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时章:韩家亮问题的症结和马克思主义(二)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04日 转载)
    
    来源:华夏文摘
    

    所有真正懂得哲学的人都知道,哲学就是批判性思想的应用。所谓的批判就是用通过纪律化形成的标尺对任何书面或口头表达的思想和观点进行分析和梳理,并将事物的来龙去脉和因果关系说得清晰,从而达到去伪纯真的目的。
    
    “批判”一词的鼻祖来自希腊文,意思是发现事物或人价值的能力。现代意义上的“批判”仍保留其原始的含义。
    
    韩家亮发表过很多书面的言论,他的这些言论中很多是针对马克思的,而且完全继承黑格尔的唯心风格。正像凯恩斯所说的,人的思想言论会对周围世界产生影响。当政的疯子们之所以行政疯癫,就是从某些人的言论和观点中染上了疯狂。所以,为了确保韩家亮的言论对任何人产生更有价值的影响,而不至使任何人疯狂,我要继续对韩家亮的观点进行批判性分析,以发掘其中的价值来。
    
    韩家亮在《回复李时章(一,二)》[1]中说:“现实世界实际上被各种理念所支配,而所有这些理念已经被思想家考虑过。所有人(甚至包括掌权的疯子)都受这些理念的左右。举个大家熟悉的例子。毛泽东的思想有两个来源。一个是斯大林主义,一个是中国古代的宫廷权术。从政治哲学上分析,毛泽东没有新东西,全部是从以前的思想家们来的。”
    
    韩家亮说, 毛泽东没有新东西,毛泽东的理念全部是从斯大林主义和中国古代的宫廷权术 那里来的。那么按韩家亮的说法,毛泽东的大跃进思想和文革的理念都是从斯大林主义,或是从中国古代的宫廷权术那里来的。但是,众所周知,苏联没有搞过大跃进,也没有过文化大革命。中国古代宫廷术中也没有文革的样板,更不会有涉及经济的大跃进。所以,韩家亮的上段内容属伪,完全是他的唯心臆断。
    
    韩家亮在《回复李时章(一,二)》中说:“另外注意凯恩斯这一段话完全否定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实际上,凯恩斯也曾评论过马克思主义,他很鄙视马克思主义。不过后来波普尔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更为有力。所以我不愿深入讨论这个课题。”
    
    韩家亮所提到的波普尔,他不仅批判了马克思主义,还批判了韩家亮的意识形态所师从的黑格尔。波普尔认为,黑格尔的哲学是逻辑混乱,武断专横的满纸空言。哲学本应该是智慧的体现,但,一种哲学学说的逻辑混乱,则,让人无法看懂,那么这样的哲学就一文不值,更不会对大众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而波普尔批判马克思,其认为马克思主义思想是最精致,影响最广泛,也是最危险的。波普尔可能是因为凯恩斯的话而得到小心马克思主义的警示。所以说,波普尔批判黑格尔才是因为他对黑格尔的鄙视,而他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则是因为其对马克思主义的畏惧和敬畏,而不是鄙视。凯恩斯对马克思主义的批判的立场应该是和波普尔一致,都害怕成为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奴隶”。波普尔在批判黑格尔的同时,也一定间接地批判了韩家亮的思想观念,批判得韩家亮已无话可说,以至于韩家亮表示他不愿深入讨论这个课题。这些都不容置疑。
    
    韩家亮在《回复李时章(一,二)》中说:“ 如果谁要证明马克思主义有任何价值,应该从哲学的五个分支来考虑。这五个分支在[1]里已经指出:Philosophy; God and Evil; Knowlede and Reality; Mind, Body, and Persons; Ethics and Reality(哲学是什么; 上帝与邪恶; 知识与现实; 心,体与人;伦理与实际)” 韩家亮同时还有个疑问:“ 不明白李时章为什么搬出达赖喇嘛来说事。没有证据达赖喇嘛懂得哲学理论或者马克思主义。”
    
    我现在就来解答这个问题。韩家亮说应该从五个分支来考虑哲学的价值。这五个分支中的一个是 God and Evil。 God and Evil意味着属宗教范畴。而达赖喇嘛是佛教宗教领袖,他精通佛教宗教理论,即,宗教哲学理论,所以达赖喇嘛对马克思主义的价值的评价就是从 God and Evil这一分支来考虑的。达赖喇嘛说:“从社会经济学角度看,我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我敬仰马克思主义,因为马克思主义关心的是工人阶级的权益,提倡工人阶级是一国领导者,也强调按劳平均分配,但是我反对列宁主义,因为列宁主义是剥削、暴力和专制的,如果中国和苏联真诚地追随纯马克思主义,就没有现在这么大的贫富差距。”达赖喇嘛从God and Evil的角度肯定了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而韩家亮竟然说达赖喇嘛不懂哲学,也就说达赖喇嘛甚至不懂宗教哲学,这太荒谬。顺便问一句,韩家亮,你懂宗教哲学吗?如果你不懂,你可以向达赖喇嘛请教。
    
    韩家亮在《回复李时章(一,二)》中说:“这些分支的基础知识可以在斯坦福的《哲学引论》里找到[7]。实际上读者如果学好了这本课本,很容易知道马克思的观点在所有这些分支里都错误。所以我说马克思的著作全是垃圾。我没有时间和兴趣整理垃圾。
    
    既然韩家亮读过这些基础知识,那就请韩家亮用他所学的这方面的基础知识来分析和说明一下为什么马克思主义是错误的。
    
    韩家亮问:“马克思对现代政治哲学有贡献吗?”
    
    马克思的贡献众所周知,就是他用了12年的时间写出了世界上第一部研究资本过程的著作,即,《资本论》。这是一本经济学的著作。这本经济学著作又为世界范围内的现代工人运动提供了科学依据,请大家注意,是科学依据,而不是唯心的空想。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八小时工作制都是《资本论》所带来的产物。难道韩家亮没听说过资本论吗?难道韩家亮在唯心地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同时,也要否定三八妇女节、五一劳动节、八小时工作制吗?
    
    韩家亮问:“列宁的专制,阶级压迫难道不都是从马克思来的吗?难道这些是列宁自己发明的?”
    
    韩家亮这回问对了。列宁的专制思想确实不是从马克思那里来的,而正是来自列宁自身。正是由于列宁的这个专制的思想,才有了俄国社会民主党中的布尔什维克和孟尔什维克之分。马克思主义的传人考茨基说:“民主制度是赖以实现较高生活方式的唯一方法。” 考茨基代表已故的马克思对列宁的专制思想进行了批判和谴责。
    
    韩家亮在《回复李时章(一,二)》中说:“认真读我的文章应该知道我希望中国能够摆脱马克思主义的邪恶走上自由民主道路。马克思主义实质上是一种cult,中文常译成邪教。(邪教和cult实际上还不一定完全相同;这里不详谈。)一种cult形成一种封闭的哲学/宗教体系。”
    
    韩家亮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宗教,而且还是邪教。我要说,任何的宗教的形式都是精神的,都是唯心的,都有一个精神的主、万能的主,如,佛主如来、法轮功的法轮。而马克思主义却是唯物的。唯物论中根本没有宗教中的精神的主、万能的主。如果韩家亮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邪教,那么这个所谓邪教的精神主是谁,是马克思吗?他可是肉眼凡胎,当不了这精神的主。
    
    要想让中国走向民主,还真得需要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不是说信仰马克思主义吗,那就给共党指出什么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并指出共党现在所信奉的并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列宁主义。给共党指出这样的道路对指路者没有任何的风险,相反,还名正言顺。马克思主义的确是能让中国轻易地走上民主之路的捷径。和中国共产党谈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可以理直气壮,效果比六四学运要强上一亿倍。如果中国共产党不能接受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就可以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将其打倒。如果魏京生当初能这么去做,他就不会有任何的牢狱之灾。斗争要讲策略和技巧。
    
    韩家亮说:“不过我不准备一点一点批马克思主义。一来我没有时间,二来这很难批透,三来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看起来李时章没有学过一些政治系的基本课程······;李时章应该先学好意识形态学的基本课程”
    
    韩家亮主观地认为我没学过政治学基本课程和意思形态学的基本课程,言外之意他自己都学过这些课程。既然韩家亮学过这些课程,那就请韩家亮用他所学的知识来批判一下马克思主义,并在这次批判的实战中检验一下他对有关的知识掌握得如何。如果韩家亮认为他很难批透马克思主义,而我已经对马克思主义进行了很多的论述,那只能说明他对知识的掌握还不到位。韩家亮声称他没时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既然韩家亮已经把他的这些小隐私都说出来,那我就就坡下驴,问一声,韩家亮,你的时间都去哪里了?韩家亮难道还有比帮助中国实现民主的事情还更重要的事情吗?韩家亮,你要以民族利益为大。“以民族利益为大”,这也是韩家亮所学的政治学基本课程和意思形态学的基本课程的开篇训诫。
    
    韩家亮在《回复李时章(一,二)》中说:“例如他把瑞典,丹麦、芬兰、荷兰、挪威、爱尔兰、比利时,加拿大都划为在“马克思主义”影响下的社会主义国家。这些国家是有比较大的社会主义成分······”
    
    韩家亮认同上述所提到的瑞典、丹麦、芬兰等国是社会主义国家。而且这些国家又都是民主国家。所以说,这些国家都具有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特色。而按照《共产主义原理》中的“民主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同路人”的说法,这些国家的政体都是马克思主义所认同的,所以马克思主义就会在这些国家里“定居”下来。我换了个说法,不知韩家亮还有什么疑问?
    
    韩家亮在《回复李时章(一,二)》中说:“很明显,李时章没有读过哈耶克的《通向奴役之路》[9]。不知道他的极权主义的观念从哪里来的。哈耶克的极权政权明确指明共产政权,法西斯政权,纳粹政权。所有其它关于极权的重要著作也都是把这几种极权政权放在一起讨论的,包括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的《极权的根源》[10],J l Talmon的《极权民主的根源》[11], Michael Burleigh 的 《Earthly Powers》[12]。”
    
    根据极权主义的定义,哈耶克等人将纳粹政权列为极权主义名单里是错误的,是形而上学。德国纳粹党章的第二十四条规定:“我们要求在不危害国家的生存,或不违背德意志民族的风俗道德的范围内,承认一切宗教、信仰的自由。 本党主张积极的基督教,但不为任何宗教所约束。 ”
    
    由此,我们可知,纳粹在一定范围内是允许公民有信仰自由的。纳粹允许信仰自由的行为不符合极权主义。而毛泽东规定,所有地主、富农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这才是真正的极权主义。所以,哈耶克的言论在我这里已失去了权威性,因为他首先没搞清楚什么是真正的极权主义。哈耶克的一些违背客观的不实的言论确实已对韩家亮产生了影响,这也验证了凯恩斯的话。韩家亮,你要小心了,不要再从哈耶克那里吸取frenzy,而成为哈耶克理念的奴隶。
    
    韩家亮说:“其实马克思自己都不敢说他对基础哲学有什么创新。”
    
    那请韩家亮也说说,凯恩斯、黑格尔等人中是否有任何人说自己对哲学有什么创新?既然没人会这么说,那马克思也不会这么说,因为马克思谦虚。相对比,韩家亮倒是总是说他读过什么书,而别人甚至连一年级的基础课本都没读过。其实,去查证韩家亮是否真的读过他所提到的那些书,这很不重要。重要的是,韩家亮要将其所学的知识在实际应用中体现出来,否则,这些书即使是真的看了,那也都是白看,而且还是浪费时间,这可能也解释了韩家亮为什么说自己没时间,因为时间都在无用的阅读中浪费掉了。
    
    韩家亮在辩证说理时,总是喜欢通过提及某一本书的名字来引述自己的观点,或作为论据。至于他是根据这本书中的何条款,他从不说明,这就让他的文章的内容大打折扣,似乎,韩家亮在用这种方式在和人开玩笑。 我也可以用一本书来支持自己的观点,这本书书名叫《x+y》,它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这本书现存于美国白宫图书馆。如果韩家亮不服,可以前去查阅。
    
    参考
    
    [1]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80/514201861210.ht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914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时章:韩家亮问题的症结和马克思主义(一)
·査建国:“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成了显学
·李时章:马克思主义是解释和解决中国问题的灵丹妙药
·谢选骏: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法媒:看不出中国与马克思主义之间的关联 (图)
·老贫农:列宁斯大林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吗?
·千山暮:马克思主义的症结在哪里
·王玉江:闲谈马克思主义
·韩家亮:中国问题的症结在马克思主义
·李时章:用马克思主义思想作为标准判定是非曲直
·马克思主义立国是中国根本问题所在 /北木观察
·马克思主义就是奴役人的学说
·谢选骏:马克思主义统治美国
·韩家亮:为什么马克思主义没有价值?
·谢选骏:马克思主义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
·十月革命给中国带来的并不是马克思主义/北木观察
·中共宣传“21世纪马克思主义”在暗示啥?/北木观察
·高洪明:今日中共离马克思主义有多远?
·谢选骏:马克思主义与金融投机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曾节明
·习近平:中共锲而不舍 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王沪宁:"习近平、、、思想"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
·人民日报评论:马克思主义指引中国成功走上康庄大道
·马克思主义四个完全正确?习近平讲话遭民间非议 (图)
·看被习近平誉为“千年第一思想家”的马克思主义五大理论 (图)
·法媒: “习近平 拌着中国调味汁的马克思主义新先知” (图)
·北师大论文“马克思主义可治理臭氧”反映政治高于科学 (图)
·北师大博士论文:马克思主义指导臭氧检测 (图)
·安徽一高校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坠楼身亡 (图)
·大学老师公开信 呼吁多教马克思主义
·袁贵仁:着力推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 (图)
·习近平: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焦点对话:高擎马克思主义大旗,北大成新高地?
·英左翼学者:马克思主义今天依然成立
·淇琪不戚戚: 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奇遇记 (图)
·新共产国际?京首办办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夺国际话语权 (图)
·北大召开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 民间议论纷纷 (图)
·首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在京召开引热议 (图)
·中国要在北京大学举行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 (图)
·中国的穷富马克思主义者能合流吗?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