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谷歌“不作恶”并非因为“良心”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03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 作者:陶短房
    

    “良心企业”、“不作恶企业”容或的确存在,但作为市场监管者,却决不能将市场规范的宝,押在企业或经营者的“良心”上。
    
    百度利用自己在国内搜索引擎业务上的垄断地位,和相关监管查处的空白区,通过竞价排名等一系列手法,和一些“问题医药”间产生了形形色色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近期更是因为涉嫌“弄出人命”,引发了许多媒体、网民和公众的不满。
    
    不满之余,一些人将之归咎于企业自身“道德素质不够”,或缺乏竞争对手所致。但也有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如此想法未免过于天真——被视作“理想竞争对手”、公开标榜“不作恶”的谷歌,也曾经因为给一家加拿大“恶棍在线药商”作不当搜索广告推广,而不得不支付多达5亿美元的和解金。
    
    这件事是真的么?
    
    的确如此。
    
    2011年5月,美国和加拿大部分媒体便披露了美国司法部罗德岛办公室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正对谷歌涉嫌违规显示卖药广告进行司法调查,而谷歌已同意缴付5亿美元和解金了结此案的惊人消息。同年8月,谷歌正式宣布就此案同美国司法部达成和解,谷歌缴纳截止当时最大数额的和解金5亿美元,并承诺不再犯类似错误,作为回报,司法部和食品药品管理局同意不再追究此案。
    
    原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对在线销售处方药给居住在美国境内的美国居民有严格限制,只有通过该机构认证的在线药房和处方药才能合法上线推广,但谷歌却曾长期接受一家加拿大在线药房“Rouge online Pharmacies”的广告委托,允许其利用谷歌旗下的AdWords系统进行在线有偿广告推广,这样一来,尽管表面上谷歌并未直接违反FDA的相关禁令,但实际上通过AdWords平台的推广,美国境内居民可以绕开禁令,直接从做广告的在线药房购买到处方药。
    
    尽管谷歌曾宣称,自己早在2003年便意识到这种做法“可能有问题”,但他们也承认直到2009年得知司法部和FDA开始调查,才着手进行补救,包括2009年要求在线药房必须经过PharmacyChecker.com认证方能利用AdWords平台进行广告推广,2010年2月宣布只有经过美国药房理事会(NABP)和加拿大国际药店协会(CIPA)认证的在线药房才能利用AdWords平台,2011年1月又进一步收紧规定······
    
    正如一些评论家所言,谷歌实际上只是在相关司法调查展开后,才匆忙对自己此前的“疑问手”不断进行补救,目的是“止损”。而在此之前他们明知“可能有问题”,却依然“带病作业”长达7年之久。
    
    21世纪是个崭新的世纪,网络世界和电子商务领域更是充满空白点的“刺激空间”,许多企业、产业的发展,都超前于相应规管体制和法律体系的形成和完善,何为“作恶”往往是在新兴产业形成、发展过程中才有明确界定,而在此之前很多“聪明人”和“弄潮儿”已利用这些空隙赚到了第一桶金。
    
    这就要求有关方面在新兴领域的规管、立法、执法、监督等领域能够具有足够的前瞻性,能未雨绸缪固然最好,即便不能,也要尽早亡羊补牢,而决不能听之任之。
    
    趋利避害是商家、商人的本性,在本国法律、规管不健全时“钻本地空子”,等本国法律、规管完善后就转而利用不同国家、地域间的法律、规管“落差”闪转腾挪,都是再常见也再正常不过的。
    
    谷歌在美国本土“此路不通”时“转进”加拿大不过是冰山一角,不久前闹得沸沸扬扬的美国、瑞士等国知名药企在东亚、非洲国家搞有偿促销、返利回扣,安排“关系户”子女入职、出国培训,甚至搞危险系数极高的违规人体试药。
    
    这些企业在法律体系健全、监管机制完善的工业化国家,是货真价实的“不作恶企业”,但并不妨碍他们在上述体系、机制不健全、不完善地区“作恶”。
    
    由此可知,“良心企业”、“不作恶企业”容或的确存在,但作为市场监管者,却决不能将市场规范的宝,押在企业或经营者的“良心”上,从法律、机制上不断及时检查和堵塞各种可能导致问题出现的漏洞、空白,从监管和惩处上让铤而走险者付出难以承受的巨大代价,才能教训“尝鲜”者,威慑觊觎者,让经营者、消费者和整个市场,都知道“良心”的价值所在。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04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苏少鑫:魏则西之死,作恶的绝不只是百度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陈平原:还原一个不溢美、不隐恶的八十年代 (图)
·于建嵘:对待批评莫分善意与恶意
·古德明:恶鬼昼出 横行香港
·廖祖笙:赵国的主要问题是邪恶
·高新:给世人添恶心,千万别再把胡锡进当回事!
·丁咚:中国周边环境为何愈加恶化?
·贪心乃万恶之首罪恶之源
·曾伯炎:毛泽东运动治囯的恶果 (图)
·恶有好报也是事实 /张三一言
·贺卫方:将罪恶变成了伟业
·谷歌作恶,廖祖笙谷歌博客又被删!/廖祖笙
·谴责对“倒习公开信”的选择性压制,谴责对博讯网的恶意屏蔽
·显而易见作恶的人最怕东窗事发/郭永丰
·用心险恶漏洞百出的所谓张凯“认罪”电视/郭宝胜
·郭永丰:人一旦得势作恶时都是凶残的魔兽
·廖祖笙:恶党不具有人民性
·李向阳:不是女工康素萍的个人悲剧,是权力之恶下平民注定的命运
·超乎一切之上铲除邪恶势不可挡/郭永丰
·魏则西之死 捅破“邪恶故事”的窗户纸 (图)
·魏则西墓志铭:品学兼优 嫉恶如仇
·郭飞雄狱中健康状况恶化,海内外各界联署呼吁拯救
·郭飞雄姐姐:郭飞雄健康恶化,家属呼吁及时救治
·郭飞雄健康恶化 家人冀转上级医院治疗
·上海拖欠245万工资恶意欠薪案开庭 老板获刑2年
·绿色和平:北京上海空气污染减少 西部雾霾恶化 (图)
·无国界记者调查中国新闻自由仍恶劣
·美国国务院报告:维吾尔人处于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
·江苏常州中学搬新址,500学子出白血病等恶疾 (图)
·广西河池南丹县发生恶性案件 中学生被当街砍杀 (图)
·网民恶搞“姐夫”余光中名作《乡愁》躺枪 (图)
·贵州毕节村民状告官员滥用职权、行凶作恶 (图)
·曹顺利第二? 维权人士黄燕癌症恶化当局拒绝取保 (图)
·人权捍卫者黄燕病情继续恶化,家属申请取保被拒 (图)
·人大代表打律师从轻发落:别滥用豁免权保护丑恶 (图)
·中国人口结构恶化 90后断崖式减少
·专家:中国人口结构恶化 90后人口数量断崖式减少
·起底共产党官媒罪恶(1) (图)
·尹慧敏两会期间被关黑监狱遭酷刑被恶警暴打致终身耳聋 (图)
·审判吃人恶魔毛泽东——关于大饥荒三部曲的写作出版答读者问 (图)
·章立凡:人们可以相互原谅,但历史从未宽恕任何罪恶
·当年中苏关系恶化 中俄通婚家庭遭殃 (图)
·知青博物馆歌功颂德受质疑:罪恶变成了伟业
·小平头:苏联插足 一九六八中越交恶援越计划一度停摆(下) (图)
·小平头:苏联插足 一九六八中越交恶援越计划一度停摆 (图)
·陈沅森:土改的恶果,今日中国人全尝到了 (图)
·袁世凯的恶名是怎样淡化的? (图)
·揭秘:文革时宋庆龄为何会与江青交恶 (图)
·悲剧发生学——读冯学荣的“中日交恶史”有感(一)
·斯大林罪恶超人类底线:父亲面前,强奸其女
·前中宣部长遗言 中国会成21世纪邪恶势力
·陆游之子当恶官搞强拆 把反抗民众关进监狱灌粪
·中苏交恶后毛泽东御敌战略:在原子弹基地周围造假山 (图)
·80年代“大师”:抢救邓稼先致病情恶化 强奸20女学员 (图)
·希特勒“狼穴”生活:厌恶女人,靠青蛙叫声催眠
·新国梦二十五丶罪恶化身/谭松年
·中国与阿尔巴尼亚交恶使馆被安窃听器 竟是中国援助品 (图)
·农民回忆知青恶行:不懂事的孩子 淘气或恶作剧 (图)
·抗战初汤恩伯抗日勇猛 被汉奸出卖后仍恶守南口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