿人民币的能量,一旦找到薄弱部位,这股能量就会造成火山爆发。
    
    ······
    
    看完之后不禁叹息:吴思真的是无思啊,怎么就不懂得“公正本来就是要花钱购买的”,怎么就不懂得“政府的职业就是出售公正的生意”?
    
    先说“公正本来就是要花钱购买的”:执行公正的法庭、监狱,都是要花钱供养的,人民必须为此付款,这就是“纳税人”的由来。
    
    再说“政府的职业就是出售公正的生意”,政府的生意不同于商业,商业可以先提货后付款,政府的生意必须先付款后提货。所以新政权一建立马上征税,即使它还没有提供服务。而且政府的生意是强买强卖,你想不要都不可以。
    
    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现在,中国的问题不是“政府在出售公正”,而是政府拿了钱却不办事、抽了重税却不提供丝毫服务。
    
    “政府在出售公正”是天经地义的,问题是中国大陆的政府却要办事的人多次付款。
    
    在中国,仅仅缴税是拿不到公共服务的。因为公共服务的权力是在党的官员手里,不在政府机构那里。
    
    你想办事,必须花钱给办事的官员。
    
    或者,你有本事要了他们的命,迫使他们免费服务。
    
    或者,你有本事端了他们的锅,迫使他们把停止抽税、改朝换代。
    
    吴思《出售公正的生意》一文,真是无思。因为吴思还是不明白,老刘即使花了十万人民币,那买来的公正依然不是司法公正。司法公正的前提是司法独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504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王弼如何改造《老子》
·谢选骏: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谢选骏: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谢选骏:“莫言”与“吃饭”
·谢选骏:Ian
·谢选骏:“特朗普”与满洲人
·谢选骏:从主权到思想主权
·谢选骏︰孟轲是罪魁祸首——中国人是怎样忘记十伦的?
·谢选骏:肉刑、基因工程、耶稣的外科手术
·谢选骏:永恒轮回与末日审判
·谢选骏:尼采没有提供任何新的思想
·谢选骏:一神论何以优越于多神教
·谢选骏:任志强毕竟火候不足 还有更可怕的
·谢选骏:《九十五条论纲》是罪人的作品
·谢选骏:陶渊明的双重性格
·谢选骏:《韦斯敏斯德信条》的中庸
·谢选骏:日本“伪中国语”比广东的“粤语中文”更像中文
·谢选骏:佛教总统与盗墓专家
·谢选骏:草菅人命的哲学意义
·谢选骏:《琅琊榜》的“六四”情结——纪念“六四屠杀”27周年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