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校园性侵频发的根源 /张翎燊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7月16日 转载)
    
    来源:明镜博客·张翎燊专栏
    

    2018年6月下旬的微信朋友圈几乎都被这样一则视频刷屏:一个女高中生因为遭遇性侵而想跳楼轻生,楼下围观的人群非但没有想办法施救,还连连不断地发出欢呼声,最后女孩还是从高楼跌落惨死。
    
    一则长度仅为几十秒的视频,却深刻地揭露了中国校园性侵的严重以及国人的劣根性,其在微信朋友圈的火爆也是情理之中。迫于舆论压力,警方不得不抓捕性侵女学生的班主任,然而最后的处罚结果却依旧让人大跌眼镜:拘留十日!仅仅是拘留十天的代价,就能够承担对一个无辜生命的凌辱、践踏和剥夺!
    
    记得在北京读书的时候,舍友趁夜深人静跟我讲过学校里“保研路”的传闻:“保研路”原是科研楼和下沉广场之间的一条小路,地处偏僻,四周又有浓密的灌木丛。当年学校对面的住宅楼还在施工,某位女生结束晚自习后独自返回宿舍,在小路上被工地来的民工强奸。后来校方怕事情张扬出去影响学校招生,决定“私下解决”:该女生获得一笔“奖学金”(其实是赔偿),她及她的舍友全部保送研究生,对强奸犯的处罚也非常轻,仅仅是开除工作。从此,那条小路得名“保研路”。
    
    对于这种捕风捉影的传闻,我自然是将信将疑的,又去问了其他人,无疑不是说确有此事,我这才知道原来“保研路”早已是学校里人尽皆知的小道消息,自己是孤陋寡闻了。我也曾壮着胆子趁晚上来到“保研路”转了几回,那条路的确是既偏僻又光线昏暗,几次下来竟没看到一个女生经过。看来“保研路”一说并非空穴来风。几个月后我上网搜索“保研路”三个字,出来的结果令我震惊,原来不仅是我们学校,国内几十所高校竟都有“保研路”的传闻!原来“一人被X,全家保研”的潜规则早已成为中国高校的“必修课”!
    
    大学生的数量较其他教育层级的学生少,且无论教师还是学生素质都较高,性侵尚且如此猖獗,那么其他学校呢?情况当然更糟,当下的中国无论是高中、初中、小学甚至幼儿园都已成为群狼环伺、纵情声色的场所。云南云县性侵初中女生案、河南泌阳第二小学强奸案、蓝天幼儿园强奸案······不计其数的案件和越来越低龄的受害人不断拷问着人们的良知,或许有的人刚开始觉得愤慨、觉得痛心,但时间一久也就习惯了,甚至幸灾乐祸地偷偷嘲笑被害人,丝毫不在乎昔日窗明几净的校园今天成为染缸,成了妓院!
    
    有人说,既然事情已为公众所知,犯罪嫌疑人也都被政府绳之以法了,那么事情可以了了,再说下去反而有抹黑中国政府的嫌疑。持这种观点的人或许心里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息事宁人算了”,客观上却纵容了校园性侵案件的频发。有罪的人当然该抓,但如果光抓人而不去追究其幕后的缘由结果就只能是治标不治本,让悲剧一再重演,正如《文子》曰:“故扬汤止沸,沸乃益甚,知其本者,去火而已。”
    
    火在何处?如何去火?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点火的人不是别人,恰恰是这个看似公正的中共政府。一般而言,针对这类校园性侵的恶性案件其它各国政府都是只要掌握了确凿证据就会去抓人,然后才向社会公开,唯独中共政府是个例外,此类案件往往是由媒体或当事人先向社会公开,引起巨大的舆论反响后公安部门才会介入调查,否则即使公安部门掌握了确凿证据也不会轻易出动,因为政府本就是不想抓人的,抓捕犯罪嫌疑人不仅费时费力,还会将事情公开,不利于自身形象,抓人只是为了平息民愤,更何况即使人抓到了,受到的处罚往往也不会太重(如前面提到的性侵女高中生致死只被拘留十天)。既然中共政府不愿意介入此类案件,相比于还被害人公道,政府自然更推荐用“私了”的方式解决:在被害人不公开事件的前提下赔被害人一笔钱(如前面的奖学金),给被害人及其亲友加官进爵(保研),至于对施暴者的惩戒,那是可有可无的。这样一来被害人、施暴者和政府三方利益和名声都得以保全,何乐而不为?“私了”乍听之下是个不错的主意,也成功地蒙骗了无数人,却有其深层次的、无法原谅的弊病:它把被害人的无法物化人格、尊严、贞操全部转化为物质,转化为金钱和利益;在“私了”的前提下,人的人格、尊严、贞操都是可以买卖的,都可以用金钱衡量,只要施暴者给受害者一些利益,施暴者对受害者的侵害就是合法的,不需要受到任何惩罚;它从本质上否认了施暴者对受害者的罪恶,把施暴者与受害者之间的关系解读为嫖客和妓女的关系,这何尝不是对本就饱经沧桑的受害人的再次侮辱?
    
    “私了”为人不齿,却非常符合共产党的唯物论:物质决定意识。不是吗?只要施暴者答应给被害人物质利益,受害者就应当放弃人格、放弃尊严、放弃贞操,放弃制裁施暴者的意识,放弃作为人的一切基本权利,甘心沦为施暴者的妓女!更有甚者,把“私了”看成是升官发财的捷径,天还没黑就已经画好了浓妆,穿一身暴露的衣服在僻静的路口招摇,只等着哪天有幸被人强奸,再以“私了”的方式获取利益。
    
    为了让人民死心塌地地接受这一套歪理邪说,中共可谓是做足了舆论攻势:只要一打开网站,映入眼帘的无不是“日赚XXX万”,“XXX董事长”或者“XXX火辣私照曝光”。共产党要的就是无止境地放大物欲的诱惑,让人类终日沉浸在对物质的疯狂追求中无法自拔,心甘情愿地为了点滴私欲放弃人格、道德、尊严、人权等人类最基本的价值,这样一来共产党既践行了自己的基本教义,又让人沉湎于肉欲的狂欢而无暇反对它。
    
    校园性侵频发该管管?呵呵,早着呢!光是学校算什么,邪党的目标是要把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变成一个大染缸、大妓院!它要的不是人类的幸福安康,要的是自己稳坐江山千秋万世,要的是人将不人,法将不法,国将不国的共产主义的天堂!
    
    从本质上看,校园性侵频发的根源是祸害中国近一个世纪之久的共产主义邪说,中国人应当彻底地否定、批判、抛弃它,我们的校园才会真正干净。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806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毁人不倦的“党妈妈”/张翎燊
·戾气深重的中国社会/张翎燊
·朝核问题的正解/张翎燊
·习近平的皇帝梦/张翎燊
·飙升的物价,腐败的政府/张翎燊
·长城防火墙之祸/张翎燊
·中国人的道德去哪了?/张翎燊
·“和平理性非暴力”已到末路/张翎燊
·清朝与红朝之对比/张翎燊
·中国反腐剧是腐败的帮凶/张翎燊
·“党文化”输出的失败/张翎燊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张翎燊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必须作废/张翎燊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卜少夫傳
  • ABC神学的蔓延
  • 香港需要放放血
  •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香港运动延烧大陆人发声为何那么难?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国庆还是国难
  •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 中共有关香港抗议的宣传战略及局限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16君王不是因兵多得勝,勇士不是因力大得救。
  • 陈泱潮9.軍委主席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理應兼國家元首,兩職
  • 胡志伟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 谢选骏共产党有多少钱
  • 陈泱潮8.中國光榮革命所要建立的【聖君立憲民主共和憲政体制】六
  • 曾节明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疾病、健康
  • 谢选骏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 陈泱潮7.中国唯有【聖君立憲-光榮革命】,才能为万世开太平
  • 曾节明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 姜维平薄熙来秘书车辉何以成为监狱贵族
  • 谢选骏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 陈泱潮6.党天下和家天下一样寿命有限,不可能为万世开太平
  • 李芳敏14400015他是那創造眾人的心,了解他們一切作為的。
  • 谢选骏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 陈泱潮總論5
  • 谢选骏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论坛最新文章:
  • 总统选举反对派或指控莫拉莱斯贿票
  • “华为面临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 日Av秽片或防盗版封面竟刻写“六四天安门事件”
  • 陈同佳案引发台湾眼泪战
  • 中美贸易战冲击中国就业响警铃
  • 韩国人放飞50万张传单批金正恩 韩足球队平壤遭冷冻气难消
  • 中国一亿人民富拥百万美元惊了全世界
  • 四中全会会期仍秘 贪虎罕群状落马
  • 元朗7.21警黑合作已三月只六人被控市民静坐抗议
  • 端传媒纽时合作报道美国如何揪出中国芬太尼毒王
  • 林郑爱将聂德权涉以权谋私偷步买楼被举报到廉署
  • 新天皇隆典即位 安倍三呼万岁 林郑观礼遭拍看手机
  • 特鲁多微胜保住大位 孟晚舟案前景未提
  • 陈同佳即将出狱 赴台自首提议被港台官方继续“踢皮球”
  • 美国防官员:不寻求与中国脱钩 新兴国家崛起不意味对抗
  • 中国外长谴责香港的暴力是“无法接受的”
  • 王毅:法中将签数十项合作协议 中欧无根本冲突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