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该怒还是该喜/上海任迺俊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5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近日我看到视频海口秀英区中共执法人员手操棍棒、电棍暴打手无寸铁坐在自己家门口的的妇女儿童,打的妇女孩子们鬼哭神嚎惨叫不绝,创下了人类世界又一个残暴记录。
    
     我向全世界求证,古今中外有哪一个政府这样暴打坐在自己家门口的妇女儿童。

    
     为什么早就罪恶滔天!为什么还不恶贯满盈?
    
     悲哀气愤了几个小时,忽然,像阿Q一样的又高兴了起来,蹦出来一个想法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他们在赶紧恶贯满盈。
    
     是吗?
    
     根据我的亲身体会应该是的,回想我自己当年小时候,尽管自己饭都吃不饱衣都穿不暖天天唱社会主义好,唱共产党好,恨不得自己拿上一把枪马上跟党去解放台湾,解放全世界人民。
    
     文革初期尽管自己才刚刚小学毕业,可是自己心里热血沸腾!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
    
     但是共产党后来斗红了眼,忽然把我的父亲无辜打成了国民党中统特务,我家也就成了反革命家庭,我的弟弟十七岁就惨死在红色恐怖下,在这样残酷面前是共产党教育了我,我终于清醒了,从此走上了反独裁反专制的道路。
    
     回想海口那些被暴打的妇女儿童,在没有暴打的前天或许像我小时候一样在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通过这次被爆打还会再认为没有共产党我们怎么活呀?
    
     我突然之间感觉这是好事啊!
    
     上有无数贪官,下有更多恶吏!最最上面还有一个即暴又昏的毛二,共贪党还能活的长吗?
    
     这些都是他们自己身上的癌细胞,已经严重扩散!已经病入膏肓。
    
     天下苦秦久也,强大的秦皇朝突然灭亡了。
    
     现在天下苦X久矣,何愁他不灭亡?
    
     他们的掘墓人是他们自己,他们最早欺骗毒害了中国人民,最后再用自己的残暴与疯狂唤醒了中国人民。
    
     同胞们!我以上想法是阿Q精神胜利法?还是历史规律?
    
     请朋友们指教!我在等待历史验证。
    
     我相信多玩火者必自焚,喜杀人者正在为自己竖起高高的绞刑架,卡扎菲,齐奥塞斯库正在前面向他们招手。
    
    2016.5.3
    
    上海任迺俊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515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我该怒还是该喜/任迺俊
·任迺俊:团结就是力量
·任迺俊:文革与日寇侵华谁更恐怖?
·权迷心窍的毛二/任迺俊
·任迺俊:是航天还是坑爹?
·任迺俊:为什么总是被鄙视
·任迺俊:主义毒于蛇
·毒瓜们真的崇拜毛吗?/任迺俊
·任迺俊:给人渣胡晓明的公开信
·任迺俊:社会主义好,但在老百姓身上一点都不好
·任迺俊:外交部将疯疯一窝
·任迺俊:空城计
·任迺俊:朝鲜是中国的屏障吗?
·任迺俊:新狂人日记
·任迺俊:胆小与自私就是自作孽
·任迺俊:割肉喂鹰舍身饲虎
·任迺俊:大撒币与小撤币
·任迺俊:朝鲜到底打了谁的耳光
·任迺俊:毛泽东思想绝不能丢
·任迺俊:同志往东爬啊!
·任迺俊:人民政府是人组成的政府吗?
·任迺俊:给苏州大大小小机器狗的公开信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