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秦前红:“平坟运动”与中国人的灵魂归依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8月06日 转载)
    
    在中国这样缺少宗教情愫的国度里,祖先崇拜与宗族情结或许是人们精神生活里的首要存在。古人有言: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坟之于国人,不仅仅只是腐旧皮囊容身所在,更是一家一姓代代传承所系。可以说,中国的坟本就是对于祖先敬畏的物化,所谓归于黄土更是漫长农业文明的性格沉淀,好似基因片段一般镌刻在每个人的灵魂当中,成为共通的生命体验。
    

    然而,饶是坟茔在文化层面上意义厚重,但是在河南诸县的推土机前不过是些微黄土。根据新闻报道,河南某县为了实现其“139万亩耕地无坟头”的宏大目标祭出了“抓宣传、抓带头、抓奖惩、抓督导”四大法宝。在全力运转的政府主导下,“平坟运动”步步紧逼,孤坟荒冢次第消失,据称当地已有200多万座坟墓被平迁。当地官员对于“平坟运动”的辩解称是为了“方便大机器生产,解决死人与活人争地的问题”。笔者由是恍然,无牙无口不能自辩的茕茕坟茔竟然被摆在了所有活人的对立面,树敌如此之众,难怪成百上千万座坟墓下场凄然。可是,人皆为父母所生养,笔者很好奇当平坟的工作人员们挥动锄头时会不会想到不远的某地也有一处方矮土丘的主人与自己有着相同血脉,大家“你拆我坟,我毁你墓”的行为难道就能让自己幸免于良心的责备吗?
    
    更值得追问的是,河南作为中原文化发祥地,曹操墓、太昊陵都是占地惊人的庞大陵墓,它们又是否“与活人争地”呢?可从未听说政府要求前者为大机器生产让路。如果王侯将相的墓能传之万代,升斗小民的坟就只能湮没无闻。政府平坟,平与不平全以经济利益为判,毫不考虑道德人伦,同样是坟,能为政府招金揽银的恐怕规模还能不减反增,反之则必定是推土机一推了之,如此选择性平坟对于世道人心的败坏恐怕流毒无穷。
    
    平心而论,中国土地资源有限人所共知,耕地保护的严峻现实也值得各方高度重视。平坟运动之所以演变为如今海内扰攘的情况固然部分肇因于坟地性质特殊不易处置,但关键还在于地方政府作为之简单粗暴悖情枉法。笔者以法学为业,行政法学中有一“帝王条款”叫做比例原则,要求行政机关在做出具体行政时应当具备正当的目的,使用温和的手段,且手段与目的之间相匹配。这就要求政府在做出任何一个举措之时都必须去考虑是否有其他负面影响更小的备选方案。试问,倘若为了耕地就推倒坟地,用一个简单的经济动机作为平坟迁转大动干戈的充分理由的话,是不是今天我们还可以为了追求生活水平就效法古人将上了年纪的老人家遗弃山林任其自生自灭呢?耕地固然价若黄金,但是用怎样的手段去更好的实现保护的目的才是值得深思的关键问题。相较于平坟所带来的巨大社会成本,严格土地审批制度或者开发利用农村闲置耕地或许都更为和平顺当,政府行为却弃易从难,为了追求纸面上动听的数字而自陷于巨大的是非漩涡之中,实在殊为不智。
    
    法不强人所难,行政行为同样应当具备内在合理性。尽管坟地的法律属性还存在一定的模糊,但是其存在无疑直接影响着死者后代的人格尊严,可视为具有财产性质的人格利益,政府应当在充分考虑当地习惯的前提下尊重坟主后人的管理与维护祖坟的权利。清明重阳,后人寄哀思于坟茔,诉衷肠于松柏,这不仅仅是故老相传的文化习惯,更应当是法治时代的基本权利。反观河南地方政府所为,一方面是拆坟毁坟时的兴师动众,一方面却是公墓建设的迟缓滞后。来年清明,普通村民再想焚香祭祖却发现无坟可拜,家族传承被政府生硬斩断,公民尊严成为被轻易牺牲的消耗品,这样的行为怎能不让每个华夏儿女心寒不已。
    
    当然,笔者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经此风波,河南“平坟运动”在短时间内必定会偃旗息鼓。但是这一“靠死人出政绩”行为背后的逻辑却值得每个关心自身权利的人反思与警惕。区别于西方国家对于公权力的深深怀疑与恐惧,一直以来,中国的行政权力都有着封建家长制般的武断与自负,行政权力的行使者以民众利益的代理人自居以至于他们常常剥夺了民众的自决权而代之以权力的意志,比如此次的“平坟”便是首先将坟墓摆在了民众的对立面以“维护活人利益”去抢占话语上的优势。但吊诡的是,往往这种排除民众参与的决定却屡屡造成与初衷相背离的后果。民国时打倒孔家店也好,建国后破四旧也罢,风俗的韧性往往远远超出了移风易俗者的能力与决心。
    
    另一方面,当下中国繁复的法规条文彼此“打架”为权力运作失范提供了客观空间。民政部门采取强制措施进行“平坟”的权力一般认为来自于《殡葬管理条例》的规定:“将应当火化的遗体土葬,或者在公墓和农村的公益性墓地以外的其他地方埋葬遗体、建造坟墓的,由民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可以强制执行。”但上述“强制执行”的规定,在行政强制法生效后,就面临变革。因为行政强制法规定,行政强制执行只能由法律设定,法律没有规定行政机关强制执行的,作出行政决定的行政机关应当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这意味着《殡葬管理条例》作为行政法规,无权对强制执行作出规定。将彼此冲突的法律条文进行清理与修改理顺法律位阶关系无疑是解决殡葬执法问题的当务之急。
    
    所以归根到底,坟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更进一步说就是执政者的问题。到底是尊重公民权利还是无视民众呼声,到底是坚持法治原则还是继续自欺欺人,摆在政府部门面前的选择并不丰富,只是决断恐怕会很艰难。目下的中国正在建设富强民主的道路上快马加鞭,但是我们须臾不应该忘记的是这一切的目的都只是为了让生活其中的人民过上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一切背离了这一出发点的行为都将使中国的发展演变成为盲人瞎马般的灾难。一处孤坟,四尺见方,却成为强大公权与羸弱私权博弈之所在,不论过程如何漫长曲折,结果如何惆怅失望,我们仍要将最大的敬意献给故去的先辈,衷心希望最终死者能够长久安息于地下,生者能够安宁和谐于当下。
    
    秦前红,法学博士,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
    出处:中国宪政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207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美新冷战——中国人民又被拉来垫背 (图)
·被官方封杀的文章:中国人最绝望的一天 (图)
·中国人因假疫苗事件再次愤怒 (图)
·张杰:习近平的新时代与中国人的新时代
·美智库:美中贸易战和中国人权紧紧相连 (图)
·我们真正在输掉的战争:中国人口危机
·所有中国人都要感谢的药神——美国默克公司
·13亿中国人竟扶不起一个跌倒的老人 /貌强
·杨恒均:那些“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次为什么没有阻止贸易战?
·中国人从来没弄懂美国的军事和外交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紧急呼吁关注秦永敏
·一带一路遭遇困境,海外大跃进留给中国人的反省 /北木观察
·中美贸易战第一枪打响,中国人须搞清6大问题!/占豪 (图)
·高洪明:美国是中国人权的半个朋友,是中国统一的致命敌人
·谢选骏:中国人喜欢凑热闹
·回声报:14亿生活在监控仪下的中国人 (图)
·谢选骏: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中国人不要嘲笑叙利亚/再战辛亥
·贸易战打醒中国人:中美差距至少50年 (图)
·如果汉语没有了英源词和日源词,中国人会变哑巴吗? (图)
·刘国强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费加罗报:“疫苗女王”令中国人惊恐不安 (图)
·中国人为欧洲“垂死城市”带来新生命 (图)
·中国人脱贫要等足7代 (图)
·中国人社部呼吁:全面放开生育刻不容缓 (图)
·中国人口老化严重 辽宁留不住年轻人
·调查发现:中国人正准备抵制美国商品 (图)
·习近平权威受挑战?中国人大党组表态效忠
·中国人权观察强烈谴责武汉看守所迫害秦永敏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就秦永敏涉嫌“煽颠案”进行宣判的声明
·贸易战恐伤中国人 习近平亮鹰爪时机有误 (图)
·王全璋高智晟获首届“中国人权律师奖” (图)
·中国人的最后一场战役 (图)
·岁寒方知松柏质——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709事件”三周年声明
·709案三周年:中国人权律师团发公开信历数迫害律师案 (图)
·抑制浮躁之气,中国人才计划体系要怎么改
·高智晟、王全璋获颁首届中国人权律师奖 (图)
·中国人权律师团709前发公开信历数迫害律师案 (图)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709三周年纪事!
·中国人大副校长忠告学生不要告密 (图)
·研究:古代中国人曾与外星人大战300年 (图)
·徐友渔《走出文革》系列第四集:中国人为什么会狂热地投入文革?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图)
·倭寇当中,有多少是中国人? (图)
·隐瞒了整整40年,朝鲜人不会告诉中国人 (图)
·揭秘:中国人最早怎样学英语
·记者手记:赛珍珠:受南京和北京冷落的“中国人” (图)
·受几代中国人推崇的卖国贼:保尔柯察金 (图)
·毛泽东炮制,残害中国人罪名大全
·中国人为何一直自称汉人而不称唐人?
·陈沅森:土改的恶果,今日中国人全尝到了 (图)
·【纪念讨袁护国斗争100周年专辑】(5)做中国人,不做中国奴
·斯大林说过的这句话,每个中国人应永远记住
·让领导先走20年:一场大火烧掉了中国人的良心 (图)
·揭秘日卧底部队:与中国人住不被识破才合格 (图)
·到底谁干掉了林彪专机:内幕曝光惊呆14亿中国人 (图)
·日本靖国神社里供奉的数万中国人 (图)
·港媒:抗日战争打败日寇是中国人
·日本战犯大野泰治:拷打赵一曼 吃中国人脑浆 (图)
·第一份日本战犯笔供:杀害5千中国人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