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亚裔美国人的未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0月17日 转载)
    “这是你的信,克里斯蒂娜。”
    高中辅导员把一封给一个叫克里斯蒂娜·金(Christina Chin)的女孩的大学推荐信给了我。过去四年我常和他见面。在我就读的这所新泽西州的公立高中,约有700名学生,只有不到20名亚裔美国人,而老师们经常把我们认错。其中一位老师住在我附近,从我小时候就认识我,她在课堂上接到一个电话,说校长办公室让我过去。我到了那里,校长说他想找一个名叫简·田原(Jane Tawara)的学生。
    

    “我是丽莎(Lisa),不是克里斯蒂娜,”我告诉辅导员,不过后来我开玩笑说我应该冒充克里斯蒂娜。她的成绩更好。
    
    周一,在波士顿联邦地方法院,原告将起诉哈佛大学歧视亚裔美国申请人。该诉讼称,哈佛大学在“幽默”和“勇气”等人格特质评定中,给予这些申请人较低的分数,并拒绝合格的亚裔美国人,更倾向于非裔美国人和拉丁裔美国人。该案得到了司法部的支持,由一个名为大学生公平录取(Student for Fair Admissions)的反平权行动小组和一群被哈佛大学拒绝的亚裔美国申请人领导,它有可能威胁到所有在招生中考虑申请人种族因素的大学。而在招生中消除种族方面的考虑,会对有色人种造成严重伤害,包括亚裔美国人。
    订阅“早报”和“每日精选”新闻电邮
    
    当我读到这起诉讼时,我想起自己在1990年代中期申请大学的经历。在我被视为与其他亚裔美国学生毫无区别时——后来,在我从事的每项工作中,我都曾被人和其他亚裔美国女同事搞混——我愤怒的核心是,我们被视为缺乏个性,而且进一步来说,是缺乏人性。我与辅导员的交流远不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它仍然令人痛苦:你是隐形的。你根本无关紧要。
    
    这种叙事在我们亚裔美国人的词汇中是熟悉的。我的父母是来自菲律宾的华人移民,在1960年代以学生签证来到美国。他们都是自己家族中的第一个大学生,在纽约市相识,并赞助自己的兄弟姐妹迁移到北美。他们从城市搬到了一个白人中产通勤族郊区,在那里养大了我。对于许多作为1965年《移民与国籍法》受益人来到美国的移民子女来说,我们的起源故事集中在我们与白人的关系,以及阶级同化上。我们太美国了,或者不够美国。我们厌倦了让这个故事占主导地位。
    
    在高中时,我通过拒绝反亚裔的刻板印象来把它们内在化了。我的数学和科学都很糟糕。我喜欢艺术和电影。我们并不是都长一样,我不像他们——不像亚洲人那样,会去上常春藤联盟学校并且读预科。但正如马克·曾-普特曼(Mark Tseng-Putterman)所写的那样,这种做一个“正确”的亚洲人的强烈坚持,出发点仍然是一种对他人观感的关注。
    1965年的法律优先考虑受过高等教育的亚洲移民,由此产生的亚裔刻板印象是,他们比美国的其他有色人种更富有,因为我们被视为比他们更加努力工作,并且更注重教育的价值:白人和亚裔都利用模范少数族裔的神话,为针对黑人和拉丁裔人的种族主义辩护。这是一种有害和短视的刻板印象,用于消除更大层面上的有关系统性种族主义和不公正政策的真相。同时这也是不符合事实的。在近些年的纽约市,亚裔一直被列为贫困率最高的少数群体。
    
    在亚裔美国人从平权政策中受益的同时,我们继续被反对它的白人保守派用作战略工具。针对哈佛大学的反平权行动诉讼是由保守派战略人士爱德华·布鲁姆(Edward Blum)开展的一项运动的结果,他也促成了费舍尔诉德克萨斯大学(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一案,以及导致《投票权法案》(Voting Rights Act)被破坏的诉讼。
    纽约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提议取消特殊高中入学考试(Specialized High School Admissions Test),以使纽约市的特殊高中多元化,这些学校当中通常是亚裔占大多数,黑人和拉丁裔学生相对较少,当时一些亚裔美国人的父母批评该提议是反亚裔的。
    
    对于那些从历史上感到权力被剥夺的人来说,以“亚洲骄傲”为中心的民族中心观点是诱人的。而承认我们的集体愤怒和痛苦,承认我们如何既受白人的种族主义攻击,又鼓吹针对黑人和拉丁裔人的种族主义,感觉会陷入一种易受攻击的危险处境。
    我家的故事远非唯一的那种亚裔美国人故事,尽管这是一个被广泛传播的故事,特别是在主流媒体中。这部分是取决于可以接触到那些媒体的人群,部分是因为,这是一个能让美国白人觉得舒服的故事,因为它仍然把他们放在中心位置。
    
    只聆听——或者沉浸于——一种类型的故事是有危险的。虽然亚裔美国人口从2000年到2015年增加了72%,并且还在继续增加,有望在2055年成为美国最大的移民群体,但自18世纪以来我们的地位一直如此。我们被赶出城镇、被禁、被强制收容;我们继续以惊人的速度被关押、简单概括、杀害和驱逐。兜售模范少数民族的成功并没有带来真正的政治或文化力量。亚裔美国人仍因经济焦虑而成为替罪羊,包括被指责为从美国白人手中夺走高薪工作的移民,也包括被指责为从白人学生那里夺去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亚洲学生。
    亚裔美国人,一个在1960年代形成的政治身份,由来自20多个国家的美国人组成,是一个既能赋权也有排他性的标签。亚裔美国人不仅仅是东亚人、异性恋者和中产阶级。他们当中还有酷儿和工人阶级;穷人和无证件者;南亚和东南亚人;菲律宾和中亚人。亚裔美国人的狭隘定义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种伤害。
    
    亚裔美国人在改变。新移民在继续扩张我们的社区,而1965年后的移民的孙辈也在做同样的事,他们和他们的父母一样从小出生在美国。比起之前的几代人的经历,第三代亚裔美国人会对这种白人凝视少一些担忧吗——当辅导员和大学招生官拒绝将他们作为完整的人来看待时?
    松田麻里(Mari Matsuda,音)在1996年写道,对亚裔美国人来说,拒绝成为她所说的“种族资产阶级”有多重要。我们可以错误地相信,如果我们足够努力,我们可以被白人所接受,并以其他肤色的人为代价,获得他们那样的尊崇地位——一个例外主义迷思。或者我们可以共同努力,在种族、民族和阶级差异上团结一致,拒绝被用来维护白人至上主义。
    
    凑近看我们的历史,审视我们所得到的、所付出的、以谁为代价,我们才能更好地走向我们的未来。博比·金达尔(Bobby Jindal)和尼基·黑利(Nikki Haley)或许是出色的亚裔美国共和党人,但我们的政治历史是由拉里·伊特里昂(Larry Itliong)、陈玉平(Grace Lee Boggs)、河内山百合(Yuri Kochiyama)、朴宝琳(Pauline Park,音)这样的活动人士所塑造的。我们的亚裔美国人的未来,也将由我们的现在发展而成:纯亚裔郊区;族裔多元的唐人街;所谓成功,不应该只是通过好莱坞中的代表以及企业天花板的打破来定义,推动全体美国人——不只是选出的某一部分——的平等,才是成功。随着美国逐渐摆脱以白为规范,关键在于要想象和实现我们自己的种族未来。
    在念大学的时候,我接受了一种新的政治教育,放假回家时,我告诉我的父母,他们弄错了我们是谁。我们是亚裔美国人,不是亚洲人,我们绝对不是“东方人”。
    “我们不是美国人,”他们说,“我们是亚洲人。”至少他们没有因为我的傲慢而把我从房子里哄出来。
    
    “亚裔美国人,”我说。“不是亚裔亚洲人。”
    那是20年前的事情了。在最近一次去新泽西的旅途中,我问两位从里根式共和党人转为坚定的奥巴马式民主党人,在2016年的初选中投票支持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父母,既然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超过半个世纪,他们是否觉得自己算是美国人了。
    “当然了,”我的母亲说。“我还能是其他什么人?即使其他美国人不把我看做美国人。”
    
    “嗯,谁在乎他们怎么看我们,”我的父亲说。“他们想怎么想就怎么想,但跟我没关系。”
    我希望他是对的。不管我们怎么被别人看待,我们才是最能看清我们自己的人
    来源:纽约时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319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 国际人权日:不放弃的香港青年示威者
  •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 潘一丁香港暴徒集体失业,毕业学生也受牵连
  • 谢选骏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 胡志伟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 谢选骏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 曾节明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 苏明张健评论世界首恶的共匪们又能逃亡到哪里
  • 谢选骏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4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贫穷人口约140万 创10年新高记录
  • 英国保守党胜选 欧盟:将重建与英国的关系
  • 美联社纪念1951年被中共处死的华裔记者饶引之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塔布纳“当选”总统
  • 汇源果汁老板再出事 祸根埋在五年前
  • 阿尔及利亚大选投票率不足40% 公民社会呼吁抵制
  • 25届气候大会:寻求进入碳中和世界 延长一年谈判技术细节
  • 12中国公民应邀参加美使馆国际人权日活动被拘
  • 五千名大陆官员透过「专业交流」假邀请函赴台观光台湾要全
  • 欧盟2050年碳中和计划 波兰为啥不同意
  • 台湾大选“中国因素”如影随形 美助理国务卿吁北京勿扰
  • 法国日化香精公司——乐尔福在中国投资建厂
  • 英保守党立法选举获压倒性多数,约翰逊承诺如期脱欧
  • 抗争化整为零 破坏变野猫式 今早数十人步行上班抗议 多区
  • 达赖喇嘛:从香港局势可见极权制度不适合中国
  • 玻利维亚前总统抵达阿根廷 计划长期政治避难
  • 韩国瑜提出支持立难民法 蔡英文竞选办回应:勿选举炒作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