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祝贺美国开始向帝国转变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08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网文《微信疯传 特朗普可能后悔当总统了》说,中国受众多达亿万的微信今天广传特朗普可能开始后悔的文章,因为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不仅安全警卫严密,出行严格受限,他一言一行也被限制不能像以往一样信口开河,更有甚者是他要离开亿万豪宅而搬进白宫,对他来说,小如玻璃房的白宫像是平民窟。
    
    据微信传送的文章说,特朗普当选以后,作为候任总统,保卫级别迅速提高,特朗普想出去溜达溜达 都没被允许,他显得很懊恼,感到总统这个活儿很不好玩,开始有点后悔。传说,他当选后,私下里发牢骚:我是来选着玩的,没想到真被选上了。文章说,美国历史上的总统没有一个像特朗普这样有钱,爱张扬,并坦率的承认自己喜欢美女。美国有很多亿万富豪,但特朗普与诸如盖茨、扎格伯格等人不一样,他的日常生活是奢靡的。他住的地方,有的像阿拉伯国王的王宫,珠光宝气,金碧辉煌;有的大得出奇,他在佛罗里达州的别墅就有58个房间,32个卫生间。过惯了这样生活的人,住进白宫,会觉得像进入了平民窟一样。日常生活住的差了,行动不方便了,自由基本被剥夺了。作为一个总统,特别是世界第一强国的总统,是不能随便胡说的。在美国竞选时他可以说竞争对手希拉里“一个连自己丈夫都不能满足的女人,还能满足美国人民吗?”但在国际场合,他是万万不能这样的话的。文章还说,特朗普在花钱方面也将受到限制。因为这次选举,他花的全是自己的钱。但是,他在总统位置上,即便是花自己的钱,只要奢靡,媒体就会抨击,他会怎么面对呢?因为,美国是一个清教徒文化流行的国家,对铺张是极为反感的。文章还说有一点可以肯定,特朗普进入白宫后,他的后悔不会太少,前后差别太大了。
    
    谢选骏指出:祝贺美国开始向帝国转变!因为这是走向我早就预言的“走向全球政府的关键一步”。
    
    (二)
    
    2011年10月1日谢选骏在《全世界的富人正在联合起来——美国如何向帝国转变?》里写道:
    
    2011年8月12日的《亚洲週刊》控诉说:“美国中下阶层日子渐难过,超富裕阶层挥霍无度”。美国中下阶层日子逐渐难过,但超富阶层却挥霍无度,顶级奢侈品供不应求,家长用私人飞机送子女上夏令营,高级服饰、高级轿车等越贵越受欢迎。史家忧虑美国会如罗马帝国般堕落。
    
    美国国债多如天文数字、华尔街股市连连重挫、全美失业人口高居不下、中下层阶级大叹日子难过之际,美国社会却出现有钱人和超级富有者挥霍无度、顶级奢侈品供不应求的情况,在经济持续低迷声中形成一种“享乐须及时”、“朱门酒肉臭”的畸型现象。
    
    例如曼哈顿高级百货公司“柏道夫.古曼”(Bergdorf Goodman)出售一双售价一千四百九十五美元的LV高跟鞋,销路奇佳,店员经常要补货。“诺斯特姆”(Nordstrom)高级百货公司陈售的香奈儿(Chanel)大衣,一件要九千美元,欲购者须排队等候。“尼曼.马可士”(Neiman Marcus)高级百货公司代销的Christian Louboutin "Bianca"木屐型高跟便鞋,一双七百七十五美元,各种尺寸一下子就卖光。德国高级轿车宾士(Mercedes-Benz,朋驰、平治)七月份在美国的销售量,为五年来最好的一个月份。据一份信用卡使用统计报告,七月份的奢侈品消费额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百分之十一点六。
    
    二零零八年夏秋是美国经济不景气的高峰,经济学家认为是二、三十年代经济大恐慌以来的首次经济萧条。二零零八年十月奢侈品的销售量即比二零零七年十月掉了百分之十七点九,这种衰退一直持续至二零零九年五月。现在的情况大不相同了,有钱阶级利用过去两年股市大涨百分之八十而收入暴升的优势,拼命花钱。儘管最近华尔街因华府与国会为了国债上限的对抗而一路跌,又因标准普尔信评机构(Standard & Poor)八月五日破天荒地把美国政府的债信等级从最高的AAA降至AA+,而严重影响股市,但“超有钱者”却照样大把大把钞票往外送。
    
    纽约不少卖高级品的百货公司和精品店眼看生意好转,纷纷把货品价格提高。曼哈顿着名的“萨克斯第五大道”(Saks Fifth Avenue)百货公司三年前一双最贵的Louboutin马靴是一千五百七十五美元,现要卖二千四百九十五美元。三年前,“柏道夫.古曼”百货公司卖 Creme de la Mer顶级面霜,十六盎司一盒一千三百五十美元,现为一千六百五十美元,生意仍相当好。闻名全球的“第凡内”(Tiffany's,总店在第五大道)珠宝店,今年第一季度营业额比去年同期上扬百分之二十而达到七亿六千一百万美元。拥有Louis Vuitton(LV)和Givenchy名牌的LVMH公司,今年上半年营业额亦比去年同期多了百分之十三而达到一百四十九亿美元。出售Gucci、 YSL和其他奢侈品的PPR公司,今年上半年营业额亦涨了百分之二十三。一条二百五十美元的Ermenegildo Zegna领带和一个二千八百美元的David Yurman戒指,卖得出奇的好。
    
    BMW豪华轿车公司今年第二季度的利润比去年同期增加百分之十六点五。Porsche高级跑车今年上半年利润比去年上升百分之五十九。宾士轿车的高级车(其中有些一辆二十万美元)在美国的销售量比去年同期多了百分之十四。
    
    缅因州机场私人飞机多:有钱阶级与超富人士对奢侈品的狂热追求之外,亦可从他们对待孩子的方式,看到豪掷万金的另一面。据《纽约时报》报道,今年夏天,富庶家庭非常流行使用自己拥有的私人飞机或租用小飞机载送子女到夏令营。大部分家庭是从纽约、康乃狄克州、新泽西州、佛罗里达州和其他州送子女到东北部的缅因州、佛蒙特、新罕布什尔和纽约上州景色怡人的乡间参加夏令营。为期七週的夏令营,费用约一万美元,从纽约市到缅因州包一架七人座小飞机来回费用为三千八百美元。不少家长常在週末搭自用飞机或租小飞机去看子女,缅因州州长保罗.拉佩基(Paul LePage)最近一个週末在该州奥古斯塔(Augusta)州立机场搭机时,赫然发现有五十多架小飞机等候升降。拉佩基大乐,他说机场越热闹,对缅因州经济越有帮助。
    
    过去数十年的习惯是,每逢暑假开始,家长即开车载子女去参加夏令营,现在变了。大家都有能力亦愿意花钱坐小飞机,省时又方便。但一位已离婚的女律师抱怨说,听那些家长吹嘘坐私家飞机,听得耳朵都疼了。她不想和那批有钱的三姑六婆混在一起,她今夏把子女送到欧洲去参加夏令营。这也是有钱阶级跨海耀武扬威的方式。
    
    美国有钱人越来越有钱的现象,“自古已然,于今为烈”。乔治亚州亚特兰大艾默利(Emory)大学心理学教授祖鲁.韦斯顿(Drew Westen)在八月七日《纽约时报》“週日评论”版上发表一篇《奥巴马究竟出了什么事?》的长文中说,奥巴马喜用“历史之弧”(the arc of history)这个形容词,但是当四百个超富所控制的财富比一亿五千万人所拥有的还多时,历史之弧并不倾向于一般美国人;当中产阶级在过去三十年的收入呈停滞状态,而百分之一超富的收入却是天文数字跃升时,历史之弧并未公平地对待一般美国人;当股市大亨只缴百分之十五的所得税甚或更少,而中产阶级却要缴百分之三十至四十的所得税时,历史之弧到底垂青于谁?韦斯顿又说,美国国债臻天文数字,前总统小布什要负很大的责任,他在八年任期内减免超富阶级的所得税将近二兆美元(一兆等于一万亿),而侵略阿富汗和伊拉克又花了一兆。小布什接下克林顿的职位时,联邦有数百亿盈馀,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下台时,他留下了数兆国债。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首席经济学家马克.章迪(Mark Zandi)说,当今美国顶尖收入前百分之五的人的花费,即佔了美国开销的三分之一;而顶尖收入前百分之二十的人的花费,亦佔了美国开销的百分之六十。这也证明超富阶级花钱如流水!
    
    与超富的穷奢极欲适成对比的是,许许多多人的日子越来越难过,全美劳动市场至少有一千四百万失业人口,失业率百分之九点一左右。沃尔玛(Wal-Mart)出售各种小包用品(如卫生纸),因很多顾客买不起大包用品。卖女性内衣的“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和“孩子的地方”(Children's Place)也都不敢涨价太多,生怕顾客不上门。
    
    罗马帝国盛极而衰的例子:有些美国历史学家对一些超富者的挥霍无度颇为忧心。他们认为过去罗马帝国的盛极而衰及残垣断柱的下场,和当今美国的现状颇多相似之处。十八世纪英国史家爱德华.吉朋(Edward Gibbon)在其六卷本的旷世巨著《罗马帝国衰亡史》中指出,罗马乃亡于犯罪、愚昧、灾变、淫逸、贪婪、放纵、宗教分裂、武事不振和帝国过度扩张。前耶鲁大学史学教授帕利淦发人深省地表示,在罗马帝国时代,仅有少数人可以为所欲为,但今天的美国,却是“人人皆可堕落”。他说,罗马人虽然放纵,但比今天的美国人更具负责任的态度。
    
    历史虽不一定重演,但人类却常一错再错,很少从历史中学到教训。天真的美国人也许会认为罗马帝国长存了将近一千五百年,美国建国才不过二百三十五年,在历史长河中仅是一小段的刻划。但政客的无知与自私、茶党的极右意识形态、超富的奢靡、中产阶级的处境日艰、动盪不安的世界局势以及迅雷不及掩耳的核战,都能使美国掉进深渊,亦可结束一个文明。
    
    ······
    
    谢选骏指出:在我看来,《亚洲週刊》的控诉是因为“不明白全球化的奥秘”。
    
    全球化的奥秘就是“全世界的富人联合起来”。
    
    “美国中下阶层日子渐难过,超富裕阶层挥霍无度”,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不二法门。其实,这不仅是布什政府开始推行的“右翼政变”的一个自然结果;也是国家间财富跨越国界的流动所致。
    
    例如美国的富人,很多钱并不是从美国人身上赚得的,而是从
    中国人、印度人和一切血汗工厂那里赚得的。
    
    国家间财富跨越国界的流动,不仅导致国家资本的扩张,也导致全球政府的最终出现。
    
    骄奢淫逸的不仅是美国的富人,而且还包括中国的富人,中国的富人甚至比中美的富人更甚。因为“全世界的富人正在联合起来”。
    
    现在的问题不是“全世界的富人正在联合起来”这样的扩张和转变好不好,而是如何顺应“全世界的富人正在联合起来”这样的扩张和转变。
    
    美国的这一转变对于全球政府的建立是否有利?
    
    美国如何向帝国转变?
    
    是大力推动“全世界的富人正在联合起来”的过程呢?还是大力缓和“全世界的富人正在联合起来”的过程呢?
    
    这是“美国如何向帝国转变”的两条路线。
    
    而对此“富人路线”的不同选择,将大大影响美国或其他“全球政府候选者”的命运。
    
    如果参考一下古代中国的做法,也许会有启发:《商君书》有《弱民》一篇,开篇就指出“民弱国强,国强民弱”的现象,强调“有道之国,务在弱民”的解决方案。《商君书》认为,一个国家的政策,如果树立了人民所憎恶的东西,人民就弱;政策树立了人民所喜欢的东西,人民就强。人民弱,国家就强;人民强,国家就弱。人民所喜欢的当然是人民强了;但如果人民强了,而政策又使他们更强,结果国家的兵力就弱而又弱了。人民所喜欢的是人民强;如果人民强了,而政策又使他们转弱,结果,国家的兵力就强而又强了。所以实行强民的政策,以致兵力弱而又弱,国家反而会削弱;如果实行弱民的政策,以致兵力强而又强,就能成就王业。用强民的政策治理强民和弱民,强民会依然存在;用弱民的政策攻治弱民和强民,强民就会消灭。强民存在,国家就弱;强民消灭,就能成就王业。可见,用强民政策统治强民,国家就会削弱;用弱民政策统治强民,就能成就王业。”
    
    “民”被区分为“强民”和“弱民”。在《商君书》看来,要成就王业,就要消灭或者压制“强民”;而实行“弱民”政策,就能“成就王业”:秦国的成功,就是遵循了这一原则;秦朝的失败,也是因为这一政策执行得过了头。
    
    (三)
    
    2012年9月11日谢选骏在《美国需要向世界帝国转变吗?》里指出:
    
    2011年8月16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教授怀特(Hugh White)在《悉尼先驱晨报》发表文章说,多年来我们被告知说,不要害怕中国变强,因为美国仍然是强国。澳大利亚的总理吉拉德6个月前就曾在美国国会说过,“美国无所不能”。但现在大家已经惊呆了,因为中国崛起的同时,美国在加速沉沦。中、美两强的力量平衡正更快、更危险地被打破。首先,美国经济过去几十年来面貌大变。其中最重大的变化是制造业衰落。创造大量高收入工作职位的制造业,曾经是美国经济和社会的基础。30年前,2000万美国人在制造业工作;今天只剩下1200万人,而且以平均每月5万人的速度递减。最主要的原因是无法和中国制造业竞争。
    
    美国制造业的地位,正被新兴的“知识”产业取代。但知识产业并不能创造大量待遇优厚的工作职位,其高薪职位只能提供给少数人。结果导致美国经济第二大长期变化──美国人的平均收入过去30年来停滞不前。这和澳大利亚30年来平均收入稳步上升,形成鲜明对比。此外,知识产业产品的价值难以捉摸,就连华尔街的银行家也说不清楚,过去二、三十年知识产业为美国经济贡献了多少价值。相比之下,当年底特律汽车制造业的价值一目了然。
    
    这就带出了一些令人不安的问题,如美国后工业化时代的知识产业型经济,足以支持美国的全球实力吗?知识产业能创造数以百万计收入丰厚的工作职位,填补传统制造业失去的职位吗?美国能够在不重建制造业的前提下,继续保持高工资的经济吗?还有,美国在面临中国竞争的情况下,如何重建制造业?
    
    美国作为商品和创意相对开放的市场,重建制造业的唯一道路,就是压低美国的工资,使其和上升的中国工资有得一比。但这种措施能否生效,变数极多。美国政治就是一大干扰因素。过去几十年来,治理美国越来越难。因为政治无处不在,又无处不是涉及财富分配的第一要务。在财富多到足够分配时,作政治抉择想对容易。现在可供分配的财富相对较少,作政治抉择变得越来越困难,政治恶斗也激烈起来。
    
    在债务飙升的形势之下,美国政府和人民,都企图通过继续借债来回避作出政治抉择。其次,美国政治形成两极化,选民却难以决定,选什么样的人才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第三,人民更易受那些花言巧语的政客左右,这些人让选民相信,作出艰难抉择的时刻尚未到来。美国人相信小布什的大话,认为美国能够在入侵伊拉克的同时减税。美国人把奥巴马“我们能够做到”的骗人鬼话,当做对人民的承诺,以为还不需要作出艰难抉择。现在,许多美国人似乎又相信茶党,认为减税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今后几十年,美国仍将保持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地位,仍然具有左右世界事务,为美国人提供良好生活条件的能力。但是,美国今天面临着19世纪南北战争以来最艰难的抉择──如何振兴经济,善用各方面的力量。目前美国的政治制度似乎无力作出抉择,澳大利亚人因此为之担心,因为澳大利亚人需要一个强大的、治理良好的美国。
    
    澳大利亚人看到了“美国今天面临着19世纪南北战争以来最艰难的抉择──如何振兴经济,善用各方面的力量。”
    
    那么我们如何看待这一问题呢?
    
    在美国的两大党(共和党与民主党)中,一般认为共和党是比较保守的,民主党是比较开放的,。共和党的“大社会小政府”当然是好,但实际上却是把美国束缚在传统的主权国家的框架以内。束缚在传统的主权国家未必不好,但结果却是被动挨打、日益萎缩,无法向前走入世界国家。实际上,能够领导美国走向世界国家的,恰好是民主党。
    
    “美利坚共和党合众国”与“美利坚民主党帝国”:这就是美国未来的方向选择。萎缩的“合众国”只有被人吃掉,而扩张的“帝国”才能吃掉别人。
    
    从“平定主权国家──创立全球政府”的角度看,如果布什政府开始推行的“右翼政变”真的是的中产阶级破产了,那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头,是美国这个唯一霸权正在进入其角色的尝试──类似于进行某种“从罗马共和国到罗马帝国的转变”。这一转变也许令许多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但不如此,美国这个主权国家就无法完成向着全球政府的职能转变。
    
    那么,美国的这一转变是否违背民主原则呢?
    
    并不见得。
    
    我记得斯宾格勒在《西方的没落》中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
    
    “类比法,就其绽露了历史的有机结构而言,对历史思考本是一件幸事。类比的技巧,由于在发展中受到了一种综合观念的影响,本应导出必然的结论和逻辑的定论。但是,迄今为止,人们对类比的理解和运用却使其变成了一种祸害,因为它使历史学家只知顺应自己的趣味,而没有严肃地认识到,他们首要的和最艰巨的任务是关心历史及其类比的象征主义,结果,历史的问题甚至至今还没有获得理解,更别说获得解决了。这些类比在许多时候只是表皮的(例如把恺撒称作官办报纸的创始人),有些类比甚至比表皮更糟(例如给古典时代的不仅极端复杂而且我们全然陌生的现象加上种种现代的标签,如社会主义、印象主义、资本主义、僧侣主义等),有时甚至荒诞到了歪曲的程度──雅各宾俱乐部把布鲁图斯(Brutus)视作他们的偶像就是明证,这个巧取豪夺的百万富翁曾以寡头政治理论为借口,在贵族元老院的同意之下,谋杀了那位民主人物。”(见该书第一卷《第一章导言》之二)
    
    这里所说的“民主人物”,就是古罗马著名的首任独裁者凯撒大帝。用现代的民族主义观点看,也可以说凯撒就是民众领袖。而且确实,他的侄子屋大维后来也是通过群众的拥戴而转败为胜的。
    
    这样一来,“美利坚帝国”的出现,非常类似历史上出现过的“罗马帝国”。
    
    美国需要向世界帝国转变吗?当然。
    
    不然,美国就会成为世界帝国的食物。
    
    向世界帝国转化,需要作出相应的改变。
    
    如果参考一下古代秦国向世界帝国转变的做法,也许会有启发:《商君书》有《弱民》一篇,开篇就指出“民弱国强,国强民弱”的现象,强调“有道之国,务在弱民”的解决方案。《商君书》认为,一个国家的政策,如果树立了人民所憎恶的东西,人民就弱;政策树立了人民所喜欢的东西,人民就强。人民弱,国家就强;人民强,国家就弱。人民所喜欢的当然是人民强了;但如果人民强了,而政策又使他们更强,结果国家的兵力就弱而又弱了。人民所喜欢的是人民强;如果人民强了,而政策又使他们转弱,结果,国家的兵力就强而又强了。所以实行强民的政策,以致兵力弱而又弱,国家反而会削弱;如果实行弱民的政策,以致兵力强而又强,就能成就王业。用强民的政策治理强民和弱民,强民会依然存在;用弱民的政策攻治弱民和强民,强民就会消灭。强民存在,国家就弱;强民消灭,就能成就王业。可见,用强民政策统治强民,国家就会削弱;用弱民政策统治强民,就能成就王业。”
    
    (四)
    
    不错,富人当总统有其弊端,但是富人当总统总比穷人当总统好一些,就像吃饱了的蚊子,不再那么穷凶极恶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412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略论僵尸时代的宠儿
·谢选骏:中美对抗赢家将是台湾
·谢选骏:日本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先锋队
·谢选骏:雾霾亡国
·谢选骏:毛泽东老糊涂,瞎猫碰上死耗子
·谢选骏:川普总统的对台乒乓外交
·谢选骏:分裂的美国VS专制的中国
·谢选骏:不护短、不揭丑,能够翻盘吗
·谢选骏:告别革命与三个代表
·谢选骏:没有思想自由能有技术创新吗
·谢选骏:梵蒂冈的还俗
·谢选骏:文学兴盛是半开化民族的收获
·谢选骏:中国如何构建世界新秩序
·谢选骏:“历史”是一个思想
·谢选骏: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谢选骏: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谢选骏: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谢选骏:川普(特朗普)与希特勒
·谢选骏:伪历史学家们怎样看孙中山?
·谢选骏:人类的头脑为何不能清醒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