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張英: 清明節重刊五年前張英《悼念潘國平》祭文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14日 转载)
     謝似棟兄,重刊五年前張英《悼念潘國平》祭文
    
     o 張 英

    
     今年三月十日,我在獨立評論,刊載《美國尼克松總統到上海時張英與大右派孫大雨被軟禁追記》,那篇除標題外,重新發的全文內容,取自去年博訊《張英:歷史上的今日尼克松到上海我被軟禁》(博訊北京時間2016年2月27日),回憶因八次「炮打」同姓的「春橋同志」,平生第五度失去人身自由始末。
    
     承蒙網友跟帖助興,格丘山老哥補充《孫大雨以翻譯沙士比亞的李爾王最出名》,所謂「丘山丘山」,其實是座高山 ; 唐夫先生《想不到老張先生還有這麼多有趣的往事》,顕見「唐夫唐夫」,夫更是杔望唐國。
    
     尤其感謝範似棟老兄,美譽吉言:《張英先生的記憶力驚人,最好寫一本造反派的回憶錄》,指出「這麼多造反派,寫回憶錄的不多,上海造反派中好像沒有人寫。潘國平的記性很好,分析也比較客觀,但筆頭不如你。所以如條件許可,建議你寫一本有深度的回憶錄。」多蒙勉勵,實不敢當。
    
     上個世紀,六十年代中期,到八十年代後,二十多年,我因造納粹中共的反,斷斷續續,座了六次政治寃獄。本著堅守「抗拒從寛、坦白從嚴」鐵律,余襟懷坦白地寫了堅決抗拒的「坦白交待」材料,累計起來,上百萬字。例如,僅在「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運動中,我就被迫寫了《襟懷坦白交代材料》卄份,並存眉頭編號「襟懷坦白交代P1~20」,立此存照。並每次當即向加害者,嚴正聲明: 務必妥當保管,以存歷史事實!
    
     或許將來民主中國,如同兩德統一,解密東德檔案,張英當年獄中紀寶,百萬文字「交代材料」,可望重見天日,但愿後人彙編成冊,獄煉儆醒世人!還原真相,至少可免,「文過飾非,偽造歷史」之嫌,哈哈。😄
    
     當然,時勢所逼,在策略上,也會軟頂。譬如說,一九六八夏秋,交代多次「炮打張春橋」這節,我總是寫道: 我聽毛主席話,張春橋不聽毛主席的話,所以我常要批判張春橋不聽毛主席話的黑話,······。有點饒口味。難怪時任上海市公檢法軍管會主任、林彪死黨的張春橋瓜牙王維國(空四軍政委),叫囂: 「張英頑固不化,在監獄裡還在炮打張春橋、反對中央文革,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甚至張春橋本人,假惺惺地說「張英是老造反犯錯誤,人民內部矛盾,放掉算了」,王維國一夥還揚言: 「這是春橋同志高恣態,張春橋是中央首長,我們空軍要保護中央首長,決不放過反革命壞頭頭張英!」原定的1968年12月23日,在上海四馬路(福州路)勞動劇場(天瞻舞台),對張英「寬大處理」判「無期徒刑」大㑹,當天一早,陸軍 (上海警備區) 驚悉,派人衝掉。這樣,迄今我苟且多活了四十年矣。
    
     六年之前,老張不幸中風,半身癱瘓,殘腦殘手,興趣所至,塗寫若干文字,以酬諸君。與此同時,兼收特殊復健身心之效。如把片斷回憶性文稿,串聯起來成冊,若有機會,即可形成一部《回憶錄》了。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茲為答謝史記性長篇《老虎》作者範似棟兄,附帖文中提及早逝的民運先驅潘國平兄弟,重新發布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張英在博訊刊登《悼念潘國平先生》的祭文。狗年🐶清明節將至,這也是我們對潘國平兄弟仙逝五週年的共同紀念!
    
    ---------------------------------------------------------------------------------------
    
     悼念潘国平先生 / 张英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23日)
    
    作者:張 英
    
     驚悉中國民主運動鬥士潘國平先生,今年四月十九日,因心臟病,不幸在上海逝世,終年六十九歲,令人悲痛。
    
     衆所週知,潘國平自1966年11月起,當選「上海工人革命造反總司令部司令」,以人民文革反抗中共文革。他在1967年一月革命風暴中,衝鋒陷陣,推動上海百萬市民和平起義的「總指揮」,帶頭在中國大陸各省市嘗試結束中共一黨專政的獨裁極權,功不可沒。一月革命上海首義勝利後,潘國平一度擔任新政府的上海市革命委員會負責人。後被篡奪一月革命偉大成果的中共上海「四人帮」(張春橋、姚文元、徐景賢、王洪文),排擠出局。
    
     中共文革浩劫「結束」後,潘國平蒙受中共「繼續革命」的劫難,先後两次被中共上海當局逮捕判刑七年,遭到長達十四年的政治冤獄迫害。
    
     我與潘國平在上海的最後一次見面,一九七六年春節初三,他應邀到寒舍作客,歡度新年。那時,一月革命九週年,我正與原「工總司」另一負責人張寳林等串聯䇿劃,密謀他當「司令」、余做「政委」,因「二次炮打張春橋」也下野的寳林,他仍可利用掌控上海民兵四十個主力師為基幹隊伍,結合原中共上海市委第一書記陳丕顯、市長曹荻秋、巿委書記王一平、梁國斌和市監委書記秦昆等黨内「健康力量」,發動「二次革命」,試探小潘「倒王洪文」而秘密加盟的可行性。後因中南海發生政變,江青等中共中央「四人邦」旋即跨台,所謂「二次革命」胎死腹中,流產未遂。
    
     潘國平一九九六流亡美國後,即加入中國民主聯合陣線,當年《中國之春》,曾有歡迎他的專訪報道。潘國平,也參與九八中國民主黨的組黨運動。一九九九年五月,《中國之春》在澳門主辦第二次「回歸」國際學術硏討會,潘國平應邀趕來,我與老友小潘得以重逢。二〇〇〇年五月,中國民主黨中央組團到華府國會山莊人權䢟說,本黨中央委員、工運領袖趙品璐兄弟,除租了两輛大巴,接送紐約來遊說的百人外,還專程駕了俬家車,把本席一行接到紐約。潘國平聞訊,特地在法拉盛設宴一桌,替我洗麈,相鈙甚歡。想不到從此一别,成了永訣。
    
     那天席間,又聊當年:一九六七年十 • 一,毛澤東原本指名道姓,要召見「潘司令」的,但老奸巨滑的張春橋「調包」,把王洪文頂替潘國平,毛起初拒之門外,說要見的是小潘,怎麽來了個姓王的?張春橋謊稱王是潘的「政委」,此人也很重要,毛講既然來了,就見見罷。這樣隂差陽錯,王洪文才與皇上搭上内線。如果不是王洪文,而是潘國平,中共十大做中共中央副主席,排名第三,僅次於毛澤東、周恩來,那麽周、毛去世後,可能由小潘接掌層峰大位了,現代中國歷史或許改寫。但是,歷史永遠没有「如果」。
    
     斯人已逝,音貎猶在。趙品璐早已英年早逝,而潘國平君,繼海外民運老戰士吳方城博士,因腦溢血,四月十六日在美國謝世三天後,如今也走了,都是民運重大損失。小潘解脱,一路走好。相信未竟事業,後繼有人。中國春天終究會來到,上海人民也一定會真正解放,自由新生,重見光明。
    
    安息吧,潘國平!
    
     張 英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二日,追思於阿姆斯特丹 (博讯 boxun.co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110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英:马英九讶异两岸“密使”王希哲的“皇民台独”说
·张英:幼孙小凯二岁生日逗真狗玩旺旺
·张英:祝贺多力坤获被国际刑警删除红通的迟到正义
·张英:荷兰法定四岁上学按考试成绩决择中学定终身
·张英:祝贺刚十一岁孙儿凯瑞考上荷兰本科大学预科
·张英:家姐惠兰千古
·张英:悼念家姐惠兰祭文
·张英:致刘达文
·张英:纪念我的廿位右派师长(之一)
·张英:梦见钱正英的养父钱更生银行右派同仁
·张英: 斥郭痞郭狗网上攻讦孟建柱的谰言
·张英:《恭贺新禧》(致前哨等老友祝新年好)
·张英:从校正“神韵艺术团”一字说起
·张英:重刊博讯年前《蒋经国生母毛太夫人墓碑失而复得记》
·张英:仲维光《 冯晓明千方百计封杀有关台湾问题报道》
·张英:温故知新,平安喜乐 !
·张英:致多力坤主席
·张英:仲维光再爆冯晓明对有关维吾尔人有关的报道封杀及编辑手段
·张英:祝贺多里坤先生当选世维大会主席
·张英:德国大选结果揭晓不出张英半年前所料默克尔连任总理
·张英伟不再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组长 (图)
·张英呼吁支持王全璋竞逐荷兰郁金香人权奖 (图)
·国资委揭秘雄安最悲催网红张英森的真相 (图)
·河北张翠磊、王军平、张英在巡视组驻地被打 (图)
·张英先生吁请习近平等新领导推行还政于民的新四项基本原则
·陕西神木死亡国保警察张英或为他杀
·民运人士张英:十八大完全继续中共过去道路
·文革趣事:张英借痰装病/拓和提
论坛最新文章:
  • 日本决定改良出云号为航空母舰
  • 惧高关税美摄像机龙头GoPro部分迁离中国
  • 华为,令法国为难的伙伴
  • 孟晚舟案影响微妙的美中加三角关系
  • 英媒指孟晚舟保释否刘晓棕疑成一关键因素
  • 两岸三地春夏秋冬 人类自由度相差大
  • 鹰派学者鼓动撞沉美军舰被指无常识帮倒忙
  • 纽时分析孟晚舟能否被保释及引渡可能性
  • 华盛顿敢做 朝鲜二号强人崔龙海遭制裁
  • 孟晚舟争保释 家许天文数保金反而吓着法官
  • 德国总统批马克思 中国官媒只字未提引惊讶
  • 北京显搁置孟晚舟案高姿态 刘鹤提贸易对话
  • 马克龙吁勒紧裤带平息黄背心愤怒遭打脸
  • 完璧归赵!美掳走的菲教堂大钟今返家园
  • 戈恩案:日产与检方做“司法交易”保不住日产
  • 乌国宣布暂停对台免签 台湾不排除中国介入
  • 美方数周内决定是否起诉刘强东性侵犯罪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