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元禧评论】张清扬《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没有可比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23日 来稿)
    
    
     【健保免费连线 暨中华家国党】

    
    元禧评论
    
     中共目前的权贵资本主义是无法无天的资本主义,且又以西方无知的个人主义为前提,绝对需要改善,最好能直接进入儒家以家庭为基础的社会民主主义,此即“家国主义”!
    
     这样更能同时解决西方个人主义民主政治的悲剧下场,此即少子化,人口老化,劳动力欠缺,青壮失业,移民当道,以致于几乎要乞丐赶庙公,让欧洲几乎被穆斯林吃掉,甚至让黑人当了总统,穆斯林当了伦敦市长!
    
     而断背山与蕾丝边更必然是所有基督教个人主义国家,迟早必然走向的灭绝道路!
    
     民国一〇七年四月廿一日
    
    ----------------------------------------------------------------------------
    
     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没有可比性
    
    张清扬
    
    民国一〇一年三月十二日
    
     共产主义革命的鼻祖列宁于一九一七年十一月七日(俄历十月廿五日)发动武装政变,推翻了导致沙皇下台的二月革命后成立的临时(联合)政府,由他所领导的布尔什维克(苏联共产党的前身)独家掌握了政权。他将这场政变称之为“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将新建立的国家取名为“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随着周边国家被赤化后加盟(归顺)俄罗斯,一九二二年十二月卅日改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即苏联)。从此,社会主义便成了国家性质的标志和国名的组成部分。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苏军解放并占领的一些东欧国家,纷纷成立了共产党政权,也打出了社会主义的名号。中共在一九四九年打败了蒋介石后,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名中虽然没有“社会主义”的字样,但毛泽东采取了向苏联一边倒的国策,加入到了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中,与西方的所谓资本主义阵营对抗。随后,他又抛弃了迷惑人的新民主主义旗号,在国内搞起了“社会主义革命”,刮起了共产飓风。
    
     总之,从共产党的革命领袖到政经理论学界直至普罗大众,都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完全对立起来,看成是水火不相容的两种国家制度,共产党总爱拿这两种制度进行比较,一直宣扬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批判资本主义制度的腐朽、没落。在毛泽东统治时期,是绝对不允许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他准备好打击政敌的帽子便是:“反党反社会主义”、“走资派”、“复辟资本主义”;到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时代,政界和学界仍在激烈辩论“姓资姓社”的问题。时至今日,谁都没有对这种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对立的逻辑概念产生过怀疑。
    
     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共产党的可怕折腾并认清了共产主义乌托邦的真面目后,我终于醒悟了,原来社会主义只是共产党人用来屏蔽可怕的共产主义的一张画皮。共产主义革命领袖们都说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这完全是不合逻辑的!现在,我终于明白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没有可比性。原来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内的国家应当称之为共产主义国家,而不是什么社会主义国家。
    
     社会主义是一种政治理念,是治国者或执政者所追求的目标,即以社会发展和繁荣为基点,使全体国民过上幸福的生活,它的本质是以民生为重,追求全民的福祉。只要是以民富国强为目标的主义都可称之为社会主义。因此,社会主义是一种深得民心的口号,共产党借用它安抚人心,将令人恐惧的共产主义藏之于身后。世界上的政客标榜社会主义的人很多,对社会主义的解释也五花八门,因为它是一个比较笼统的概念,不是具体的、可操作的制度,所以没有人(包括共产党的领导人)能将它说清楚。
    
     欧洲的马克思主义者从不提共产主义,而是高举社会主义旗帜,他们所建立的政党都称之为社会党或社会民主工党。他们并不否定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及与之配套的议会民主制,而是在私有制的框架内行事。在野时,通过议会斗争,力求消除竞争上的不公,防止公权力的介入;执政时,用行政手段调节社会上的贫富差距,勿使其过大,以防止造成社会的分裂与对抗。事实上,中国国民党的创始人孙中山先生倡导的三民主义就是一种社会主义。德国法西斯的头目希特勒也是实行社会主义的,他的纳粹党就是“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简称。上世纪五〇年代的印度总理尼赫鲁亦声称要实行社会主义。因此,社会主义不是一个国家的政治或经济制度,而是各种政经制度所要达至的目标,所以,用它来为一个国家定性是不合逻辑的。
    
     共产主义实质上是马克思设想出来的一种经济制度,即在经济领域内废除私有制,实施全民所有制,以消除私人资本对劳动者的剥削,达到社会平等的目的。这就必须由当政者统一管理国家的经济,采用计划方式来实现社会的供需平衡。为了管理好公有制经济,政府就必须对社会实施全方位的控制,全民必须服从国家的安排,于是劳动者完全失去了流动的自由和维护自身权利的基本人权。共产主义制度并不消灭资本,资本是社会生产力从个体的农耕经济发展到集中的工业化生产必然出现的生产元素,是消灭不了的。公有(或国有)的资本仍是资本,要求它增值以扩大再生产的本质并没有改变,资本对劳动力的剥削依然如故,只不过劳动所创造出来的剩余价值(利润)被政府以全民的名义拿走。为了与自由资本主义相区别,我们称共产党所实行的共产主义叫国家资本主义,它消灭了私人资本家,但却留下了政府这个大资本家。我们从毛泽东时代的低工资和低人权可以看出,这个国家大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更甚于私人资本家,因为工人连讨价还价的权利都没有。
    
     与共产主义相对应的经济制度则是(自由)资本主义,它主张资本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用市场手段来调节社会的供需关系,以合理配置资本、劳动力和资源,在私有制的基础上进行公平竞争,迅速使资本增值,去扩大再生产,创造出更多的社会财富,以满足人们的物质需求。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政府是不能直接干预经济的。
    
     所以,如果要比较,只能是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这两种经济制度相比,而不是作为治国目标的社会主义与具体执行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相比。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共产主义所追求的目标是所有国民在经济地位上的平等,而资本主义所注重的则是生产效率和财富的积累速度,它着眼于全社会的迅速发展和繁荣,从而使每个国民都能从中获益。
    
     由于资本主义是在数千年的私有制基础上自然演进而来的,人们很容易接受,不会对人类社会的发展造成冲击。
    
     然而,共产主义则是要推翻原来的私有制基础,这就违背了人性,人们很难接受,必然会有激烈的抵制,所以,共产党只能靠暴力夺取政权,然后用暴力来强制推行共产主义,从而造成人类发展进程的断裂和巨大的社会震荡,其惨烈是可想而知的。全世界的有产者都害怕共产主义,将其视为洪水猛兽,资本主义国家都绷紧了神经,把防止共产党的渗透作为国家安全的头等大事。我记得,在国共内战时期,国民党吓唬老百姓的一条最流行的标语就是:“共产党来了要共产共妻!”以此动员老百姓抵制共产党。鉴于民众普遍的恐惧心理,共产党不便直接打出共产主义的旗号,于是便策略性地以社会主义美词取而代之。
    
     那些主张公有制的人应当清醒地认识到,私有制的出现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它是人类进入物质文明的基础和标志,是推动人类社会前进的发动机。可以说,没有私有制,便没有人类现代文明的辉煌,人类将长期停留在蛮荒时代。人类虽然组成了群居的社会,但每个人仍是独立的个体,而个体就需要有支配自身并享有个性化物质生活的自由,这是个体生物为求生存的天然自私性,它体现于人类便是人性。但自私并不等于完全排他,动物大都有不食同类的天性,在人类社会,更有道德和法律的约束。所以,人性应得到人类社会的尊重。只有在保证个体自由的前提下,每个人才能充分发挥其主观能动性,通过平等竞争(民主社会到来之前的竞争是不平等的),促使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私有制所反映的是人性,消灭私有制,便是消灭人性,而这正是共产主义之所以失败的根本原因。中国因“大跃进”而人为造成的饥荒饿死了几千万人,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虽说这与视生命如草芥的那个暴君密切相关,但根本的原因则是推行了“人民公社”那样无视人性的公有制,最可恶的是,专制政权不仅不救助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农民,甚至将挨饿的农民为活命而离乡乞讨的自由权利也剥夺了,硬让他们悲惨地饿死在家里。
    
     现在,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的较量已见分晓,共产主义制度已遭全面失败,而社会主义的美好目标却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率先实现,一些社会党(或工党)执政的西欧国家如瑞典、挪威堪称社会主义成功的典范。上个世纪七〇年代末,作为中国副总理的王震在访问英国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看英国搞得不错,物质极大丰富,三大差别基本消灭,社会公正,社会福利也受重视,如果加上共产党执政,英国就是我们理想中的共产主义社会。(此处应该说社会主义社会——笔者)”他说了真话,可悲的是,他念念不忘是那个共产党的专政权,而不是人民的福祉。当今再也找不到坚持共产主义制度的国家了,连最顽固的朝鲜共产政权也在酝酿改革。
    
     一个国家的性质除了取决于经济制度外,更重要的是它的政治制度。众所周知,政经是密切关联的,经济是基础,政治是上层结构。
    
     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要求资本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就必须保障公民的自由权利,而市场的公平竞争则需有严格的法治,避免公权力的介入。要达到自由与法治,就只有实行代议制的宪政民主制度,消除绝对权力,让社会的各个阶层都能充分表达意愿,维护自身的权益。少数服从多数是民主的基本原则,但也需要照顾少数人的利益,不能以牺牲他们为代价,如果出现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损害,少数派可以奋起和平抗争。所以在实行民主制度的社会,协商、妥协就成了解决各种社会矛盾的重要手段和特色。
    
     资本主义遇到的障碍就是皇(王)权专制制度,因为它不提供资本主义所需的自由度,于是便发生资产阶级与国王的对抗,除法国采取了流血的大革命方式外,欧洲的多数国家都是用和平的手段迫使国王让渡权力,实行了君主立宪,最终资产阶级取得了胜利,建立了三权分立、互相制约的民主政治制度,使欧洲各国稳定了二、三百年,再也没有发生革命和内乱。所以,与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配套的是民主政治制度。我们既可以称之为资本主义国家,也可以说它是民主国家。
    
     剥夺私有资产是中国自古以来的“劫富济贫”的思维方式,它必然会遇到有产者的激烈抵抗,只有采用暴力或在暴力的威胁下进行强制剥夺。于是,共产党便打出“阶级斗争”的旗号,对有产阶级进行专政,不许他们反抗,一党专政便应运而生。
    
     公有制是一种虚幻的东西,它不可能真实存在。名义上,人人都是社会公有资产的主人,而实际上却找不到一个真正的主人,每个人都没有主人的感觉,所以,公有制实质上是“无主所有制”,但公有资产的管理者还是必须有的。由于没有配套的议会民主制度,管理者(政府官员)在处置资产时,不受制约和监督,于是,他们就“代表”所有的主人自行做主了,久而久之,管理者便成了具有资产支配权的真实主人,最终成为特权阶层,因此,公有制又可称之为“官员所有制”。由于公有制经济涉及到全社会和所有的人,政府就要进行全方位的掌控,执政者以国家利益或集体利益为幌子,要求所有的主人放弃个人利益,服从他们的安排。这样,一党专制的深度和广度就远超皇权专制。因此我们说,专制社会不一定是公有制社会,但公有制社会则必定是专制社会。公有化的程度越高,专制的极权度也就越高。所以,与共产主义的经济制度配套的政治制度是一党专政。我们既可以称之为共产主义国家,也可以说它是专制国家。
    
     与资产阶级推翻(皇权)专制制度正相反,共产党却要强化专制,两者逆向而行,一个推动历史前进,一个要复辟后退,谁是反动势力,不是很清楚了吗?然而,人类社会发展的大潮终将冲垮逆流,继续向前。
    
     毛泽东粗暴地推行共产主义的公有制,结果全民皆穷;邓小平是一个清醒的实用主义者,他亲身体验到公有制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于是,他调转船头,向私有制回归,他却把改邪归正美其名曰改革开放,他要实行“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何谓中国特色?意思很明白,即保持政治上的一党专政不变,部分恢复私有制,引入市场机制作为调节手段,淡化国家计划,只保留宏观调控。其结果是,由于专制政治体制不能与改革后的市场经济配套,造成了一个政经的怪胎——权贵资本主义。专制者在公有制时代享受惯了特权,再加上权力进入市场可以与钱交换而成为富豪,掌权者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地欣喜若狂,更加不愿放弃权力了。
    
     现今,权贵资本主义已经造成了中国社会的诸多严重问题:权力的全面腐败,社会分配极度不公,贫富差距已达世界之最,官、民对立,政府诚信荡然无存,广大民众早已怒火中烧,当权者拿出吃奶的力气来“维稳”······总之,邓小平开启的改革已走入死胡同,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遇到了严峻挑战,国家前途堪忧,举国上下都处于惶惑之中。
    
     我们要奉劝当政的既得利益集团,不要再自欺欺人地强调什么“中国特色”,迅速扎实地开启政治改革吧!你们应以全民的利益为重,去积极推进宪政民主,让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健康发展,使中国真正繁荣富强,长治久安,国民幸福,那样,才能真正实现美好的社会主义的目标。
    
     正因为权贵资本主义是一个政经怪胎,没有法理可供支持,是一种极不稳定的过渡产物,是专制社会寿终正寝前的回光返照,它不可能长期生存下去,我们应当有信心期待转型期早日结束,迎接光明的到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410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张英:联想焦仁和兄谈起苏起明居正陈一新等老友
·张英:戊戌清明追思
·梅峰:倾听两岸心声交流世界大势研讨会 /张英
·张英:愚人节聪明人对台湾选举民调数据和基本面的分析
·张英:愚人节柯P聪明的话可能成为台湾马克宏?
·张英:读独评草虾唐夫两君讨伐支独的同感
·张英:习近平新皇帝赶超毛泽东老皇帝的“四个伟大”
·张英:元禧评李敖该死/武之璋新书《原来李敖骗了你》
·张英:更正重刊《悼念潘国平》前言手误两字及谈其它
·张英:马英九讶异两岸“密使”王希哲的“皇民台独”说
·张英:幼孙小凯二岁生日逗真狗玩旺旺
·张英:祝贺多力坤获被国际刑警删除红通的迟到正义
·张英:荷兰法定四岁上学按考试成绩决择中学定终身
·张英:祝贺刚十一岁孙儿凯瑞考上荷兰本科大学预科
·张英:家姐惠兰千古
·张英:悼念家姐惠兰祭文
·张英:致刘达文
·张英:纪念我的廿位右派师长(之一)
·张英:梦见钱正英的养父钱更生银行右派同仁
·张英: 斥郭痞郭狗网上攻讦孟建柱的谰言
·张英伟不再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组长 (图)
·张英呼吁支持王全璋竞逐荷兰郁金香人权奖 (图)
·国资委揭秘雄安最悲催网红张英森的真相 (图)
·河北张翠磊、王军平、张英在巡视组驻地被打 (图)
·张英先生吁请习近平等新领导推行还政于民的新四项基本原则
·陕西神木死亡国保警察张英或为他杀
·民运人士张英:十八大完全继续中共过去道路
·文革趣事:张英借痰装病/拓和提
论坛最新文章:
  • 巴黎地铁工会号召无限期罢工
  • 港交所对伦交所的“世纪联姻”提议为何夭折?
  • 预防非洲猪瘟 中国禁止进口韩国猪及相关产品
  • 基里巴斯跟风 五天内中国挖走台湾两个邦交国
  • 全球气候日活动规模空前 联合国召开青年气候峰会
  • 从军售和外交看美国在两岸间扮演的强势角色
  • 马克龙基本恢复保镖丑闻与黄背心前的支持率
  • 黄背心第45场 巴黎两处森林首次禁止游行
  • 邦交又失一国 台湾责北京诱使基里巴斯转向
  • 国际特赦:港警以报复性武力和酷刑对付示威者
  • 反修例风波劝解警方护抗争者 港社工被拒入澳门
  • 黄背心运动没有太多影响到访巴黎游客
  • 因示威多并防黄背心 花都多个地点谢绝参观
  • 突尼斯前总统本-阿里去世
  • 美媒:北京曾扣一联邦快递机师 疑涉非法运弹药
  • 法称达成脱欧协议剩时不多 英重申恐无协脱欧
  • 纪念曼德拉 在罗本岛种下101棵树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