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綦彦臣:中国的信贷人权灾难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13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引言:经济法西斯

    
    近期,北京最高权力当局多次申明要强化金融安全,以便保障存款人的利益。这个说辞回避了一个重大问题——底层社会的信贷人权极为匮乏。
    
    七年前,我在一篇文章里说过:“中国的经济法西斯核心部位在于金融垄断”,“很少有人注意到信贷的垄断性首先破坏的是人们的发展权”。中共一直以此发展权高于普世人权来为自己的恶劣制度做辩护,然而今天底层社会的发展权已经陷入灾难状态。
    
    一、在职人员开办放贷公司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今年4月30日曾报道一位由河南到北京打工的四十岁农民郭文礼(音)的情况:他不可能有经济能力在北京买房,很想回家做种植创业,同时他也感叹“没有贷款,我啥也做不了”。不仅普通农民无法获得正常贷款,就是许多小型企业也是这样。小企业无法获得国家银行的贷款,只能找名为投资担保公司的高利贷机构借款。
    
    按着2015年最高法院“法释(18)号”文件的规定,民间借贷最高年化利率可达24%,双方有特殊约定者可达36%。然而,在中国现有经济状况下,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小企业的年度毛利润率可达到24%。五月上旬,我帮助写民事诉讼答辩状的老家发小、小企业主贾某(其亲叔伯大爷曾任过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常委)欠高利贷公司总裁300万元,月息二分七,年化利率是32.4%,每月还8万1千元利息。还了五个月利息(总计40.5万)后,贾某再无能力承担。
    
    放贷方(原告)是一个以自然人身份出现的小额投资担保公司,原告的代理律师在法庭上的陈述证明了这一点。事后,进一步了解得知:该自然人是一家农村信用联社的在职职工,利用供职便利与几个人开起了小额投资担保公司。贾某的另外一位债权人高先生作为该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但高先生并不像放贷300万的债主那样凶恶(一定想夺走贾某的企业),他还十分坦率地告诉我:他是工商银行的员工,兼职给一位退休行长(姓马)打工。马行长目前陷入了麻烦:由于有十几笔贷款无法按期收回本息,存款人已经上门闹事,如在他们的投资担保公司里吃睡。
    
    二、倒贷养肥大小金融权贵
    
    高先生与马行长吸收存款,月息是一分四四,放出贷款则是月息二分七。虽然投资担保公司吸收公众存款违法,但总比从国家银行和信用社往外倒贷要人性得多。当然,我没有证据证明高先生与马行长的公司没有倒贷;他们也有可能是既倒贷也吸收存款。
    
    倒贷的基本方式是:那些退休的行长和科长们利用一家实体向自己工作过的银行(或信用社)借到贷款,每次额度都比较大,加权人情费用与账面利率的实质借贷成本一般在贷到总金额的8%以下,而后以24%至36%之间的年化率放出去。中间产生16%至24%的毛利,远比做任何实业要嫌钱。还有,不少情况下,被借名的实体很可能就是个空壳,只有公司执照而无实际生产经营活动。
    
    倒贷从一个偏远的小县城到一线大城市北上广深是十分普遍的业务,而那些从银行或信用社退休的行长与科长们则是名符其实的金融贵族,他们一边拿着丰厚的退休工资,一边在高利贷活动中博取巨额的昧心钱。他们也往往雇用黑社会势力帮其催要过期贷款。
    
    三、受害群体规模有好几亿
    
    名义上的年化利率24%至36%不违法,在借贷合同上也能很好规避,其如上述贾某所承担的32.4%年化利率大于24%、小于36%。但是,双方一般有口头约定:其一,一旦逾期,利率翻番(最高年化利率可以达到120%),并由黑社会势力予以强制执行;其二,借贷合同很可能以实体买卖为名头,其如《厂房与设备买卖协议》,当中设定的债务人搬出自己企业的期限实为贷款期限。
    
    后一种情形表面上是以厂房与设备为抵押物的,但暗中针对的是债务人企业的土地使用权。贾某遭遇的情形即如此,并且,在法庭上,原告方拒不承认《厂房与设备买卖协议》是实质信贷合同的事实;当然,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不是借贷合同,还收了五个月利息”的事实。
    
    大大小小的金融权贵制造了中国的信贷人权灾难,间接的受害人是数以亿计的郭文礼们。这类的农民工在中国已经达到2.8亿人的规模。金融权贵倒贷排除了郭文礼们借到国家银行与信用社低利率贷款的可能,而使用年化利率24%的民间借贷,种植创业或其他小型创业根本连利息都挣不够。直接的受害者是贾某那样的小业主,他不得不关闭工厂,等待法庭判决;还有,十几名员工也等于失去了就业机会,成了信贷人权灾难另一批受害者——这样的受害者在全国的规模不会少于两千万人!
    
    结语:货币变为坦克
    
    北京最高权力当局不会关注信贷人权灾难,它只关心自己的权力是否得以维持。简言之,金融安全等同于顶尖权力分子们的政治安全;然而这很可能是一个难醒的梦魇。
    
    在此,有请所有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人们记住这样一个对比:一九八九年的血腥镇压,只是针对的少数社会精英,而今最高权力当局在以货币为坦克辗压数以亿计的底层社会成员。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111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綦彦臣:上访未果人已死
·綦彦臣:「儒马」崩溃 「深思」扩展——网络时代反威权政治指要 (图)
·綦彦臣:封锁“巴拿马文件”背后的政治危机
·綦彦臣:生活信仰与威权领袖危机——21世纪上半叶中美博弈与民主前景(三)
·綦彦臣:策略集权何以必败?——信息开放消解「核心」控制 (图)
·綦彦臣:自我演变的逻辑与事实——21世纪上半叶中美博弈与民主前景【二】
·綦彦臣:两种焦虑的终极冲突——21世纪上半叶中美博弈与民主前景【一】
·綦彦臣:占领军意识失败——全面文化内战下的网络内战 (图)
·綦彦臣:「饭醉」之后的乌镇饭局——浅论网络镇压成本问题 (图)
·綦彦臣:弃绝伪精英主义——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学术思考 (图)
·綦彦臣:藐视「后娘祖国」——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学术思考 (图)
·綦彦臣:论“喷涌理论”之政治意义——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学术思考(十) (图)
·綦彦臣:论“去人民化”的政治伦理——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学术思考(九)
·綦彦臣:重新审视“阶级斗争”——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学术思考(八)
·綦彦臣:假人本致真虚无——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的学术思考(七)
·綦彦臣: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的学术思考(六) (图)
·綦彦臣:去威权即反暴政——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的学术思考(四) (图)
·綦彦臣:最古典的颜色革命“作共和”——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的学术思考(三)
·綦彦臣:打捞国人精神——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的学术思考(二)
·綦彦臣:慢民主的不确定性——民主转型与社会运动的学术思考(一)
·关于綦彦臣网易博客被封禁问题致网易公司董事会公开信
·綦彦臣:关于天津高院违反“司法解释1453”的公开信
·法官办案能不能花当事人的钱坐飞机?—綦彦臣致王岐山与周强公开信
·綦彦臣:仅仅是汉武虚像吗?— 兼致晓波兄
论坛最新文章:
  • 欧盟推出数字化战略力争规则制定主动权
  • 马来西亚政局动荡 再陷马哈蒂尔与安华双雄权斗
  • 疑涉6拒习批示 汉中市前副市长秦岭违建别墅案被起诉
  • 新冠肺炎 中国官方研究将人传人推早至去年11月
  • 新冠肺炎 中国多方解剖患者遗体 称获重大发现
  • 欧洲多国发现新冠状病毒病例引发不安
  • 钻石公主号乘客和船员下船后日本所面临的难题
  • 武汉封城解禁令3小时果真有千人出逃至长沙?
  • 武汉疫情 官方推举零号病人 再说与鱼市野味市场无关
  • 新冠肺炎 官方报疫情继续大幅降
  • 法国严阵以待准备对抗新冠疫情
  • 新冠肺炎毒噬五环 东京奥运会遭首提取消危险
  • 美国卫生官员警告新冠疫情有可能全球大流行 终会在美传播
  • 林郑政府决定每人派钱一万企图挽救个位数支持率
  • 为台海? 解放军陆军大举采购防弹背心
  • 韩新天地教会12月明知有爆发仍在武汉举行200人活动
  • 台湾暂停筹备五月总统就职活动大甲镇澜宫妈祖绕境进香照办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