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为什么给自己制造一张特别身份证/任迺俊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80年代中期我国进行了一场普法,本人在单位法律考试取得了第一名,当时我天真的以为法制的春天来了,公民可以享受法律赋予的权利。结果差一点把自己搞得家破人亡,紧急给自己戴上一点精神病帽子保护自己。
    

    大概是1988年初我住浦东民生一村属于黄浦区洋泾街道,因他事与我单位副经理也是本小区邻居曹二富发生矛盾。一天晚上曹二富猛砸我家门,妻当场吓的尿出来,我拿起菜刀警告曹不要进入我的家门。
    
    曹二富一家三弟兄都是习武之人,曹私闯民宅,我向派出所报案,地段民警凤而金同曹是小弟兄关系,过两天派出所竟然是给我警告处分。
    
    我上诉黄浦区检察院,信访科习苍南女士,亲自赶到派出所指责他们是枉法裁决,他们才收回。
    
    如果我见好就收或许也就没后文了,可是我高估了中国的民主与法制。向派出所,强烈要求处理凤而金寻私舞弊,结果我夫妻俩在派出所被一群警察群殴,王所长赶来以后也要当面打我,说要把我塞进阴沟洞,被边上陪同他检查工作的人拦住,这一切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的。
    
    我们赶到区检察院,一男检察官看到我老婆伤势非常气愤!告诉我们市人大在某地开会,丁枚圣科长安排我们见检察长,丁科长本人也找了黄浦公安分局领导。
    
    黄浦公安分局纪委汤书记满面笑容的接待了我们,说你在开玩笑吧?我们的警察怎么会打人呢,这是不可能的,我说在派出所操场公开打的,附近学校的人都看到的,他仍然笑嘻嘻的说你在开玩笑,你在开玩笑······
    
    结果警察凤而金不单没有被处理,凤而金公开造谣说我妻在派出所,诽谤他与曹大富老婆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曹家一面向法院控告,一面恶狠狠地辱骂我妻,公开扬言要殴打。
    
    我们随时随地要受到不法侵害,我赶紧一面换房子,一面写信给人大,建议为了健全中国的民主与法制,应该加强检察院的监督权,甚至晚上去了区政府,要求区政府给与保护,区政府打了电话给公安分局值班负责人。
    
    终于1988年十月五日不法侵害发生,曹大富到我家门口把我妻打倒在地,骑在她身上猛掐她的脖子,他小舅子在边上看着,邻居101老太太叫不能打啦,要打死人的。我闻讯抓起菜刀对他脸上劈去,由于紧张菜刀当场掉在地上,他的小舅子与我打起来。
    
    妻浑身是血脸已变形逞半昏迷状态,我们在去检察院的路上妻昏倒在地呕吐,被急救送到第一人民医院,尽管我们没有验伤单,医院还是给与了抢救并安排观察室住院治疗,根据我国有关规定被打伤的人都必须有公安验伤单,否则医院不给治疗更不会给伤情鉴定,我打电话给黄埔公安分局,来了几个警察说验伤单没带,受到周围所有人的围攻。警察对我说你看这么多人我没有办法给你做笔录,你跟我去局里好吗?笔录做好我们把验伤单给你,再把你送回来,我答应了,我带上六岁严重先天性心脏病的儿子与一岁多的女儿上了警车,刚出医院门另外一辆警车问人抓到了吗?原来是来抓我的。
    
    到了公安局把我和两个孩子关在刑队办公室。
    
    第二天妻从昏迷中醒过来,
    
    不见了我和孩子,医院告诉她我们在公安局,她就找过来,公安局依然不肯开验伤单,妻就陪着我们,不去看病了。
    
    晚上来了一个警察,一进门就对我们说他刚从浦东回来调查下来全部是曹大富不好,责任全部在曹大富身上,因为他现在住院否则关公安局的应该是他,你们放心,他出院我们一定把他抓起来。不过现在要求我配合一下意思意思关几天,我妻伸了一下手问他三天还是五天?他点点头,当时我兴奋地认为,正义必胜!
    
    于是我跟着他进去,那知道是进看守所并且是收容审查,我这个法律第一名考试生做梦也想不到,我这个本市本区的人竟然会被收容审查。
    
    第二天上午看守所把我吊起来,腾空铐在铁架子上,电警棍长时期电我,小便都被电出来了。晚上放下来的时候感觉手臂粗了一倍,手上的手铐印几个月以后依然可见。
    
    幸好我的姐姐在外面帮我找关系,再加上邢队承办员老蒋人也不错。
    
    1989年二月三日我被放,检察院给了我一份免于起诉书,里面抬举我文化大专,说我构成犯罪,有悔改表现,免于起诉。
    
    我不服,我认为一我是正当防卫,二我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我妻如此重伤为什么不给我妻验伤单,剥夺了我妻的治疗与诊断权,曹仅仅是鼻梁骨折,属于轻伤范围,而我妻如果不是脑外伤,也是严重的脑震荡,伤比他更重。
    
    检察院某检察官到单位找我谈话,我拿出法律书说,正当防卫四项条件我条条符合,想不到引起他勃然大怒,说我太嚣张了,他从来没看到谁拿着书同他讲话,他当场向我单位建议,开除我的工作,陆永敏经理回答他我单位不插手民事纠纷。
    
    检察官对我说把你送到法院你只有一次讲话的机会,再后来我们夫妻去检察院了解申诉结果,好像是张姓检察官,对我说既然你们都不服,我们决定把你重新送上法院处理,我大惊失色法律不是规定上诉不可以加重处罚吗?
    
    检察官说这个不同因为你们都不服,我们有权把你重新送上法院处理。
    
    我立即想起了看守所的电警棍与手铐。
    
    想起了我年近80的父母,我刚出来再进去他们肯定受不了。
    
    想起了我那先天性心脏病的儿子等着我赚钱为他做手术,想起了我的女儿才只有两岁······
    
    在这个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的社会,在这个仁义廉耻信全部无的世界,我们如果一本正经只能死路一条。
    
    当即决定现在只能用学到的医学知识保护自己,我立即表现的自言自语,反复的说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检察官看到这样给我倒了一杯水。
    
    回家后我立即用本单位的报告纸写上,兹介绍本单位职工任迺俊到贵院检查与治疗,此致。
    
    第二天单位一上班,让我妻找倪龙生,盖上单位公章急忙去源深路精神病医院给自己带上一顶精神病帽子。
    
    同时创造了世界上精神病人的奇迹,精神病患者居然自己会给自己开介绍信到医院去接受检查与治疗。
    
    要想成为精神病很简单医生他问他的你回答你的,满口中国没有民主与法制,美国好你不是精神病,还有谁是精神病?
    
    文革中,我自学中医与推拿针灸,特别是我的推拿针灸,小有成就!也治愈了一些现代医学上的疑难杂症,想不到今天用医学知识,做了自己的保护神,悲哀呀!当年我只有39岁给自己带上一顶高骓的高帽子。
    
    后来碰巧遇到了习苍南女士,她告诉我,检察院她退休了,现在在电台慰兰信箱工作,叫我把资料寄过去,她帮我解决,猪撞到墙知道拐弯,难道我还不能拐弯吗?我还能相信中国的法制吗?我谢绝了她的好意,再也不上诉了,有精力养家糊口吧。
    
    过去学习的是传统武术属于花拳绣腿不能保护好妻儿,男孩当自强!后来我抽空去学了自由博击,相信我今后再也不会用刀保护自己的亲人了。
    
    黄埔后代基金会顾问上海任迺俊2017.1.1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800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提醒中共毛左才是中国的最大祸害/任迺俊
·撸起袖子加油干建不成现代文明社会/任迺俊
·雷洋案的处理是维稳还是自焚?/任迺俊
·人权卫士必须有人格魅力/任迺俊
·谁是真正的反动派/任迺俊
·北京景山上可以赏太阳/任迺俊
·到底谁是无药可救的脑残?/任迺俊 (图)
·给上海市长杨雄的求助信/任迺俊
·是杨浦公安局还是杨浦土匪窝?/任迺俊
·没有永远的政权只有永远的人民/任迺俊
·萧山的狗狗们你们要干什么/任迺俊
·万般皆下品唯有做官高/任迺俊
·喜讯,喜讯,特大喜讯!/任迺俊 (图)
·谁把这些共产党高级干部送上了不归路?/任迺俊
·黄岩岛要回来了吗?/任迺俊
·殡仪馆是先剥皮,剔骨,抽筋,再化尸处 /任迺俊
·谁越听话谁越倒霉/任迺俊
·明哲就能保身吗?/任迺俊
·习总能换一个忠诚吗?/任迺俊
·庙堂之上,朽木为官何其多也 /任迺俊
·任迺俊因“给习近平的公开信”被上海公安传唤
·任迺俊:人民政府是人组成的政府吗?
·任迺俊:给苏州大大小小机器狗的公开信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