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近平精致独裁主义成真!精英狂求移民/陈破空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3月14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习近平精致独裁主义成真!精英狂求移民/陈破空

      3月11日,中共人大宣布,以压倒性赞成票,通过包括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在内的宪法修改。随后,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和副主任举行了“宪法修正案”专题记者会。总部位于英国的路透社记者提问,中共官方翻译人员竟然对该记者的提问做手脚,扭曲翻译成中共所能容忍的词句。
    
      路透社记者提问的原话是:
    
      此次删除国家主席任职限制规定,引发不少批评(criticism),被认为会导致一人统治(one-man rule)的出现,以及导致中国重回文化大革命时期(return to the period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另外,在领导人换届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权力斗争。如果出现的话,官方应如何应对。
    
      中共官方翻译人员的翻译是:
    
      此次删除国家主席任职限制规定,引发不同意见,被认为会导致强势领导人的出现,以及使中国再次出现曾经的政治动荡。另外,在领导人换届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权力斗争。如果出现的话,官方应如何应对。
    
      注意,批评(criticism),被翻译成“不同意见”;一人统治(one-man rule)被翻译成“强势领导人”;重回文化大革命时期(return to the period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被翻译成“再次出现曾经的政治动荡”。
    
      这绝不是中方翻译人员的水平问题,而是故意为之;也绝不是中方翻译人员自行其是,而是秉承上级的授意而为。其目的,是不让中国民众听到中共自以为的“敏感词句”,哪怕这些词句出自外国人之口,比如,批评,一人统治,文化大革命,等等。
    
      翻译上的过滤处理,是中共的最新发明,这显然来自于中共文宣系统领导人的指令,直接地说,就是来自主管意识形态的政治局常委王沪宁的亲自授意。此人素以操弄文字游戏、精于语言包装而著称。
    
      围绕这次人大、政协两会,中共还有其他令人刮目的表现:有代表会后被记者问到修宪问题,这个代表还未开口,就被大会工作人员一把推进电梯,并对他喊道:“你该回(宾馆)去休息了哈!”(大会工作人员或已被国安便衣所取代)多数代表、委员遇到记者提问,一言不发,扭头就走,甚至跑步逃离。少数代表、委员回答一两句话,一律都是“赞成(修宪)”、“不知道”等标准答案。
    
      当局对网路的管制,更是达到滴水不漏,诸如:在党媒“修宪体现了党心、军心、民心”之类的社论、以及有关修宪的报道下,一律关闭了评论功能,不惜连“力挺”当局的五毛党都予以牺牲,让他们无从发力,料他们也不敌对潮水般的反对声音。在少数可以留言的页面上,也一律删除批评言论,只留下(或伪造)赞扬之声。微博和微信等社交媒体也受到严厉管制,一旦涉及修宪或领导人任期话题,都一律予以屏蔽、过滤和删除。
    
      所有这一切手段,笔者把它们定义为“精致的独裁主义”。这是习近平时代的显著特征。精准,精微,精细,无处不在,无所不包,无孔不入。按照王沪宁的话来说,那就是“全覆盖”、“零容忍”。从翻译环节就开始的语言审查和过滤处理,让这种“精致的独裁主义”臻于至境。
    
      精致的独裁主义,还包括对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严格约束,不理睬记者的提问,以及,迫不得已时,如何抛出简短的标准答案。
    
      精致的独裁主义,还包括,对投票过程的精心控制,以及,对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统一解释:“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任期没有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因此,关于国家主席的任期规定也应该采取同一做法。这种‘三位一体’的制度安排,有利于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有利于完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有利于坚持和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民众问:“三位一体”,为何不反过来?规定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任期不超过两届,与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一致。)
    
      即将卸任的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宣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人大常委会是党中央领导下的政治机关。”这位唯一曾留学北朝鲜的中共高官,终于如愿把朝鲜模式搬到北京。政治上,中国倒退为朝鲜,印证中国网民的传言:在亚洲,有北朝鲜,还有西朝鲜。
    
      修改后的宪法,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这是典型的王沪宁语言,在这位“三代帝师”、“中南海首席智囊”的暗引下,中共强化党天下。
    
      上世纪八十年代,邓小平、陈云等“开国元老”,尚能分清党与国的不同,因而有党章与宪法的不同,故而有1982年版的宪法。如今的习近平、王沪宁等人,六十余岁,思维的进化程度竟然不如当时年届八十的邓小平、陈云等人。倒退至1982年之前,重回毛泽东时代的“党领导一切”。
    
      以“夹着尾巴做人”为座右铭的王沪宁,终于显露其庐山真面目,把平生所学的《列宁选集》发挥到极点,把他32年前的新权威主义理论,正式塞进中共党章和宪法,完成他自己的“学术”梦想,并协助炮制“新帝制”,助纣为虐。
    
      习近平强行修宪,其国家主席任期限制遭废除。此事发生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具有中国政治大倒退的里程碑意义。习近平否定邓小平,不是否定其负资产-六四屠杀;而是否定其正资产-废除领导干部终生制。
    
      习近平集团,用精致的独裁主义,捆绑二十一世纪的新世代。习近平口中的中国梦,之于中国社会,具有多元涵义:习近平的皇帝梦,共产党的发财梦,中国精英阶层(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的移民梦。经由这次修宪,习近平的皇帝梦成真,共产党的发财梦延续,精英阶层的移民梦被动地急剧升温。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411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近平开倒车党媒洗地 所有理由都站不住脚 /陈破空 (图)
·陈全国拼命挣表现 打造全球最大露天监狱 /陈破空 (图)
·中国要大国复兴 习近平非得这样做不可 /陈破空
·陈破空:中共修宪实为领导人扩张权力铺路 (图)
·19大才落幕 中国模式就破产!习走错了路 /陈破空 (图)
·屡战屡败,习近平能否最终干翻金正恩?/陈破空
·陈破空:习近平成功集权,秘密何在?
·陈破空:中美对峙是21世纪最大一场战略对峙 (图)
·陈破空谈新书:中美冲突,战争还是交易? (图)
·陈破空:刘晓波惨淡心愿 中南海何以冷拒
·习近平遭遇川普 中国梦对撞美国梦 /陈破空
·陈破空:中国崛起 如何施展其全球影响力?
·中国民主党纪念六四28周年活动 陈破空讲话 (图)
·陈破空谈特朗普新政一百天 (图)
·吴小晖的反击 临死前的回光返照?/陈破空 (图)
·郭文贵爆猛料,中南海极度不安 /陈破空
·陈破空:习近平在朝鲜问题上对毛左派动手 (图)
·五千共谍撒台湾?不止!/陈破空 (图)
·陈破空:中国炒作萨德旨在掩盖朝鲜丑闻 (图)
·“习核心”出炉:威胁、妥协与交易 /陈破空
·陈破空:篡改新版教科书历史凸显危险复辟潮 (图)
·陈破空:《环球时报》总编惹祸,哀叹左右不是人,距秦城不远?
·陈破空:十九大中共权力重组的哥德巴赫猜想/十九大与中国未来局势研讨会
·中国网络新规:不准68件事,只为掩护一件事/陈破空 (图)
·魏京生看习政权五年 陈破空:习近平为何排斥刘源刘亚洲
·陈破空:中国人从死要面子到死不要脸
·陈破空:中共通过指控令计划来向海外的令完成喊话
·陈破空谈六四26周年与牢记《六四伤痛》
·陈破空:于世文遭污名化起诉,凸显党国厚黑出阴招(视频) (图)
·陈破空:指责周“搞非组织政治活动”有安抚和警告作用
·香港开放杂志:陈破空大破司马南 (图)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视频) (图)
·陈破空:新四人帮最后一个成员令计划终于倒台(音频)
·周永康泄密导致习近平险被炸死——陈破空:周永康判死可能大
·六四二十五周年:陈破空东京演讲视频
·陈破空:中国故事:从民主运动到流亡——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陈破空:宋彬彬应该投案自首
·政论家陈破空:陈光诚改口 大陆强硬派搅局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早知华为今日,何必苹果当初
  • 北京周末诗会刘跃:胡石根长老送我的虎皮兰
  • 陈泱潮人子(彌勒)談中國民主化和平轉型大變革對象與策略目錄
  • 遇罗锦赞翊浩(十一)
  • 谢选骏”党是领导一切的“砸了华为的锅
  • 独往独来溪谷闲人的博客:热闹,保释会转为监控设备研讨会
  • 雷激浅析郭文贵直播中的“三大爱好”
  • 徐光姗姗来迟的“未卜先知”
  • 永丰札记文贵粉丝见面会之我见
  • 芦笛的驳壳即将覆灭的人生
  • 王光宪“核弹爆料”炸了谁?
  • 徐光捕风捉影,垂死挣扎的郭文贵还能熬多久
  • 谢选骏毛泽东猪头不知鲁迅滑头
  • 东方安澜被我思考过的院子(散文)
  • 中国战略分析李亚东:《落叶集》——地下文学的深水鱼
  • 谢选骏中国为何包庇逃犯张五常
  • 徐永海真的存在地狱我们必须信仰耶稣来不下地狱——2018-12-7圣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